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来的这么快

姬大东他们听到好不容易他们已经商议完毕,正以为要说起他们的事情来,却见安大人回列之后,又是一个他不认识的大臣走了出来。根本连让他们开口的机会都没有。让他只得又无奈地退了回去。

“长老,现在黑墨族落已破,长老的威望飞速高涨,相反,魄赢族落和黑樱族落却是更加的不得人心。”在明面上,神州道门一直的认识都只是魄赢,黑樱,黑墨三大族落联合一些立场摇摆不定的小族落在跟大业魔尊发难,所以不管是不是真的不知道,这名大臣并没有去点大魔神殿的名字

“就在这短短几天的功夫,有天震,飞雷,无梦三个族落表示在与黑墨族落的作战之中,常备军的巨龙玄冰二队作战英勇,而且立下了极大的功勋,但是不或避免地肯定是受到了一定的损伤,所以他们三个族落考虑到为国家计,常备军的力量应该在最短的时间内补充完整,他们愿意一力承担起巨龙玄冰二队的损失补充,不管长老是要人要钱,他们都绝无二话。”

怎么听着好像大业魔尊就是个大强盗,专门抢劫他们的呢?听到那大人说起什么“要钱给钱要人给人”的话来,姬大东忍不住心中一阵好笑。可惜的是旁边不管是南宫正还是柯勒梦都是一脸的严肃,让他没法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嗯,天震,飞雷,无梦这三个族落很有为公而不顾己身的精神嘛。既然他们这么一翻好意,那么我们也不能拒绝他们的好意嘛。左相大人,你就亲自发一道旨意,对他们的伟大贡献进行一下表彰,给其他那些只顾着自己私利的族落做个表率吧。”

难为大业魔尊还能那么一本正经地说着这些话,看样子那演技比起冯忻雅还要强得多了——冯忻雅虽是装什么像什么,但是她也不是没有弱点,只要碰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她的控制能力却是弱得很,几乎一下子就暴露出她的本来面目了,百试百灵。

“那敢是长老洪恩感化的结果。”看样子这位大臣别的不说,风骨方面却是不及那安大人和苏卓大人多矣,听到大业魔尊的话连忙拍起了马屁,连姬大东听了都是一身的鸡皮疙瘩。

只不过这位大人显然并不知道姬大东现在的感受,否则的话对于这位很可能是神州道门未来的附马,他怎么也得顾及一下他的感受,而不会顺着大业魔尊那满意的表情继续说道:

“而感怀于长老之德的族落可不止这么三个。松龙,泰皇,怜莆三个族落却是有感于此次长老受袭,虽然因为提前侦知未曾让长老遇险,但是魄赢族落与黑樱族落尚在,难保将来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所以他们认为最根本上还是要充实长老的御卫营实力,故此,这三家族落上书表示将要把族落之中最忠勇的战士献于长老,以保证长老的安全。”

真是会说话……姬大东恶心地想要吐口水了。开什么玩笑,以大业魔尊那大成期的实力,真要保证他的安全哪里用得着这三个族落所贡献出来的也不只是阿猫还是阿狗的战士?不过算了,这也无非就是一种姿态而已,怎么说也是又有三个族落向大业魔尊效忠了嘛。

“还有,天河族落一向善长于法阵制器之术,这次听说黑墨族落对付长老的是一个什么大型法阵,所以他们愿意派出族落之中最优秀的法阵和制器专家前来为长老效力,以免长老再次涉险。”

哦?法阵和制器专家?听得昏昏沉沉的姬大东一听到这个立即来了精神。只是不知他们什么时候到,如果能在他们神州道门带着铁云灵圣姑离开之前来到神州道门皇城的话,姬大东倒是很想跟他们多交流一下,看看魔界之中的制器和法阵的布置都有何长处。

多学习一下总是没有坏处的,更何况姬大东现在还对那具改进瞬闪法阵的计划充满了兴趣,到时候有什么难题也可以向他们好好请教一翻吧?

“呵呵,好好好!”很显然,大业魔尊的想法跟姬大东可是没有半点儿交集,骤然之下听到这么多的族落都在向自己示好,甚至于天河族落还曾经在他们的情报中一直跟黑樱族落眉来眼去过一阵子。现在也已经站到了自己这边。

大业魔尊心里当然高兴,而姬大东他们也能理解这种高兴。只不过……长老唉,您老人家再怎么说也是一国之主,就算高兴了一点儿也不用兴奋成这个样子吧?这七个族落,除了天河族落之外,姬大东根本就从没有听说过它们的名字。

——由于有郑宏这么一个得力的手下,在神州道门里,但凡有点儿实力,或者有点儿特色有族落他都会抽着各种机会给姬大东解说一翻,尤其是在知道姬大东已经被大业魔尊定为铁云灵圣姑的夫婿,这种事情就做得更勤快了。

虽然姬大东对于郑宏的用心有点儿不以为然——按照魔界和修真界的年纪,现在大业魔尊怎么说也只能算是正当壮年,考虑那么远的事情也太早了点儿吧?不过却也让姬大东对神州道门各族落的认识大大地提升了一翻。

换句话说,如果姬大东到现在还没听郑宏说起过的族落,那实力之低弱,也就可想而知了。

但是就是这么几个小族落的规附,却让大业魔尊好像已经把大祭祀索伦给彻底打败了一般。

现在姬大东已经没力气吐口水了,他直接想吐血了。你见过一个千万富翁在大路上拴到了五两银子能高兴成这样的吗?

