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打你丫的

要知道姬大东虽然嚣张张狂,可是却还不是什么人际关系都不懂的莽撞的愣头青了。看到尹清泉如此态度,顿时加起了小心,伸手把还要发作的仝妍拉了一把,示意她看看情势发展。

“哦,桑道长,我这不是刚刚跟我的内弟姬大东相见么。他这刚从外面回来,我特意来接他回家的。来,大东,过来见过桑道长。”

尹清泉说着话,伸手把姬大东拉过来,示意姬大东给这个什么桑道长行礼参见。出于同为神州道门的面子问题,姬大东躬身给那个桑道长行了个礼。“小子姬大东见过桑道长。桑道长有礼了。”

谁知那桑道长看都没看姬大东一眼,转身瞄着姬大东身后的仝妍说道:“清泉贤侄,这位水灵灵的小姑娘是——?”

尹清泉把姬大东给拉过来行礼,本身就有将仝妍给略过去的意思,如今一看这个桑道长对于姬大东的见礼视而未见,却开口询问起仝妍来了,心里一惊,完蛋了。

果然,姬大东对于自己给桑道长见礼就已经是勉为其难的了,可是这个桑道长不但对自己视而未见如此冷漠,甚至还继续抓住仝妍追问个不停。他这心底的火气可就有增无减了。

“桑道长,那是我的女朋友。不知道桑道长从一见面就对我的女友说了些风言风语的话,到现在对我视而未见还在追问着我的女友,这是想要干什么呢?”

不过出于为姐夫尹清泉的考虑,姬大东决定还是再忍忍,于是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张口说道。

“哼,哪里来的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野小子。这里有你多话的地儿吗?去去去,一边凉快着去。小姑娘,你看道爷给你带了什么礼物呀?”

那桑道长对于姬大东的问话直接呵斥起来,继而扮上一副笑脸摸出一条金光闪闪的项链子来,笑嘻嘻的对仝妍诱惑道。

“滚。你这为老不尊的臭道士,别拿你的臭钱来侮辱本姑娘。”仝妍先前早就被姬大东一拉再拉了,此刻哪里还能够忍受得住,登时对着那个桑道长啐骂道。

“哼,看来小姑娘你这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我可是先告诉你,别不识抬举。道爷我就是看上你了。今晚你就得去伺候道爷。尹清泉,这事儿就交给你了。你看着办吧。”

那桑道长被仝妍给骂了一顿,脸色一沉,很是不爽的把手一背,却是把这事情交代给尹清泉去做了。

尹清泉也是个有血性的男儿,之所以先前对这个桑道长客气,那也是出于对其背后之人的尊敬。现在看这情形,一味的尊敬似乎也没什么好果子了,于是哼的一声,闭口不言了。

“呦呵,尹清泉,你这是什么态度?怎么,贫道说的话你都不听了,是吧?那好,老夫今天就叫你们看看不听我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说完这番话之后,这个桑道长满含着愤怒一伸手就对着仝妍抓了过去。他的意思很明显了,那就是软的不行来硬的了。

等到这个桑道长一出手的时候,姬大东可就不干了。你先前口出污言秽语老子就没怎么搭理你,没想到你现在还敢先动手,这不是找死的节奏么?

可是他没料到这个桑道长说动手就动手,想要出手阻止却终归是慢了那么一小步。眼看着那桑道长的手爪子就要抓住仝妍的手腕子了。

谁料到就在此时,仝妍的手腕子上面陡然间起了一道耀眼的青光。刷啦一声剑啸,那凝霜神剑在仝妍的指挥下全力爆发,一道凌厉无匹的剑气带着死亡的寒冷气息就砍向了那个桑道长的手指。

哎呦——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那个桑道长的口中传了出来。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仝妍这个小姑娘的身上居然会有如此厉害的神剑。大意之下,一下子就被仝妍的凝霜神剑给削去了两个手指头。

那种钻心的疼痛简直难以形容,那桑道长只得是抖搂着手哀叫出声了。可是他就没料到,你都伸手去抓姬大东的女人去了,你说这姬大东会答应你吗?

因此在他被仝妍的凝霜神剑给削去了两根手指头之后,姬大东对他的打击也就到了。

嘭——的一声闷响,很明显是姬大东用了全力了。虽然没有使用什么玄天斧啊幽冥刀之类的神兵利器,可是满含着灵力的拳头被姬大东全力打出,其攻击效果也是不可小觑的。

随着嘭的一声闷响传来,那个桑道长整个人就好像是一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嗖的一下子倒飞了出去。

“好,大东哥,打得真过瘾。”仝妍看到姬大东为自己出手,心里的高兴就别提了。再看那个桑道长的狼狈形象,顿时就拍着手掌欢呼雀跃起来了。

尹清泉一看,心说,完了。看来真的是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大东啊,大东,你这小子今天算是彻底闯下大祸了啊。

虽然尹清泉知道姬大东闯祸了,可是却没有指责埋怨,而是低声对着姬大东说道:“行了,别等着了,这件事情先到此为止,快点跟着我回家。”

姬大东一看尹清泉那脸上的神情就知道事情远远没有结束,看来需要回家准备一番了。可是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到时候一定不会连累别人的。

心中存下自己要承担一切的后果了,姬大东祭起玄天斧载着自己和仝妍向着姬家的帝豪别墅直飞而去。

尹清泉看看那从半空里面跌落下去生死不知的桑道长,摇了摇头,蹿到天雷木剑上面也紧紧追着姬大东的玄天斧回去了。

到了姬家的帝豪别墅,尹清泉一进客厅就喊开了,“非嫣,非嫣,快出来,快出来。”

姬非嫣一听尹清泉这慌里慌张的声调,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儿呢,急忙从二楼上跑了下来,“清泉,怎么啦?没把大东接回来吗?”

