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天狼蜘蛛

许静看四下里再也没有人对自己和冯忻雅两个人进行关注了,于是对着冯忻雅一笑,“走吧,没事儿了。”

冯忻雅本来对于许静还有着一丝的怀疑呢,可是看到许静对付那些身穿道袍之人的手段之后,算是彻底打消心底的疑虑了。

于是主动走上前去拉住了许静的手,说道:“许静姐,你真厉害。几下子就把那些人给打趴下在地上了。”

“嘿,这些算什么?你还是跟我快点离着这里吧。不然的话,还不定会出来什么人物呢?”听了冯忻雅那由衷的夸奖,许静心底暗笑——这丫头太善良了。可是脸上却没有挂出一丝一毫的优越来,反而催促冯忻雅快跟自己走。

“好,我们走吧。”冯忻雅用力点了点头,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飞快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然后就要迈步向前了。

不料刚抬起脚来,却被许静一下子就给拽了回来。“别动。不然咱俩都得死。”

“啊——怎么啦?”冯忻雅大惑不解,发出一声惊问。实在搞不懂许静了,刚才不是催着自己快点走的么?怎么这转眼的功夫就叫自己给停下来呢。

只见许静不知从哪里已经掏出了一把材质看上去非常精细的软剑来,对着冯忻雅和自己的四周一顿狂劈乱砍。

在冯忻雅看来,这许静分明就是在胡乱地对着空气劈砍呢,可是却很是清晰地听到了一阵紧似一阵的金属交鸣之声。

叮叮当当——

叮叮当当——

冯忻雅刚要问许静这是怎么回事儿,却见许静反手递过一副镜片都是黑色的眼镜来。“忻雅,带上这个看看,你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冯忻雅一把接过这眼睛来戴上了,心里还是有着不小的疑问。这眼镜的镜片都是黑色的了,怎么还能看到东西?许静姐该不会是发傻了吧?

可是自从见过姬大东在自己面前表演过凭空取物的小法术之后,冯忻雅就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只有自己想不到,而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了。

果然在冯忻雅戴上了许静递过来的那一副眼镜之后再看四周的时候,就看到了许许多多密密麻麻的白色丝线了。

只是这些丝线上面全都在滴着白色的黏液,这分明就是某种蜘蛛吐出来的网呀。若是不小心沾上了,肯定就挣脱不了了,怪不得许静姐不叫自己迈步向前了。

“这是天狼蜘蛛的分泌物。毒性强烈,而且无色无臭。这乃是点苍派豢养的最低等的毒物。没想到就已经是这么难缠了。”

许静一边挥剑劈砍一边对着冯忻雅介绍道。“那我能做什么?怎么总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呀?”看着许静挥砍了半天,那天狼蜘蛛吐出来的丝线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有越来越多的趋势,冯忻雅担心地问道。

“火,你能点着火么?”许静听了冯忻雅的话,大声叫道。因为随着她的不断劈砍,那些躲在暗处的天狼蜘蛛似乎也觉得太费事了,竟然是加强了那些蜘蛛丝的喷吐。

一时间许静都有些忙不过来了。好在许静这个时候打开了一个东西,冲着天空迅速丢去。

嗤——嗖——啪——

原来是一枚信号弹。这不用说,自然是特别行动处特制的信号弹了,专门用来应付紧急情况的。许静都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要用到这个东西。

“点苍派的道友,可否看在我的薄面上就此罢手?”一声清亮的道号之后,紧接着就是一道火光从天而降,一下子就烧完了本来快要把许静和冯忻雅两个人死死困住的那些白色蛛丝。

吱吱吱——

一声声极为惨烈的叫声传进了冯忻雅的耳朵里面,紧接着就是一股子烧焦了的糊臭味钻进了冯忻雅的鼻孔里面。

太难闻了。冯忻雅都没有想到这股子糊臭味儿竟然这么冲,一个没忍住哇的就吐了出来,吐完之后还是止不住,猛烈的咳嗽起来。

许静见到冯忻雅这种情况,急忙一伸手递过一枚浅黄色的小药丸儿塞进了冯忻雅的嘴巴里。冯忻雅还没来得及问这是什么,就感觉那小药丸儿顺喉而下,化作一股子清凉惬意的感觉传遍了自己的四肢百骸。

那种使得自己极为难受的糊臭味儿随着那股子清凉惬意彻底消失殆尽了,而且冯忻雅还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再也没有那种跟人打斗过后的疲惫感觉了。

“哇——许静姐,好东西啊。还有没有?”冯忻雅高兴的蹦起老高来,拉住了许静的手竟然索要起刚才的浅黄色小药丸儿来,浑然不管现在还没有彻底脱离危险境地呢。

“忻雅,别缠着许副组长了。要知道,这种急救的小药丸儿乃是特别行动处特制的。每个人的配备都不多,许静副组长给了你,可就少了一次救下自己的机会了。”

尹清泉在硝烟散尽之后已经悄然站在了这里,还没来得及跟许静打招呼,见到冯忻雅这个样子,急忙开口解释起来。

刚才那种浅黄色的小药丸儿乃是自己炼制给特别行动处的。哪里说给人就给人的,而且已经是配备给别人的了,怎么好意思再要出来,如果冯忻雅再要的话,以后专门给她炼制一些就是了。不过,这笔账可是要记在姬大东这小子头上的。

