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全盘接纳

“咦?这么说,两位大人是赞成我的计划喽?”这下倒是轮到姬大东有点儿不敢相信了。虽然这一段时间他也在跟铁云灵铁月灵等人相处时提出过自己的各种意见,但是在这么大的决定他们作战策略的重要场合,赛亚末珲侯和林融贤竟然对他的想法不加修改的补充地就全盘接纳,这还是让姬大东自己心里有些发起虚来。

“呃,如果我的想法有什么不成熟需要改善的地方,两位大人不要客气,直接指出来就好了,我的承受能力还是很强的,不会觉得有什么丢人的。”废话,一直都跟着铁云灵,冯忻雅还有阿宝这三个以智计见长的家伙身边,姬大东对于各种智力上的打击的免疫能力能没有质的飞跃吗?

“呵呵,姬大东贤侄不要过谦了。”赛亚看到姬大东的样子不由心中好笑,“你刚才的意见确实很好,为了这个其实我也已经跟林大人计议了很长时间了,我们两个最后敲定的方案其实跟你所想的大同小异,而且刚才我在受到大业魔尊单独召见时一方面就是向他提出这个要求,而且大业魔尊也已经答应了我。当然了,对于路线的选择还有具体的措施上我们还要共同参详完善,力求万无一失。”

“是!姬大东一定尽力。”现在姬大东心里是说不出的兴奋。

“没想法,黑墨族落这次竟然栽得这么惨,连一天都没有坚持下来就被大业魔尊给彻底击败。”

大魔神殿主祭司台上,大祭司索伦倒背着双手仰望着天花板,与魔界一向的建筑装修习惯,甚至是魔界一向以力量为美的审美观不同,大魔神殿主殿的天花板在这一代的大祭司,也就是索伦上位之后,在他的坚持之下却是换上了一幅浩瀚的星空图。

一般来说,这种带有强烈的玄想意境的图画更流行于修真界。或许这么说仍然不够精准,确切地说,即使是在玄想方面比魔界要强上百倍的修真界,随着几百年来也是越来越重视实利,这种纯以玄想为主,同时格调却又偏于黑暗的星空图也已经不多见了。

如果殿中这些人对修真界能更加了解一些的话,那么他们就会知道即使是在修真界,也不过只有一些门风极为古老的门派才会有这种图画。

主祭司台之下,通天一边偷偷打量着大祭司索伦一边小心翼翼地报告道:“就在这一天之内,在神州道门以及附近的,效区,太白楼,神州皇宫,城守军大营,以及黑墨族落在神州道门的驻地的那场突围之战,无不以黑墨族落的惨败而告终。”

“其中在神州皇宫和城守军大营,因为黑墨族落投入的力量实在有限,双方实力对比过于悬殊,所以结果还不出我们意料之外。而在其他的战场之上,太白楼之役最为关键,却因为被大业魔尊掌握到了精准的情报,所以由上统领大人令间,亲率巨龙玄冰二队将计就计反向伏击了黑墨族落的精锐主力……”

“你刚才说,大业魔尊本人此次根本就没有亲自出手,而是只派遣了令间出手指挥作战?”少有的,不等通天报告完毕,大祭司索伦就打断了他直接问道。

“呃,是的。”

虽然有点儿意外,但是通天还是老老实实地进行汇报,现在他心里可又是害怕又是心痛!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时心软答应把将来应该会成为自己的最强助力的墨珞等四大高手借给葛海那老混蛋帮忙最后却还是白赔。

最后只有重伤的费德隆,几乎是凭着他那过人的意志才坚持到了自己的魔神殿之外才倒地昏迷。而且现在他更知道除了他之外,墨珞,甸宏还有火狐已经全都被大业魔尊的大军给干掉了——此时他的情报当然不可能是来自第一手,所以还不知道其实是姬大东他们加上梓叔把他们两个给干掉了,而墨珞则是直接死在了令间的手中。

而另一方面,他违反了大祭司索伦大人的一再警告,派人支援黑墨族落的行动。虽然他自认为做得相当的隐密,而且在神州道门也几乎没几个人知道墨珞他们的身份,所以被大祭司索伦发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他还是心中慌恐。

一直以来,别人只是听说大祭司索伦大人的智慧乃是天授,是大魔神大人亲自赐予,所以才能跟昆仑云修以及大业魔尊并称为魔界三大智者。但是却都没有见识过。而且因为最近大魔神殿一方在跟大业魔尊的较量中几乎是一直处于下风,而且劣势越来越明显,现在更是连最大助力之一的黑墨族落都给赔了进去所以受到一定的怀疑。

