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掐断铁榔头

“娃娃,嗬,还是个小女娃娃。你快点闪开,这里没你的事儿。不然的话,我这铁榔头太重,一个不留神,伤了你,那就不好玩了。”

通风老祖仔细打量了铁月灵几眼,却丝毫看不出这个粉琢玉雕一样的女孩子有什么特殊之处,因此好意劝说,想要把铁月灵给劝走。

“哼。谁说这里面没我的事情了。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通风岛三圣是因为什么才死的啊。”铁月灵一纵自己的瑶鼻,气鼓鼓的对着通风老祖说道。

事实上也的确是那样。假如不是通风岛三圣觊觎铁月灵体内的万年蛊虫,也不会找到铁月灵的家里去,自然也就不会跟姬大东有所遭遇,那自然也就不会被姬大东一招给打死。

可是,这个通风老祖显然并不清楚通风岛三圣是怎么给死去的。他只是知道自己的三个爱徒都是被近年来声名鹊起的暗行者给杀死的。

于是他就派出手底下最为得力的情报人员搜集有关那个拥有神兵榜第三神兵——玄天斧的暗行者的下落。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给那些个通风岛的情报人员给搜集到了姬大东的消息。急忙汇报给自家老祖知道,这通风老祖于是马不停蹄的就从四川台江县给追到了这云南滇池来了。

他把小旅馆的人们都给撵走了之后,就躲藏起来了,准备伺机给姬大东一个猝不及防迅雷不及掩耳,杀他个措手不及。

谁知道,这个姬大东果然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一个照面下来,人家没什么事儿呢,自己的两只手倒是被震得不轻了。

这里面不是通风老祖的修为不高,他都是还虚期的老怪物了,那修为岂是旁人可以仰其鼻息的呢。而是姬大东这一阵子跟苗疆的这些个巫师作战,再加上日夜练习清心诀什么的,他的修为可以说是一日千里的增长了。现在也已经是还虚初期的高手了,再加上手里面有玄天斧襄助,那接下通风老祖的一击也是轻松加愉快的了。

所以在遇到通风老祖那突然冒出来的雷霆一击的时候,姬大东才能够非常自然的给接下那一下子来。

只是令这个通风老祖想不通的是,自己都这么高的修为了,怎么不但奈何不了那个拥有神兵玄天斧的姬大东,就是一个年纪很小的女娃子对自己都一点不惧怕呢?

现在人家在追问自己徒弟惨死的真正原因了,你这叫他往哪里询问去。难道要跑到阴曹地府里面去问问自己那三个徒弟,你们到底是为什么要被那个什么暗行者给杀死啊。

那根本不可能啊。所以这通风老祖把眼睛一瞪,“娃娃,你快点闪开,别挡着我给我徒弟报仇。”

说着话,抡起了手里面那一柄铁榔头对准了铁月灵就是一戳。通风老祖的意思还是有点手软,希望先把姬大东杀了,再说剩下这两个人。而且铁月灵人长得这么水灵,通风老祖实在是不愿意辣手摧花,所以直接一戳,那意思就是要叫铁月灵知难而退,赶紧闪开。

可是没想到,他的铁榔头戳出去之后,那铁月灵非但没有闪开的意思,反而侧身一躲,让过了那戳来的铁榔头,芊芊素手一伸,两根如同白玉般的葱指如同一把小剪刀一样,一下子就给夹住了通风老祖的铁榔头。

通风老祖就觉得一股刺入骨髓的冷意从自己的那杆铁榔头那里传到了自己的手中。当时就有一种想要撒手扔开的冲动。

好在他修为深厚,被那股冷意一刺激,自身的反应机能迅速做出了反应,及时抵御住了那股子冷劲儿。这才没有把自己手里的铁榔头给扔到地上了。

“小娃娃好厉害!”通风老祖怪叫一声,登时不敢怠慢,加大了灵力的输送,以此来对抗不断地从铁月灵指尖迅速传递过来的彻骨冷意。

“哼,通风老祖,我且告诉你。你那三个草包徒弟全都是觊觎我体内的宝贝,这才被姬大哥给杀死的。要是没有姬大哥,我早就成了你那三个草包徒弟的刀下亡魂。”

“本来我要是一个普通人也就罢了,一时半会儿也没有能力为自己讨回公道。现在我不是普通人了。我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力量。那么你那三个草包徒弟所犯下的过错就该由你这个老匹夫承当了。要知道,他们可都是你教出来的好徒弟呢。”

铁月灵说着话,俏丽的小脸上陡然间升起了一层青气。顿时叫人看了都感觉诡异非常了。姬大东和孟冕虽然知道铁月灵成为苗疆蛊族的圣女之后,身上具有了青龙蛊的力量,而且一下子那修为就攀升到了还虚期。

可是他们都没有见过铁月灵出手呢,所以当铁月灵站在了姬大东的跟前主动跟通风老祖过招的时候,这哥俩个居然是相视一笑,乐得抱壁上观了。

现在他们看到铁月灵只是伸出两根手指来就把通风老祖的铁榔头给夹住了,而且还逼得通风老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在那里手忙脚乱的呢。

姬大东就知道,铁月灵自身的修为尽管不是那么令人骇然,可是她体内还有一条传承万年的青龙蛊啊。若是光凭铁月灵自身的修为,跟这个老妖怪一般的通风老祖相抗衡,可能还会有些难度,可是那条青龙蛊不会看着自己的主人受欺负哇。

哈哈,看来自己这个小妹妹倒是捡到宝儿了一样呢。姬大东心里开始为铁月灵高兴了。至于那个通风老祖,相信他要是敢对铁月灵下杀招的话,自己和孟冕还能够袖手旁观吗?

