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生死与共

“不知死活!那我就成全……呵呵,看样子我还是再多留你的小命一会儿好了。”大祭祀索伦眼中杀气一闪而过,正要再对他们三个施展杀招之时,眼角却突然看到姬大东他们正御剑而来越飞越近,不由心中大喜。

“你们回来做什么!”此时南宫正也已经感觉到身后铁云灵他们的魔元——虽然没有感觉得到姬大东的魔元,不过想想也释然了。

毕竟他是坐在别人的魔剑之上,而且他的战力全都以镇狱破天诀为主,也不足为怪——面对着大祭祀索伦这样的大敌,南宫正不敢回头去看,只有怒喝一声,不让他们更加靠近。

“南宫先生不要这么凶嘛。”刚刚决定要回来的时候,那个决定虽然是很难下定,甚至于他们刚才在不断地接近战场之时,姬大东也是忍不住心中打鼓。

但是说来也怪,等到他们再次进入到战场之内的时候,姬大东心中的所有杂念都被那神奇的无功内功给消散掉,只剩下一圆心镜,把战场之中所有人的心态情绪都照映在其中。

而且这次让姬大东又惊又喜的是,此次那上面竟然也照映出了大祭祀索伦的情绪,暴怒,杀意,还有看到他们之后出现的欣喜若狂。可见就算是大成期高手也不能逃过他的内功扫描。

虽然姬大东现在还不知道应该如何把这一点在实战之中应用出来,但是怎么说对对手的了解更多一点,这也总是一件好事不是?

“我们本来的确是想逃的啊,不过想了又想,铁月灵圣姑和铁云灵圣姑都觉得这么抛下你们不好,所以我和易腓被逼无奈只能也跟着回来了。易腓你说对吧?”

易腓,铁云灵和铁月灵,哦对了,还有那个能听懂人话的小可,无不绝倒,没想到刚才姬大东即使面对着大祭祀索伦也毫不退缩,但是跑回来之后被南宫正这么吼了一嗓子就立即变成了软骨头。

当时我们怎么会被这么一个家伙说动回来送死的?铁月灵和铁云灵更是觉得无比的郁闷。

“你小子少在那儿推卸责任了!”易腓怎么可能会帮姬大东去说话开脱,毫不留情地就开始揭露他的“罪行”。

“刚才我们都已经逃出了你们的视野范围了,结果这小子不知道发什么疯,一定要回来跟你们三个陪葬。而且还把铁云灵圣姑殿下和铁月灵圣姑殿下给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没办法他们三个都决定要回来,我也只好跟着了。”

“愚蠢!”南宫正毫不顾念着跟姬大东的那点儿情谊地评价道。而且他心里也确实是这么想的,想当年自己年轻的时候就没少被别人说成是傻子,没想到自己老了之后竟然还能见到四个比自己还要傻的年轻人!真不知是自己的幸运还是自己倒霉!

“真是让人感动啊!面对这么有情有义的年轻人,南宫先生怎么能说出这么无情的话来呢。”大祭祀嘴里说着感动,但是语气里却没有半分被感动了的样子,慢慢抚摸着自己的长剑,仿佛在那上面看到了鲜血的颜色。

“而且无论如何他们回来对你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嘛,如果你们这么多人好好努把子力,说不定南宫先生想要给我留下什么伤势的愿望真的能达成的啊。所以如果我是你的话与其在这里骂这骂那儿的,倒不如赶快想想战术,看能不能给自己创造一点儿机会。”

“我们的事情就不劳大祭祀大人来废心了!”林显容受的伤势最重,但是此刻眼神中的战意却也是最浓烈。看他的样子,如果此时能有一个可以把大祭祀索伦干掉的机会,他林显容将会毫不犹豫地扔掉自己的一条性命。

“哼哼,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大祭祀索伦仿佛受了很大的委屈一般摇着头叹了口气,“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也不必跟你们客气了,就成全了这四个小家伙的一片心意,送你们一起上路吧!”

“龙王怒!”

“小心下面!”

南宫正知道姬大东他们实力较弱,对于大祭祀索伦的魔元运用很难感知得道,发觉自己脚下的千龙湖面上有动静立即出言提醒。反而是已经受了不轻的伤的亚瑟公爵和林显容却是不用自己多关心。即使受了伤,他们照顾自己的能力至少远在姬大东他们四个之上。

“轰!”姬大东四人听到南宫正的提醒一起往下面看去,只见跟刚才南宫正攻击大祭祀索伦时的招术相类似的水柱飞旋着涌了上来,朝着姬大东他们几个飞攻而去。

看样子大祭祀索伦打的主意也很明确,既然这四个小鬼送上门来那就要好好地利用一翻。直接把所有的攻击都集中到他们身上去,正好可以绑住南宫正他们的手脚,否则真要让南宫正,亚瑟公园爵和林显容这三大高手合力攻击,自己说不定真会受一点儿伤的。

——在这跟大业魔尊的斗争进行到最激烈的阶段之时,这点儿伤哪怕再小,也是足以致命的!