但是通天跟他们绝对不同,身为大魔神殿最核心的人物,四大紫袍主祭司之一,通天对于大祭司索伦大人的本领见识过可是不只一次了。

只要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留下了一丁点儿的线索,那么过不了多久,事情就会被他分析出来。那时连通天都不敢保证自己是不是能落得什么好下场——跟索伦那过人的智慧并称的则是他冷酷的手段,索伦这些年的手段,可以称得上是神州道门历史上最为可怕的大祭司大人。

不过通天明明心里极为恐惧却绝不敢在大祭司索伦的身前表现出任何的破绽,依然以恒定而没有任何感情的语气继续道:“根本我们的情报,这次的战身的的确确是由令间来指挥的。

而且此时为了能够调动常备军中的实力,所以大业魔尊正亲自坐镇常备军总部,镇着其他群落中心怀不轨之徒,以避免把巨龙玄冰二队抽掉走之后对大业魔尊一方的负面影响。”

“可惜,这次牺牲掉整个黑墨族落竟然都没有能够见识到大业魔尊的亲自出手,可惜啊!”对于通天后面的分析听而不闻,大祭司索伦大人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继续欣赏着他的天花板。

“呃,确实是可惜。”发现自己的分析根本不受重视,甚至光看外表,通天都直接怀疑自己辛辛苦苦进行的分析,这个让人完全捉摸不透的大祭司大人到底有没有去听。通天心中冷哼一声,随声附和了他一句,继续说道:

“此战之中令间上统领以有备对无备刚一开战就成功地令黑墨族落陷入了混乱当中,虽然葛海之后尽了一定的努力想要突围,但是士气低糜根本无法与巨龙玄冰这样的正规军一战,所以最后宣告失败。最后令间上统领亲自出手想要将葛海生擒但是最后关头,葛海大长老大人挥剑自尽,没有让他得逞。而其他的黑墨族落的一众高手或战死或者被擒,最后能逃出生天的我们无法具体统计,不过恐怕根本没有几个。”

“而此次我们因为神州道门的局势一直极为紧张不管是大业魔尊一方还是黑墨族落一方都把城内搞得非常混乱,再加上,呃,”通天淡淡地瞅了大祭司索伦一眼,咬咬牙说道,

“再加上大人您一直要求我们最近要低调行事,不要过于深入地插入到大业魔尊与黑墨族落的这一战当中,所以我们的探子最近的活动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并没有能够探得出到底黑墨族落在哪里出了岔子。”

“哼!照通天紫袍主祭司这么说,倒是因为大祭司大人的命令有错误所以才让你们无所作为喽?通天,就算要为自己的无能找借口,也不用找得这么牵强吧?”

通天都不用回头去看,甚至不需要分辨他的声音只凭在这大魔神主殿之中还用这么嚣张的语气朝他说话,通天就知道必是最近直接升为他们大魔神殿四大紫袍主祭司之首,大祭司索伦大人的得意弟子付东林。

“够了!付东林紫袍主祭司!”付东林还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在众人面前更严厉地打击一下通天这家伙的威信,巩固自己并不稳定的地位,马上就被另一人毫不客气地直接打断了。

“当时让通天大人来负责对黑墨族落的情报工作可是大家包括主祭司大人都一致同意的。我记得当时付东林大人您也是说因为通天大人与黑墨族落的葛海大长老关系最为密切,所以最适合这项工作。”

“而且我认为刚才通天大人所说的也不无道理,在这种情况之下,就算任何人去负责对此战的情报工作都不可能把所有的细节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探得一清二楚吧?难道付东林大人自认为你能比通天大人做得更好吗?”

通天长松了一口气,回过头来感激地朝着那为他仗义执言的老者投以感激的眼神。与他相反,付东林眼中露出恼怒愤恨的眼神,不过他立即低下了脑袋,作出不想与这老者直接对抗的样子,所以殿内众人都没有发现。

付东林知道虽然自己现在已经是四大紫袍主祭司之首,但是却只是因为自己的恩师大祭司索伦大人对自己的偏爱而特别提拔而已。

事实上,虽然付东林自认为自己的实力比之他那倒霉的连具体是被什么人给干掉都还没查清的奥丁大师兄要强上许多,但是比起其他四位紫袍主祭司却还有一定的差距。尤其是刚才直接毫不客气地打怕自己对通天的指责的那位老者,也是刚刚不久前被自己取代的大魔神殿第一紫袍主祭司古老。

如果说除了大业魔尊与大祭司索伦之外,在神州道门还有谁的实力能跑上统领令间一较高下,那么最先数得差的,也就是左相大人与这位古老主祭司大人了。其他如斩龙群落,破荧群落等大部族大长老也还要稍差一筹,而通天,梓叔等虽也是成名已久,但是实力却是更差上不只一星半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