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来自外公的问候

都明白彼此在笑什么了,姬大东、孟冕和铁月灵三个人也就渐渐止住了笑声。孟冕长得帅,爱干净,刚才被铁月灵体内那青龙蛊搞出来的大风吹得早没了人样子,损害了自身形象。

因此等三个人都止住了笑容之后,急忙冲进了那家小旅馆里面去放开了水龙头哗哗哗的冲洗了起来。

姬大东一见此景,自然也不甘落后,冲过去和孟冕洗刷刷起来。铁月灵本身就是美女一枚,自然也注重自己的仪表,于是也赶快躲进自己的房间里面开始洗了起来。

一夜无话,第二天姬大东孟冕和铁月灵三个人聚到了小旅馆的大门前,看着附近这渺无人烟的萧条景象,铁月灵心里不禁有些悲苦。

恰在此时,姬大东的手机响了起来,原来是铁月灵的外公郝连山打过来的。自从铁月灵继承了苗疆蛊族的青龙蛊,成为了苗疆郝家的圣女之后,这个郝连山对铁月灵那简直是关怀备至。

姬大东等三人结伴出游之后,就没断过联系。今天打电话过来就是告诉姬大东,铁月灵遣回去的那几个侍女已经平安到了苗疆郝家了,请铁月灵放心就是了。

说完这个又不免对姬大东叮嘱要好好照顾铁月灵,自己安排的侍女被遣回来了终归还是不放心,下一步还是会派人暗中保护他们的圣女的。

姬大东也很是理解这个郝老爷子的心情,于是嘿嘿一笑,答应他替他在铁月灵面前保密什么的。

挂完了电话,铁月灵嘟着嘴巴对姬大东说道:“大东哥,又是我外公打来的电话吧?真是拿他没办法,我都能照顾自己了,他还要派什么人来保护我干嘛。”

“诶,月灵妹子,你现在可是苗疆蛊族的圣女,地位身份在那里呢;而且老人家跟你失散多年,好不容易见到自己的亲人了,这舐犊情深的深情厚谊,你现在还无法体会啊。”

姬大东说着说着,想起了自己的老爸,自己的姐姐还有姐夫,心里面不禁有些感慨起来。唉,又出来这么多天了,也不知道他们过得怎么样了。

还有冯忻雅,刚刚跟自己明确了关系,却又跟自己分开了。唉,有点想她了呢。

“喂,大东哥,你在想谁啊?怎么突然说着说着就不说话了?”铁月灵看姬大东刚开始还满高涨的情绪突然一下子就给低落下去,自然知道这个大东哥又在想自己的家人甚至还有心上人了。心中难免涌起一些酸意,急忙出言打断他。

“咳咳,被你给带进去了。我想我老爸我老姐还有我姐夫了——”姬大东被铁月灵打断了自己的思绪,没有任何怪罪她的意思,如实说道。

“嘿嘿,恐怕除了他们,还有冯忻雅姐姐吧?”铁月灵却是个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主儿,专门把姬大东故意漏掉的冯忻雅单独拿出来说道。

“是啊。这好长时间没见到她了,说不想,那是假的。”姬大东对于冯忻雅的思念在铁月灵的面前也没有丝毫的隐瞒。

“哼,我就知道。不过,现在你是我的。就该好好陪着我玩得痛快一些才行。”铁月灵见到姬大东对自己如此坦诚,丝毫没有藏私的意思,就知道自己在姬大东的心底也是占有一席之地的。不然的话,姬大东才懒得跟自己说这些呢。

不过,任你怎么想,你的人现在就在我的身边,还是先照顾好我才行呢。铁月灵也没有隐瞒自己内心的想法,对姬大东坦然说道。

“放心吧,这次难得出来,我肯定会把你照顾好的。”姬大东哈哈一笑,把刚才那离愁别绪一扫而光,对着铁月灵信誓旦旦的说道。

“嘎嘎,好多情的人儿呢。这简直是羡煞了旁人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在姬大东说完这句话之后,一个阴恻恻尖锐女声狂笑着传到了三人的耳中。

“靠,你谁啊。阴阳怪气的躲在暗处,算什么英雄好汉,你丫的有本事,你出来。”被人欺身到了这么近的距离,自己等人都毫无察觉,孟冕也觉得自己的脸上毫无光彩,于是气急败坏的怒声喝道。

“素闻蜀山剑派的掌教乃是一个温文尔雅之士,却不料调教出来的徒弟竟然如此粗俗野蛮,真是叫人看了寒心呢。呜呜呜——呜呜呜——”

那阴恻恻的女子声音听了孟冕的话之后非但没有任何恼怒之意,反而是更加悲戚地哭讲起来。这哭声悲惨凄切,令人闻之如丧考妣,就连刚刚止住了哭声的铁月灵也不禁悲从中来,眼泪刷啦啦的落个不停了。

见此情景,姬大东非但没有跟着哭,反而哈哈大笑起来。笑声爽朗无俦,震撼山岳,大有涤荡了这悲切的哭声之意。

铁月灵正泪流满面,见了姬大东这种情形,甚是不解,“大东哥,人家心里听了正在难受呢。你这人怎么如此冷酷,居然还笑得出来。”

“月灵,千万别上当。妖孽,若是别人见了你,或许会没有任何办法,可是今天你遇上的是我。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道行,竟然敢站出来挑战我们三个。”

