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金面狼人

金属面具人似乎对于这种强度的亮光很是不适应。在姬大东的火球术施展出来之后,居然整个身子一阵颤栗起来,然后就突然停止了手中秋水宝剑的挥舞,呼哧呼哧的喘息起来。

不止是他,还有他的手下,那些黑衣人因为长期处于黑暗当中的缘故吧,对于姬大东挥舞着的大火球也是一阵意想不到的恐慌。

靠,一个个开始的时候不知道多么牛X,原来是一群见不得光的家伙。姬大东心中暗自惊愕,可是却丝毫没有停止那火球术的运转。

不,恰恰相反,姬大东的火球术还不断的加强起来了。只见他左右手全都拎着一个脸盆大小的火球冲着那金属面具人扔了出去。

那金属面具人根本没有想到姬大东除了自己手中的神兵之外,在其他道法的修为上面更是如此精湛。

其实他哪里知道在姬大东看来,这些也不过只是最为基础的道法修为罢了。不过对付这些地下宫殿里面的黑衣人来说,却是很有些不可思议了。

那金姓老者看着金属面具人如此狼狈,不禁强自忍着自己的重伤,哈哈大笑起来。“哼,金面人,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也有今天。姬少侠,多谢你了。哈哈,哈哈,哈哈——”

“老狗,都死到临头了,却还有闲心嘲笑别人。那就别怪我不给你留下任何情面了。”被重伤的金姓老者嘲笑了几句,那金属面具人扯着嘶哑的嗓音,凶狠狠的说道。

话完,一式挥砍,那秋水宝剑的剑气顿时就如同一道离弦利箭直接刺向了金姓老者的胸膛。

因为先前重伤在身了,那金姓老者看着那道青色的秋水宝剑剑气直刺而来,顿时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对着姬大东喊道:“姬少侠,先前对你的欺骗实在是出于无奈。可是怎么说,我们也是神州道门的同道中人。而这些见不得光的老鼠却是来自他界的异类。在我死前,我请求你还是直接将他们全部灭杀了吧。也给神州道门做一点除魔卫道的好事儿。”

话音未落,那秋水宝剑的剑气就刺中了金姓老者的胸膛。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那金姓老者的口中喷了出来。然后整个人的身子就如同被抽空了一样萎顿在地,一动不动了。

姬大东没有想到在这生死关头,金姓老者对于自己倒是开诚布公的说出了一些隐情了。于是姬大东不等那金属面具人抽回那一柄秋水宝剑,立刻就扔出了四五个火球砸向了他。

金属面具人根本没有料到自己攻击金姓老者的时候,姬大东根本不会停止对于自己的攻击,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了。

他惊慌失措的左右躲闪了几下,终归是不能完全躲开姬大东的火球攻击,一下子被三个火球给击中了身子,顿时整个身子轰轰的燃烧起来了。

“儿子,别慌。我来了。”那个小丑面具人看着自己的儿子吃亏了,登时惶急说道。整个人就嘶吼起来,一下子改变了形态,就连她本来带着的面具也给崩裂开来,散落了一地。

姬大东抬眼看去,却看到了一张毛绒绒的长吻大脸从那个小丑面具后面凸显出来了。居然是一张狼人的脸庞。

这下子姬大东算是明白了。这里敢情真的是一间年代久远的教堂的地下宫殿。而这些人居然都是来自国外的狼人了。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来到这里并且居住了这么多年的,可是,姬大东却没有任何的犹豫了。手腕一抖,玄天斧应声而出。

哗啦啦——

一声声如同裂帛的撕裂之声传出,却是姬大东的玄天斧砍在了周围那些黑衣人的身上发出的碎裂声响。

血液如同粘稠的番茄酱在地面上流淌,渐渐汇聚成溪水河流。姬大东却没有丝毫感到痛心之处。

毕竟半兽人好歹也是属于神州道门的产物,这么多年来城主府在神州道门当中也还有着一席之地。

可是这来自番邦的异种狼人却跟自己实在没有任何的渊源。所以姬大东对于狼人的态度陡然之间就非常坚定起来了。

不管你们有什么合理的理由,来到我神州,居然还要谋夺神州道门当中的神兵利器,这本身跟姬大东的立场就有着不可调和的冲突。

姬大东身上还有着凝聚天下神兵的使命。如今岂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把秋水宝剑被这来自异域的金面狼人给霸占了。

更何况还用这秋水宝剑给重伤并打死了那个城主府当中的金姓老者。所谓兄弟睨于墙共御于外说的不正是姬大东现在所处的情境么。

想清楚了这里面的丝丝扣扣,姬大东当然也就没有给那个小丑狼人和金面狼人留着任何情面了。至于那些喽啰一般的黑衣人们就更是毫无异议的被直接给砍翻在地,叫他们死的不能再死了。

