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四人联手

费德隆等人虽然心悬墨珞的情况但是长时间的配合还是让他们立即听从命令,四下一散,把令间围在了中间。

而现在令间则是作茧自缚。只有他自己身处于巨网之中,如果以魔元召回巨网,那么在他脱身而出但是却仍要以魔元操控巨网的时候,他们正可以以雷霆一击将之重创,而如果他不用这办法脱身,那么他恐怕就只能被困在巨网之中,一直到此次大战结束了。

墨珞虽然已经身受重创,恐怕现在实力还在已经恢复了一段时间的甸宏之下,但是料想令间也根本不敢在自己的虎视眈眈之下从刚才那大洞中逃出来吧?所以现在虽然他们实力大减,墨珞却反而更充满了必胜的把握。

紫光再闪,令间看样子也知道了自己现在所处的窘境,直接从那大洞把自己的紫电魔剑召回了手中。

不过墨珞他们并没有阻止。现在他们的心神必须全集中在令间的身上以防他找到自己的空隙趁机脱困。更何况区区一把魔剑而已,虽然对令间的实力有所加强,但是仍然丝毫无助于现在他的尴尬境地。

“喂,这个叫,对了,是叫墨珞的小兄弟吧?我们打个商量如何?”令间竟然根本就不着急着脱困出去,反而把巨网收紧了许多,直接一手抓到网身上,神态轻松地跟墨珞聊起天来。

墨珞皱起眉头,不过旋又松开。很显然,令间倒也的确是不需要多么着急从那巨网里出来,因为时间根本就是站在他这一边的。下面的战斗大业魔尊一方占据着明显的优势,黑墨族落不过是苟延残喘,落败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

不过现在黑墨族落的胜败已经跟他们四个无关了,就算黑墨族落全军覆没,只要现在能让令间耽误上那么一会儿,等黑墨族落四散而逃的时候,他们四个兄弟也可以趁着混乱逃走。

而令间只要为了收回这巨网而耽搁那么一小会儿的功夫,他就永远都别再想追得上他们!——这里虽然是北部城区,但是想要从这里逃到大魔神殿去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有什么事?说!”虽然对令间充满了敌对的意味但是墨珞却是乐得跟他说说话多耗一点儿时间。

“呵呵,别这么凶嘛。”如果姬大东他们几个在这里的话,一定可以发现这平时一副威猛勇悍的上统领大人,现在怎么看怎么跟大业魔尊的神态有几分相像。

“你看刚才你被困在这‘丛网’之中的时候,我都没有直接对你用杀手招,现在我被困在里面,那可不可以你也给我一个机会,放我从那大洞里逃出来,然后我们再公平一战?”

“做梦!”这两个字刚刚脱口而出,墨珞就已经悔得肠子都青了。难怪人都说冲动就是魔鬼呢。果然没错。刚才看到令间那副轻松写意的神态,不知怎么的,墨珞就有一种对方根本没把他们四个放在眼里的感觉,怒火冲天之下自己根本没有考虑就拒绝他了。

其实只要刚才表面上答应了他,而一会儿他真从那大洞里钻出来的时候自己再施以偷袭岂不是绝佳的机会嘛!

不过现在再想反悔也已经晚了,对方当然不可能那么傻,看自己这么快改口而不怀疑里面有阴谋。

“是吗?”令间的样子竟是看起来比他还要遗憾。

“别在那废话了!”看到令间那万分遗憾的样子,墨珞刚刚有点儿心动想要改口试试,不过甸宏却已经直接插上话来。“令间你这个只会暗剑伤人的东西,有本事你就自己想办法弄个洞自己钻出来,别想从我三弟千辛万苦弄出来的洞里出来,你要敢动上一动,我们四个必定一起出手把你砍为肉泥!”

拜托,我的二弟啊!墨珞暗自叹了一口气,你该不会是人家的卧底吧?把我的算盘全都给人家揭清楚了,我还怎么让他上当啊!

不过,更让墨珞吃惊的是,令间竟然轻轻松松地就答应了。

“嗯,这个小伙子,呃,是叫甸宏是吧?你的提议相当不错嘛。”令间的表情万分认真,一点儿也没有拿他们开涮的意思,“自己想要出去就自己动手嘛,天经地义,那我也只好这么做了。虽然心疼了点儿,不过既然这网上已经被你们弄出了一个大洞了,那以后也没什么用了,我不妨就再弄上一个洞吧。”

墨珞等人面面相视,不明白令间的意思。刚才费德隆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全仗着这巨网能被烧的弱点,而且还是以流火之炎焚之,才弄出了这么一个大洞。

而现在令间竟然也要把它弄一个洞出来,先不说其中魔元损耗之巨,单是洞破之时,趁着令间收功的那一瞬间他们四人齐攻,只怕他也挡不住吧?更不用说就算弄出一个洞来,效果也是一样,在他钻出来的时候他们可没说不能再次偷袭他啊!

