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巅峰对决

“正合我意,只不知索伦兄今日为何又有了如此雅兴?”

“哈哈哈,好好好,”听到大业魔尊如此相问,大祭祀索伦竟然又大笑起来,直让姬大东他们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受到的打击太大开始有点儿失心疯了。

“光听大业魔尊此问,就知道你那句愿意放我一马的话不是空口白话。我也总算是没白交了你这个朋友!只可惜啊,我却是一定要辜负了你的好意了,所以,今天如果我们再不能畅所欲言,恐怕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定军破!”大祭祀索伦率先出招,双臂张开成环状,似是要把整个千龙湖全都抱起来一般。而一阵阵地狂啸之声大作,就算是姬大东他们已经离得大祭祀索伦有足够远的距离,仍是被那像是千军万马一齐奔腾冲锋的威势吓得面无人色。

而事实上,千龙湖仍是这个千龙湖,仅是眼睛看到的这“定军破”的声势比之刚才的龙王怒还有不如,但是在感觉上,他们却总有种连刚才的龙王怒也比不了的雄浑气势!

“好!这一招想必是以当年我们兄弟在第七次西讨黑水之战时,以五百战士勇闯傅漠陀三千大军的那惨烈的一战化成,否则的话恐怕是没有这等雄浑的气势的了。”

与姬大东他们相对的,身在大祭祀索伦这招定军破最中心,所受压力应该最强的大业魔尊却仍然谈笑自若,非但没有任何孳生之态,反而对大祭祀索伦的这一奇招大加称赞起来。

“不要自作多情了!”当此战斗正激烈的时候,那边大业魔尊有空表现他的谈笑自若,这边大祭祀索伦也是不忘了抽出空闲来狠狠地打击他,“这不过是将以音波扰敌破敌的龙山毁崩改造之后,以全部的感觉来惑敌制敌的绝技而已,跟当年那什么灭傅漠陀有哪门子的关系了!”

“呃……是吗……”大业魔尊被大祭祀索伦一句话堵得自己笑容都僵住了,只得干笑道:“呵呵,我说大祭祀索伦兄啊,你不要不好意思承认嘛,其实我知道你还是很顾念我们的兄弟之情的,只不过是故意这么说而已。”

“那随便你好了!”大祭祀索伦已经懒得跟他多废话了,魔元再涌,那狂暴的啸声与压迫力遥遥汇集起来直迫向大业魔尊而去。

“唉,索伦兄,你也太心急了吧?莫不是因为自己受了伤而开始心浮气燥了?”面对这令天地变色,千龙湖再次为之翻涌的“定军破”,大业魔尊却由赞赏转为摇头叹息起来。手中捏起剑诀,操探着魔剑突然直往虚空之中飞射而去。

一阵尖锐刺耳的破风声起,明明大业魔尊的魔剑速度并不甚快,但是那破风声之锐利,却仿佛是正以肉眼所见的十倍速度在刺空而去一般。

“这,这又是什么绝技?”姬大东他们实力较弱,看得百思不得其解,“难道也是大业魔尊的音波类魔功,以这尖啸声来破解大祭祀索伦的定军破?”

“不,那只是魔剑而已。”如果说现在他们这里有谁能看得出大业魔尊和大祭祀索伦对战的虚实,那也只能是南宫正了。

“之所以我们现在听到魔剑刺空的尖啸声如此惊人,并不是大业魔尊的剑身振动太快,而是他已经成功找到了大祭祀索伦这记定军破中的气劲最强之处,而大业魔尊破解的办法就是以至强对至强。”

“这样又有什么用呢?除非真能把这招定军破完全破去,否则的话大业魔尊这样以点对面,就算破去了最强的一点,其他围卷过来的音啸与压迫性的魔元又如何来抵抗呢?”姬大东还是不解。

“而且如果想要在那时施展护屏防身,那么又何毕费神去击破大祭祀索伦的最强点呢?感觉没什么用啊?”易腓也提出自己的疑惑。

对易腓南宫正是一向爱理不理,但是既然姬大东也问了那当然是另当别论,南宫正一边眼睛一眨不眨地观看着战局,生怕错过任何的精彩之处。

一边跟姬大东解释道:“你又怎么知道大业魔尊破不掉大祭祀索伦的定军破呢?姬大东你记住这一点,有时候,面对着这种看似气势极强威力极大而且还范围极广让人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的魔功时,它最强的一点,同时也是它至弱的一点。”

“当你能感应到这一点的时候,全力而击,经常可以逼得你的对手跟你硬拼一记,而对方那看似可怕的魔功却也因此不攻自破。明白了吗?”

