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少年时

第十七节

12月24日的清晨,我们宿舍被急促的电话铃吵醒,徐林照例骂着娘去接电话,气急败坏地把我从上铺扽下来。我披头散发,肿着眼睛接起了电话,秦川的声音马上传了过来。

“乔乔!你没事吧!”

“啊?没事儿啊,怎么啦?”我打了个呵欠。

“你昨天晚上号啕大哭吓死我了……到底怎么了你哭成那样!家里没出事吧!”秦川很紧张的样子,而我当着千喜的面又怎么说得出口。

“没事,就是聚餐喝多了。”

“我操!”秦川声音骤然高了上去,“你丫知不知道就因为你哭成那德行,我圣诞节都不过了直接改了机票呀!你丫知不知道温哥华这边下了多大的雪呀!你丫知不知道我打开门门口就是一堵雪墙啊!雪墙你懂么!就跟你在糖罐子里往外看似的!你丫……”

“你在哪儿?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听着秦川絮絮叨叨的话,我又要哭出来了。

“在机场!航班停了一大片,我等飞机呢!”他气愤地嚷。

“真的真的?”我激动地问,我迫不及待地想见到他,仿佛在一片灰烬中看到了荧荧火光。

“废话!”

“你快回来。”我哑着嗓子低声说。

“我一人承受不来!”徐林嬉笑地唱起来。

千喜笑了,王莹笑了,秦川笑了,我也跟着笑了。

这世界总是还算宽容待我。

当晚原本期待已久的平安夜联谊如期而至,但因为小船哥和千喜的突然惊喜,原本人员搭配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小船哥自然要和千喜在一起,娜娜立刻黏上了杨澄,剧社社长对王莹大献殷勤,而我便和徐林凑在了一起。

我们八个人,分成了两辆车。王莹和杨澄事先安排好了,他们都是打死也不挤公交车的主儿,家里分别派了两辆车来跟着我们,搞得一场普通聚会却排场十足。千喜他们和社长坐王莹家的车,我和徐林、娜娜坐杨澄家的车。

坐在车里的娜娜很兴奋,她悄声跟徐林说,看这辆甲A开头的奥迪车就知道果然传闻不假,杨澄家要比王莹家背景更深厚。而我坐在窗边才发现,颜色那么深的玻璃膜,从外面看不到里面,从里面倒是能很清楚地看到外面。

之前准备送给小船哥的那盘专辑,就在我的随身听里转着,歌片儿上原本铅笔画着的圆圈已经被我擦掉了,但是因为橡皮同时擦去了纸面的底色,“我一直爱你”这五个字反倒更加凸显出来。不过已经没用了,我把它藏在包里,并在内心埋葬了它。我不想听《简单爱》,只是一遍遍地重复听《开不了口》,听杰伦漫不经心地唱透伤心:

就是开不了口让她知道,

就是那么简单几句我办不到,

整颗心悬在半空,

我只能够远远看着,

这些我都做得到,

但那个人已经不是我……

我还是安静地哭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