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白幡

天成上人这个时候算是彻底知道这个暗行者本来就是要来灭了自己的点苍派的。如今看到人家只是在挥手之间就极为轻松加惬意的把自己的师侄们给弄得手残了,不禁动了他那泛滥的恻隐之心。

“施主且慢,我这些师侄们虽然言行跋扈了些,但是还没有铸就什么大错,还请施主看在老道的薄面上,给他们略施薄惩以儆效尤也就罢了。”

“嗯,你这老道还算知进退明事理。那么我就此告辞了,还请道长你对他们严加管教,切莫作恶了。”

“是是是,贫道谨记。”看姬大东已经没有继续动手,甚至都流露出要走的意思来了,天成上人是打心底舒出了一口长气。么的,老子容易么我,可算是躲过了一场杀劫。

姬大东看此间再无事可做,急忙祭起玄天斧腾身飞到半空中,向着远处急驰而去。却没有看到那天成上人一转身就变了一副嘴脸,对着他的那些巡山弟子们吆喝道:“快快关上山门,把这些狗杂碎给弄到地牢里面,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去吧。”

那些巡山弟子似乎早就知道了这样的程序一样,不等这天成上人把话说完,已经是两人抬一个,将清侗青红道长等人扯胳膊拉腿的弄走了。

天成上人阴险一笑,急匆匆的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色迷迷的淫笑道:“哈哈,美人儿,你可算是有机会品味道爷的不倒金枪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暗行者,狗屁。还不是被我三言两语就给糊弄的滴溜溜乱转。”

“嗯嗯——嗯嗯——”在这天成上人的房间里面被驷马倒攒蹄捆绑着的一个女子嘴巴被堵着,可是却不断发出声音以示抗议了。

哪里知道这嗯嗯呜呜的少女挣扎的声音在天成上人听来,那简直就是纵享鱼水之欢的女子酥到骨子里的娇喘呻吟了。

顿时一股邪火就给窜了上来,他一下子扯掉了自己的道袍精赤着上身,扑到了那女子的身上,一双魔爪就伸向了那女子挺圆饱满的前胸上去。

“师傅,不好了。刚才那个走了的仙人又回来了,你快出来看看吧。”就在天成上人的魔爪马上就要抓住那对圆球狠狠揉捏一番的时候,突然外面响起了呼叫他的声音。

就连那脸上已经流满了绝望眼泪的女子听了这个声音之后都不由得睁开了美丽的双眼,重新燃烧起了求生的渴望。

那天成上人浑身欲火焚心,可是却不能得到发泄,心中着恼,一巴掌拍在那少女的俏丽脸蛋上面,恶狠狠的说道:“哼,别得意。等老子去把那个丧门星收拾完了再来征服你。”

话完急匆匆穿上自己的道袍出门而去。他可不想叫那个什么暗行者发现自己的秘密。那样的话,岂不是功亏一篑了么。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姬大东。原来姬大东乘坐着玄天斧,马上就要飞出无量山的时候,却陡然发现无量山脚下一个村庄里面挂满了白幡。

那都是人死了之后才会悬挂的招魂幡。可是你就算是同时死人的话,你死一两个也就差不多了吧,怎么会整个村子里几乎家家挂着这白色的招魂幡呢。

心中好奇之下姬大东驾驭着玄天斧就降落在了这个无量山脚下的小村庄里面。这一细看,不禁是眉头紧皱,心里暗自奇怪。

这里好浓重的怨气。所谓怨气就是人横死之后,胸中郁结的不平之气。若是死后冤屈得到昭雪,那么郁结的胸中怨气自动挥发而去。若是没有,则会纠结在自己的惨死之处,徘徊不去。

满怀着疑惑不解,姬大东迈步走进了这个小小的村落里面。说是小村落,那是相对于大城市来说的。

姬大东好歹一看,这个村子里面怎么也住着上百户人家呢。可是在这村里走了几遭之后,却发现几乎家家户户的门前都挂着一个大大的白色招魂幡了。

偌大的村子里面,街道很宽敞却没有人出来行走。姬大东觉得光是这么转悠肯定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还是找个人家去问问吧。

于是姬大东走到离着自己最近的一户人家跟前,伸手拍打院门。梆梆梆,梆梆梆——一连拍打了好几分钟之后,才听到里面有个中年妇女说话的声音。“谁啊?门没锁,进来吧。”

姬大东听了这话,推门就进去了。只见这院子里面在正中央的位置上圆起了一个大大的坟包。一个中年农妇正蹲在坟包跟前燃烧纸钱什么的。

姬大东进来之后,那中年农妇头都没抬,低声说道:“人都死了,你还来做什么?难道连我也要祸害么?”