果然,即使在南宫正的提醒之下,因为易腓还要载着姬大东,而铁月灵还要载着小可,所以大大地影响了他们御剑飞行的灵活性,竟然有两道水柱没有躲得过去,如果不是亚瑟公爵及时地魔剑飞至将这两道水柱直接击散,那他们这三人一豹子恐怕就要直接被击飞掉进湖里去了。

不过还好铁云灵那边没有拖累,所以不但顺利地躲开了所有的水柱还帮着易腓和姬大东击散了一道水柱,这样只是亚瑟公爵一个人也就足以应付了。

知道绝不能任由大祭祀索伦这样不停地发动攻势,否则的话,他们可是真是不但完全落入被动挨打的局面,而且还只能被牵着片子走了。

剩下南宫正和林显容立即趁机对大祭祀索伦发动反击。两柄魔杯一前一后,虽然没怎么配合过,但是完全靠着他们两人的作战素养也形成了不错的配合。

大祭祀索伦虽然实力比他们两人为高但是却知道南宫正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视,无奈之下只得先祭出魔剑,挡住他们两人的这合力一击。

而此时刚刚躲过攻击的姬大东他们离得稍远,但是这可并不代表他们就来不及支援。看到南宫正和林显容逼得大祭祀索伦跟他们硬拼一记。姬大东扭过头来大喊:“小可!”

“吼唔!”听到姬大东的叫声,小可立于铁月灵的魔剑之上仰天长啸。

“轰!”天空之中,随着小可的这一声长啸竟然平空降下了一道天雷,正好向着大祭祀索伦劈了过去。

“可恶的畜牲!”此时大祭祀索伦却是正在跟南宫正林显容硬拼魔元,哪里能够腾得出手来抗击这一记天雷?

万般无奈之下只得身体猛向左一扭,勉勉强强处划闪过了这一记天雷,而对面南宫正和林显容趁着自己精神分散魔元减退之机加大力量之时,即使以大祭祀索伦之能也无法抗得住,借着刚才的这一扭把自己所的力道一甩而出,竟然间不容发地避过了南宫正和林显容这两大高手的夹击。

如果这漂亮的一招是别人在其他场合所施展而出,少不得南宫正要为之鼓掌喝彩,现在却是完全没有这种雅兴,拼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他们借着小可的突然袭击终于算是占得了一丝上风,又如果能给大祭祀索伦喘息之机呢?

“万妙一点!”最先作出反应的却是铁云灵和铁月灵,两女同时祭出了一只同心结来,不过只是昙花一现,紧接着就幻化入虚空之中,再也看之不见,感受不到。

而攻击落空的南宫正右手再招,令魔剑硬生生地打了一个旋掉转方向再次向身形未稳的大祭祀索伦攻了过去,林显容伤势较重,实力也较南宫正更弱一些,不过也是紧随其后,令魔剑转向飞刺大祭祀索伦。

而易腓虽然知道自己晚了一步,却也和亚瑟公爵一起祭剑而起遥遥祝攻击大祭祀索伦,即使他能一口气同时接下这些杀招,也还有他和亚瑟公爵的魔剑在等着他呢。

可惜的是小可刚才那一记天雷耗费了不少的妖灵,暂时是发不出第二记天雷了。

“起!”大祭祀索伦此时却是刚刚才稳住身形,知道现在就算招回自己的魔剑都已经来不及了,无奈之下只能以魔元护屏硬抗这几波的攻击。

“当当!”虽然听是大祭祀索伦仓促之间急升起的一道护屏,但是其威力竟然也是不可小视,南宫正和林显容以及之后的易腓和亚瑟公爵的魔剑——还有就是姬大东趁着场面一片混乱时所祭出的镇煞剑魂,都被这强大的护屏完全挡了下来,几大高手的合力一击竟是未建寸功。

正当连南宫正都不由觉得一阵失望之时,突然大祭祀索伦的护屏中央一点艳红若隐若现,紧接着扩散开来带动着整个护屏都不停地颤动最后竟然直接把他的护屏给完全震散!

“好可怕的魔器。”大祭祀索伦都长长地喘息了一阵,对于刚才铁云灵和铁月灵看似没什么威力的一击而心中骇然。

不过南宫正他们却是只能望之苦笑了。现在大祭祀索伦的护屏倒的确是被震开了,但是他们刚才那一击却都是耗费了极大的魔元现在想要再立即发起新一波的攻势却是力有不及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