一时间整个大大的地下宫殿的后园里面仿佛如同修罗地狱一般,到处都是惨死的黑衣人。那一直坐在轮椅上面没有说过话的黑衣斗篷女子突然对着身旁的两个侍女说道:“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上去帮忙。”

“可是,主人您——”那两个侍女很是担心的看着自己的女主人,实在不放心就这样出去砍杀敌人。

“不要管我。去多多砍杀几个黑衣人吧。这样也好给金长老报仇雪恨。这里有妹妹守护着,我们不会有事儿的。”

那黑色斗篷的女子拉着红装少女的手儿,对着那两个侍女斩钉截铁的说道。说着话,一扬手,抖出一条九尺软鞭将离着自己切近的黑衣人给斩杀在当场了。

那两个黑衣侍女眼见自己的女主人打定了主意,自然是不敢违拗主人的命令,于是暗自咬牙,拔出腰间的佩剑,一转身砍翻了离着自己切近的黑衣人,就加入了战斗。

姬大东的主要对手始终是那个拿着秋水宝剑的金面狼人。现在知道他是一头异域狼人了,姬大东哪里还肯对他客气。

挥舞着手中的玄天斧,对着金面狼人就是一阵大开大合的劈砍挥杀。那金面狼人一面躲闪,一面嘿嘿冷笑。

“姬先生,这可是你自找的,别怪我不客气了。”话完,突然将那柄秋水宝剑抛向了高空,同时口中喃喃自语起来。

姬大东突然就感到一阵眩晕,然后就感到那玄天斧猛然沉重无比起来。紧接着就是一阵阵想要挣脱自己的掌握了。

姬大东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的玄天斧跟随自己如此之久了,居然还会出现这种想要脱离自己掌控的情形呢。

这有点出乎自己的意料,但是却绝对不会完全脱离自己的控制了。心念动处,出自玄天斧中的逆转心经急速运转起来。

这逆转心经乃是姬大东从玄天斧中修炼出来的,本身跟玄天斧的联系极为密切。因此姬大东立时就感到玄天斧想要挣脱自己控制的劲头儿立刻就减少了许多。

不过,为了不叫玄天斧再次出现这种情况,姬大东直接收了玄天斧回到了自己的体内,同时运转起逆转心经来,不叫它再被那金面狼人给召唤了去。

这还不算,姬大东直接偷偷从玄天斧开辟的空间里面取出了师傅云修给自己的那一部混沌神兵榜,口中诀咒轻声念诵。

那本来还在高空中旋转不停的秋水宝剑突然间就停止了转动。这一个细微的变化叫那个金面狼人看到了,顿时有些惶恐起来。

“你,你,你怎么会这个诀咒的?”本来姬大东对于那金面狼人会驱动别人的神兵去找他还很是纳闷。如今听到他这么一问,姬大东立刻就想到,这个金面狼人手中一定是控制着一卷混沌神兵榜的副卷了。

因为只有混沌神兵榜以及它的各个副卷才会记载着这种抹去神兵主人印记使得那神兵可以供自己驱使的诀咒。

只是这诀咒之间也有区别,功效自然也就不一样。就像现在的姬大东和这个金面狼人一样,两个人都会一种驱使神兵的诀咒,可是姬大东的明显要比那个金面狼人的高级了不知道多少倍。所以姬大东可以反过来将那柄秋水宝剑收归己有,而那个金面狼人却是不行了。

姬大东现在可没有时间跟这个金面狼人解释什么,直接就是将那来自混沌神兵榜的驱使诀咒发挥到了极致。

这下子可好了。那一柄原来还受金面狼人控制的秋水宝剑直接在高空里面转了几转,就飞向了姬大东。

伸手握住了秋水宝剑的剑柄,姬大东神念一动就延伸进了这秋水宝剑的剑身里面。从中发现了那一本早就该被发现出来的秋水剑诀。

匆匆看了几眼,姬大东基本上就掌握了如何驱使这秋水宝剑的诀窍。原来这秋水剑诀跟仝妍的凝霜神剑类似,只是比之仝妍的凝霜神剑更多了几种驱使窍门罢了。

姬大东哂然一笑,口中诀咒轻出,那秋水宝剑整个剑身忽然一阵剧烈的颤动,然后就发出了一声犹如龙吟凤鸣的剑啸出来。

那金面狼人这下子才知道,自己会的那点东西在姬大东的面前根本就不值得一哂。想到先前自己还嗤笑姬大东乃是井蛙之见的呢。没想到,到头来自己才是井底之蛙,根本就不知道这秋水宝剑还能够发出这种清越慑人心魄的剑啸来呢。

心中懊恼错愕,各种复杂的情绪一时间就全都汹涌而上了,金面狼人仰天长啸一声,实在禁受不住这么巨大的打击,伸出手掌一下子拍在了自己的天灵盖上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