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绿云仙姬的真面目

是夜。

云南抚仙湖,祭台岛上,大石殿。

按照绿云仙姬的吩咐,姬大东和孟冕被安排在了两个不同的方位守卫着这个大石殿。

而铁月灵因为身上的重伤还没有恢复,所以就跟那个绿云仙姬全都躲在了祭台岛上的大石殿里面负责控制着大石殿里面的机关准备对付那些攻击上来的抚仙湖水怪了。

此时的抚仙湖如同一张巨兽的大嘴,黑黑的看不到一点光亮。没有月光星光,没有任何风吹虫鸣,而且就连抚仙湖里面的水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不对,都停止了波动。

突然,一阵轻轻的水声传来,就好像是如同有人在拨弄着什么琴弦要试音弹奏什么曲子一样,姬大东的心里忽然有些迷失了。

他在这个时候竟然想起了远在晋京的老爸,老姐还有姐夫、冯忻雅等等那些跟自己关系最为亲近的人们。

靠,有古怪。值此大战来临之际,自己居然会想起远方的家人,这在以前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事情。

而且现在的姬大东也不知道孟冕和铁月灵的情况怎么样了。唉,看来自己这次堵得实在有点大了。不过,即便是闯不过去,以自己的实力,把孟冕和铁月灵两个人安全的带离此地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刚刚想到这里,姬大东那股思乡的情绪又有再次袭上心头的趋势了。姬大东诡异的一笑,放松了心神,叫那股思乡的愁绪渐渐地浸满了自己的心灵。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就在姬大东的心思全都沉浸在思乡不断的离愁别绪当中的时候,抚仙湖的宁静被一阵阵波浪拍打之声给完全打破了。

那些五彩斑斓的抚仙湖水怪一个个张着巨大的嘴巴,露出雪白的牙齿,一齐在岸边汹涌不断了。假如姬大东这个时候能够看东西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的。

因为那个绿云仙姬这个时候居然摇身一变,竟然是化作了跟抚仙湖水怪一模一样的东西来到了岸边。

“孩子们,你们辛苦了。难得在这漆黑的夜色下你们不远万里来朝拜于我。没有什么好回赠给你们的,你们就把这三个人类作为食物享用了吧。”

话完,那绿云仙姬变作的水怪对着大石殿一指,那大石殿的巨门轰隆一声就打开了。紧接着铁月灵押着孟冕从里面走了出来。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动的步伐机械木讷,如同两具行尸走肉一般,在那个绿云仙姬的指尖指挥下渐渐地走近了抚仙湖岸边。

“咕哇——咕哇——咕哇——”

那一群密密麻麻足足有数以万计的抚仙湖水怪一见到孟冕和铁月灵这新鲜的人类,顿时兴奋地如同小孩子啼哭一般咕哇咕哇的乱叫起来。

与此同时,那一双双鱼鳍用力拍打着湖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来,那场面着实宏伟壮观,就如同人类在举行什么盛典一样喧哗热闹。

“孩儿们,尽情的享用你们的大餐吧。这是你们应得的。有了你们,我才会继续活下去;只有我继续活下去,你们才会每年都能够享受到这新鲜美味的人类修道者的血肉灵气。”

那绿云仙姬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兴奋,居然都忘了直到现在她所说的人类修道者不过才出来了两个,而最后一个——姬大东却还迟迟没有现身呢。

“够了。你这狡猾凶残的鱼怪,居然敢跟我暗行者作对,真是不知死活。”突然一声冷酷至极的男声在这漆黑的夜里响了起来,就如同一道激光划亮了整个抚仙湖的夜空。

“你——你这狡诈的人类。居然在我的迷魂大法之下安然无恙,你是怎么做到的?”那绿云仙姬陡然听到了这个几日来一直出现在自己耳边的男声,登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之中。

“我是怎么做到的,那是我的事情。你是不是该为你的行为付出应该有的代价了呢?”姬大东根本就不屑于回答那绿云仙姬的问话,而是直接冷酷无情的对着那绿云仙姬说道。

“嘿嘿,纵然是你有够狡猾,可是终归也只是保全了你自己罢了。你可别忘了,我们手里还拥有你的两个朋友呢。难道你就舍得他们葬身鱼腹,永世不得超生么?”

那绿云仙姬此刻却恢复了镇静,对着姬大东嘿嘿冷笑,说出了要拿孟冕和铁月灵胁迫他来就范的话来。

姬大东听了那绿云仙姬的话之后,嘴角微微翘起,送给这个抚仙湖水怪一个颇为玩味的冷笑,说道:“是么?你以为你真的就是把他们给控制了么?”