不过,墨珞他们很快就明白令间的意思了。

没有花费半分魔元,令间手持紫电魔剑,一手抓着巨网在上面轻轻一劈,巨网应剑而开。

这下子墨珞他们倒还能坚持得住,但费德隆却真是要被气得吐血了。自己费了这么多劲,耗了这么多魔元才把墨珞给救了出来,却原来都是白费力气。

真想要割开这巨网只要普通的一剑就可以了。而自己还傻呼呼地以魔元运紫云剑云飞斩它,弄得自己还受到了它的反击。

令间两手一拨就从那巨网里钻了出来,但是墨珞他们哪里能找到攻击的机会。现在的情势几乎是一瞬间就被逆转了过来。

现在墨珞重伤,甸宏伤势未复,费德隆刚刚耗费了大量魔元现在肯定也还没恢复,而火狐一个人根本连令间的防御屏都击不破。

现在他们可是已经处于绝对的劣势,确切地说,自从他们四个出道以来,大小几百战,但是还从来没有像今天对阵令间一样,被对方轻轻松松就把他们逼到了如此绝境。更不用说现在黑墨族落那边败势已成,眼看就要顶不住大业魔尊一方的强攻了。

“拼了!”墨珞心中苦叹,这次的“拼了”那可真是要拼命了。不过他也并没有让这种情绪继续影响着自己。双手叠出,“双错拳”全力攻向令间。

如果还想着拖到黑墨族落的崩溃,那根本就是自寻死路,现在他们唯一的胜机就是趁着魔元还算充足,伤势也还能挺得住物时刻击退令间——现在他已经不再奢望着能击伤令间了——这样他们才能有一线生机。

看到墨珞不顾自身的猛击,其他三人也都明白了他战略,纷纷配合着向令间猛攻过去。

墨珞双拳风声狂作,拳影重重。从视觉和听觉两方面来干扰对手的判断,而只要令间一个判断失误,那么墨珞的双拳就可以趁隙而入把令间一拳轰在地上让他再也爬不起来。

当然了,如果是平时的话自己的幻影也根本骗不过这真魔期的绝顶高手,但是现在自己还有甸宏费德隆火狐他们的配合,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对这一招墨珞也是花费了很多的心血和汗水,他相信在其他三个兄弟的攻击干扰之下,天下间没有人能在自己的双错拳面前全都判断正确不出现一点儿失误的!

看样子墨珞的信心并不是空穴来风,果然令间左支右挡之下,被墨珞一下子把自己轰到了地上去。

不过墨珞他们可没有半点儿高兴的表情。墨珞冷哼一声,一个旋身往更高处翻去,然后一拳轰出。

“哎呀呀!竟然被发现了。”令间左手一招,几道冰棱飞射向墨珞,逼得他收拳退回。墨珞这“双错拳”果然是难得的绝技,竟然让自己也一时间分不出真假拳之别。只得用最简单的一招,直接召了个替身符在那儿,然后自己开溜。

不过其他三人的实力也并不比墨珞低多少,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就发现了令间的真身。虽然把墨珞的攻击逼退,但是紧接着甸宏的魔剑和费德隆的流火之炎,火狐的飞轮也都一齐攻了过来。

这下四人联手之势已成,以令间的实力也无法再保持刚才那轻松自如的神态。

“紫罗魔屏,起!”令间双手齐举,一道魔元明显比之前更加充沛的防御屏出现在四周。把甸宏的魔剑和火狐的飞轮全都挡了回去。然而费德隆的流火之炎却根本不受防御屏的影响,直接穿了起来向令间烧去。

令间哪里会被它给烧着,冷哼一声,御剑一起,凭空升起数尺,避开了这一拨攻势。

不过令间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这四人联手之后,那攻势可分不出什么拨来。自己身形还没有稳定,墨珞的铁拳再次攻到。

这下不管是召紫电魔剑还是起防御屏都已经来不及了,无奈之下,令间只好也凭自己的外功去硬挡墨珞的这一记铁拳。

“哼!”虽然令间的实力要高出墨珞很多,但是如果单论外功那就完全相反了。因此,令间虽然也是及时封住了墨珞的这迅猛一击,但是竟也多多少少带上了点儿伤。

墨珞当然心中有数,脸上现出狂喜之色。虽然现在自己也受到反震之力没法对令间被上几拳,但是他还有三个好兄弟在嘛。

已经配合过无数次的他们当然不会错过老大墨珞为他们制造出来的良机。看到令间飞退之时,身形已经不稳,更不会给他喘息之机。各种攻势再次袭来。

“刷!”好在费德隆的流火之炎要比魔剑速度慢上一些,所以令间还是勉强躲开了焚身之难,但是却是没有再次躲开甸宏的魔剑和火狐的飞轮,衣服上被划开了好几道口子。

“可惜!”甸宏和火狐齐齐一叹,刚才只差少许就能伤到令间了。虽然不可能给他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现在这种激战之下他可没办法为自己止血吧?这样就算激战时间拖长,他们的伤势和魔元固然损耗严重,而令间也必会因为失血过多而影响到他的实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