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外功六十五

也有一些不开眼的家伙,还以为拿姬大东没有办法是因为他们的魔功攻击的得过于分散,因此也有几个人合力施放魔功的,但是要知道姬大东连如火狐那样的魔婴后期的高手的攻击都能有惊无险地接下,这些人的判断倒不能算错,但是却还是太过于低估了姬大东的实力。

几次攻击非但没有给姬大东造成什么麻烦,反而让他们阵型更加的集中成为了铁云灵她们的活靶子。被他们一剑就能来一个穿糖葫芦。

不过,即使他们取得了不俗的战果,但敌人数量实在太多,即使只是这些普通战士也不是他们五个能吃得消的。

即使是姬大东,也幸得有外功第六十五式这种可称为变态级的防御绝技支撑,再加上他过人的体力才支撑得住。但是外功第六十五式却是只能提供一种单人的防御,无法给铁云灵他们四个提供直接的帮助。姬大东都已经这样,铁云灵他们的情况更不用说了。

阿宝还算是一个合格的战士,而不管是铁云灵,铁月灵还是冯忻雅哪个不是温室里的宝贝花?即使身份最低的冯忻雅也是圣女宫祭司团未来的继承人。平日里比武切有效磋是有的,但是这种高强度的作战对于她们来说都是第一次。

最惨的是她们之前还都已经经过了几次作战,再加上急着赶路到流云园这里。魔元都有相当程度的消耗。更不利于她们进行久战。

注意到了其他方向上铁云灵他们已经很难支撑得住,姬大东急得都想用之前新学的招式硬冲,拼着受各种刀剑之苦为铁云灵他们冲开一条血路。

不过还好形势还没到那一步,正当他们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那边南宫铁括已经建功,而原本稳守大门的神州道门众护卫也都杀了出来。

“不好啦!将军大人死啦!”

“快看,神州道门的人冲出来了,他们竟然还有这么多人,我们上当啦!”

“弟兄们!现在是我们最危急的时候了,想要活命地跟我杀!把他们都杀光我们才有活路!”这是敌人之中的死忠派了,万分可惜的是这样的人并不多,所以很快就被淹没在人群之中——就算没淹没的也被南宫铁括亲自一剑穿心给干掉了。

“别听他们瞎扯,要杀让他们自己杀去,我们快逃命吧!”

恐惧的情绪传播起来总是比其他的情绪都要快得多。几乎在神州道门使团驻地大门那边刚刚开始出现逃散的战士,姬大东他们这边的包围也都开始转移目标,一个劲儿地想要先逃出生天再说了。

“啊!刚才真是好险啊!”

敌人刚一撤去,五个人全都软倒在了地上,就连一开始“兴致”最高的铁云灵和铁月灵现在都根本提不起什么追杀敌人的兴趣了。她们实在是太累了。

“哼!现在才知道险啊!”顾不得满身的疲累,冯忻雅对铁云灵和铁月灵大为不满,“刚才就已经跟两位妹妹说过不要轻易涉险,结果你们根本不把我的话放在心里。现在吃苦头了吧?”

“好啦,忻雅姐姐请息怒。”知道自己理亏,连铁月灵都不再任性,老老实实地给冯忻雅和姬大东阿宝认错,“不过我们至少也不是全无所得嘛。不但杀了这么多敌人,帮赛亚末珲侯他们解了围,而且还得到这么难得的作战经验,以前埋头苦练魔功的时候哪里能想得到会有这么刺激的一天。”

“还刺激?”冯忻雅一开始听到铁月灵都已经主动认错,心里不审消了一些气儿的,但是听到后面的话就知道这小丫头根本是毫无诚意。

看到冯忻雅怒目圆瞪,铁云灵连忙转移话题,“对了,刚才你们留意到没有,我们里面实力最低的姬大东竟然还这么能干,刚才应对那来自四面八方的进攻,就属他最是游刃有余了。”

“那是,你也不看看他是谁的兄弟!”姬大东还没反应呢,阿宝已经是难得地为自己这个不怎么争气的兄弟得意洋洋起来。好像他早就已经注意到了姬大东的优点所以才慧眼识英,认姬大东为主一般。

“对啊对啊,我也留意到了,姬大东你练的是什么魔功?难道是昆仑云修亲自传授的?怎么这么奇怪?”铁月灵经铁云灵一提醒也想起了这一岔,连忙问道。看她那两眼冒着绿光的样子,姬大东都能猜得出来她那没说出来的意思就是——这么神奇的魔功能不能也教教我啊?

好在铁月灵身在神州道门还是知道昆仑云修在魔界的威名,才没有直接把这句话说出来。

不过姬大东可没觉得有什么荣幸,一脸紧张地道:“这个,没什么厉害的,也不是什么昆仑云修亲传绝学之类的东西,不过是我随便练了练,在固体期练习的时间长了些,所以身体更强壮一些,你们别去乱想了。”

开玩笑!自己修习的内外功厉不厉害先另说,他练得可是修真界的真元,真要让铁月灵去练,恐怕用不了两天,她就要因为体内真元与魔元的剧烈冲突而爆体而亡了,姬大东怎么敢去教她?