“是。”姬大东很是兴奋,虽然自己暂时是做不到这一点,但是怎么说也是学了一招。眼睛也学着南宫正一样一眨不眨地继续观看战局的发展,他隐隐觉得自己能目睹这况世一战,对于他今后的成长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

果然如南宫正所说,当大业魔尊的魔剑所带起的尖啸声达到最大,甚至于远在战局之外的姬大东他们都要猛地把耳朵捂住时,大祭祀索伦那气势雄浑的定军破却完全化于无形,反而是大业魔尊那柄魔剑那处的气场更加凝集起来,甚至那高度集束的气团令空气都发生了一阵扭曲。

“轰!”大业魔尊与大祭祀索伦同时被这一记硬拼的反震之力震退而回。只不过连姬大东他们也能看得出来,大业魔尊比大祭祀索伦更快一记立稳了身形,而且大祭祀索伦的样子略显得狼狈了一些,说明刚刚他不过是强行压制住了退势,不愿意在大业魔尊的面前示弱。

“你这又是何苦。”大业魔尊并没有趁机抢攻,但是话里的语气也已经开始转冷,眼中的杀意开始一点一点地聚焦。

“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不劳你来假心假意!”大祭祀索伦一招被破却是丝毫不觉得自己落在了下风,又或者是发觉了这一点,但是也是没有选择,如果让大业魔尊的气势聚焦到最盛之时,那他恐怕连他的一击都挡不住。魔剑飞舞,大祭祀索伦却是再次抢先发动了攻击。

“又是不错的一招。”大业魔尊点头称赞,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大祭祀索伦实力的认同。

大祭祀索伦一剑击出,幻剑纷出,以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论数量这一招似乎比不上刚才为了对付南宫正亚瑟公爵和林显容时所用的万剑化魔和万剑凝心。

但是刚才那是先行化剑,然后才发动的攻击,给南宫正他们准备的时候当然也就多了。而也正是这个弱点,大祭祀索伦知道已经不能用那一招来对付眼前实力更强的大业魔尊。

否则的话,最可能的结果就是自己这边刚刚开始化剑,那边大业魔尊的反击就已经到了,那要倒霉的可就是自己了,进又不能,退亦不得,能全身而退就已经不错了。

而此次却是直接在攻势之中化剑,其速之快就算以大业魔尊也找不到任何的空隙。漫天的剑影将云水全都卷散,飞洒于空中更助剑势,其势似是无可抵御一般。

不但姬大东他们看得面无人色,就连南宫正也是目炫神迷,脑海之中不停地思索如果是他自己换了大业魔尊又该如何来破解这招。

还没有等南宫正想出办法来,那边大业魔尊已经给出了他的答案!

同样的一剑刺出,大祭祀索伦是以一化千,大业魔尊却是集全力于一剑。这一剑刺出,看似没有任何的花哨,但是那漫天的剑影却都黯然失色。

虽然怎么看大业魔尊那一剑也不过是平平常常的一剑,但是气势却是如此惊人,似乎更在刚才大祭祀索伦所施展的“定军破”之上!在所有人的眼中,那柄魔剑似是在不断地变大,一剑之刃却将大祭祀索伦那千百柄魔剑全都罩于其中。

“当!”一声魔剑交击之声过,漫天剑影全都散去,魔剑依然修长而邪异,但是剑身上的光芒却是暗了一暗。

“当年索伦兄以此招击败域外飞煞冷独之时,还只是以一化百,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竟然已经达到了以一化千之境。当年看到那一剑之威时,为兄便心中羡慕不已,真不知何时也能练得出如此精妙绝伦的剑招,而现在这更胜当年一剑的招术,我都不知该如何评价了。

如果再历百年,而索伦兄能将它提高到以一化万,那为兄却是敢断言,这魔界之中除了山中老人之外,恐怕再没有人是索伦兄的对手了。”

“你明知除非化身魔神,否则的话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以一化万根本就不是人力所能做到的事情,说这话是想挖苦我白费心机么?”

大祭祀索伦却是完全不领大业魔尊的情,“哼!把我的剑招夸上了天,不就是想说你更胜一筹吗!但是大业魔尊你别忘了如果不是我现在有伤在身,你未必就能挡得住我这一招!”

说着,大祭祀索伦顿了一顿,看到大业魔尊根本没有任何反应,才悻悻地道:“大业魔尊,既然你对我这招如此看重,可敢放我归去,等我养好伤之后我们再觅地再战,那时能赢了我,才算你的真本事!”

“还是算了吧!”刚才一言不发的大业魔尊,听到大祭祀索伦的建议却是立即大摇其头,“与你决战我倒不怕,但是却是怕等我走了之后你掉过头来再去找云灵的麻烦。”

“更何况,如果到了那时候,就算能赢了你,我也势必元气大伤,到时我们神州道门的两名大成期高手一死一伤,又拿什么去震慑蠢蠢欲动的神州道门和秘谋反扑的黑鬼魔族?”

“虽然我也挺想见识一下你这记剑招在全盛之时是何等威力,但是我毕竟是神州道门之主,这种任性的事情我却是做不得的。”

“你!接招!”听到大业魔尊一边称赞着自己的剑招,一边拿着这些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不敢放自己去养伤,大祭祀索伦再也保持不住一直以来的冷静了,不再听他的无聊废话,左手曲指一弹魔剑剑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