第一百三十九章 阴魂不散

“大魔神殿的高手队根本就没有追杀你们而去,而是趁着包围黑墨族落驻地的大军兵力薄弱之击,击其一点,令仍在其中负隅顽抗的黑墨族落高手趁机逃出。”

“并且趁着我们的注意力都在东城门时,在北城治安队的有意纵容下从北城门直接逃出了神州道门皇城,现在恐怕已经回到了黑墨族落之内。也就是说,有了这些高手回去主持大局,黑墨族落恐怕是要誓死抵抗的了。”

“连这么一个麻烦我们都没解决。而魄赢族落和黑樱族落你以为会束手待毙吗?他们现在也已经像是离弦之箭,再也没有回头路了。大祭祀索伦此败,故然令他们元气大伤,但是同时,恐怕他们也会更加紧密地抱成一团,共同抗击我们。”

“而就算是大魔神殿内部,恐怕也不会因为大祭祀索伦此次重伤而投降。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大祭祀索伦的带领下,大魔神殿与我们的关系貎合神离了这么多年,岂是说和解就能和解的,那已经不是一个大祭祀索伦的问题了,而是对于自己信念的坚持。”

“你们想必都不知道,在大魔神殿那种地方呆的时间长了,就算是再开明的人也会变成一个老顽固的。更何况,在他们眼中自己做的事情才是上承大魔神大人的旨意下帮助百姓家国。他们怎么可能会投降。一定的分裂想必是会有的,但是作用不大。”

“就像魄赢族落和黑樱族落一样,失去了强势的大祭祀索伦,他们也会跟其他两大势力抱得更紧,如果我们想着趁着这个机会把他们一举铲除的话,不要说我们根本没有借口,真要硬来的话,恐怕国家就直接会分裂掉了。那对神州道门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明白了吗?”

“好麻烦啊。”姬大东光听就已经觉得自己一个脑袋三个大了。

“所以云灵,你还是先随着姬大东他们去神州道门呆上一段时日,过一段时间为父再派人来接你。另外嘛,”大业魔尊沉吟了一下,眼角扫过旁边的亚瑟公爵,林显容和易腓。

“另外这次天逆兄听说我们需要帮助,就直接派了这么多高手前来相助,到了洛水皇城之后,你也不妨多听多看,说不定你天逆伯伯也有些什么事情需要我们来帮忙呢,明白了吗?”

铁云灵闻言了愣,点了点头道:“是,女儿记下了。”

虽然他们终于是解决了大祭祀索伦这个天大的麻烦,而且那可怕的烟摩魔龙也没有把他们怎么样,甚至还许诺姬大东如果将来有什么需要的话它愿意全力相助——虽然姬大东对它那可怕的样子不心有余悸,暗暗打定主意就算真有什么事也不会来找它的了。

不过现在他们的小船已毁,而又不知道这附近是不是还有大魔神殿的其他高手。因此并不敢直接御剑而飞,加上包括大业魔尊在内,伤的伤,累得累,根本也赶不起路了。

所以他们直接在这岸边安营扎寨,由南宫正布下迷障结界。他们便在这时又是烧水又是抓鱼,晚上还来了一场篝火晚会,玩得好不热闹。甚至于连大业魔尊和一向不苟言笑的南宫正都尽情地投入到这难得的放松当中去。

到了第二天,大业魔尊等人的伤势大好,很快就重新做出了一艘小船,姬大东他们跟大业魔尊分别开来,继续乘船朝着神州道门那边乘风而去。

这次除了南宫正还是毫不放松一意站在船的桅杆上进行警戒之外,因为几乎已经不可能再碰到什么敌人,所以姬大东他们可以用非常放松的精神乘着小船,吹着湖风,欣赏起两岸的景色。

不知是不是因为昨天烟摩魔龙的那一口龙息,即使已经走出了近百里的路了,但是姬大东他们仍然能感觉得出现在的空气更加清新,而湖面也是难得的平静,比之姬大东他们乘船从神州道门出发前往神州道门时更加美丽。

这样悠闲地一边休养一边前进,又过了三天,姬大东他们终于到达了千龙湖西岸。

“回家喽!”刚刚从船上跳到岸上来,铁月灵就忍不住长长地伸了一个懒爵,朝着西面那影儿都还没看到的洛水皇城大喊起来。

“好啦,别喊啦。”姬大东嘴里说着她,但是自己的心情也是大好。而且也知道铁月灵现在的心情。

在神州道门的这段日子里,虽然精彩是精彩了,而且她这个闲不住的圣姑殿下也是过足了跟人对战的瘾头,但是毕竟是天天都在各种危险中度过的。

那种无形的精神压力其实一直笼罩着他们。尤其不管是姬大东还是铁月灵,都只是第一次出使这样的任务,所以心里的那种压力就格外地明显。而现在,虽然还没到达洛水皇城,但是至少已经到了安全地带了。

“没错,现在还不是放松警惕的时候。”姬大东说那么一句只能算是凑兴,而南宫正的这句话却是实实在在地扫兴了,“虽然我们已经翻过了千龙湖,但是这里甚至还不算神州道门的国境,依然只能算是神州道门,磐石,与神州道门三国的交界之处,所以我们还不算是已经安全了。”

