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乱咬人的狗

姬大东看着那金姓老者不问那红装少女反而来问自己怎么回事儿,顿时心里就老大的不乐意了。

“金老,”出于对这个老者的尊敬,姬大东还是称呼其为金老了。“你也看到了,这,这好像跟我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吧?我是真没想到你们城主府还有这么喜欢耍赖的人呢?”

姬大东这句话说完,立时遭到了那个红装少女的反抗了。就见本来还抱住姬大东脖子的红装少女在他的脖子那里狠狠咬了一口,立马松开了说道:“说,你到底是赔我还是不赔我?这不,金老也来了。就叫他做个见证,看看是你耍赖还是我耍赖呢?”

啊——

姬大东发出一声惨烈无比的尖叫来。随即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发现手上都沾上了斑斑血迹。

“喂,你是属狗的啊。怎么可以胡乱咬人?”姬大东捂住自己那受了伤的脖子,横眉立目的看着得意洋洋的红装少女。

唉,都怪老子太过大意了。真是没想到,这平白无故的就被人家给咬了啊。姬大东心里暗自责怪着自己的大意。

的确大意了。姬大东看对方是个还未成年的小萝莉,根本就没有运转逆转心经或者是镇狱破天诀。所以他的皮肤表面也就没有任何防护了。

就是这么一下大意就叫他吃到了苦头。那红装少女对着他的脖子狠狠咬了这一口,立时就把他给咬得流血不止了。

等等。这好像不是普通的伤口吧?看着自己手掌心里面那犹如毒蛇咬过的两个红色斑点一样的伤口,姬大东突然警觉到这个红装女子不简单。难道是修习了类似吸血鬼那样的诡异功法?

带着心中的怀疑,姬大东抬眼向着那个金姓老者以及那个红装少女看了过去,却发现这一老一小正面上带着诡异笑容,冲着自己微笑不止了。

再过了那么几秒钟,那个红装少女突然指着姬大东嘿嘿冷笑着说道:“倒也,倒也。”姬大东看着那红装少女一根纤细的手指,慢慢地变化成了两根,三根,直到无数根——

他就知道自己这是着了人家的道儿了。不过现在后悔好像是已经来不及了,感觉着自己越来越模糊的意识,姬大东就知道必须得想办法逃离这里了。

原来看似人畜无害的小姑娘居然是如此厉害,原来看似忠厚长者一样的金老居然也是个包藏祸心之辈。

姬大东此刻对于人性的险恶再次有了更为深刻的体会,而且他发现自己以前那种总是以为这个世界充满了阳光的认识是错误的。

这一次的上当受骗使得姬大东的心性受到了极大的磨砺,他开始怀疑一切了,他开始要把从前所信奉的一些理念全部给推翻了。

就是这一念之间,他开始发挥自己内心里面那股子充满了黑暗的力量了。这力量似乎早就在他的血液中流淌着了,之所以直到现在才被他发展正是缺少了一个如同小姑娘和金老这样伪善之人的诱因。

现在这个诱因出现了,于是姬大东血液里面早就流淌着的那种力量迅速攻占了他的所有理性。于是姬大东怀着一种被欺骗之后的醒悟开始狂怒了。

“啊——”姬大东用尽了最后一丝清明的力量,发出来自心底最为绝望或者还暗含着新生的嘶吼来。

就这一嗓子登时就将其体内曾经修炼过的镇狱破天诀激发起来了。那镇狱破天诀不经姬大东的调动就自行运转起来了。

这一运转不要紧,只见姬大东的左手之上刷啦闪现出一柄黑黝黝的刀来。

“啊——你手里拿的是幽冥刀?”那金姓老者不愧年纪长大,立刻充满惊恐和惶急的喃喃问道。

然而此刻的姬大东却如同进入了一个疯魔的状态之中了一样,根本就听不到那老者在说些什么了。

似乎也是为了回应那金姓老者的话语一样,姬大东手里的幽冥刀顿时如同一道来自冥界的闪电一般迅疾无匹的就劈向了金姓老者。

金姓老者甚至连最后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被姬大东那一记狂俦无匹的镇狱破天诀第一式——幽冥天问给砍为了两段。

那红装少女早就被姬大东此刻狰狞无比的样子给吓得如同见了鬼魅一般,愣睁着两只空洞无神的大眼睛,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然而此刻的姬大东早已经丧失了理性,他就像是一头狂乱的野兽,嗅闻着生命的气息狂斩过去。

那红装少女也未能幸免于难,被姬大东一刀砍下了头颅。那空洞无神睁大着的双眼在咕噜噜滚落的过程中还眨了两眨,最后才如同被吹熄了的蜡烛一样,熄灭了自己的生命之火。

其他那些个围住了姬大东的黑衣男女还不明白金姓老者说出了的幽冥刀这三个字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们看到姬大东一刀一个就把那金姓老者和红装少女给砍翻在地,死的不能再死了,顿时就跟发了狂一样向着姬大东围拢过去,发动了进攻。

