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奇门郝家(下)

从第二天开始,姬大东便陪着冯忻雅和铁月灵四处购物,冯忻雅和铁月灵一直认为苗疆那个地方物产贫瘠,什麼都没有,此番去苗疆一定要把一切东西带足,从牙膏牙刷到化妆品等物,冯忻雅为铁月灵足足准备了三大箱子。

明天姬大东便陪着铁月灵去苗疆,到了晚上的时候,冯忻雅和铁月灵兴致都不高,晚饭吃的也很少,而姬非嫣似乎看出了一些什麼,只是摇头失笑。

“姬大哥,你说我去了苗疆,还能回来晋京么?”铁月灵盯着电视,眼神却飘渺不定,心中藏着万千心事。

姬大东呵呵一笑,说道:”到时你是苗疆蛊师圣女,他们都要听你的命令,你想到哪里都可以呀。”

“是么?”铁月灵眼睛一亮,”若是真的这样,我参加完这个圣女仪式,便返回晋京市。”

姬大东心中暗道:恐怕不会这么简单吧,嘴上却笑了:”好啊,只是恐怕你外公不同意吧。”

冯忻雅在旁忽然插嘴道:”我也想去苗疆,大东,带我一起去吧。”

姬大东断然摇头,说道:”美女,你以为我们是去旅行啊,这趟苗疆之行必然充满危险,这么能带上你呢?你还是在家好好地当警察吧,最多一个月,我就会回来了。”

冯忻雅不由失望地撅着嘴,看起了电视。

“大东,这些都是我这三天炼制的符咒,你应该有些用处。”尹清泉从楼上走下来,递给姬大东一叠黄色的符纸。

姬大东欣然收下,嘿嘿笑道:”姐夫辛苦了。”

尹清泉耸耸肩膀,无奈笑道:”本来么,以你的修为,就算没有这些符咒也没有什麼关系,只是你姐姐非逼着我炼制这些东西,唉,家有悍妻真是不幸啊。”

姬非嫣的声音如鬼魅般地从另外一间房子传来,”尹清泉,今天晚上你还是睡沙发。”

姬大东三人不由大笑,尹清泉身子微微一震,小声道:”不好,母老虎发威了,我要去哄哄她了。”

一夜无话,众人一直到很晚才相继回房睡去,姬大东陪着冯忻雅和铁月灵看了半宿的言情剧,虽对这些言情剧非常不爽,但是身子左右两边坐着两个美女,心中却甜滋滋的。

第二天清早,郝连山便亲自过来了。

这天的天气十分糟糕,只是清晨,便是黑云覆盖天空,空气异常沉闷,似乎马上就会有一场暴雨降下。

“呵呵,前辈过来的可真是早呢。”姬大东笑道。

郝连山微微一笑,说道:”还有三天,圣女继任仪式就要开始了,时间不等人呢,我们今天便要到苗疆。”

“喔?我们怎么去呢?”姬大东问道。

“坐汽车。”郝连山回答道:”走高速公路,可以节省不少的时间。”

姬大东点点头,接着笑道:”时间还很早,不如我们吃了早饭再走吧,早餐也做好了,前辈和各位道兄一起坐下吧。”

郝连山摆摆手,说道:”呵呵,我们这些蛊师平时内只修炼精气,吃饭与否并不重要,而且他们都有着金丹期的修为,早就可以辟谷了,这早餐不吃也罢。”

“这修道者也可以吃些东西嘛,前辈过来吃一些吧,今天可是灵儿亲自下厨呢。”

郝连山一愣,哈哈笑道:”那我便要吃一些了。”

吃罢了早餐,姬大东与铁月灵便跟着郝连山坐上了通往贵阳的汽车,这汽车是郝连山买下来的,连同司机都是蛊师,可谓方便之极。

一共是三辆轿车,姬大东他们乘一辆,那些蛊师分别在另外两辆汽车内,而郝连山自然是与姬大东他们在一起。

铁月灵在车上已经睡着了,昨天半夜才睡觉,今天又一早就起来了,以致到了车上,只是过了半个小时,铁月灵便在汽车内睡着了。

“前辈,灵儿这次去苗疆是否会有危险呢?”

郝连山沉默了一会,才沉声道:”苗疆内的大家族除了我们郝家就是泰家,而苗疆两大奇术蛊术和巫术自古相传,威力非凡;若是这次真是泰家在后面搞鬼,那么这次我们蛊师一族的圣女接任仪式,肯定会有始料不及的灾难。”

姬大东愕然道:”那前辈还让自己的外孙女甘冒风险?”

郝连山苦笑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姬先生,你知道么?我们蛊师一族现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凶险啊。”

“喔?前辈请明说。”

郝连山点上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才缓缓说道:”不瞒姬先生,其实从三个月前,我们蛊师养的蛊虫就大批的死亡,这是上天在毁我们蛊术,而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让灵儿成为圣女,让灵儿修成蛊王之身,然后带领我们蛊师们走出困境。”

姬大东一惊:”竟有此事?”

“是啊。”郝连山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否则我也不会这么急匆匆地想要把灵儿接回苗族啊,实在是到了生死关头,我们苗族的蛊术不能失传啊。”

姬大东问道:”这件事情到底是因为什麼,前辈可知原因?”

郝连山叹道:”一点都不清楚,只是蛊虫突然大批的死亡,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现在只有灵儿才能救我们蛊师一族,不然这数万年的奇术就要毁于一旦了。”

姬大东点点头,正色道:”这等奇术万不能失传,我一定会尽力帮助灵儿,让她成为圣女的。”

“现在就担心泰浪这厮,蛊术和巫术虽同为苗族奇术,但是向来是水火不容,此番蛊术面临这么大的为难,我想泰浪这老家伙一定是非常高兴了。”

姬大东想了想,说:”泰家巫术高手多么?”