当看到尹清泉后面的姬大东时,顿时手拍着胸口怒道:“尹清泉,你想吓死老娘啊。大东这不是好好地到家了吗?哎呀,这位妹妹是——?”

话还没说完呢,一看到仝妍顿时眉开眼笑起来,连忙走上前去一把拉住仝妍东长西短的问了起来。

姬大东冲着仝妍嘿嘿一笑,“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们老姬家最重要的事情。而你就是这重要事情的核心。呵呵,老姐,不带这样的啊。我可是你亲弟弟,你怎么可以厚此薄彼呢?”

“去去去,你一个大臭男人还需要老娘关心吗?这水灵灵的妹子到了咱家,我要是不礼待有加,走了可就回不来了。走,妹子,我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这来了就不走了哈,在咱家住下,早点给咱们老姬家开枝散叶富贵荣华。”

姬大东一听老姐姬非嫣那一顿数落,急忙捂着耳朵坐到了沙发上面,对着尹清泉喊道:“姐夫,小弟真佩服你。这道行高深啊,我这才听了我老姐两句就受不了了。你倒好几乎每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天这样的,牛,真牛。”

“姬大东,你是不是想死啊。老娘招你惹你了,这屁股还没坐热呢就开始奚落我了,你是不是不也想叫仝妍妹子学得跟我一样啊。好啊,妹子走,我教你几招去。”

姬非嫣听到姬大东对着尹清泉满是嘲讽之意,顿时不乐意了,非要拉着仝妍去她房间里传授什么御夫之术去。

尹清泉却拦住了姬非嫣的去路,正色说道:“非嫣,先别去,你先听听大东闯下的祸事吧。咱们一起商量商量,你给拿个主意。”

姬非嫣一听这话,急忙拉着仝妍找了处沙发坐了下去。“呦,什么祸事还是你这茅山派少掌教处理不了的事情啊。再说,我们大东那也是昆仑派的少掌教呢,怎么?这还会怕了谁不成?”

“不错。我们两个少掌教恐怕也惹不起人家。就是父亲来了,估计这事儿也不好说。”尹清泉听了姬非嫣的话,非但没有感到尴尬什么的,反而更加忧心忡忡的说道。

“姐夫,什么话啊这是?难道那个牛鼻子老道真的有多么厉害吗?”听了尹清泉的话,姬大东也开始心情沉重了。他在脑海里面把各种可能出现的势力都给过了一遍,却始终想不起究竟还有什么人可以有那么大的势力。

“清泉,你就直接说吧。大东招惹谁了,为什么啊?”姬非嫣听了尹清泉的话,心中也算是有了底细了。可是没有听到尹清泉亲自说出来,她对于自己的猜测还是半信半疑的呢。

“今天大东打的人乃是城主府的桑道长。你说这件事情会被别人如何利用呢?”尹清泉终于把问题的核心给抛了出来。

然后不等姬非嫣再问什么别的话直接就从姬大东开始发现那个黑暗聚灵阵到桑道长纠缠仝妍被姬大东一拳就给打飞了的过程全都讲述了一遍。

姬非嫣听完了尹清泉的讲述,丝毫没有任何吃惊的表现,转头对着姬大东灿然一笑,“大东,还是那么狂,什么人都没放在眼里啊。”

姬大东知道这是老姐在责怪自己太鲁莽了,回应着姬非嫣一个笑容,说道:“不是啊,老姐,我很克制了。我主动给那个什么桑道长上前见礼去了。是他不理我,而且还要强行把仝妍带走。我这才含怒出手的。我想,这个事情不能完全怪咱们。怎么?这个城主府很有势力吗?”

姬大东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城主府,所以在姬非嫣和尹清泉说起城主府的时候也很是惊讶。因为能够叫尹清泉夫妻两个人都挺害怕的人物或者势力还真的是不多呢。

姬大东从来都没有想到还有老姐姬非嫣害怕的人物或者势力。所以见到这种情形,急忙开口询问起有关城主府的事情来了。

尹清泉看了看姬非嫣,看到妻子眼中那同意了的眼神,这才面对姬大东说道:“大东,你在外闯荡多年,按说应该知道一些事情的。而且以前你年纪小,我们也就没有跟你说到过这方面的事情。”

顿了顿,尹清泉调整了一下自己坐着的姿势,这才继续对着姬大东说道:“现在,整个神州道门当中几乎所有的人全都很是忌惮一股地下势力了。而这个地下势力就是我们刚才所说的城主府。”

接着尹清泉就开始给姬大东详细科普起了这城主府的来历。

其实这个城主府,尹清泉自己也知道的不多。但是却知道在神州道门里面到了一定的级别就会接到城主府的邀请。

凡是接下这个邀请的人必须无条件完成城主府的要求,而如果据不答应的人,无论你是多么高的修为,那都是落得一个惨死的下场。

虽然看表面,那些人的死可能跟城主府没有直接的关联,可是却全都是在拒绝了城主府的邀请之后发生的。这不由得叫人会产生各种联想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