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少年时

第十九节

真心话大冒险之后是国王游戏,大家已经玩开了,连小船哥都跟着说笑起来。我也混在中间笑着,叫着,起哄着,开心着。假装高兴是一种麻醉,我就像泡在水里,所有声音和模样都与我隔着一层,那么不真切。

不知道是玩到第几局,娜娜是国王,她跳起来,大声叫着:“我是国王!所有人都听我的!下面,抽到红桃A的人,要以求婚的姿势,单膝跪地去亲吻红桃6的手背!谁谁?快站出来!”

大家纷纷翻看自己的号码,嚷着被抽中的人出来,我已经很累了,蒙蒙眬眬地翻开自己的扑克,发现上面画着6个红色桃心,我笑着举起手,摇晃地站起来,而对面也站起来一个人,是杨澄。

本来嚷得最欢的娜娜一下没了声音,这样陌生的组合也让其他人觉得奇怪,说笑声慢慢停下趋于消失。我突然紧张起来,就像儿时那次玩“三个字”,在小船哥面前对秦川说出“我爱你”,有种难堪的尴尬。

而杨澄丝毫不在意这些,他越过两个沙发,走到我面前,姿势优雅地单膝跪地,轻轻握住我的右手,垂下头轻吻了下去。

他的嘴唇凉凉的,碰触到我手背时,我浑身都轻轻抖了一下。我愣愣地看着他潇洒地完成动作,又绕过两个沙发走回到他的座位上,我忙坐下来。徐林在旁边调侃了些什么,大家恍过神,笑了起来,我也笑了,但其实他们在笑什么我根本不知道,余光中我看到小船哥看向我,但灯太暗了,我没看清那目光里有些什么。

又玩了一阵,到零点的时候,大家欢呼圣诞快乐,互相交换了礼物。因为和之前的配对有了变化,所以礼物的交换也混乱起来。社长把一本杜拉斯的精装剧本送给了王莹,王莹也只好把准备给杨澄的钢笔送给了他。杨澄倒是不在意这些,只是娜娜送出的卡通台灯令他无奈地挑了挑眉,他的回礼是一瓶Chanel香水。小船哥送给千喜的是一条小十字项链,千喜送他的就是那颗水晶苹果,当时我还想她为什么要那么仔细地挑选礼物,现在才恍然大悟。小船哥一如既往地细心,他准备了两份礼物,给我的是一副红色手套。他一定是怕我落了单,孤独地收不到礼物,而他这样的细心又让我格外叹息,为什么他能关照我这么细密,却体察不到我真正的心意。最后没有礼物的倒是徐林,她也无所谓,准备好的Kitty玩偶她丢给了王莹,王莹很嫌弃,不过还是收了。

到了后半夜,大家都累透了,麦霸徐林唱够了歌,躺在王莹腿边睡得浑浑噩噩,王莹不住地把她拨拉开,社长还在她旁边不停地献殷勤,我隐约听到他在谈《等待戈多》的哲学意义。小船哥和千喜细细碎碎地说着话,他们都怕冷落我,时不时跟我搭句腔,其实我倒是宁愿他们去说自己的,干脆也把头歪在一边装睡。娜娜围着杨澄聊天,从星座血型到喜欢哪个歌手、喜欢吃什么水果,她基本上已经全部搞清了。而杨澄还约了下一场,他应付了娜娜一会儿,过来跟王莹打招呼,说要先走,去××家的大Party,问王莹一起去不。王莹说不去了,让他给那些人带好,祝圣诞快乐。

经过我的时候,杨澄突然停了一下,推了推我的肩膀:“你叫什么乔来着?”

我怔怔地看着他说:“谢乔。”

“谢乔,你有手机么?”

“有。”

“留个号码吧,你说我拨给你。”

杨澄说这些话时都很自然,我跟着他的节奏,想都没想就报出了自己的号码,他拨过来,说:“好了,那拜拜。”

“拜拜。”我挥了挥手,然后才反应过来,他都没说自己叫什么,好像反正我铁定知道他的名字似的。

王莹捅了我一下。

我一愣,说:“干吗?”

“你可不要飞蛾扑火,饥不择食,”王莹朝杨澄的背影努努嘴,“刚才真心话大冒险,他说的可是真心话,他呀,大概从来不会去爱谁呢。”

“什么跟什么呀!”

我烦躁地转过身,左手不自觉地攥住了右手,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那里凉凉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