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仓库秘道

姬大东对铁云灵暧昧地一笑。他当然知道以南宫正的性子就算心里再满意也绝不会说出什么赞赏的话来。对于南宫正来说,刚才那就已经是他所能表达出来的最大程度的赞赏了。

铁云灵回了姬大东一眼,那意思是说,当然了,你也不看看是谁安排的。对自己父皇的骄傲之情溢于言表。看样子大业魔尊为着将来什么时候能用得着这条地道,平时的时候就多有准备。

这里应该是一个废弃的仓库,但是位置却又不是太偏僻,在仓库之外不少商贩正合理而又最大化地利用着场地的资源,正好这仓库的屋檐之下的阴影可以让人坐于其中,不用在大中午的时候冒着烈日。

如果走在仓库外的道路上,有着这么多的商贩在,恐怕就算再容易产生怀疑的人也不会对这仓库起什么想法。

——如果连这种仓库都要查的话,那么就只能干朡把东部市场所有的仓库全都掀开来探查了,而那在东部城区治安队队长已经换成了大业魔尊嫡系的情况下,那对大魔神殿方面的势力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仅如此,姬大东和铁云灵等还不知道,为了不引起任何势力的怀疑,大业魔尊在这密道出口之上所花的心思可不止于此。

在东部城区治安队的管理文件上,这仓库的主人各种登记手续完全齐备,而且每过一两年这仓库就多一个租用的主人,差不多的时候换一次出租对象,这样如果在文件上看,这仓库却又是常年在使用的状态。

如果以姬大东的眼光来看的话,这却实在是谨慎得有点儿过头了。大祭祀索伦一方的势力绝对能够想象得到在神州道门皇宫之中肯定有通往外面的秘道。但是却已经是绝不可能会有人能想象的到这条秘道竟然能修得如此之长!

要知道现在在魔界已经弄出了无数的奇特法器,用来专门探测这些密道。如果神州道门皇宫的这条秘道,只要略微带着一些魔器残留的魔元的痕迹,便逃不过这些探测法器的搜索。而一条密道,如果连基本的保密性都做不到,那还又有什么意义?

因此,姬大东很清楚地知道这条密道,绝对完全地仅仅是使用人力挖掘而成的。这就更让姬大东心中惊讶了。

他小时候可是一直在人间长大的,也曾经跟着自己的父亲去挖井建屋,对这种事情可不是一窍不通,当然知道要挖成这么长的一截地道所要耗费的人力物力,而且为了让这么长的一截地道不会坍塌,所要用出的心力巧思。

而这么多的措施更突显出这道秘道的重要性。一时间姬大东略略有些后悔,这东部城区市场可不是什么偏僻之所,只要他们从这里走了出去,那么这仓库就一定会被有心人给留意到,那么以后这费尽人力所修成的秘道却是完全没法再用了。

“我们恐怕到了这里,也没法在不惊动别人的情况下离开了。”南宫正和铁云灵在封好秘道出口之后已经沫开始仔细地观察起外面的形势来。完全没有发现姬大东正在想着那么久远的事情——实在是久远地有些杞人忧天的味道了

“为什么?”铁云灵却是没觉得他们悄悄潜回到流云园去是很难办到的事情。虽然她身为神州道门的圣姑,但是在东部市场这里聚集的大部分只不过是一般的老百姓,恐怕是没人能认得她的容貌。

南宫正淡淡地指了指姬大东道:“还不是因为这个神医的名声太大,尤其是在这东部市场之中,有不少人都受过他的恩惠,所以只要我们一走出去,姬大东就会被人给认了出来。连带着我们两具也免不了被隐藏在这里的各方探子看出身份。

更有甚者,说不定这家伙直接就被那些热情过度的百姓给围起来了,那时如果不想直接把那些百姓打伤的话,恐怕我们想走都走不了。如果要把那些越聚越多的百姓们挨个全都打发掉,恐怕等大魔神殿的埋伏做好了我们这边还没出发呢!”

“呃……原来姬大东的名气在这里居然这么大啊。”就算铁云灵一向可称得上是温柔可人,此时听在耳朵里也不由有些酸味。

“圣姑殿下以为名气大就是有好处的吗?”很显然铁云灵刚才的酸味是故意说给姬大东听的,否则以她的智慧,想要耍个姬大东还不是易如反掌的吗。

不过铁云灵这酸味到了姬大东这里却是另一种别样的甜味。从刚刚大业魔尊在左相大人与令间上统领面前定下了姬大东与铁云灵的名分之后,两人现在就已经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了。因此铁云灵此时的表现怎么看都让姬大东觉得带着某种撒娇的意味。

