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冯忻雅的痛苦

随着玄天斧飞离了那抚仙湖之后,不止一日在空中飞行不断。姬大东随时查看着孟冕和铁月灵的情况。

孟冕的情况好多了。随着玄天斧带着三人距离抚仙湖区域越远,孟冕身上的寒气也就渐渐褪去了。不到三日的光景,他已是从那昏睡不已的状态当中醒来。

“大东,我们这是在哪里?”孟冕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询问姬大东,他们现在的所在了。因为他实在不理解,自己当初可是坐在了那间大石殿的地面上入定休息呢,怎么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身在空中,除了耳边呼呼的风声之外,就是身边片片飞掠而过的白云了。

“嘿嘿,你没看到吗?我们这是在空中哇。”姬大东看着孟冕嘿嘿一笑,丝毫没有想要告诉他什么事情的意思,于是故意打遭儿道。

“废话。我当然看得出来,这是半空里。说到飞行的速度和精准度,好像你姬大东的破斧子不及我们蜀山剑派的御剑术吧。”

孟冕知道姬大东这是在故意卖关子不说给自己,于是根本不再问什么了,反而是拿姬大东最不愿意承认的飞行之术来说话了。

果然,姬大东向来喜欢护短儿。在听了孟冕居然开始奚落自己的玄天斧飞行速度的问题时,不禁颇为恼怒。

“么蛋,你说啥?你敢说我的玄天斧是破斧子。你丫纯粹就是酸葡萄心理。有本事你再弄一把这样的破斧子来给我看看。真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切。你以为人人都稀罕你那破斧头啊。你可知道,斧头他终究是笨重的太多了一些,哪里比得上我们蜀山剑派的宝剑呢。我们的宝剑轻盈、苗条,那简直就是当今世上的美女一样。你那斧头,嘿嘿,顶多算是村姑罢了。”

“滚你么的美女。既然你那么稀罕你的美女宝剑,那你还赖在我这破斧子上面干嘛。滚滚滚,赶紧的。你那美女宝剑可以一下子坐三个人么?切——”

姬大东却是不肯在兵器上面输了阵仗,登时也就不管这个那个的,冲着孟冕就说开了。直把孟冕说得一愣一愣的了。

我靠,又叫这小子给将住了。是啊,我怎么从来没考虑过我的宝剑上面只能坐一个人的问题呢。我去,这以后自己要是泡了妞可怎么带着她飞呢?

见孟冕终于不吱声了,姬大东嘿嘿一笑,得意的向着铁月灵看去。只见随着距离那抚仙湖越来越远之后,铁月灵的脸色之上那一青一黑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了。

很明显的是那青色占据了上风,将那一股子黑色给彻底包裹住了。看到这种情形,姬大东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放了心。知道铁月灵现在的样子,至少是没有什么别的大事儿了。只要坚持一下,到了蛊族的地宫里面之后,相信郝连山老爷子是会有办法解决的。

想到这里,姬大东摸出了手机给郝连山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应该做的一些准备工作。电话那头的郝连山听了姬大东的话,也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儿,连忙答应姬大东,告诉他放心吧,只要铁月灵来了,那事情就好解决的多了。

挂断了电话之后,姬大东再看孟冕,却发现这厮望着一动不动的铁月灵正在发呆呢,就好像铁月灵的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似地。

姬大东看了孟冕的这副样子,嘿然一笑,“老孟,你丫该不会是犯了花痴吧?月灵妹子已经是我的人了,我看你小子还是趁早去打别人的主意去吧。”

“滚。老子才没有你小子那样龌蹉,好不好?老子是个纯洁的人,是个高尚的人,是个——”

他的话还没说完,却被姬大东给接了过去,“是个一心为公从不损人利己的大好人。我去,孟冕,你丫十年前就跟我说这一段,现在都十年过去了,你怎么还跟我说这些个呢。你不觉得这都过时了么?”

“看看,这都敢说过时。我看你脑袋是被驴踢了吧?这叫经典,懂不懂?经典。”孟冕这个时候却神气活现起来,昂着头,抬着下巴,一脸的洋洋得意,那样子就好像是做了一件多么值得自豪的事情一样。

姬大东实在看不下去了,趴到了玄天斧的边上,哗哗哗开始呕吐起来。

“我靠,姬大东,你还能不能够再特么的龌蹉一些。你这是在天上飞啊。你就这么不讲究环保啊,随地大小便。就你弄出来的那些东西,会不会被别人以为是天上掉馅饼啊。”

孟冕觉得姬大东有些忒恶心了,不停的在姬大东的耳朵边上奚落着,好像这样才能够把自己心底那点宝剑不能带着美女飞的失落感给弥补回来一样。

姬大东终于把肚子给呕空了,实在是呕不出东西来了,这才擦了擦嘴巴,仰面躺倒在玄天斧上面,有气无力的对着孟冕竖起了大拇指。

“孟冕,你牛。你可真牛。我没有想到,十年前,你凭着一张嘴巴把我给说吐了一回;这十年之后,你丫还有这本事,居然把我又说得吐了一回。牛啊,你可真是牛。”

