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粉色套装少女

不过解开了绳索之后剩下的事情就好多了。姬大东仿佛多累一样,一下子软瘫在地上,坐着不动了。

废话,谁那两腿之间都搭起了高高的大帐篷还能站起来走路的,不被人家发现才是怪事儿呢。

所以为了避免那个粉色套装的小姑娘误会自己,姬大东干脆坐在了地上,擦着自己额头上面的汗水,呼呼喘息起来。

赶紧深呼吸,把那里的压强给分解了啊,不然的话,一会儿说起话来,可叫自己怎么整啊。

可是,他最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喂,大叔,谢谢你了啊。真是没想到这个年头还有你这种见色不起意的大好人呢。我实在是太佩服您了。”

那粉色套装小姑娘在把套在身上的绳子全都扔在了地上之后,很是不解气的在那上面踹了两脚之后,一转身对着姬大东狡黠的一笑,悠悠问道。

“咳咳,应该的,应该的。我可不是那种轻浮浅薄之人。”姬大东尽力掩饰着自己的尴尬,故作轻松的说道。

“哦?是么?那我可得检验一番哦。”那粉色套装小姑娘一眨巴眼睛,口中说道。话音未落,却是闪电般出手,一下子就抓进了姬大东的两腿之间。

啊——

啊——

那粉色套装小姑娘和姬大东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齐声大叫起来。姬大东被那小姑娘柔软纤细的小手抓了上去,感觉舒服是舒服,可是用力太大了。特么都有一种要被捏爆了的感觉了,所以姬大东不由自主的大声叫喊起来。

那粉色套装小姑娘却是惊讶于姬大东那不起眼的两腿之间居然藏着那么大那么大那么粗的一根家伙。都特么的赶上棒球棍子了。而且被自己抓上去之后,那一只小手愣是没有握过来。最为要命的是如此粗壮的东西还那么热那么烫,弄得自己的小手好有感觉。

这惊诧之下,不由得尖声叫了起来。可是那只手却舍不得松开了。这可是个好宝宝啊。

过了一会儿,姬大东被攥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忍着各种感受,狠声说道:“你还不松手?真的是要害死我才甘心?”

“啪——”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姬大东的脸上。

“混蛋,还说没对我见色起意。我手里抓住的这是什么?”那粉色套装的小姑娘被姬大东一句话给说的立刻就翻脸了,抬手打了姬大东一个大大的耳光,可是那一只手却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在说完话之后还示威似地捏弄了两下。

姬大东此刻真的算是体会到什么叫SM了。靠,老子不稀罕这一口好不好?怎么就碰上了这么个神经大条都达到了如此恐怖地步的小妹妹呢。

“靠,你别强词夺理。老子是男人不是。么的,给你弄那绳子的时候难免摸摸抓抓碰到了引起老子起反应的地方,那要是没点反应不成了太监了啊。”

姬大东可不想被人就这么给冤枉着捏死了,于是开口解释起来。哪里知道,他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顿时就把那粉色套装的小姑娘给惹毛了。

“好哇。我说怎么解个绳子都墨迹那么半天,而且你道法高深,随便弄个火球术就给我烧断了。却非要用手来解,原来是存心要戏弄你老娘。我打死你——”

啪——

啪——

姬大东算是彻底歇菜了。这都什么事儿啊,老子的一番苦心却是换来这被狂扇耳光的下场。苍天啊,大地啊,你们到底看不看得见我受的冤屈啊。

等等,刚才这小姑娘说什么道法。靠,原来也是个修炼之人啊。那怎么会解不开一条普普通通的绳子呢?我靠,老子算是栽了。这摆明了是别人挖好了的坑,就等着老子来跳的啊。

想到这里,姬大东可不想跟这个粉色套装的小姑娘继续纠缠下去了。么的,你不是说老子见色起意么?你不是说老子没用火球术么?

好,老子现在都按照这个你的要求满足了。谁说老子一定就是绵羊一样的好人了。不,老子就得活得像个老子一样的人。

估计姬大东都被小姑娘打耳光打得糊涂了。这心里想了些什么都不清楚了。他带着一股子怒气怨气,暗中默念咒语,扑棱一声,一团火光就落在了粉色套装小姑娘的前胸上面。

“哇呀——着火了啊,怎么着火了啊,救火啊,快点救火啊。”姬大东嘿嘿一阵冷笑,连讽带刺的嘻嘻哈哈说道。

他一边夸张的喊着,一边伸出两只大手就捂在了桃色套装小姑娘的两个大软棉包上面,一阵得意忘形的揉搓捏掐。

靠,你特么说老子见色起意,老子今天就给你来个趁火打劫。

那粉色套装的小姑娘本来就是出于一番玩闹之心这才抓住了姬大东的命根子。可是她哪里知道这个玩笑进行到后来却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玩了。

