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剑诀

想到仝妍的凝霜神剑居然有可能自己产生剑灵。姬大东比自己的玄天斧得到升级了之后还要高兴。

抓着那凝霜神剑,姬大东运转玄天斧里面记载的逆转心经,开始查看起仝妍的凝霜神剑来了。这一查看之下,登时就有所发现。

在那凝霜神剑的剑柄处,姬大东的逆转心经走不动了。那里自动弹出一股意识来,对着姬大东发问道:“你是何人?你把我的主人怎么样了?为何我现在感受不到我家主人的气息了?”

“哼,你又是谁?为什么阻拦我查看这凝霜神剑,而且你家主人又是哪个?”姬大东根本就没有理会那薄弱意识的发问,而是反问起它来了。

那股薄弱的意识感受到了姬大东的强势,顿时语气缓和了好多。“我乃是凝霜神剑自动产生的剑灵。我家主人现在应该是个小女孩,她叫仝妍。”

“对啊。既然你都承认你是凝霜剑灵,而且你的主人也是仝妍。可是为什么你却不没有完全认主,甚至都不把这凝霜神剑里面的修炼法诀叫她知道,也不听从她的指挥。你说,要你这剑灵又有何用?”

姬大东对于这种薄弱意识可是毫不在意。要知道,这只是偶然产生的零散意识,还不能够成为完全意义上的剑灵。若要其成为剑灵还要经历好长时间的培养和历练呢。

所以如果这个薄弱意识若是不配合自己的话,那根本就没有将其留下来的必要了。想到这里,姬大东自然不会客气了,直接历数了这凝霜剑灵的种种不对。

听了姬大东的话,那薄弱意识不禁一阵恶寒,知道这如此强势的意识估计是主人仝妍找来收拾自己的了。值此生死存亡之际,它哪里还敢怠慢,急忙哀声连天着说道:

“不是我不配合主人哪。你仔细看看,我自己其实都还处在某种禁制当中呢,又怎么能够很好的跟主人进行完全认主,从而进行深入的沟通呢?”

姬大东听了那凝霜剑灵的话,陡然加大了逆转心经的运转,霎时就越过了凝霜剑灵组织起来的低档障碍。

那凝霜剑灵哎呀惨叫一声,迅速向着剑柄深处躲了过去,一点都不敢直撄姬大东逆转心经的强势锋芒了。

姬大东的意识在其逆转心经的带动下很快就进入了那凝霜剑灵所说的凝霜神剑的深处,对着其整个的开始查探起来。

仝妍看着姬大东那越来越紧皱着的眉头,不觉很是担心,可是自己又帮不上什么忙,急忙盘膝坐在了他的身边,为其担任起了护法。

此刻的姬大东在其意识当中再次看到了凝霜神剑的自我空间里面已经是有着许多的禁制了。旁边还镌着一行小字。

其内容是:能入我凝霜神剑者,当为妍儿的师长、同门亦或者终生伴侣之人。若是来替妍儿解除凝霜神剑禁制的,请交出本命精血一滴给凝霜剑灵辨认。

姬大东看了这行小字,不禁就是一笑。是了,这一定是仝妍的长辈为其留下的了。不过一滴本命精血罢了,就是给了那凝霜剑灵又能怎样。

于是姬大东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咬破了舌尖,挤出一滴本命精血来滴在了手中的凝霜神剑上面。

“剑灵,本命精血一滴,给你了。”姬大东通过逆转心经在意识当中对着凝霜神剑的剑灵高声喊道。

那凝霜剑灵早就嗅到了本命精血的味道,登时如同饥饿至极的人看到了丰美的食物一般,嗷呜一声就扑了上去。

看着这情形,姬大东的眉头不禁一皱,莫非有古怪?然而此时却是已经晚了。只见那凝霜剑灵吸取了姬大东的本命精血之后,其体积骤然增大数倍不止,整个身形都成了黑红之色。

顿时就露出了无比狰狞的面目,对着姬大东的灵识就是狠狠一吸,想要将姬大东的灵识全都给吸取过去。

姬大东心中早有警惕,哪里肯叫他如意了,逆转心经急速运转之下,自己的灵识顿时如同汹涌至极的波涛一样涌向了那一身黑红的邪恶剑灵了。

“哼,些微宵小之辈,也敢在老子面前逞强。你专心记得伺候你家主人还不够,还妄图吸取他人灵识来促成自己的成长壮大,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姬大东在自己的意识里面冷哼一声,把逆转心经运行到了极为快速的速度上,那体内的灵力顿时如同滔滔不绝的江水迅速冲进了这凝霜神剑里面。

“吱呀——啊呀——”被姬大东逆转心经里面的灵力一冲击,饶是那体积庞大了数倍不止的邪恶剑灵也承受不住了,不免凄惨无比的叫唤起来。

姬大东哪里肯放过这个邪恶的家伙了。不说它干没干什么坏事儿,本身把自己骗进来还把一滴本命精血骗了过去,这就是死罪了。难道还等着它对自己或者仝妍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么?真要是到了那个时候,估计黄花菜都凉的没一点温度了。

干就干那未雨绸缪的事情,这亡羊补牢的活儿还是留给别人干吧。所以姬大东根本就没有把那邪恶剑灵给留下来的意思,直接就用逆转心经里面的灵力抹杀得一干二净了。

等到把那邪恶剑灵给抹杀完了之后,整个凝霜神剑里面轰隆一声,原来的空间四下里又增大了不少。

姬大东这才清晰的看到另外一行小字:“感谢你为妍儿做的一切,今日算是把这凝霜神剑里面的邪恶力量彻底铲除了。有缘人多谢你。”

等到这一行小字完全散去了之后,一股灰蒙蒙的东西如同一缕在狂风中挣扎的轻烟彻底的消失在了这凝霜神剑的空间里面。

啪嗒一声轻响,一本剑诀掉落在了姬大东的神识面前。

凝霜剑诀。

看着那四个鎏金大字,姬大东从心底发起了微笑。那神识一动直接裹挟着那本凝霜剑诀退出了这把凝霜神剑了。

察觉到了姬大东的异动,仝妍急忙从打坐中站了起来,睁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着问道:“大东哥,怎么样了?我这凝霜神剑可以完全认主么?”