“我当是谁?原来是茅山派的少掌教到了。怪不得我养的那些多腿怪见了,也要退避三舍的呢。看来尹道兄的威风震慑他们倒是绰绰有余了。”

随着一声洪亮的话声,冯忻雅等人顿时就感到周身都冷了一下子,然后这大街上就多出了一个人来。一个浑身上下给人感觉很是恐怖的人。

他说完那句话之后就静静的站在那里,好像一根木头桩子一样,可是他全身都是一只只蚕豆大小的蜘蛛在爬来爬去,给人一种极为强烈的视觉冲击还有感官刺激。

看着这极为恶心的一幕,冯忻雅又忍不住了,张开嘴巴哇的一声,可是这一次却什么都吐不出来了。随即就感到眼前一黑,整个人就失去了知觉。

“劳烦许副组长先把她给带回到姬家的别墅里去,这里交给我就好了。”茅山派少掌教尹清泉虽然不知道许静怎么会跟冯忻雅在一起的,但是现在自己遇到这种事情了,只有拜托她把冯忻雅给带回到姬家的别墅里面去。

要不然的话,姬大东回来了看不到冯忻雅的人了,冲着自己要人可就操蛋了。所以尹清泉虽然在级别上比许静要低一点,但是拜托她去做一件事情还是可以的。

毕竟自己算是特别行动处的客卿长老一级的人物,拜托你副组长做一件事情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吧。

可是尹清泉又哪里知道,许静其实是要把冯忻雅给带走,然后想办法使其听命于自己,从而要把姬大东给弄进特别行动处的呢。

不过,在尹清泉面前许静也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要知道尹清泉可是茅山派的少掌教呢,得罪了尹清泉那可不只是得罪了茅山派这么简单,而是把跟茅山派一向交好的什么少林武当太极八卦昆仑天山等等一大杆子神州道门的大帮大派就算是给得罪扯了。

所以许静在听了尹清泉的话之后,只能是懊恼的跺了跺脚,充满怨恨的看了看点苍派来的这个浑身都是蜘蛛的道人一眼,算是把点苍派给恨到了骨子里面了。

谁知道那个来自点苍派的道人却好像是看到了许静那种怨恨的眼神一样,一翻自己那双只有白眼仁儿没有瞳孔了的怪眼,对着许静嘿嘿笑道:“许静副组长是吧?这女娃子身具九阴绝脉,乃是我们魔教中人千年不遇的上好炉鼎。在下今日前来,就是为了她而来的。还请许副组长留步。”

“留你妈个大头鬼啊。老娘都没说什么呢,这个女孩乃是我的妹妹,你们点苍派的人先是在咖啡里面下了迷药,在被我识破之后,接着就开始强抢了,要知道再怎么说,这里可是晋京,是我们特别行动处的地盘。岂能够叫你们胡来。于公于私,我都不会叫你们得逞的。”

许静发现自己今天可能真的是流年不利,怎么都有人给自己挡灾了还会走不了?这不是在挑战自己的底线么?

看来这个点苍派也是不准备就这么放弃了,那么自己还给他们留什么余地呢。想清楚了这些关关节节的,许静脸上浮现了一丝狠毒的微笑来。

尹清泉现在还不想把事情给弄大了,因为他已经接到了师门的命令,在姬大东回到晋京之前,不要跟任何来到了晋京的邪魔歪道中人发生大冲突,从而引发正邪两派积攒了多年的大战。

所以当他看到许静脸上的那一丝狠毒的微笑之后,顿时就感觉到不妙了。然而张了张嘴巴,他却没有说出什么来。他能够说什么呢,这许静本来就是自己的上级,人家要做什么事情根本就不是自己说了算的。

自己之所以来到这里,其实完全就是为了保证冯忻雅的人身安全罢了,如今冯忻雅好像没什么事情了,那么许静愿意怎么做就由着她去吧。

尹清泉想了半天,也算是理清了这里面的头绪,不等许静做出什么动作来直接一伸手就将冯忻雅从许静的怀抱里接了过来。

“许组长,这点苍派的恶人实在不知进退,是该给他们点教训了。”尹清泉乃是出家的道人,虽然有了家室,可那是经过茅山派现任的掌教特许之后的。平时在晋京商界那也是一言九鼎的人物,如今为了冯忻雅却不着痕迹的拍了许静一记马屁了。

许静一听尹清泉的话就在心里暗骂,你个狡猾的老狐狸,还真是会当好人呢,把冯忻雅先弄到自己手里保证了不会对不起你的小舅子姬大东了,而且还得叫我去当得罪点苍派的恶人了。

想到这里,许静有点犹豫还要不要继续跟点苍派来的这个浑身都是蜘蛛的家伙继续对抗下去了。然而她还没有想好呢,却听到那个浑身都是蜘蛛的家伙桀桀一阵怪笑,“你们谁都别想走,这个女娃子今天我们点苍派是要定了。”

话完一抖手,那浑身的蜘蛛立刻就好像接到了什么命令一样,一下子全都嘶嘶怪叫着冲着许静还有尹清泉等三人喷出了白色的蛛丝来。

“哼,邪魔歪道也敢在这朗朗乾坤卖弄显眼。”尹清泉怒喝一声,手中的天雷木剑冲着天空一指,就听一声轰隆巨响,一个霹雳响过,一个斗大的火球顺着那天雷木剑一引就冲向了那些张牙舞爪的天狼蜘蛛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