这边姬大东心里盘算着,那边通风老祖可是有点吃不准下一步该怎么走了。为毛?自己本来是想要给徒弟报仇来的呢,可是没想到那个姬大东跟自己过了一招之后,半路里面就杀出来个小姑娘,而且还是个极为难缠的主儿。

不过,这且放到一边,自己的目的可是不能够偏离了呢。想到这里,通风老祖猛然间爆喝而起,将自己的铁榔头唔的一下子就给撤了回来。

可是撤回来之后,通风老祖就没有再把注意力给关注到铁月灵的身上,而是一个飞纵弹跳而起,奔着站在一旁的姬大东急驰而去。

“暗行者,我是来找你报仇的。你叫一个小女娃娃挡在面前,你不觉得害臊么?”通风老祖一边对着姬大东奔袭而来,嘴里一边哇哇怪叫着,对姬大东充满了嘲笑和不屑。

姬大东哂然一笑,“通风老祖,少说废话。咱们手底下见真章。来来来,你我大战三百回合。”说着话,不退反进,迎着通风老祖欺身而上。

“姬大哥,事情因我而起,就让我来了结了这桩仇怨吧。”看着半空里鏖战在一起的姬大东和通风老祖,铁月灵站在地上,对着姬大东高声叫喊起来。

“唉,月灵妹子,你还不知道大东那厮的脾气么?这丫根本就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呢。你就叫他去打吧。什么时候他打得累了,咱们再上哈。”

一旁的孟冕嘻嘻笑着走了过来,对着铁月灵解释说道。他当然知道,姬大东这个家伙,你要是不叫他打过了瘾,他才不会把打架的机会让给别人呢。

“哦,原来这样。可是这事情终究是因我而起的。我实在是不想叫姬大哥再为了我去跟这个什么通风老祖拼命了啊。”铁月灵听了孟冕的话,恨恨地一跺脚,不甘心的说道。

“哦,原来是为了这个。那你就大可放心了。只要你不去打扰他,给他添乱,我想姬大东这小子一时半会儿不会被通风老祖怎么样了的。这个,月灵妹子你就放心吧。”

孟冕听了铁月灵那关心姬大东的话,心里难免有点艳羡,当即随口安慰铁月灵说道。

铁月灵跺了跺脚,可是却也无可奈何,只得站在原地,抬眼观看场中那激烈的打斗情况。只见姬大东跟那个通风老祖两个人你来我往,酣战在一处,好不激烈。

姬大东这个时候已经把那柄玄天斧擎在了手中,两个膀子一较力,对准了通风老祖的脑门就是一斧子。

“嗨,玄天一斩。”这是姬大东最近修炼从中得来的一个新的招数,今天就施展出来,看看效果如何。

那通风老祖并不示弱,一抬手就把那柄铁榔头给举过了头顶,大喝一声,“来得好。”

轰隆隆——一声震天价的巨响传来,顿时整个半空里就好像劈响了数十个炸雷一般,把立在地面上的孟冕还有铁月灵给震得差点坐在了地上。

“孟冕,你快带着月龄妹妹离这里远点啊。我这斧子后劲儿大,我怕你们离着近了,反而受了它的伤害呢。”

姬大东扭头看到孟冕和铁月灵被震得气血浮动,险些摔倒在地上,顿时急得冲着他们大声呼喊起来。

孟冕一听,急忙拉着铁月灵向后急退。嘴里面还嘟嘟囔囔着说着,“靠,死大东,你丫什么时候功力进展这么迅速了。看来,老子也得抓紧修炼了,不然的话,以后给你丫提鞋,恐怕都不够格儿了呢。”

听着孟冕这不伦不类的自言自语,铁月灵不禁莞尔一笑,暗道:大东哥,好样儿的。幸亏我得了苗疆蛊族的万年传承,不然的话,真的想要跟你厮守终生都是不可能的了。

不说他们两个嘀嘀咕咕,再说那通风老祖,眼看着自己的铁榔头给姬大东的神兵——玄天斧给震得麻酥酥的,都想要撒手抓不住了。心里难免也就犯了嘀咕。

这暗行者果然名不虚传,刚才这一下子,分明已经用尽了我的七成力量,可是这个姬大东轻轻松松就给化解了,而且还反戈一击,将我震得气血翻涌,看来神兵果然不是什么普通兵器可以比拟的呢。

可是如今都到了这个地步了,我要是再想要后退,那不是得叫别人笑死了?也罢,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今天为了我那三个死去的徒弟,我就跟这个什么暗行者姬大东拼了吧。

想到这里,通风老祖将自己手里的大铁榔头一晃,磕开了姬大东的玄天斧,抡圆了照准姬大东的脑袋呼的一下子砸了下来。

“力重千钧!打!”

通风老祖嘴里大喝一声,疯狂地砸向了姬大东。姬大东一看,来得好。老子就怕你不跟我打,半路跑了呢。

“来得好。看我怎么收拾你这老怪物。”姬大东瞅着离着自己越来越近的大铁榔头,一点都不在意,反而收起了玄天斧,好整以暇的在那里嘻嘻笑了起来。

“大东哥,你要小心啊。”铁月灵看着那通风老祖拿出一副要拼命的样子来了,可是自己的大东哥却嘻嘻笑了起来,哪里像是在打架的样子,不禁出言提醒。

“月灵妹子,放心吧,我没事的。”姬大东扭头对着铁月灵眨了眨眼睛,根本就没有把通风老祖那砸过来的大铁榔头当做一回事儿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