如今突然见到自己的身上起了大火,而且自己的两个宝宝在姬大东那一双魔爪之下简直就跟暴风雨当中的鲜花一样惨遭蹂躏。顿时惊慌失措的大哭起来。

看着那粉色套装小姑娘哭得如同梨花带雨悲悲戚戚,姬大东顿时也跟着嚎啕大哭起来。如果说小姑娘是被姬大东搞出来的大火还有那一双魔爪给吓的。

那姬大东的哭可就是故意的了。忘了是谁曾经说过,要想哄女人或者孩子不哭鼻子,最好的办法就是你也跟着他一起哭。

现在姬大东的做法就是要吸引那个粉色套装小姑娘的注意力了。果然在姬大东嚎啕了几嗓子之后就成功的把粉色套装小姑娘的注意力给成功地吸引过来了。

“喂,坏蛋,你哭个什么劲儿啊?你明明欺负我呢,你还哭,我打死你。”那粉色套装小姑娘看到姬大东那嚎啕大哭的样子,可是特么一滴眼泪都没有,登时大怒,对着姬大东骂道。

手一伸又要扇大耳光给姬大东。姬大东急忙伸手把那粉色套装小姑娘的两只小手全都攥住了,气呼呼说道:“停,你不哭了就好了。一个这么好看的小姑娘家家的把脸要是哭花了,那可就不好看了。”

“滚蛋,老娘好不好看,跟你有毛的关系?”粉色套装小姑娘被姬大东攥着两只手,都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了,不由得没好气儿的对这姬大东吼道。

“咳咳,你不打我耳光,我就放手。然后咱们各走各的,谁都不许赖账,如何?”姬大东可不想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多呆着了。

再怎么说,你刚把人家点苍派的道观给放了大火,而且还杀死了天成上人,放跑了一干点苍派的小道士,这帮子人可都有腿有嘴的。

到时候整个神州道门可就全都知道了,点苍派被人家给一把火儿烧了个干干净净呢。这件事情那不下于灭门啊,这以后的天星上人就算是回来重建点苍派那也是落下了一个被人烧了整个门派的话把儿呢。

以后那绝对是跟姬大东不死不休了。可是你姬大东倒好,做了这样的事情,你还不快点走,你还赖在这里调戏小姑娘。莫非真的是有点脑残了?

所以现在的姬大东那就得必须撤退了,再不走就会被人给堵住啊。于是他有点跟那个粉色套装小姑娘讲和的意思了。

“切,怎么心虚了吗?你这是干了坏事儿急着跑路的吧?呵呵,真是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谁知道那粉色套装的小姑娘眨巴着眼睛瞄了姬大东一眼,张嘴就把姬大东的底给揭了。

“去去去,我这是替天行道。要不是我,你都快被人给糟蹋了吧?你这丫头不知道对我知恩图报也就算了,还总是大耳刮子打我。早晚是要遭报应的。”

姬大东可没什么好气来对待这个丫头,所以根本就不客气的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我呸,知恩图报你个大头鬼啊。要不是你,我还不会被大火烧了呢;要不是你我还不至于被你吃豆腐呢,要不是你——”

那小姑娘一开始还气势汹汹的,可是越说越气说到后来把眼光一扫自己的前胸,顿时就羞得声如蚊蚋小声哼唧起来。

姬大东两只手抓着人家的小手,顺着她的目光跟着看了过去。这一看,登时两个鼻孔里面的鲜血如同两条怒龙一样噗的喷了出来,然后就滴滴答答流个不停了。

只见夕阳那黄晕晕的柔光照在了粉色套装小姑娘的前胸之上。而那里因为姬大东刚才的火球术已经是被烧的千疮百孔的。简直就是明星模特们最为钟爱的洞洞装了。

不过那洞也太大了一些,就连那一团雪白的丰腴以及两颗红红的樱桃都破衣而出了。这景象再被夕阳的柔光一打,靠,姬大东不流鼻血,我都要流出来了。

美色于前,姬大东又从来不以什么正人君子自诩,登时惊叹一声,“我靠,太美了。”

然后一头扑进那两团大软棉包的雪白里尽情亲吻吸吮起来,自然那两颗粉红可爱的小樱桃也难逃姬大东的嘴巴了。

那粉色套装少女被姬大东噙住了自己的樱桃,顿时嘤咛一声发出一声掺杂着兴奋害羞愤怒还有惊慌失措等等各种复杂情绪的低哼,却发觉自己的整个身子都软塌在了姬大东的宽大怀抱里面,如同太阳照耀下的雪狮子一般快要融化了。

就在这一男一女在无量山上点苍派的道观前恣意忘情的享受无尽欢爱的时候,一声怒喝从半空里迅疾传来,就好像一声闷雷响在了半空当中。

“孽障,好大的胆子。仝妍,为师叫你给点苍派送信,却是叫你把信送到野男人的怀抱里么?”

这一嗓子顿时就把两个意乱情迷的男女给吓得如同触电一般分开了。那被唤作仝妍的粉色套装女子登时如同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趴伏在地上,任凭两只雪白的大白兔给地上的石子给硌着,也不敢再动一下。

口里还喃喃告罪着。“师尊教训的是。弟子仝妍知错了,请师尊责罚。”

姬大东看到这情形可不干了。再怎么说,人家刚才也是被自己欺负了,那就相当于是自己的女人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