很明显,不单是姬大东,就连他手下的这些个大臣们看到大业魔尊的样子也是一脸的不以为然——除了那个马屁精——但是似乎已经对大业魔尊的这种表现习惯了,所以终究也没有人包括苏卓和那个安大人在内,去指正大业魔尊的失仪。

“禀长老,铁云灵圣姑带到!”

好在大魔神大人终于开恩了,并没有让姬大东的这种折磨忍受太多时间。那位马屁精大人刚刚汇报完毕,就听到大门外的护卫大声唱诺。

“哦?来得这么快?”大业魔尊却好像是还没有享受够那种兴奋地感觉,带着几分不舍地让那个马屁精大人回位,“宣吧!”

姬大东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终于算是解脱了。

铁云灵的身上仿佛带着某种奇怪的魔功一般,不管她走到哪里,都能让那里显得格外的明亮。就连这多少显得有些阴暗的东华殿也是一样。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心境,看着铁云灵走进大殿,走到中央对大业魔尊行礼,看着铁云灵转过身来,略带羞涩地对自己一笑,姬大东感觉身边一片的鸟语花香……

“好了,今天的议事先到这里,左相大人和上统领大人留下,其他人先退了吧。”大业魔尊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刚才那懒散的样子不翼而飞,看得出来,铁云灵的出现也让他精神很是振奋了一下。

“是!”

等到最后一名大臣消失在大殿门外,柯勒梦带着姬大东和南宫正走上前来,然后给大业魔尊行了一礼,自己就走了出去。

“拜见大业魔尊。”

姬大东还在犹豫着,不知应该给大业魔尊行什么礼,一方面现在是在东华殿,是大业魔尊正儿八经办公的地方,按理是应该公事公办,行大礼参见的,但是现在大业魔尊已经把其他人都赶出去了。

只剩下铁云灵,左相和令间三个人而已,这么算起来似乎又不必去行什么大礼的。——对于这一点,很是让姬大东赞叹,这让姬大东感觉比在逆天皇宫里自由得多,甚至于比之修真界都要自由得多。

不过好在姬大东作出决定之前,南宫正已经给他作了个表率,看到南宫正只是朝着大业魔尊点了下头,仿佛那就是已经行过礼了,姬大东心中虽然暗暗替他差急,但是也就顺势只是行了拱手一礼。

“原来你就是南宫正。”大业魔尊久久地注视着南宫正,眼中赞叹之色毫不掩饰:“之前我就早听逆天兄和云灵说起过你,称赞你的实力惊人,几乎不在令间之下,呵呵,刚才对你试探一翻,在那种没有防备的情况之下你竟然没有出丑,可见确是有真材实料。”

“哼!”虽然心里已经有所怀疑,但是听到大业魔尊亲口承认刚才是“不怀好意”,就算是性子再好的人也要有所不满了,更何况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南宫正都称不上是什么性子很好的人。就算面对着的是整个魔界都数得着的绝顶高手,南宫正也是绝不示弱。

“好啦,南宫先生不要生气嘛,我也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大业魔尊却似乎是脾气要比他好得多,对于南宫正的无礼也是毫不介怀的样子,反而先向他道起歉来。

“大业魔尊不用在这儿装了,就算你不这样我也会尽心尽力地保护好你的宝贝女儿的。”南宫正虽然不喜欢跟人耍心机,但是并不代表他不懂这些,一句话就把大业魔尊的用心给拆穿了。

“好了,南宫先生。”姬大东生怕大业魔尊恼羞成怒,连忙扯了一下南宫正的袖子。——虽然在跟大业魔尊相处的时候,这家伙大部分时间都是一副玩世不恭而又懒散的样子,似乎永远不会真的生气,呃,装生气当然不算。

但是既然这么一代帝王都能是这么一副样子,那么还有什么事是不会发生的呢?

“没关系的,姬大东,南宫先生是个直爽的人,我相信长老是很喜欢这样的人的。”看到姬大东在一旁关键,令间开解道。

“不错不错,我的确很喜欢南宫先生。”大业魔尊也收到了自己那宝贝女儿警告的眼神,连忙表示了一下自己的大度,“只不过可惜的是不能跟南宫先生促膝长谈,唉,姬大东,如果我猜得不错,你们之所以提前来,是因为你和云灵的婚事已经提前透露出去了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