“哇,幸不辱命,幸不辱命啊。”姬大东也从打坐中站了起来,手里捧着那把凝霜神剑递到了仝妍的手中,同时也将那本凝霜剑诀交到了她的手里。

“哇,真的有剑诀啊。你开始说的时候,我还不怎么相信呢。”仝妍看着手里那本剑诀封面上四个金光闪闪的鎏金大字,一时间都不敢相信这竟然是真的了。

不过实实在在的东西就在自己的手里面攥着,也由不得这仝妍不相信了。

“仝妍妹妹,快点看看这凝霜剑诀,争取在我们到达晋京的时候就把这凝霜神剑给彻底认主了。然后把这凝霜剑诀修炼一番,若是遇到敌人,也好试试这凝霜神剑彻底认主之后的威力。”

“哦,好的。多谢大东哥了。”仝妍看到姬大东那一副认认真真的样子,也知道或许到了晋京之后等待着二人的不单是热热闹闹的生活还有强大无匹的敌人呢。

仝妍说完这话之后,独自盘膝而坐,翻看起了那本凝霜剑诀起来。姬大东刚刚经历了一番恶斗,虽然还算轻松,可也是损耗了不少逆转心经的灵力,随即坐在这玄天斧上修炼起来。

时间如白驹过隙,很快在玄天斧的飞行运载下,姬大东和仝妍就来到了晋京城的上空了。在这玄天斧上向下俯瞰那晋京城,却也是别是一番景象。

姬大东看着自己这座从小长大的城市,心里不免有点激动。真称得上是近乡情更怯,月是故乡明的心境了。

然而看了一会儿晋京城的美景,姬大东的眉头就不禁是深深的紧锁了起来。因为他这个时候却发现了一点很是不寻常的地方。

此刻已经是正午时分了,整个晋京城的上方就应该是阳光普照,万里无云的晴朗天气。可是在姬大东现在看来,却是发现了许多愁云惨雾。

虽然如此强烈的阳光下显得很是轻淡,可若是仔细看的时候却发现一点都不少。这又是怎么回事儿?

难道许静他们的特别行动处就是一只聋子的耳朵,只是个摆设吗?不然的话,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却没有特别行动处的人来管上一管呢?

正是有了这一个令人感觉很是讶异的奇怪发现,姬大东倒是减慢了玄天斧的飞行速度,开始细细察看起来。

这一看之下不禁使得姬大东大为咋舌了。我靠,什么时候这晋京城已经被一座如此庞大的聚集死气怒气怨气的灵阵给包裹住了。

这是谁干的?这是要干什么?莫非是想要把整个晋京城变成一座活活的人间地狱吗?

这样的人未免心肠太过毒辣了。不行,若是我不知道这事情也就罢了。如今却正好是被我给遇到了,那说不得就得出手了,也算是为了自己的家乡略尽了绵薄之力。

谁知道这一细细察看,姬大东的心情陡然就沉重的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这样的黑暗聚灵阵要布置起来绝对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就能够完成的,难道许静他们就一点都没有发觉吗?

摸出手机,拨通了尹清泉的电话。“姐夫,你在哪里呢?”没有任何寒暄客套,姬大东直接单刀直入的问道。

说实话,尹清泉身为茅山派少掌教,对于晋京的安全那也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呢。可是如今这晋京城被这么一个邪恶的黑暗聚灵阵给笼罩着,这要是说尹清泉失职那是一点都没有冤枉他了。

姬大东如今首先给尹清泉打电话,也是有点自己的私心了。毕竟说起来尹清泉也是自己的家人了,这要是真的因为这样的事情从而使得自己的姐夫背上一个失职不察的罪责了,那姐姐姬非嫣今后的日子可该怎么过呀。

“大东啊,咱哥俩可是好久没联系了。怎么今天有时间给我打起电话来了?我在家里陪着你姐姐吃饭呢。”

尹清泉可完全不知道姬大东找他什么事情,还以为自己这个小舅子这是想念他姐姐了,就是平时的问候电话呢,所以说的极为轻松。

“哦,那你跟姐姐说一声,叫她自己先吃吧。我现在晋京城南面的洛卡山上方呢,有事情找你,急事儿,快点过来吧。”

姬大东此刻早已经停下了玄天斧,就在晋京城南洛卡山的上方停驻着了,等着尹清泉了。

尹清泉听了姬大东这话,马上意识到这是真有事情了,不然的话,姬大东不会人都到了晋京城的范围之内了,却不进家来,反而是打电话把他给叫出去了。

于是冲着满脸疑问,停下筷子不再吃饭的姬非嫣笑了笑,说道:“大东打来的电话,说是叫我过去,有点事情。你看,我就不能陪着你吃饭了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