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少年时

第二十五节

我想离开北京。

从小到大,这是第一次我如此想离开我的故乡。因为小船哥,我一直以为他是我心中的堡垒,原来只是沙滩上的城堡,已经被我亲手埋葬;因为杨澄,我隐约看到了爱情粉红色的泡沫,而那最终也就是一场美妙的海市蜃楼。

秦川在此时突然引我望向了另一条路,我于是想大着胆子跟他跑一跑。

去上海之前,我们和小船哥、千喜一起吃了顿饭。小船哥看到秦川很高兴,就像照顾弟弟一样,嘘寒问暖地说了好多话。我在旁边看着,他们那样子就如同小时候,好像这么多年都没有经过,只是彼此模样变了,个子高了,而世界还是那个世界。我想也许周遭的人看我和小船哥也是一样,我一直就是他的小妹妹,我们的关系再也没有超越那个小院,之前那长长的单恋,不过是我的痴人说梦。

千喜正欣喜地给秦川讲前一阵她和小船哥一起去天安门看升旗的事,小船哥似乎不想让她说,可她却执拗地按住小船哥,一脸俏皮地说:“不行,我一定要告诉他们。”

“什么什么,千喜你快说!”秦川兴致勃勃地凑着热闹,他陪我上课那天还刻意跟千喜保持着距离,可一顿饭的工夫就已经互相混熟了,毕竟千喜是无法让人讨厌的女孩子。

“说之前要先问你们俩一个问题,”千喜很神秘,“你们知道天安门城楼上挂着的两行字是什么吗?”

我和秦川面面相觑,天安门城楼正中挂着毛主席像这我们都知道,旁边的确是有两行字,但那写的什么我可真记不住了。

“中国共产党万岁?”我试探着答。

“你看看你们,从小就在首都长大,居然这么不热爱我们北京天安门!”千喜点着我们鼻子指过去,“连何筱舟同学都不知道,我问他,他居然说是不是为人民服务。”

“好了,谁都有知识盲点嘛!”小船哥被她说得不好意思起来。

“那到底是什么啊?”秦川问。

“我告诉你们啊,东边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西边是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千喜得意扬扬地说。

“你怎么记那么清楚?”我很好奇。

“因为我从小家里就摆着天安门城楼的图片,我从小就想来北京。”千喜很笃定地说。

她有所向往的样子很美,小船哥体贴地拉了拉她的手,秦川看了我一眼,给我夹了一大块水煮牛肉。我低下头,格外认真地吃起来。

那天吃完饭,秦川送我回宿舍,小船哥也送千喜,我们走在前面,他们走在后面。在路上我有些沉默,秦川突然把我的绒线帽子扯了下去。

我没好气,“干吗,还我啦!”

“别摆臭脸了!不然唯一一点可爱的优点,都要被人比下去了!”他笑嘻嘻地说。

“那又怎样!反正怎么都是输,输多输少无所谓了。”

“谁说你输,你一点也不差啊!是小船哥输了个好姑娘。”

“真的?”我高兴了点。

“真的!”他使劲把帽子扣回到我头上,遮住了我的眼睛。

我笑闹着追着他打,两个人跑了一阵,脸都跑红了,呼出一团团的哈气。

小船哥远远地在后面喊:“别摔着!”

我回头望过去,千喜幸福地拉着小船哥的手,牢牢地站在他身边。天空微微飘起了雪花,两人美好得像一张明信片,投递在了最好的年华里。

北京的冬天很冷,那却是个让我以后无论何时想起来,都会觉得温暖的画面。

秦川拍拍我的肩膀:“千喜挺好的,算了,就这样吧。”

“小船哥也挺好的,算了,就这样吧。”我狠狠点了点头。

回到宿舍后,我把小船哥送我的红色手套收了起来,连同这些年我攒的那些小船邮票、徽章、橡皮、笔记本、书信都一起装进了箱子里。

从那天起,我真正把小船哥埋在了过去的时光里,埋在了幼时的梦里,埋在了我的心底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