“很多,有几名元老已经达到大巫的境界,相当于还虚期的高手,我虽然也到了还虚期,但是现在蛊术失灵,未必是泰家巫术的对手。”郝连山神色焦急,似是非常担心。

姬大东皱皱眉头,呵呵一笑:”我可以叫几个朋友帮忙么?”

郝连山一愣:”不知姬先生的朋友是?”

姬大东淡然一笑,说道:”前辈请放心,我只叫两个人来,他们都是拥有神兵的高手,而且为人正直,我想应该能帮上忙的。”

郝连山大喜:”如此甚好,有劳姬先生了。”

姬大东嘿嘿笑道:”无妨,我只是不希望灵儿收到伤害而已。”

郝连山问道:”不知姬先生要怎么通知你的朋友呢?”

“当然用手机呀,现在通讯这么方便,手机实在是非常好的交通工具。”姬大东呵呵一笑,从上衣的口袋内掏出手机,迅速地拨出几个号码,速度之快,郝连山也没有看得清楚。

“孟小子,来贵州省的台江县玩么?”电话通了后,姬大东嘿嘿一笑。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小,郝连山没有听见说的是什麼,只听姬大东又笑着说道:”好啦,不多说了,你帮我叫上阿宝,一起这里吧,我在台江等着你们。”

姬大东说完就挂上了电话,”前辈请放心,等我们到了台江后,我请来的朋友也会到达的。”

郝连山奇怪地看了一眼姬大东,淡淡地问道:”姬先生口中的”孟小子”难道是蜀山近百年最杰出的天才孟冕么?”

姬大东轻轻鼓掌,笑道:”郝老爷子虽身居山林,但神州道门的任何风吹草动依旧是难瞒您的双眼呢。”

郝连山目光中透着惊奇,不由失笑道:”老夫幸好先前未曾与姬先生交恶呀,现在一想,真的是很幸运呢。”

“呵呵,前辈此话怎说?”

“且不说姬先生本身就是昆仑少掌教,拥有神兵榜排名第三的绝世神兵玄天斧,而姬先生的姐夫亦是茅山天师派少掌教;更是神州道门天级高手姬如云的儿子,与蜀山剑派青年高手孟冕是为兄弟,种种身份加起来,姬先生真可谓是神州道门最有势力的一个人呀。”

姬大东哈哈大笑:”前辈若是不说,我尚且不知道自己居然这么厉害哩。”

汽车在贵阳停了下来,众人吃了一顿中午饭,接着一行人倒车前往了台江,到傍晚的时候,姬大东他们才到了台江县。

台江县是蛊师的聚集地,也是郝家的根基所在。

这次姬大东第一次来到台江县,这个充满民族风味的小乡镇。

四五个身着盛装的苗族姑娘排成一队,手握弯弯的牛角杯把寨口挡住,几个老汉在寨门前吹芦笙迎接。一两个苗家妇女心安理得地坐在自家门口或者”美人靠”上刺绣,姬大东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切,这里很平静,很祥和,却一点也不恐怖。

“这里好美丽,好漂亮。”铁月灵惊喜地叫道。

郝连山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他淡淡说道:”其实我们苗族人最与世无争了,蛊术只是我们防身和自古传下来的奇术,我们不能让蛊术失传,或许有些蛊师跑到外面为非作歹,但是大多数人则是非常善良的,比那些城市中的人群善良百倍。”

姬大东对郝连山的话完全相信,他长长呼出一口气,笑容满面地说道:”真是想不到,原来这才是蛊师们的生活,与世无争,逍遥自在,这里确实是一方乐土。”

“所以,我绝对不允许任何破坏这里的安定,我不想跟苗疆巫术争夺哪一门奇术是苗疆第一,但是我也绝对不允许泰家破坏这里的一切。”

姬大东呵呵一笑:”我的决定是正确的,前辈尽管放心,晚辈一定会帮着前辈处理好苗疆蛊术和巫术之间的恩怨。”

当众人下车后,一路上不管男女老少都会笑着跟郝连山打招呼,从他们的表情上,姬大东可以看出这些人是非常尊敬郝连山的,而郝连山的脸上也自是自终带着笑容,热情地与苗族的乡亲们打招呼。

郝连山的房子是台江县最大,最古老的一幢。

姬大东和铁月灵随着郝连山进入了这座古老的宅子,这座宅子中,主仆泾渭分明;郝连山领着两人进入正屋,笑着说:”你们随便坐吧。”

屋子陈设相当简单,几张椅子,一张桌子而已。

“我不喜欢那些现代的装饰,虽然这里也通了电,有电视等物,但是我却不喜欢,呵呵,你们不会介意吧?”郝连山问道。

姬大东摇摇头,笑道:”前辈一心钻研蛊术,视外物为粪土,这种精神乃是晚辈应该学习的,我们又怎么会介意呢。”

郝连山呵呵一笑,转头朝铁月灵问道:”灵儿,饿了么?”

铁月灵红着脸点点头,说了一声:”嗯,有一点饿了。”

“哈哈,”郝连山大笑两声,”我马上叫下人们准备晚餐,今日我要与姬先生痛饮一杯。”

姬大东哈哈一笑:”晚辈乐意奉陪,前辈不必叫我先生,叫我大东即可。”

说话间,一名蛊师从外面走来,恭敬地说道:”组长,有两名外乡人要见您。”

“长得什麼样子?”郝连山皱着眉头问道。

“是两名年轻人,看起来是修道高手。”这名蛊师老实地回答道。

姬大东一愣,接着笑道:”想必是我的朋友来了,我去看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