这下子倒使得姬大东省去了很多力气,基本上都不用动什么地方,直接就把攻上来的那些黑衣男女给砍为两段了。

这高楼大门外面的二十多级台阶上面所发生的一切早就被有心人给通报给了里面的那位城主。

这城主披着一身黑色斗篷,在两个侍女的搀扶下快步走出了城主府高楼,刚想要张嘴喝止姬大东的乱砍乱杀。陡然间飞来一条断臂。

那条断臂或许是被砍断的太快了,手掌还在四处乱抓乱挠。这黑衣城主刚刚走出来,正好遇上那条断臂飞来。

这还算是幸运的。不幸的是,那只断臂的手掌一遇到物体,猛然间咔吧一声死死的掐住了那黑衣城主的脖子。

那黑衣城主猝不及防之下被卡住了脖子,顿时嗷呜一声,一口气没上来就跟泄了气的充气娃娃一样软瘫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黑衣城主身边的两个侍女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呢,一道匹练般的黑色闪电挂着砭人骨髓的冷风就来到了她们的脖颈边上。

死神悄然无声的降临到了她们身边,收割走了她们的生命。血,鲜红的血如同暴涨的小溪流一般喷薄而出,溅了四下里满地都是。

姬大东就跟那从地下幽冥世界里面来到这个世界上面进行生命收割的死神使者一样将这整个院落里的生命无情地带走了。

这幽冥刀第二次现世了。

整个晋京城里面的人们就感到天一下子全都黑了起来。原本还好好的天气,无风无云的天气一下子就变得阴沉无比,冷风阵阵了。

几个神州道门的老妖精从不同的方向奔来。这一次不能叫那个幽冥刀主再次给跑了。上一次就是在晋京城外,他们一齐围拢过去想要把那幽冥刀主给围住,结果却扑了一场空。

这一次一定要围住他,不能叫他给跑了。就连正在家中陪着姬非嫣和仝妍的尹清泉也急急火火的跳到了半空当中,驾驭着自己的天雷木剑给跑了过来。

姬大东在杀完整个晋京城主府里面的人之后,一丝清凉瞬间浸满了他的身心。正是他修炼多年的昆仑心法——清心诀自动运转开来,遏止了那镇狱破天诀促使其进一步发狂疯魔了。

“哼,该死。怎么一下子杀了这么多人,而且还是幽冥刀再次现身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姬大东喃喃自语着,丝毫没有察觉出到底有什么不同来。不过,这个时候的他倒是跟平时没什么两样了。

那幽冥刀在清心诀一开始运转的时候就自动缩回了姬大东的体内,独自修养去了。无论什么神兵其自身的力量也是需要恢复的。

就像现在的幽冥刀,经过刚才的一番杀伐,耗费了不少自身的力量,正好清心诀运转开来使得它有了修养的机会。

而经过刚才那一番实战演练,姬大东的镇狱破天诀更为熟练了。那幽冥刀宣泄之后剩余的疯狂灵力使得姬大东浑身都处在一个极为亢奋的状态里面。

在这种情形之下他需要的也是修养。于是顺着刚才看到的几条路径姬大东就来到了这晋京城主府的后园里面。

沿着一条青石小路一路走下来,姬大东看到了一处地下通道的入口。想要练功修养,自然是越偏僻越不为人知的地方越好。

姬大东没有丝毫犹豫就迈步走进了那条地下通道里面。起初的时候光线还比较明快,可是越是往里面走,光线就越来越暗淡了。

姬大东此刻想要回去已经是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狠了狠心,咬着牙,忍着那汹涌澎湃的灵力在体内肆虐的痛苦,姬大东迈步向前奔了去。

这一路狂奔起来,磕磕绊绊的,也就顾不得那通道里面的光线是黑是白了。一直走了大概得有半个多小时的样子,姬大东都不知道究竟走了有多远了,却发现已经没有去路了。

前面隐隐约约闪着一点幽光的地方似乎是一个通风口了。而触手一摸之下却是大理石砌就的一堵石墙。这里的确就是通道的尽头了。

奇怪,怎么会没路了呢?不应该啊。姬大东喃喃自语着,经过刚才的一路狂奔,正好是把体内那些多余的灵力耗费了一部分,虽然还不至于全部耗尽但是却已经没有那种仿佛要撑爆了的充盈感觉了。

姬大东想要坐下来休息一下,然后再好好查看一番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谁料想他刚一坐下就觉得整个身子一空,然后就失去了重心向着下面急速栽了下去。

啊——

姬大东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然后就坠落下去了。原来那堵墙的下面居然是悬空的。或者说不是没有路了,而是那路被安排在了那堵大理石墙的下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