虽然这种事情对于如铁云灵这样的女孩子来说,多少有点儿不可思议。所以姬大东还是连忙安慰道:“就说现在吧,比较起来我倒宁愿这里没人能认得我,那样的话我们也不必再头疼什么了。”

“哼,你嘴上是这么说,不过心里肯定臭美着呢吧?”看铁云灵的样子似乎还是不想过姬大东。而对此姬大东也只能无奈地苦笑,先不说他在铁云灵面前一向没什么脾气,更重要的是,他多多少少也能理解,铁云灵也不过是借着跟他胡搅蛮缠而分散跟大业魔尊分散时心里的伤感。

不过南宫正可不是姬大东,他可是没有义务去替铁云灵着想什么:“好了,你们两个要打情骂俏以后有的是时间,现在我们最大的问题却是时间。”

“谁,谁在这里打,打那个了……”铁云灵被南宫正一句话说红了脸,——这实在是一件很让姬大东惊奇的事情,不管为了什么吧,反正光从性格上来说,按理也只有铁云灵能欺负“沉默寡言”的南宫正才对。

好在南宫正的本意却也只是提醒一下他们,所以就算看到现在铁云灵已经恼羞成怒了,也并没有扩大战果的意思,所以姬大东还是可以趁机把话题拉回来的。

“好了,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姬大东壮着胆子,冷下脸来算是轻轻地各打了两下板子,“南宫先生不是也说吗?现在我们最主要的事情是赶紧回到流云园去。算起来,从我们去神州道门皇宫找你们也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时辰了。如果亚瑟公爵大人从我们走的时候就开始作准备现在只怕也已经等我们等的心急了。”

说到这里,姬大东再次通过窗户往仓库外面瞧了一眼,“既然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时间,恐怕也管不得会不会被人认出来的。我们三个直接从仓库之顶飞蹿而出,然后一路上也不管什么熟人不熟人,只管埋着头只往流云园而去。”

“这里怎么说也是东城,再加上现在东部城区治安队也是在我们的控制之下,我就不信在我们刚刚取得这么大的胜利,甚至已经有人在民间流传大业魔尊将来一鼓作气把魄赢族落和黑樱族落一气解决掉的当口,就算是以大祭祀索伦的影响力也绝不敢公然派出太多的战力跑到东城来捣乱。否则的话一旦被我们发现,那可真是白白送给大业魔尊长老一个拿他们开刀的借口了。”

姬大东这几天可是把神州道门各色人物给医治了个遍,所以虽然并不怎么积极地参与亚瑟公爵他们的商议之中,但是却也对神州道门皇城现在的情势把握得非常精准。

南宫正低头想了一下,终于还是觉得姬大东的分析很有道理,当下也不再耽误,扯了姬大东和铁云灵各一只胳膊。随着一声“起!”魔剑离鞘而出,南宫正运起最强魔元带着姬大东和铁云灵从仓库上方破顶而出,不理会周围那些惊恐的百姓,直接就往横冲直撞般地往流云园而去。

真不愧是南宫先生,行动起来还真是直来直去啊。经过一次“惊吓”的姬大东,对于南宫正操控魔剑的本领已经很有信心,所以就算是看到他们快要撞到哪幢房屋上去也可以不加理会。反而想起刚才在东部市场之内的时候,心中哭笑不已。

经过这么长时间自己对东部城区百姓们的施医问药,一方面大大地推广了医术的普及,让人们都认识到医术绝不像某些巫医宣称的那样是骗人的把戏,从侧面支持了大业魔尊将要在神州道门推广的医术改革。

另一方面也是大大地树立了他姬大东神医的光辉形象,至少几次姬大东再从东部市场这里走,可再也没有出现过像那次一样被一群无知的愚发在某些巫医的挑动之下,要把姬大东抓起来烧死的情况。

而姬大东那个什么山中老人的弟子,大魔神大人派来魔界的使者的身份也不免更加深入人心了。

只不过有些东西想要建立起来那是千难万难,但是想要破坏它却是一个不留神的事情。姬大东可以肯定刚才已经有不少的百姓认出了自己,稍加传扬出去,那些被南宫正飞行时产生的气流给掀翻的商贩,被他那惊人的速度给吓坏了的老头儿老太太们很快就能找到罪魁祸首了。

更无奈的是姬大东他们很快就要离开神州道门皇城了,所以根本没时间去跟他们解释道歉,等他们再回到神州道门皇城的时候,恐怕姬大东就要变成他们的仇人了。

“小心!”正当南宫正带着他们两个御剑快要到达流云园的大门那里的时候,突然之间,从大路两旁闪出八名黑衣人来。纷纷怒喝着祭出各种魔器直取姬大东他们三人而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