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强敌现身

不过他们的花样游泳大赛到底还是没有比成。

南宫正突然几个大步从船尾冲到这边来,看着亚瑟公爵和林显容脸色气得铁青。

“快上来,现在不是让你们在那里显能耐的时候!你们这么以魔元浮水,魔元大量外泄,很可能会被敌人发现的!”

“魔元?”铁云灵和铁月灵面面相视,多少有点儿明白过来。原来不管是亚瑟公爵还是林显容大人,在洛水皇城的时候从没听说过他们的水性如何了解,但是在这千龙湖中却有这么超常的发挥,原来是借助了某种对魔元的利用。

只不过她们的实力远不如亚瑟公爵他们,根本做不到这样连身体都完全浸在水中仍能以魔元浮水的本领所以才没有起疑,而如果他们是身在水面之上,双足踏着水面,恐怕就早让他们给揭穿了。

没想到自己的好事被南宫正这个一向不爱管别人闲事的家伙一下子就给拆穿了。刚才还在水中无比潇洒的亚瑟公爵和林显容身形同时一滞。

本来被他毫不留情地直接拆穿就已经心情很不爽了,再加上他那毫不客气地直接命令式的语气,更是让他们心里别扭。

“好啦,不要大惊小怪嘛!”林显容对南宫正的话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昨天你们以魔元砍树做船之时,都没有事,现在怎么会有事?如果要发现,昨天敌人就已经发现了我们了。难道事情就这么巧,他们就正好是今天刚刚赶到了这附近?”

“对嘛,南宫先生如果有心,不妨也下来跟我们一起比一堦嘛。”亚瑟公爵虽然知道南宫正是天逆魔帝长老亲自请来的绝顶高手,而且在神州道门的时候也多次赖他才能让他们化险为夷。

只不过现在已经快要到达神州道门的境内了。那时候自己就又是权倾神州道门的公爵大人,而且敌人也不可能会追击到神州道门境内吧?

这样对南宫正的人倚赖之心渐去,当然也就不如在神州道门皇城时那么对他客气了。

“再说了,这千龙湖已经是磐石,神州道门和逆天三大王朝的交界地带,大祭祀索伦的人还有没有胆子追到这里来都是个问题呢?否则的话这些天我们也没有怎么潜藏行迹,怎么会还没被他们发现呢?”

“唔,原来我们大魔神殿的人在你心里就是这么胆小怕事的啊?”

亚瑟公爵话音未落,突然听到耳边响起一个极为淡然,似乎天下间没什么是能值得他去动心的声音。

“咦?什么人!”亚瑟公爵吓了一大跳,心神俱震之下几乎控制不稳自己的魔元,差点儿真的被一个浪给打翻到湖底下去。

“怎么了?亚瑟公爵大人,该不会是你被什么美人鱼之类的东西给把你的心抓走了吧?”看到亚瑟公爵狼狈的样子,林显容大乐,不但不去帮他,还拿他开起了玩笑。

“呵呵,怎么,这位林显容大人也想跟那位亚瑟公爵一样吗?”

亚瑟公爵刚刚稳住身形,就听到那个淡然的声音再次在他的耳边响起。不过这次有反应的不只是他一个了。

林显容跟刚才亚瑟公爵的反应一模一样,也是好不容易才保着自己没直接被浪打翻到湖面下面去。而船上众人,也纷纷祭出自己的魔剑自发地围成了一个圈子戒备地看着周围。

一个人影都没有!

其他人是什么感觉不知道,姬大东却是突然有种汗毛倒竖的感觉。刚才那个声音怎么听来都好像是有人在他的耳边直接轻声低语,如果不是那个声音姬大东并没有听过,他几乎都要以为是在自己身后的铁云灵在跟自己开玩笑了。

显然这并不是一个玩笑!甚至于连南宫正都不敢把它当成一个玩笑,而一向爱开玩笑的铁月灵,现在却是完全笑不出来了。

“可恶,这到底是什么人啊!”此时亚瑟公爵和林显容都已经狼狈不堪地爬到了船上来。本来以他们两个的魔元,甚至连衣服都不会湿一下的。

但是却是都被刚才那个声音给吓了一跳一下子运岔了魔元,这才弄得如此狼狈。刚一爬上岸,两人就同时祭出魔剑来,不管来人是谁,竟然让他们堂堂神州道门的两大重臣都在圣姑殿下面前丢了这么大一个脸,自己一定要给他点儿颜色瞧瞧。

“不要各自为战!”南宫正看到亚瑟公爵和林显容已经上了船,连忙道:“姬大东和两位圣姑殿下实力较弱,不要让他们在最外围,更不要让他们独当一面。

亚瑟公爵,林显容,我们三个围成一个三角,把这四个小家伙围在中间,姬大东看好小可,别让它乱跑。这次我们的敌人非同小可!”