姬大东对于铁月灵的话语是置若罔闻,根本就没有加以理会,反而是嘿嘿冷笑着,奚落起不远处的一个山丘来。

孟冕这个时候被姬大东的笑声震慑了一番心神,先前被那女子声音指责之后升起的点点愧疚也消散无形了。

此时眼见姬大东盯着远处的一座小山丘看个不停,恍如做梦初醒一般,对着那个小山丘大声喝道:“好你个妖孽,居然在本座面前装神弄鬼,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话完,不等姬大东有什么动作,口中冷吒一声,一柄飞剑应声而出,如同一道闪电一般在初升的朝阳光辉里喀啦啦啦劈在了那座小山丘上面。

唧唧唧——一声尖锐刺耳的惨叫之后,呼啦一下子从那小山丘的后面飞出了一只绿色的大鸟来,对着姬大东等人狂袭而来。

“兀那几个小辈,别以为自己的修为到了还虚境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话声未落,姬大东三人就觉得浑身的气血翻腾不止,心中似乎有一股邪火想要挣扎着从自身的体内燃烧起来,从而跟那绿色大鸟的哈哈笑声融合到一起去。

“无形之火!真是没有想到,一个扁毛畜生竟然把无形之火修炼到了这种地步,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匪夷所思。”

姬大东和孟冕心跳急速,仿佛自己内心里面的所有欲望都幻化成了一股无色的烈火对着自己凶猛的燃烧起来。

“老孟,快点默念我们昆仑派的清心诀。快——”姬大东对着还要御剑攻击那只绿色大鸟的孟冕大喝一声,迅速地盘膝坐在了地上,口中轻轻念叨起了自己最为熟悉的清心诀。

听到姬大东那声嘶力竭的大喝,孟冕也不敢鲁莽,急忙学着姬大东的样子默默念起了以前姬大东传授给他的清心诀。

果然这清心诀虽然不是可以使得修为迅速增长的法门,也不会具有任何的攻击防御作用,可是却非常擅长压制一个人内心的情绪欲望波动。

几个周天运行下来,原本感觉火烧火燎的姬大东和孟冕都感觉遍体清凉舒泰无比了,这才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去看那只怪异至极的绿色大鸟。

这一看之下才发现,不知道何时那只绿色大鸟已经幻化成了人形,竟然是一个身穿绿色春衫的年轻姑娘。此刻正盘膝坐在了姬大东的对面,双眼紧闭,两只手不断的在身前变幻手型,不一会儿的功夫,一个足有半个足球大小的原色小球就在她的身前不断盘旋起来。

“这就是无形之火么?好神奇。”姬大东一跃而起,双手一挥,掌中早已经攥住了玄天斧的铁柄,对准了那还在盘旋不停的无色球体就是狠狠的一下子。

“姬先生,你恁地心狠了些呢。”那绿色春衫的年轻女子一跃而起,整个人在姬大东的眼前那么一个旋转,就连带着那个无色的原色小球躲过了姬大东那凌厉之极的一斧子。

“好快的身法。果然不愧是云南抚仙湖中祭台岛守护使者绿云仙姬的成名绝技。在下佩服,佩服。”姬大东一看那绿色春衫姑娘所使出的身法,登时就喊出了来人的来路出处。

“原来是绿云仙姬驾到,怪不得可以单凭哭声就能够扰人心智,令我忘形,差点做出什么有辱师门的事情来呢。”这个时候,孟冕在一旁答话说道,脸上少有的露出一丝羞赧的神情来。

姬大东一看这情形不禁大急,对着孟冕狠狠地瞪了过去。这个老孟,不会是对这位绿云仙姬有什么念想吧?你丫难道不知道这个绿云仙姬乃是一只绿毛孔雀修炼成人的么?这年岁少说也比你大了成千上万年的吧?

然而叫姬大东十分无语的竟然是孟冕这个家伙对于他的眨眼睛挤鼻子熟视无睹,而且对着那个绿云仙姬的表情却是相当精彩起来。就好像整个人都进入了自己的春天一样了。

对于孟冕眼中那如火如荼的热情,绿云仙姬焉能不知。只是她乃是修道多年的精怪,哪里还能不知道人妖殊途的道理,所以只是权当没有看到罢了。

而且她今日前来可不是为了谈情说爱的,而是另有要事,若是没有这桩事情,她才舍不得离开了自己的老家跑到这里来呢。

“倒是叫姬先生见笑了。我哪里比得上那神兵玄天斧的所有者——暗行者的身份尊贵呢。今番前来实在是为了能够得到姬先生的帮助才冒然前来打扰的。先前若是有什么得罪了的地方,还请姬先生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则个。”

那绿云仙姬却也乖巧,一改还没有露面之时那阴恻恻的冷笑声音,对着姬大东施以重礼之后娓娓道来,就好像是一个饱受欺凌的怨妇一般,叫人看了心生怜悯不忍拒绝。

可惜她面对的却是姬大东。自打上了昆仑山之后,姬大东无时无刻不在惊心动魄的修炼当中度过。再加上现在体内那玄天斧以及幽冥刀还在做着你死我活的殊死搏斗。这在无形当中更是加强了姬大东意志力的磨练。

所以若是单论心智坚决的程度的话,这姬大东的意志力比之那些修炼万年的山精树怪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眼下这绿云仙姬虽说是有求而来,可是为了求得姬大东的同意,在言语谈论当中不禁就加入了可以使得人迷失了主见的魅惑之术。

她又哪里知道,这自作聪明的小伎俩却差点使得她跟姬大东失之交臂,甚至把自己的小命给断送了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