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少年时

第二十六节

我人生第一次逃课居然就逃去了上海。

去之前我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先跟家里人说元旦要在学校复习考试就不回去了,又叮嘱宿舍的人帮我应付点名,然后就装了一背包衣服,跟秦川奔向了机场。

说起来那还是我第一次坐飞机,我在北京的胡同里长大,从小就没出过什么远门,有几次跟着我爸我妈单位出去旅游,也都是坐火车去的。秦川替我出了飞机票钱,那几乎相当于我两个月的生活费,我逞能地说以后还他,却被他瞪了回去。我注定还不起,只好装上我攒的所有零花钱,心想到了上海再好好请他和秦茜吃一顿。

一路上我既兴奋又懵懂,秦川给我要了靠窗的座位,我东摸摸西碰碰,直到遇到气流才吓得坐好,突然想起这是在万米高空之上,有点害怕起来。

“这飞机……不会出毛病吧?”我忐忑地问秦川。

“我又不是开飞机的,我哪儿知道。”

我默默坐好,系好了安全带。秦川看着我的小动作,忍不住笑,挨近了我说:“哎,乔乔,要是飞机真掉下去了,你有什么遗憾没?”

“最大的遗憾就是怎么跟你死一块!”我恨恨地瞪着他。

和秦川笑闹着到了上海,秦茜说已经安排好了人来接我们。我们取了行李走到闸口,却被接我们的人吓了一跳。一个高高壮壮剃了光头的黑衣人,举着硕大的纸牌子站在那里,上面写着:“秦川先生谢乔小姐”。他旁边有个跟他长得差不多的黑衣人,背着手站着,眼睛不停环视来往的行人。

我们怯怯地朝他们走过去,秦川问:“请问……是秦茜让你们来接我们的吗?”

黑衣人不回答,反问我们:“秦川?谢乔?”

我们一起点头,另一个黑衣人走过来,一手拎起秦川的箱子,一手拿过我的背包,秦川半客气半试探地挣了一下,完全没抢动……

“走吧。”

举牌的黑衣人在前面带路,我和秦川只得跟上去,我悄悄地捅捅秦川,“你确定跟你联系的是你姐?我怎么感觉我们这是要被绑走当肉票的意思啊!”

“肯定是我姐没错!这阵仗我也搞不懂啊,等我去探探口风先!”秦川低声说,他走上前两步,问举牌的黑衣人:“哥们儿,咱们现在去哪儿呀?”

黑衣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停车场。”

“然后呢?”秦川又问。

然后他就不再和我们说话,只比画了个请的姿势,两个黑衣人一前一后领着我们到了停车场。我们上了一辆黑色的别克车,一路上我们四个人都很安静,中间秦川给秦茜打了电话,她却没有接。

车七拐八绕,最终在一个金碧辉煌的洗浴中心门口停了下来,墙上挂着巨大的朱色大匾,上面写着:金刚池。下车的时候,我其实想立刻撒丫子就跑,可是更多的黑衣人从大门里走出来,给我们打开车门,拿上行李,簇拥我们进去,根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我和秦川被他们安排进了一个房间,说是等一下,也不知要等些什么。室内装饰很浮夸,到处是明晃晃的金,秦川四处看了看:“这倒像是我姐的地儿了,她就喜欢金的,很符合她品味。”

“你姐到底干吗呢?”我小声问。

“我哪儿知道!妈的,她电话一直不接。”秦川愤愤地按掉手机。

“咱们没事吧,”我带着哭腔,“我怎么有种进了魔窟的感觉呀,这窗子高么?能跳下去么?要不咱俩还是跑吧。”

“你老实待会儿吧!”

我走到窗边看了看,起码离地面六七米,我只好断了跳窗的念头。我们又等了会儿,还是没人过来。

“秦川……”

“啊?”

“咱们要是无故失踪了,会有人告诉咱们家里人么?要不要在这个房间里留点记号啊?”

“……你休息会儿行么?”

“秦川……”

“又怎么了!”他烦躁地快暴走起来。

“我想上厕所……”我小声说。

“你去呀!”

“你陪我。”

“神经病啊!你上厕所,我一男的怎么陪你!”

“我害怕!”

“上厕所你怕什么!”

“我连这是什么鬼地方都不知道能不害怕吗!”

“那你憋着别上!”

“憋不住!”我腾地站起来,“好!我自己去了!我要是回不来了你别后悔!”

我赌气地拉开房门跑了出去,还好门口没有黑衣人把守,我摸索着下了一层楼,并没看见卫生间的标志。我天生路痴,走了两圈就把自己绕晕了,好不容易走到有人声的地方,往里探头一看却着实吓了一跳。

是男浴室……

内室站着几个光溜溜的大男人,那画面太刺激,我几乎背过气去,好在他们没发现,我跌跌撞撞跑出来,又听见有人在讲话,忙随手拉开一个柜子,想钻进去躲一躲,而这次,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柜子里摆满了砍刀,每把都足足有一个手臂那么长,在幽暗的角落里依然闪着寒光。

“谁!”突然,背后一声凶狠的男声响起,“干什么的!”

我慢慢转过身,双手举成投降状,几乎瘫软下去,“我……我是来找秦茜的……对不起,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不会说出去的……”

面前的不出意外又是一个黑衣男,他纳闷地看了看我,“你怎么跑到这边来了?”

“我找厕所……”

“这儿没女厕所。”

“啊?”

“你进门没看吗?‘金刚池’,这里是男澡堂。”

“啊……那……我这就回去,”我瑟缩地答,往前走了两步又哭笑不得地转过身,“我迷路了……麻烦能带我回去吗……”

那人把我领回了刚刚金灿灿的房间,我一进来就背贴着门滑坐在了地上。

“怎么了你?”秦川问。

“快跑吧!咱们肯定是到了黑社会的贼窝了,我刚都看见了,满满一柜子,全是刀……”

我上前去拉秦川,而他却不动换,满脸复杂的表情看着我,这时秦茜突然从房间里的小门闪身出来,她哈哈笑着走向我,一把把我抱在怀里:“乔乔快让我看看,想死我啦!”

两年多没见,秦茜越加明艳动人,她烫了波浪式的卷发,佩戴着耀眼的金饰,比以前雍容了许多。我被她紧搂在胸前,完全不明状况,秦川上前剥开我俩,怒气冲冲地扯着秦茜问:“姐!到底怎么回事!你到底在做什么!”

秦茜把乱发别到耳后,扬起下巴,轻描淡写地说:“黑社会呀。”

仿佛为了配合她似的,门口敲门进来了一个黑衣人,恭恭敬敬地说:“大姐,晚饭安排了席家花园。”

“知道了,先出去。”秦茜顿时换了另一张脸,强大而冷艳。

黑衣人点头退了出去,我和秦川都傻了眼,秦川不可思议地望着他姐,而我想,他多年的江湖老大之梦,终于由他姐实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