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天煞

葛海思绪还未落下,心里正寄希望于姜广永能看准形势,将令间困于大阵之中,好方便他们几个集中最强力量至少能先一步将其重创,但是却突然感觉到自己身旁空间一阵扭曲。

自身强大的灵力几乎不受控制,如果不是葛海这些人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高手,全都差点儿从魔剑上摔了下来。

“姜广永这个废物!”葛海心里更加绝望,如果现在控制阵法的姜广永战在他身前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像刚才斩杀祁磐子一样将他也斩为两截!

但是很可惜葛海自己也知道他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而他更不知道的是,并不是姜广永何等的无能,而是姬大东梓叔他们已经再次攻破了第二座阵眼,让姜广永对阵法的控制出现了更大的偏差。

以令间的实力和作战经验当然看出了里面的问题,虽然不知道对方的阵法为何会有这种失误,但是现在这等绝好的机会他是不可能错过的了。更不用说刚才自己还给过了葛海一个机会,只是他自己冥顽不灵而已。

“杀!”

没有如葛海那种底歇斯里的愤怒,也没有什么煽动士气的豪言,对于他亲自统下的精锐之师,从来都不需要那么多花哨的东西!否则的话,还要平时那种严格的训练做什么!

令间的声音似乎并不甚大,但是几乎是瞬间,整个东平主街四面八方全都出现了神州道门的正规军!

葛海刚刚在手下的帮助下,脱离了阵法的影响,没有时间再去想怎么追究姜广永的责任,正考虑如何重整旗鼓,对已经有所准备,再难偷袭的令间发动新一轮的攻势。此时随着令间的一声低喝,也已经看到了远处的军队。

“巨龙,玄冰!”

以葛海的身份地位,和对情报的掌握,其他人现在或许还没认出这支军队的身分,但葛海却是一眼可辨。

但是这对于他们黑墨族落的处境毫无帮助,反而让葛海心里更加绝望。因为巨龙队和玄冰队这两支军队,既非神州群落军也不是特别行动处营,甚至不是城守军的编制。

那可是常备军啊!

不愧是令间上统领!不愧是大业魔尊!果然够狠!

倒不是说常备军的实力比之城守军和特别行动处营更加强大,而是为什么现在大业魔尊竟然可以自由地调动常备军军力?

虽然巨龙和玄冰二队都是支属于历任上统领,令间当然可以直接调动他们来对付自己。但是把这两支精锐抽调出来那就等于是大业魔尊一系的势力对常备军的影响力变小。

要知道常备军虽然实力极强,但是却因为是由各大群落共同组成,互相制约互相影响,而常备军统领索格兰、苏仁又是两个性格懦弱,毫无主见的废物,所以在这种内乱之中反而根本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

而现在,虽然玄冰和巨龙两支军队并不是大业魔尊的死忠势力,但是因为令间作为上统领是站在大业魔尊的一方,所以也可以把他们看成是大业魔尊用来制衡其他势力在常备军中的影响的棋子。

现在令间却把他们调来了这里,以大业魔尊和令间的性格这当然不可能是孤注一掷地冒险行为,否则的话万一被大祭司索伦联合其他势力取得了常备军的控制权,那对他们来说真可称得上是后果不堪设想。

排除了这种可能,那也就是说,唯一的可能就是大业魔尊已经有办法来压制其他势力的反扑——包括大祭司索伦的直接干预!

虽然之前不管是大魔神殿还是破荧群落他们都已经明确地表示过不会在最后关头把自己一把,但是直到现在想通了这些,葛海才真正体会到万念俱灰是什么感觉。

而更让葛海气馁的是,现在跟他们对敌的并非是大业魔尊的直系实力,而是作为“神州军队”的常备军!换句话说,不管他们黑墨族落让对方付出了多么惨痛的代价,除了让“神州道门”受一点儿损失之外,对大业魔尊的实力根本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而巨龙玄冰二队因为是常备军中的队伍,自然可以从国库中,甚至可以直接用从他们黑墨族落中缴获的财富进行补充,实力也不会有任何的损失。

换句话说,这次他们黑墨族落真是死了也白死,毫无价值!

