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少年时

第二十节

我们早上回到了学校,刷完夜的清晨格外地冷,每个人都冻得上牙打下牙,因为没了杨澄的车,我们只好都挤到王莹家的车里,到宿舍门口,一下从车里钻出了这么多人,这阵势把周围人都看呆了。

我又冷又困,到屋里就爬上床睡了,一直睡到下午五点多才醒过来,似乎做了许多梦,但又一个都记不起了。刷过夜总有些不舒服,头很晕,宿舍只有徐林在,她说王莹回家了,千喜和小船哥去了图书馆。这几天发生的事就像一场大梦,徐林具体的描述,让它们一件件清晰起来,而我越想就越觉得胸口闷闷的,无论白天黑夜,都一样暗淡起来。

正胡思乱想着,我的手机响了,来电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接起来,却是熟悉的声音。

“谢乔。”

“你是?”我只是觉得熟,却想不起是谁。

“杨澄,你没存我号码啊。”

“啊!”我惊讶地叫起来,忙道歉,“对不起,回来就睡了,忘记存了。”

“那现在存好吧。”

“哦。”不知为什么,和他说话我竟莫名地紧张。

“干吗呢?”

“在宿舍,刚醒。”

“那下来吧,一起吃个饭。”

“啊?”

“我去你们楼下等你,快点啊,拜。”

他爽快地挂了电话,我却愣在了床上。我突然想起了昨天印在我手背上冰凉的嘴唇和浅浅的吻,脸腾地红了起来。

“乔乔,吃不吃饭去?”徐林收起她的漫画书问。

“我和人约了。”我迅速从床上翻下来。

“那你帮我打份饭回来吧,我懒得出去了。”

“好。”我对着镜子拢拢头发,看着自己有些浮肿的脸,拿起水盆直冲向了水房。

我下楼的时候杨澄已经到了,我四处望了望,有些忐忑地跑向了他。

“不愧是公主楼啊,这么多接女朋友吃饭的。”杨澄指指周围说。

“是哦。”我有些紧张地答。

“我们出去吃吧,马克西姆怎么样?”

“不行,我还得给我们宿舍徐林打饭呢。”

“徐林是哪个?”

“就是……那个有点像男孩的。”我想来想去只想到这个形容徐林最准确。

“哦,知道了。”

“昨晚玩一晚上,你都没记住我们的名字吗?”我惊讶地问他。

“记住你了啊,谢乔。”他笑了下。

“还有千喜呀,你们不是早认识了。”他打来找千喜的电话,我起码接过三个。

“对,还有千喜,”他倒也不避讳,“那你说吃什么?”

“就去三食吧,离得近。”

“成。”他欣然应允。

与杨澄并排走在路上,我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注目,这弄得我更紧张了,而他却似乎毫无所谓。路上我们没说什么话,进了餐厅,他让我去找地方,然后就去窗口买了满满两份套餐端了过来,我说要给徐林带馅饼,他就又去买了一趟。他出乎意料地绅士,弄得我更不好意思起来。

菜大概不合他的口味,他只随便夹了两筷子就不吃了,而我虽然饿了一天,但此时在他的目光下却没有一点胃口。

“那个……你为什么喊我来吃饭啊?”我忍不住问。

“你以为呢?”杨澄凑近了一点。

“我……我哪知道。”我靠到椅背上。

“没找到人陪我吃饭。”他说得很随意。

“怎么会没人陪你吃饭?”我瞪大眼睛,“你”字咬得特别重。

“王莹跟你们说了多少我的坏话啊,估计已经把我塑造成花心大萝卜了吧。”杨澄叹了口气。

“没……没有。”

“嗯,看来没少说。”

我还是不善于撒谎,赶紧闷头扒了两口饭,想起王莹形容杨澄的话,又忍不住偷偷瞥他,却正好对上他看我的目光。

一口饭噎在了嗓子眼。

“说真的,我也奇怪我为什么约你。”

“……哦……”我垂下头,使劲咽下了那口饭。

“可能因为我昨晚做梦梦见你了。”杨澄说,他样子看起来很认真,一点不像开玩笑。

“梦见什么了?”我旋即认真地问。

“梦见这个。”

我眼中他的脸突然放大,右手手背上一直残留着的那种冰凉触感,突然换到了嘴唇上。

他吻了我。

我的初吻。

我整个人都呆住了,大脑一片空白,面前的杨澄变成了再陌生不过的镜像。这和我对初吻的所有想象都不相同。它不像《美丽人生》里佟二俯下身对杏子那个温柔体贴的吻;也不像《流星花园》里道明寺对杉菜的那个霸道独占的吻;更不像《蓝色生死恋》里俊熙对恩熙那样绝望与真心的吻。我的初吻像蜻蜓点水一样,不温柔,不体贴,不浪漫,不温暖,不充满爱,而且对象还不是恋爱中的人。

我想我该怎么办,是不是该哭,该痛斥他,或者该扬起手给他一巴掌。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的身边忽然掠过了一阵风,我的头发飘扬起来,从发丝中间,我看到一个人冲到了杨澄面前,然后一巴掌把他从椅子上打翻在地。

“操你妈!”

秦川大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