“哦,是!”姬大东一直都以为自己的心志已经锤炼得不错,但是现在才知道还差得很远。此时他甚至已经连拳头都握不稳了。听到南宫正的吩咐,连忙用心声跟小可对话,让它躲到自己的脚下。

其实这也怪不得姬大东,其他人都没有姬大东对南宫正了解得那么深,而对他的实力更没有姬大东了解得那么透彻。

而就是这么一个实力惊人,性格上更是不把任何人放在心上的人,现在却是这么一副如临大敌,面色凝重的样子。更不用说,姬大东还是第一次听南宫正说出“非同小可”这四个字!由此可见敌人的实力是何等的惊人。

此时亚瑟公轁和林显容也根本没空再去计较刚才南宫正再次对他们用命令的证据说话了。听到南宫正的安排,几乎没有考虑,就祭魔剑转到姬大东他们现在组成的圆形防御阵中。

然而就在姬大东他们的圆形防御阵为了收入亚瑟公爵和林显容而裂开一道口子,露出一道破绽,而与此同时,亚瑟公爵和林显容却因为刚刚加入战团所以没有与南宫正形成最强的三角站位来保护起姬大东他们四个年轻的小年轻之时。敌人发动了!

一道耀得所有人都几乎睁不开眼的剑光闪过,直接从亚瑟公爵和林显容的中间,飞射姬大东而去。

不过亚瑟公爵和林显容虽然刚才有点儿控制不住地耍了一回宝,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流高手,虽然也惊觉对方这一剑射来魔元极为庞大,其力足以将他们这整只船都劈个两半,但是在他们心中却没有半分畏惧。直接两剑飞出,以硬对硬地想要碰接下这一剑来。

“当!”

姬大东只觉得自己的耳鼓都要被这一声刺耳的铁器交鸣之声给震破了。亚瑟公爵和林显容却是惊讶地发现他们两大高手的联手一击竟然都没有真正挡下对方这一剑来。

如果不是关键时刻在后面的南宫正祭出魔剑助他们一臂之力,恐怕刚才那一击,就足以让他们和姬大东一起被活活劈成两半了。

“好,好可怕!”易腓虽然不是刚才那一剑的主要目标,但是却也被那一剑之威压迫得喘不过气来。冷汗刷地从他的额头上冒了出来。

一直以为他都自以为天才过人,自己的实力就算是面对一些成名已久的高手都已经有一战之力了。但是直到今天他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高手!在刚才那一剑之下,恐怕连他一直引以为傲的父亲都挡不下一剑吧?

“他是谁?大魔神殿竟然还有如此高手吗?”易腓的语气都开始发颤,再也没法保持自己的平常心。

“当然有!”如果说现在他们之中还有谁能保持着淡然的心态,那么也就只有铁云灵了,“而且只有一个,那就是大祭祀索伦!”

“大,大祭祀索伦?”

“哈哈哈哈,”这时,那个声音又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只不过这一次,终于有了一丝感情,即使他是在大笑着。

“好好,不愧是大业魔尊的女儿,不愧是名震神州道门的铁云灵圣姑,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听得出我的声音来。”

半空之中一道身影从无到若隐若现,从若隐若现又完全幻化了出来。一个身着白色长袍,年纪看上去并不太大,皮肤带着一种病态的白色,竟然给人一种晶莹剔透的感觉。

他长得并不英俊,但是脸上却似是永远都挂着一丝带着九分的邪气,但是却怎么也让人讨厌不起来的笑容。竟是让人觉得此人必须极为和善,不会有什么坏心眼的感觉。

身材极为修长,虽然立在半空中根本一动未动,但是却给人一种身形极为灵活,虽是现在静如处子,但是一旦发动攻势必定让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的印象。

与这个大祭祀索伦同时出现在半空中的是一柄比南宫正的那柄魔尊更为修长的魔剑,剑身青紫之气缠绕,即使隔得这么远,也能让姬大东感受到那魔剑之中的血煞之气。仿佛它从被炼化出来就是为了杀人而存在!

好邪的人!好邪的剑!

面对这个被称为大成期,连南宫正都如此忌惮的绝顶高手,姬大东的心境竟然变得无比地平和,心意未动他的无名内功竟然自行运转起来,而且那自然圆通的感觉,就连姬大东之前最好的状态时也不曾感觉得好了。

在这根本就没有获胜希望的强大对手面前,姬大东的实力境界再次突破。周围铁云灵,铁月灵乃至于南宫正的心境此时无人遗漏全都照映在了他的心境之上。

即使实力强横如南宫正,淡然自若如铁云灵,此时也都没有控制得住他们心底最深处的那种恐惧。

而大祭祀索伦……

他竟然没有任何的情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