葛海在那里头皮发麻地瞧着巨龙队和玄冰队的出现,但是令间他们当然不可能陪着葛海在那里发呆,身后突然又出现了一队带着彩旗的传信队,指挥着巨龙队和玄冰队以特定的阵法不断地接近。

“大长老!请您快下命令!”看到敌人不断接近,而葛海大长老却如失了魂一样在那儿一动不动地发起呆来,胡建等人又是绝望又是着急,跟现在的葛海相比,他们倒宁愿他还像刚才那样暴燥愤怒,至少还能让他们感觉到一点儿生气。

“我知道,但是,现在我们根本连调整队型的时间都没有,还能怎么应对?拼死一搏罢了。”葛海呆呆地看着站在太白楼上正给彩旗队下各种命令的令间。

就是这个人,竟然把一向自视甚高的自己压制得动弹不是,处处受制。虽然一方面是因为他不知从哪里得到了详尽的情报——现在他已经知道那绝不是祁磐子了——

另一方面,就算有了情报也要在能把它的威力发挥到最大的人手里才能有这么大的效果。而令间,无疑是这样一个极其可怕的统帅。

更可怕的是,他还不是自己的主要对手,还有一个比他更为可怕的大业魔尊,虽然现在葛海并不知道大业魔尊现在在什么地方,但是无论在哪里,他都一定是在防备着大祭司索伦的乘虚而入。也就是说,在他的眼里,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大长老大人!”听到葛海话中的绝望,七飞剑中的费戈急道,“现在我们虽然无力对抗这支军队,但是很明显对方的指挥仍然是凌,如果我们所有人对令间全力一击,说不定还有机会重伤他,只要对方失去了指挥,就算败,我们也可以全身而退!请大长老大人早做决断!”

“对对,”听到费戈的话,葛海仿佛受了催眠一般,挥剑指着令间,“杀!给我杀了他!”

“天煞怒!”

听到葛海下了命令,费戈,胡建等黑墨族落实力最强的七飞魔等高手率先冲了上去。以现在葛海大长老的状态,还是不要让他冲锋陷阵了,现在他的实力恐怕十成中连五成都发挥不出来。

真让令间发了狠,说不定就拼着受伤把他一剑给斩了,那他们黑墨族落非立即崩溃不可。

令间当然不可能真的全副身心都放在指挥上,对于黑墨族落的反扑早有准备,只不过对象从刚才葛海亲自带领的含怒一击,变成了现在黑墨族落这些精锐高手的拼死而战。

令间心中暗叫可惜。

其实刚才费戈他们的担心倒竖并不是多余的,在令间的计划当中,就是想要以自己为饵,一方面激得葛海失去理智,自残大将,打击黑墨族落的士气。

一方面让他愤怒不已,最好是亲自出手来攻,这样虽然自身身处险境,但是却也得到了一个可以把葛海直接斩杀,令黑墨族落再无反抗的意志的机会。

不过算了,现在可不是大发感慨的时候。虽然现在葛海并没有亲自出手,但是这一阵众多高手的合力一击威力绝不会弱到哪里去。

虽然对自己的实力极具信心,但是作为一军之统帅,令间是绝不会在这种地方犯轻敌的错误,一看到黑墨族落的精锐高手全都朝自己招呼过来,令间毫不犹豫地一招手,潜伏在周围的军中高手一齐现身,朝黑墨族落的战士们反击过去。

一阵暗红色的血煞正朝令间这边笼罩过来,不过空中瞬间出现十柄魔剑来回穿梭,形成一道剑网将这阵血煞完全驱散掉。然后跟黑墨族落的战士们正面接战。

令间满意地点了点头,刚才的“天煞怒”乃是黑墨族落七飞剑合力用出,威力极为强大,就算是以自己的实力也不敢轻视。

虽然现在因为祁磐子的死而令之威力大减,但是自己这边十名护卫虽然也是军中精锐,但却并不是什么成名高手。全赖他们战阵精熟配合默契。但却能将如七飞剑这些高手们全都挡住,就算是令间也不由为自己一手训练的这些精兵自豪。

当然了,这也只是短时间的战果,如果时间一长的话,他们的魔元损耗太大,那他们当然也更不可能是这些高手们的对手了。尤其现在对方人数极多,这十名护卫恐怕更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跟旁边一名军官交待了几句,令间跃过十名护卫御剑而去。

费戈看到他们这近二十名黑墨族落中的绝顶高手,在这里竟然被十名身穿亲卫服色的无名之辈给挡住了,心里正是又急又气,正想控制着自己的魔剑拼着受伤给后面的同伴杀出一条血路,突然看到一道紫光闪出,将自己拼合抢攻的魔剑一击斩断!

“紫电!”所有人都明白那代表着什么,紫电剑乃是令间自镇煞剑之外的威名最著的上品魔器,更是现在所配的魔剑,紫电一出,肃然是令间亲自出手了。

“上!”受到魔元牵引,魔剑被毁,连带着费戈也受到重创,不过身为祁磐子之下七飞剑的第二号人物,费戈并没有忘记现在最重要的事情,“现在令间出手,正是我们最好的机会,合力把他干掉,那我们还有一线生机2C快!”

“上剑!”“魔元弹!”“无影飞凤!”

现在明白他们的形势的并不止是费戈一个,他的话音未落,身后一众高手已经各出绝技,一窝蜂地朝令间飞攻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