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金鳞巨蟒(上)

夜色虽然迷人,但是这座小小的院落内却充满了杀机!

姬大东看着眼前这名面若白纸的驭鬼者,不由叹道:”若非你多行不义,我又何必跑来杀你呢。”

这名驭鬼者心中提不起一点的战意,既然眼前这人拥有神兵榜排名第三的玄天斧,而他却是没有神兵的修道者,一名连神兵榜都进不去的修道者怎么能对付神兵排行榜内的高手呢。

这人扑嗵一声给姬大东跪下,哀声道:”阁下高抬贵手,放了我罢,我保证以后不会利用鬼灵为恶!”

姬大东缓缓举起玄天斧,淡淡说道:”人,总是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任,你也不能例外。”

在月光的照耀下,玄天斧很顺利地割下这名驭鬼者的头颅,接着这名驭鬼者的尸体竟然一点点消散在空气中,不留半点痕迹。

姬大东收起玄天斧,摇摇头,自言自语道:”我又开始多管闲事了,希望这样的事情会越来越少。”

姬大东正想离开,却好像忽然发现了什麼,笑道:”姐夫,出来罢。”

“哈哈,你这小子,想不到我居然瞒不住你。”在姬大东左面十米处,一个人影渐渐显现了出来,赫然就是姬大东的姐夫尹清泉。

姬大东呵呵一笑,说道:”茅山派的隐身术果然非同一般,若不是我刚才吸收了一些玄天斧的灵力,绝对不会发现姐夫藏在一旁的。”

尹清泉也笑道:”可是我引以为傲的隐身术还是没有瞒不住你。”

“呵呵!”

尹清泉接着说道:”我今天晚上也是来这里除掉这名邪恶的驭鬼者的,没想到却被你小子抢先了一步。”

“我也是碰巧遇到了这名驭鬼者放出去的鬼灵,心想反正晚上没事,便就过来了。”

尹清泉笑道:”这厮还真是倒霉,居然能让名震神州道门的暗行者亲自动手,这厮就算是死了,也不算枉死呀。”

姬大东摆摆手,哈哈笑道:”什麼暗行者,都是一些有心人给起的名号罢了。”

尹清泉接着笑道:”大东,你准备在晋京市找个工作么?”

姬大东一愣,接着便说道:”好哇,反正我也挺无聊的,况且我近期也不准备离开晋京市了。”

尹清泉想了想,叹道:”晋京市为千年古都,这个城市里藏有许多修道者,甚至还有更为厉害的神兵传承者;当年师傅让我下山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让我守护晋京市,但是我却发现我一人的力量实在是太过渺小了,所以我才想到了你。”

姬大东呵呵笑道:”我出生在这里,这个城市就是我的家,我自然有义务让自己的家不受到任何伤害。”

尹清泉笑道:”有你协助我,我便高枕无忧啦,这样吧,我明天为你打理工作的事情,你想一下,想去哪里上班?”

“警局!”姬大东脱口而出。

“当警察?”

“是的。”姬大东微微一笑,脑海中浮现的竟是冯忻雅的容貌,姬大东此时就可以预料了,当自己穿着一身警服出现在冯忻雅面前时,这小妮子脸上的惊讶表情了。

尹清泉点点头,说道:”那好,我明日就去安排,不出三日,你便能当警察了。”

“如此就谢谢姐夫啦。”

至此,一夜无话,两人结伴回到帝豪别墅区,姬大东洗洗也就睡了,虽是杀了人,心中也无顾忌;先前七年,姬大东与师傅一同修行,不知杀死多少禽兽败类,杀人对他来说,如切菜一般简单。

第二天一早,姬大东刚刚起来没多久,便听到自己电话响了。

姬大东看了看号码,原来是冯忻雅的,便接了,”喂!”

“大东,我在帝豪别墅区门口呢,你来接我一下。”

姬大东一愣,随即说道:”你怎么跑这里来啦?”

冯忻雅在电话那头说道:”今天我休息,在家里也闲着没事,就跑来啦。”

“那好,你等一下,我马上就去接你。”

姬大东穿好衣服,拿上家里的钥匙便出门了。

远远的,姬大东就看到大门口有争执的声音,其中一人是冯忻雅,另一人却是不认识。

姬大东急忙跑了过去,只是扫了一眼,就清楚了事情的原委;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子正嬉皮笑脸地纠缠冯忻雅,而冯忻雅终究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遇到这种事情便也束手无策,只能怒声喝叱。

大门口的保安无动于衷,仿佛没有看到一般,姬大东心如明镜,暗道这男子恐怕有些后台,所以保安才不敢阻拦。

“忻雅!”姬大东高声叫道。

冯忻雅看到姬大东,面色一喜,急忙跑到姬大东身边,神色委屈之极,”你这混蛋家伙,怎的才来。”

姬大东却是眨眨眼睛,调侃道:”怎么啦美女,被人调戏啦?”

冯忻雅面色一红,接着哼了一声:”我是警察,谁敢调戏我。”

她话未说完,那名男子就领着两个壮实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冯忻雅面色一紧张,小手下意识地抓住了姬大东的手臂。

姬大东打量了一眼这名清秀男子,却是笑了:这世道真是诡异,这明明就是一名女子,非但假扮男人,而且竟是在调戏冯忻雅,姬大东不由来了兴趣。

“你是谁?”这女扮男装的女子看了姬大东一眼,诧异地问道。

“我么?”姬大东呵呵一笑,说道:”我是她的男朋友,不知这位先生有什麼事情么?”

冯忻雅听到姬大东的话,脸色变得更加通红,只是心中却莫名地欢喜起来。

“你也住在这里?”女扮男装的女子再次问了一句。

姬大东呵呵一笑,道:”怎么了,姑娘对我也很好奇么?”

冯忻雅一愣,这姬大东莫不是神经病了,眼前这家伙明明就是男人,怎么称他为姑娘呢?冯忻雅看了这”男子”一眼,却真的发现这”男子”面色清秀的很,心中顿时明了:大东肯定是在讽刺这个小子,哼哼,讽刺得好,嘻嘻,这家伙的脸色都变了,看来是很生气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