“那是当然。只要是中了我绿云仙姬的抚仙湖水蛊,就没有能够逃得过我的手掌心的人类修道者。哈哈,可悲的人类暗行者,我看你还是乖乖就范,给我的孩儿们充饥吧。”

听了姬大东的话之后,那绿云仙姬桀桀怪笑,满带嘲讽的对着姬大东嘲笑起来。她好像已经看到了姬大东那一脸的震惊和不可置信。然后就在那不可置信当中被自己的孩儿们给瓜分了去,只剩了一具白骨渐渐沉入了水底。从此这世间就再也看不到姬大东的身影了。

“哎——”一声充满了同情和悲悯的叹息把那抚仙湖水怪绿云仙姬彻底惊醒了。却见姬大东冲着她嘿嘿一笑,“如何?刚才那幻象有够逼真的吧?真是没想到,以你这修炼了数万年的老妖精在我们的蛊族圣女面前却仍然是不值一提。”

“什么?你说什么蛊族圣女?你说的可是苗疆郝家的蛊族圣女?不,不,不,不会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啊——”

那绿云仙姬听了姬大东说出了蛊族圣女这几个字的时候,登时状若疯狂,满脸的不可置信,最后竟然是发足狂奔起来,直接跑进了那祭台岛上的大石殿里面。

“大东哥,怎么办?我们还要不要去把她给杀死?”此刻铁月灵却信步走来,哪里还有半点身受重伤的样子。

“嘿嘿,月灵妹子,我猜大东这家伙想说的是,穷寇莫追。还是不管她了吧。对吧,大东?”姬大东听了铁月灵的话,刚想张嘴说话,却听到孟冕几步跑了过来,插嘴说道。

“我靠,你小子怎么不去死?居然还敢过来跟我说这些话?”姬大东看着孟冕跑了过来,迎了上去,一拳捶在了孟冕的胸口上面,笑骂着说道。

“咳咳,姬老大,你不是吧?竟然这么不给面子,先前做戏的时候,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还想着跟我来真的啊?”

孟冕嘻嘻一笑,对着姬大东挤眉弄眼起来。铁月灵看到姬大东和孟冕两个人又和好如初了,心里也很是高兴,连忙一手一个拉住了两个人说道:

“好啦,好啦,都是自家兄弟,没必要这么斤斤计较的啊。来,握个手就没事儿了。”

“额,月灵妹子,我们本来就没事儿啊。倒是被你这么一说,好像我们真的怎么样了似地。咱们还是研究一下怎么解决那个什么绿云仙姬吧,如何?”

孟冕率先握住了姬大东手,轻轻一阵摇晃,意思早就没事儿了,还是研究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姬大东点点头,“不错。你先前说的什么穷寇莫追之类的话,的确是我原来的想法,可是你们看看,这四周围还没有散去的那些抚仙湖水怪。我们这还没有跟这个什么绿云仙姬交手呢就放弃未免有些为时过早了。”

“那大东哥,你的意思就是继续追击下去了?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走吧。这大石殿里面的地势我比你们两个要熟悉一些。走走走,跟我来吧。”

铁月灵说完,率先走向了那大石殿的巨门了。姬大东和孟冕相视一笑,紧紧跟了上去。就在这三个人一齐走向那紧闭着的大石殿大门的时候,抚仙湖里面的那些个水怪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居然一齐躁动起来。

它们用力拍打着水花还有岸沙,好像姬大东等人那样的做法激怒了他们一样。而这种愤怒的情绪顺着抚仙湖的水波很快就传递到了抚仙湖中那个深深的石洞里面。

“老大,二郎们传递回来的消息,好像是主人有了什么麻烦。我们这下子该怎么去做?”

先前那个被叫做老三的鱼形人对躺在巨型石块上面的老大十分慌张的说道。似乎这一次,如果解决不好的话,他们几个的性命也会受到影响了一样。

“哼,不就是三个人类的修道者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要知道,那个什么祭台岛里面可是中空的。可是主人进去之后就再也出不来了,而我们呢无论施展什么办法却就是进不去。真是叫人郁闷。”

那被称作老大的鱼形人一拨愣自己那硕大的脑袋,对着略显慌张的老三说道。话语之中充满了焦躁愤怒。

“老大,这么多年了,类似的情形,我们又不是没有经历过,这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想主人是可以经受得住这次考验的。”

那个老二——鱼形美女对着老大娇滴滴地说道。话语当中一点着急的意思都没有。其实她还真是一点都不着急。在她的心底,早就盼着那个什么主人早点死翘翘呢。

因为那样的话,她可就不再用自己的身体甚至那些个孩子们去换取老大的宠幸和主人的长寿了。别说什么对待主人要忠诚的鬼话,她的忠诚就是几乎每天都要产下数之不清的小水怪来然后供主人吸取其精气从而来维持寿命延续。

这本身就不公平。可是那个什么老大却认为自己等生来就是为奴为婢的,根本没有任何别的想法,其余的水怪都是跟着这几个形体化人灵智已开的水怪的,哪里会有什么别的想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