“咳咳,咳咳,承让,承让了啊。主要是你小子多年来都没什么进步,所以在我面前也就只有吐的份了。唉,好了,折腾了半天,该到地界了吧?你不说,我也知道,月灵妹子这是遇到事情了,不然你也不会急急忙忙的赶着回来啊。”

“靠,你总是说了一句人话。行,就冲你这句话,我本来想要削你一顿的这笔账咱们以后再算哈。”

姬大东伸手一巴掌拍在了孟冕的肩膀上面,对着他嘿嘿冷笑着说道。

“你,姬大东,你——”只是孟冕怎么着也把下面的话说不出来了。因为他看到不知何时,这玄天斧已经停止了飞行,而这大斧子上面也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人来。

那是一位老人,不是别人,正是苗疆蛊族的老当家——郝连山。郝连山一上来就看到姬大东正在跟孟冕拉拉扯扯的,也知道这两个家伙向来喜欢动手逗着玩,也就没有阻止他们。

可是谁知道,孟冕见了他之后,竟然是碍于面子自己住手了。姬大东嘿嘿一笑,“郝前辈多日不见,风采更胜往昔了。好啊,好啊。”

郝连山急忙一拱手对着姬大东回礼说道:“诶,多谢姬先生了。不知道我家月灵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呀?”

“此事说来话长,郝前辈还是先叫人把月灵给抬进事先布置的地宫里面去吧。然后派人轮流看守着,叫谁都别打扰她就行了。”

“好,既然姬先生吩咐了,小老儿自当遵从。来人,把圣女抬进地宫,派人轮流值守不得有误。”

“是,谨遵长老法旨。”待到郝连山一连声的吩咐下去之后,早有苗疆蛊族的郝家人出来,按照他的吩咐一一去做了。

待到看着他们把铁月灵给安置好了之后,姬大东和孟冕两个人才在郝连山的带领下来到了郝家的客厅里面。

众人分宾主落了座,郝连山又问到铁月灵的事情,姬大东也就不加隐瞒,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说了一遍。直到这个时候,孟冕才知道,自己和铁月灵两个人都被姬大东给救了一次。

想到姬大东虽然救了自己,却被自己在玄天斧上给说得大吐特吐的情形,孟冕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连忙站起身来,要给姬大东行礼赔罪。

姬大东虽然喜欢跟孟冕打打闹闹的,可那是兄弟啊,这一较真儿起来,居然忸怩的像个要上轿子的大姑娘了,看得郝连山不禁捂着嘴巴偷偷笑了好几次呢。

不过,有铁月灵的关系在那里,怎么说自己也算是长辈了,郝连山也不敢笑出声来,直把自己给憋得那叫一个难受。

孟冕却不曾理会这些,继续对着姬大东行礼参拜感谢的话儿说个不停。直到姬大东实在忍不住了,对着孟冕大喝一声,“老孟,你这是想要我再吐一次的节奏么?”

孟冕这个时候才停住了嘴巴和身体的所有动作,怔怔的看了姬大东一会儿子才说道,“我靠,咱俩是兄弟啊。我可跟你这么客气干毛啊。靠,白特么浪费我的感情了。靠——”

“哈哈,哈哈,哈哈哈——”郝连山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哈哈大笑起来。姬大东上去一巴掌拍在孟冕的肩膀上,“你丫刚才就是故意的。叫你耍我,叫你耍我——”

这个时候的孟冕却出奇的没有还手也没有还口,而是任由着姬大东对自己狠狠的蹂躏了一回子。把个郝连山看得都开始怀疑姬大东和孟冕两个人的性取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了。

就在姬大东和孟冕两个人在苗疆郝家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二人同时住手,同时拿出了手机,接通了电话。

不一会儿的功夫,电话挂断了。姬大东和孟冕两个人都看向了对方,不约而同的说道:“师门召唤。你几时走?”

郝连山不禁就是一愣。靠,这才是真正的兄弟啊。都特么到了心有灵犀的程度了,或许老子刚才的怀疑有几分是真的呢。唉,我的月灵宝贝,你可不要嫁给一个有问题的人啊。

还没等他继续想下去,却听到姬大东和孟冕两个人齐声呼唤着他了。“郝老前辈,我等因为师门召唤,现在就得启程回去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改日再见啊。”

那孟冕跟郝连山告辞完毕,一抖手一道匹练精光飞上了半空。孟冕也紧跟着那道匹练精光腾身而起,倏尔就消失在了天际,不见了踪影。

姬大东却没有急着走,他又单独对着郝连山嘱咐了许多,无非就是要对铁月灵有耐心,要多加小心,千万不能叫人打扰到她等等之类的话语。

郝连山见到姬大东对自己的外孙女儿如此上心,自然感到欣慰和感动。连连点头,表示,大东你就放心的去吧,这里一切都有我呢。

姬大东跟郝连山说完了自己要说的话,这才腾身而起窜上半空,不一会儿的功夫也就消失在了天际尽头,看不到他的踪影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