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白森森的手骨

在姬大东和许静还有尹清泉三人不遗余力的进攻之下,这晋京北城的愁云黑雾顿时就消散了很多很多。

而那被愁云黑雾重重包裹着的欧阳博也渐渐露出了真容来。只是姬大东一看之下,不禁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完蛋了。这欧阳博算是彻底完蛋了。唉——

不止是姬大东,就连许静和尹清泉看到欧阳博的样子之后也是大惊失色,甚至震惊的都停下了对于那些残余的愁云黑雾的攻击了。

只见那欧阳博浑身上下的白色衣衫此刻全都变成了黑色,整个人的面容已经是扭曲的没有人形了。

不止如此,甚至他的手,此刻居然抬了起来,对着姬大东点指着。那,那,已经不能称之为手了,说是手骨倒更为确切一些。

因为欧阳博的整个手掌上面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皮肉存在的。只剩下了一只白森森的手骨罢了。

真是没有想到,这欧阳博被那些浓郁的愁云黑雾侵蚀之后竟然变成了这样一副模样来。姬大东等三人顿时都感觉太过诡异,甚至都不可思议了。

然而三个人还在愣神的时候,那变作了鬼物的欧阳博却桀桀怪笑起来。“姬大东,真是要感谢你了。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你这个大恶人,居然是我彻底复生的大恩人呢。哈哈,哈哈——”

一听这声音,姬大东就是心中惊骇不已了。“幽冥鬼使,居然还是你?你到底死多少次才会彻底消失?我记得我曾经说过,不管你死多少次,活多少次,我是见你一次杀死你一次。”

姬大东根本就不惧怕这什么幽冥鬼使。在他看来,这手下败将根本就不值得自己去多多关注。只要是见他一次杀死一次也就算了。

听了姬大东这丝毫不把自己放在心上的话儿,那侵蚀了欧阳博躯体的幽冥鬼使不禁再次桀桀怪笑起来。

“姬大东,叫我说你什么好呢。你这么任侠仗义都不知道是为了谁忙活呢。你难道不知道五千年一次的杀劫,其实就是我们冥界很多人物在你们人间界死后重生的机会吗?也就是说,你在人间界所杀的人越多,那么我们冥界的力量也就得到了更大的加强。而一旦到了那时候,我们自然是会破界而来,将你们人间界彻底占领了的。”

“混蛋,你胡说。在那界限规则的铁律之下任谁都不会突破的。”听了那幽冥鬼使的话儿,姬大东心里的震惊恐怕不是言语可以形容的了。可是面对这种颠覆自己认知的论调,姬大东的确都不知道该如何捍卫自己所坚持的伦理道德了。

“嘿嘿,究竟我是不是胡说,你心里应该比我还清楚。所以我劝你还是别作那些劳什子的道貌岸然的什么暗行者了,还是跟这个欧阳博一样加入我们冥界吧。”

“什么?你到底把欧阳组长怎么样了?你说什么跟欧阳博一样的鬼话?”许静听了那幽冥鬼使的话,心中的惊骇更是无法形容,顿时发声问道。

“哼,若是欧阳博不彻底放松心神,叫我侵占了他的躯体,我又怎么会如此顺利的夺舍重生的?而且你看看,这具躯体,简直就是给我量身定做的一样,这实在叫我太欢喜了。”

那占据着欧阳博躯体的幽冥鬼使听了许静的发问,顿时得意无比的炫耀起来。听他话里面的意思,之所以出现这种局面,正是欧阳博主动投降的后果。

但是姬大东却冲着那幽冥鬼使嘿嘿冷笑个不停了。“幽冥鬼使,你别得意。你现在也只是将重生进行到了一半都不到的进程罢了。我姬大东一样有办法叫你夭折在欧阳博这具躯体之上。”

说着话,根本就不等那幽冥鬼使反应过来,姬大东右手攥紧了玄天斧,左手一抖,刷啦,那代表着绝对杀戮的幽冥刀闪现在自己的手中了。

与此同时,左手刀右手斧的姬大东整个人如同一个陀螺一般急速旋转起来。他那旋转的速度太快了,竟然一下子就带动了周遭的空气也跟着旋转起来。

尹清泉叫许静抱着处在昏迷当中的仝妍急速向着后面退去,免得被姬大东这一式天旋地转给波及了。

那幽冥鬼使在看到姬大东手中的黑色幽冥刀的时候就是惊恐的怪叫一声,急急向着远处逃逸而去了。

可是他那逃逸的速度跟姬大东旋转起来的速度差距实在太大。还没逃出多远就被姬大东弄出来的旋转气旋给扯了进来。

在那旋转气旋的中心,姬大东傲然而立,对着幽冥鬼使很是森然的一笑,慢悠悠说道:“你不就是仗着自己能够沟通天地规则,在我杀死你的时候可以将自己的一缕分魂给逃脱了吗?今天在我创造出来的这一片小小的天地里面,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该如何使用分魂逃跑。”

话完再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将幽冥刀的刀柄跟玄天斧的斧柄连接在一起,打个旋转向着幽冥鬼使狂斩而去。