这话说的姬大东一愣一愣的。靠,老子是第一次来这里好不好?什么祸害不祸害的。你要是个美女,没准儿老子还有点兴趣,可是你都这么大年纪了,你叫老子怎么祸害啊。

当然这都是姬大东一时激动的腹诽想法,他来这里可不是要祸害谁的,他是来查看询问这村子里面到底怎么回事儿的。

于是姬大东咳嗽一声,对那中年妇女恭恭敬敬说道:“大婶,我是过路的。这不,走到这里,却迷路了,走不出去了。你看能不能在您家歇息一晚上啊。”

直到听到姬大东的声音,那中年妇女才慢悠悠转过头来,对着姬大东有气无力的说道:“小伙子,我劝你还是快点走吧。这个村子里面没有活人呆的地方,走吧,走吧。”

姬大东一听这话,心里的疑惑更重了,“大婶,我就借宿一晚上,难道都不行?”

“不行。那老家伙说过,谁都不能留宿外人。若是被他发现,不但你要死了,我要死了,就是我这死了的女儿也要再受煎熬。不是我不留你,是留不得你啊。”

那中年妇女没想到遇到一个死心眼儿的,急忙哭哭啼啼对着姬大东诉说起来。把个姬大东听得更是云里雾里,不知所云了。

“大婶,你是说大叔不喜欢外人来住到您家么?那我去别家问问吧。”说着话,姬大东转身就要退出这家的院子。

太诡异了。刚才在半空里怎么就没看到这院子里面竟然是这么个布局呢。谁知道就在姬大东马上就要迈出大门的时候,那中年妇女好像想起了什么似地,惊叫一声。

“慢着。你可是晋京姬家来的?”

一听这话,姬大东顿时就收住了脚步,迅速转回身来,满脸的惊诧说道:“不错,我就是晋京姬家的公子,我叫姬大东。”

“哇——女儿啊,你可算是有救了啊。哇——哇——”听了姬大东这一句话,那中年妇女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放声大哭起来。

这下子把个姬大东给弄得更是一愣一愣的,都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儿了。只得站在那里,看着那中年妇女大哭,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了。

过了好一会儿的功夫,这中年妇女才算是收住了哭声,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泪走到了姬大东的跟前,仔细打量了姬大东几眼。

这才抽抽噎噎的说道:“姬先生可是专门到点苍派去的?怎么把人杀完了要走了么?”

我靠,这是谁这么嘴快把老子要干的事情喊得全世界都知道了,难道现在的通讯手段都发达到这穷山沟子里面都有了信号了?

姬大东被这中年妇女说的发愣,掏出手机看了看,他么的一个格儿都没有啊。这大婶是怎么知道的呢。

“姬先生,我问你话呢啊。您到底去过点苍派了没有?”那中年妇女没见过手机,看姬大东拿出来摆弄了几下又放了回去,可是却始终没有回答自己的问话,不由得连忙催问道。

“咳咳,我去了。教训了那里的几个年轻道士,这不是正要回去呢么?怎么,大婶问这个有什么事情么?”

姬大东干咳几声,掩饰自己内心里的惊讶。刚才趁着摆弄手机的功夫,姬大东把这个中年妇女甚至整个院子都查看了一番,发现这就是一个凡人,不是修道之人。可是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这些事情的呢。

“果然。姬先生也被那个天成上人骗到了吧。我女儿说的丝毫不差呢。”听了姬大东的回话,那中年妇女再次确定的点了点头,眼角的泪水再次流了出来。

咕咚一声,那中年妇女就双膝跪在了冰冷的地上,满面含泪的对着姬大东说道:“姬先生,你可一定要给我们这个村子里的人们做主啊。”

不知何时这家院子里的动静惊动了村子里的其他人,当她们看到姬大东,听到那个中年妇女口中说的姬先生,顿时呼啦全都跪在了当场,满面流着热泪,对着姬大东说着跟那中年妇女同样的话来。

姬大东算是彻底被这帮子人们搞蒙了。来的那些人挤在院子里面,全都是清一色的中年妇女。年纪大的五六十岁,年纪小的四十多岁。

“不是?你们究竟有什么事情先说给我知道好吗?大家都起来说说吧。我还不知道什么事情呢,怎么给你们做主啊?”

姬大东感到太为难了,这么多人跪在地上求着自己,可是自己愣是不知道她们要自己干什么呢。这,这——

“姬先生,我们只有一个要求,请求你去把点苍派的天成上人带到这里来。剩下的事情就不用你管了。”

当先那个中年妇女看到姬大东有答应的意思了,急忙站起身来对着姬大东恳切的说道。

姬大东一听这话,顿时满脸的不高兴了。“大婶,你们弄错了吧。那点苍派的道士们别人都挺坏的。就是那个天成上人还算是个好人吧?”

“哈哈,姬先生果然被那个天成上人给欺骗了。若这世上还有一个好人的话,那也不会是那个什么天成上人。姬先生,你听我说——”

接着那中年妇女就给姬大东讲起了一段故事。原来这个天成上人好色成性,可是点苍派戒律森严,尤其是天成上人的师傅,那更是谨遵律法的一个修道之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