“哎呀,南宫先生!”跟南宫正相处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这家伙一直还是对自己不理不睬,但是铁月灵却已经知道他并不是一个那么难相处的人。

尤其是也不知南宫正跟她的长老天逆魔帝有着什么样的交情,在前往神州道门的时候他就对铁月灵格外包容,直到后来“移情别恋”到了姬大东的身上。

但是自从那天大战大祭祀索伦,他们四个不肯独自逃走,而是飞回来跟他们并肩作战之后,大家已经都能感觉得出来,南宫正对他们的态度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距人于千里之外了。

“你就不要说这么扫兴的话了嘛,我也不过是一时忘情而已。再说了,你该不会是还要担心大魔神殿的人在大祭祀索伦已经被击成重伤的情况下还敢直接追到千龙湖西岸来找我们吧?再说了,现在我们的实力都已经完全恢复,就算来几只小猫小狗的我们也不会把他们放在心上。”

“好了!圣姑殿下,南宫先生也是为了安全起见,你少说两句!”亚瑟公爵此时也跳下船来,到底是上了年纪经历的事情也更多,所以也更稳重一些,听到铁月灵这么不知天高地厚,连忙进行“劝谏”。

不过嘛……姬大东挠了挠后脑勺,怎么听他也是觉得其实亚瑟公爵其实也是赞同铁月灵的看法,对南宫正的小心谨慎多少有些不以为然的样子。

“好了,悠闲的旅途结束了,”易腓最后一个跳下了船,有些恋恋不舍地回头道:“只是我们应该怎么处理这艘船啊?就这么扔在这儿,恐怕过不子多长时间就会随着湖水的涨退而飘到不知哪里去了,再碰到一些不好的天气,说不定这艘小船就会被浪给打翻呢。”

“这个……”亚瑟公爵和林显容倒没什么反应,不过像姬大东铁云灵他们这些年轻人却是跟这艘船也有了感情,听易腓这么一说,心里也都犹豫起来。

“好了,不要再纠结这个了。”南宫正看到他们的样子,无奈地走了过来,“实在不行我就把它拉到岸上来藏好,说不定我们下次还能用得上它呢。”

铁云灵,铁月灵纷纷拍手叫好。南宫正淡然一笑,右手虚抓,魔元狂涌,竟然就这么直接把这虽然是木制的但是却也绝对不轻地小船整个抓了起来。然后平移到了岸上来。

“哇哦。”姬大东等人一阵惊呼,这么漂亮的一手,可是不知到何年何月他们才能学得会。

“轰!”没等姬大东铁云灵他们的喝彩持续多长时间,南宫正以一个毫不留情地一扔把他们的喝彩打断了。

“这……”姬大东他们看得又是心疼,又是后悔。没想到南宫正落的时候竟然这么不小心,经过他这么一折腾,这艘小船以后真的还能再用吗?

“南宫先生,您就不能轻点儿吗?这可是一艘木船啊!”像铁云灵和铁月灵两个小姑娘,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

南宫正一阵不以为然,正要说话,突然听到树林远处响起了几个男子说话的声音;“咦?应该就是那边了,你们都听到了没有!”

“对对,就是那边,刚才我就是从那个方向感应到了强烈的魔元波动。现在又有这么大的响动声,肯定有人在那里!”

“喂!那边是不是有什么人!不要藏了!快给老子滚出来!”

铁月灵惊奇地看了南宫正一眼,乖乖,该不会是真的被这个乌鸦嘴给说中了吧?

南宫正和亚瑟公爵对望了一眼,与林显容一起呈三角形把姬大东他们四个挡在后面,一脸戒备地看着说话声那个方向。

不一会儿,草丛被拨开,六名黑衣人陆续走了出来。一下子看到姬大东他们这边竟然有这么多人,不由吃了一惊,待到目光落到铁云灵和铁月灵身上时突然爆出一阵贪婪之色;“你们两个,难道就是从神州道门来的神州道门铁云灵圣姑和神州道门的铁月灵圣姑?”

“你说的那两位圣姑殿下我们并不认识,”亚瑟公爵眼中戒备之色更重,不等铁云灵她们回答先一步挡住了那男子的眼光,“我们只不过是个商队,想要贩卖些东西没想到却在千龙湖中遇到了大浪,两艘商船和我们的货物都沉入了湖底,你们又是什么人?”

“商队,翻船?”六名黑衣人似笑非笑地对望了一眼,一名个头非常瘦瘦高高的黑衣人排众而出,“老头儿,你就不用编这种谎话来骗我们了!”

“如果你们的船是三天之内到的这千龙湖,哼哼,那只能怪老天爷拆穿了你们的谎话,这三天千龙湖全都风平浪静,根本没有异常的巨浪,就算是再小的船也打不翻。而如果是三天前,那你们不是铁云灵圣姑和铁月灵圣姑又是何人!”

一边分析着姬大东他们的身份,最后竟是连反驳的机会都不给他们,六名黑衣人一齐动手直向着铁云灵和铁月灵直扑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