那幽冥鬼使自然是不会甘心就此被姬大东给斩杀了。可是尝试着跑了几次,发现自己在这旋转气旋里面根本就别想着逃出半步。

心中大急,整个身子一阵急速颤动竟然是从欧阳博的躯体当中分离开来了。姬大东哪里会看不到这个,顿时直接一指那分离出来的幽冥鬼使。

呼——

幽冥刀和玄天斧组合而成的刀斧旋转一下子就奔袭而来,直接如同碾肉机一样将那幽冥鬼使给绞得粉粹了。

还觉得不解气,姬大东在幽冥鬼使的粉粹躯体上面再次施展了火球术,将他烧的点滴皆无,这才较为放心了。

然而此时却又出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那就是这个欧阳博该怎么处理?按照姬大东的理解,那幽冥鬼使心甘情愿的从欧阳博的躯体上面自动分离出来,这一定是在欧阳博的身上留下了日后再次复生的种子了。

可是任凭姬大东如何查看却都发现不了任何端倪。这一下子叫姬大东进退两难了。

因为这欧阳博的身份特殊,他本身是欧阳世家的长子长孙,同时现在还担任着晋京特别行动处的行动组长。

这要是日后发作起来,恐怕对于神州道门绝对是一个大大的打击了呢。可是如果现在就将其灭杀了的话,这日后自己恐怕就要面对的是欧阳世家和晋京特别行动处两大势力的共同责难了。

他么的,当断不断必受其患。老子可不是什么妇人之仁。

想到这里,姬大东一抬手,幽冥刀就奔着那欧阳博给砍削了过去。就在那幽冥刀马上就要砍到欧阳博的脖颈上面之时,那欧阳博倏然睁开了双眼,对着姬大东喊道:

“姬大东,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看不清楚我是欧阳博吗?”

随着欧阳博这一声大喝,他那先前扭曲的面容霎时就变得白净无比起来,就是他那本来只剩下了干枯手骨的手掌也是迅速长出了血肉,变得跟以前没什么两样了。

“哼,幽冥鬼使,少给老子装蒜。我是不会给你日后重生暗算我的机会了。”姬大东根本就不听欧阳博在说些什么,继续驾驭着幽冥刀砍在了欧阳博的脖子上面。

咔嚓——

欧阳博的整个头颅顿时就和他的身躯分离开来了。与此同时,那整个胸腔子里面的热血呼的一下子如同突然喷发了的火山一样整个的爆发出来了。

姬大东自然不会叫这鲜血脏了自己的衣服,一个飞纵就躲闪到了一旁。可是姬大东没有想到的是那欧阳博的头颅这个时候居然还能够说得出话来。

“姬大东,你竟然是幽冥刀的主人。五千年一次的杀劫竟然是会因你一人而起。你杀了我,我们欧阳世家是不会放过你的。”

话完欧阳博头颅之上突然爆出一个碧绿色的珠子来迅疾的如流星一样奔着欧阳世家的方向急驰而去了。

姬大东想要阻止,却发现欧阳博的头颅和躯体再次连结在了一起,如同莽汉拼命一般对着自己就给撞击过来了。

姬大东哪里会叫他把自己给撞到。挥起手中的幽冥刀以及玄天斧一个砍头一个剁脚,顿时就把这欧阳博的身躯给断为三截了,死尸跌落尘埃,再也不能动弹了。

随着欧阳博的死尸跌落尘埃,整个晋京北城的愁云黑雾就此彻底散去,天空再次出现了久违的蔚蓝颜色。

尹清泉看着从半空中缓缓落下来的姬大东,好像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一个陌生人一样,都不知道该对姬大东说些什么了。

震惊、惶急、无助等等所有复杂的情绪堵在了他的心中,使得他都觉得这个世界基本上都是空虚和无奈组成的可笑。

闹了半天,那次在晋京城外围匆匆遁走的幽冥刀主人真的是自己的内弟姬大东。按照以往那惯例,神州道门中人无论是谁见到了幽冥刀主人之后都要得而诛之,那么自己现在跟姬大东该如何相处呢。

许静这个时候也是如此。甚至她比之尹清泉还要纠结。这就是姬非嫣给自己介绍的她的弟弟啊。竟然是令得神州道门所有人闻风丧胆而且欲杀之而后快的幽冥刀主人。

这,这简直就是上天在跟自己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哇。可是自己观察姬大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也接受不了他就是幽冥刀主人的事实了。

“姬大东,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你怎么会是玄天斧的主人,同时还拥有幽冥刀的?”许静接受不了,自然就不会放过姬大东,所以上前去狠狠盯着姬大东的面孔,想要从他的双眸中找出答案来。

可惜,姬大东双眸深邃如同古井无波,他也回看着许静,嘴角撇出一丝颇为玩味的笑容来。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呢?可是命运偏偏就是选中了我,叫我成了玄天斧和幽冥刀共同的主人。打破了每人只能拥有一把神兵的传说,请你告诉我这该怎么解释?”

姬大东也知道自己幽冥刀主人的身份一旦败漏,那基本上就不会天下太平了。神州道门中人不论是谁,都会将自己先斩后快的。

因此他一直也很巧妙地掩饰着自己的这个身份。这也就是为什么前两次在使用了幽冥刀之后就迅疾逃离现场的缘故了。

可是纸是包不住火的。姬大东也知道这一天迟早是要来到的。因此在今天为了将那幽冥鬼使给斩杀殆尽,把幽冥刀拿出来的时候,姬大东其实在心底就做好了打算。

那就是尽快离开,而且不会连累自己的家人,或者说是任何人。那种被全神州道门中人追杀的情况,自然是最为恶劣的了,可是能够避免还是尽量避免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