更不用说如果让这些人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份,还指不定是要把他下油锅还是拆骨扒皮呢——毕竟姬大东还是受修真界的影响太深,对于魔界的人心中还是感觉很凶恶,虽然他怎么也想不出铁云灵和铁月灵她们凶神恶煞的样子到底如何。

不过好在姬大东是不用正面回答了,此时已经命林融贤带人去追杀罄竹魔都余党的赛亚末珲侯腾出身来和南宫铁括一起来到姬大东身边。

“妹妹,”虽然从外表上看不到铁月灵身上有任何的伤迹,但是看到他们全都有气无力地蹲坐在地上,连基本的礼仪和威严都不管了,还是让赛亚大为担心,不知铁月灵有没有受什么伤,严不严重——现在他们的首席名医姬大东也跟铁月灵一样,还不知能不能动手医治呢。

现在铁月灵要是受了什么伤,说不定无可奈何之下他们还真的只能去拜托那些在他们眼前毫不靠谱的巫医了……“您,您没什么事吧?”

“我们这么多高手在一起能有什么事啊?”对于赛亚末珲侯那么一副担心的样子,铁月灵非但不领情,反而觉得自己被小视了,很是不屑地对着赛亚末珲侯一摆手,

“我们只是有点儿累了,你不用管我们,让我们休息一下就好。赶快带兵去把那些竟然敢对本妹妹动手的不长眼的坏蛋们给我抓回来,哼!竟然让本妹妹吃这种苦头,看我非把他们一个个的全都扒皮拆骨不可!”

听到铁月灵咬牙切齿的话,姬大东猛地打了一个寒颤,心里暗自庆幸自己一直都没心软地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她,否则现在要被她扒皮拆骨的恐怕就是他自己了。

赛亚也是心中一寒,不敢再多说什么,赶紧答应了一声,追着林融贤所带领的追击部队去了。虽然他倒不至于担心自己会被铁月灵用什么酷刑折磨,但是这刁蛮妹妹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到时候自己真要是连几个俘虏都抓不回来,恐怕真会被她用各种怪招给烦到死。

南宫铁括却是对铁月灵和铁云灵两位妹妹不闻不问,走过来之后只是以关心的目光无声地询问着姬大东的状况。

姬大东心中感动,知道在南宫铁括这外表冷漠异常的人的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不过现在铁云灵他们都在旁边,姬大东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感激地冲着他点了点头。

看到姬大东的回应,南宫铁括放下心来,而且也知道铁月灵也没受什么伤,便也懒得再理会众人,对赛亚他们去追击罄竹魔都的残兵更是漠不关心,头也不回地往驻地走了回去。

“这个真是个怪人!”看到南宫铁括的奇怪表现,铁云灵偷偷地跟铁月灵说出她的印象。

那晚她们和姬大东一起随着这个南宫铁括前往北部城区治安队的大营时,她和铁月灵都亲眼看到了南宫铁括那强大的实力,几乎是猫戏老鼠一般地把在神州道门中虽然算不上什么顶尖高手,但是却也是威名赫赫的北城治安队队长傅熊弄得灰头土脸。

要知道当然傅熊可是联合着北城治安队的其他精锐高手一起出手,但是对于南宫铁括而言,似乎北城治安队那强大的实力也像是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

而且就在回来的路上,他们偶遇到了正往回赶的北城治安队的精锐分队,而南宫铁括却像是之前根本没有耗费魔元一般切菜砍瓜一样把那些所谓的“高手”们全都打得落花流水。

从那时铁云灵和铁月灵就都对这个神秘的高手充满了兴趣,而现在本来应该是一个跟他搭话的大好时机,却没想到现在的南宫铁括竟然表现得比那天晚上还要冷漠,根本让她们找不到开口的机会。

最不可忍受的是,他真要是一直从头冷漠到底也就罢了,偏偏这家伙竟然对姬大东那厮这么关心。铁云灵倒还罢了,铁月灵却是被刺激地气都不打一处来。明明自己的长老是拜托他照顾自己的,但是现在他的眼里却只有一个姬大东!

“姬大东——”铁月灵的证据无比的亲切,但是听在姬大东的耳朵里却让他全身发寒,待到再看着铁月灵那“温柔”的眼神儿之后,姬大东几乎就要当场撒腿跑路了。

“没想到你跟南宫先生关系还是非比寻常呢。不过我就奇怪了,这么冷漠的人竟然也会关心别人,嗯嗯,让我想想啊,以前只是听别人说过这个世上有男人之间的超友谊关系,没想到今天竟然能亲眼看到,真是大长见识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