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少年时

第八节

开学不久我们就去军训了,我们极品的213宿舍,迅速就开始扬名立万,大展神威。

最先出名的是徐林,穿上迷彩服的她完全变成了小男孩。第一天练操,教官就愤怒地让她出列滚去男生排,她则愤怒地表示滚去了绝不滚回来。在我们的再三证明下,教官才终于相信了她是女孩。从此徐林就超过B大任意一男生,赢得了整排女生的回头率。当然,同时还有她行走在女生宿舍和女厕所时,时不常传来的尖叫声。不过女孩子们都有奇妙的喜爱,兴许是徐林的雌雄莫辨很特别,又或者她有着超脱性别的美感,总之她很快成了超人气女生,风头甚至盖过了千喜。她的拥趸都是女生,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各式各样的零食,完全填饱了我们的课余。

不用说,再然后就是千喜了。她的美貌通吃了整个B大男生排,甚至在教官群中都迅速艳名远播。我们教官近乎卑微地讨好她,让她做副排长,不用早操,平时训练也只喊口号就好了。因为见到千喜就紧张,教官总是结结巴巴的,我们就在私底下笑他,给他起外号叫小结巴。不过因为她的拥趸都是男生,虽然她也每天都能收到礼物,但礼物全是无趣的子弹壳……

王莹的权贵也立时展现,军训前她就开好了假条,病症是“窦性心律不齐”,医嘱是“需要静养,不能参加剧烈运动”。于是在我们顶着艳阳跑步、站军姿、踢正步、练军体拳的时候,人家大小姐就坐在树荫下面听着Walkman喝着冰镇可乐聊着天。她身边坐着杨澄,据说也是“窦性心律不齐”。两个“不齐”的人就那么悠然自得,要是把他们屁股下面的马扎换成躺椅,把迷彩服换成泳衣,基本上就和在夏威夷度假差不多了。

小结巴教官没比我们大几岁,最初他看不惯还批评过他们,但当天晚上就被他想象不到的大大大上级打来电话给骂了。他还没见过大世面,不知这训练场之外,有院儿,有海。

没人敢管的王莹和杨澄就那么继续嚣张了下去,但似乎也没有女生抗议,因为她们都只顾着看杨澄的脸而忘记抗议了,杨澄确实太帅了。而以娜娜为首的花痴女生们,迅速集结成了“澄澄粉丝团”,白天因为杨澄一颦一笑而欢呼雀跃,晚上拉着王莹问东问西。王莹对此显然已经见怪不怪,她提醒说杨澄就是猫,肯定又是闻着了腥味,指不定哪个女生要意乱情迷地遭殃。

而我呢,一直在这团热闹之外。整个军训唯一期盼的事就是小船哥他们作为学生干部来的那次慰问。隔着栅栏,我使劲向他抱怨天气热、宿舍吵、练操累,各式各样的不好。他就笑笑地把手伸进栏杆,揉揉我的头发,再把买来的橘子一个个透过栏杆的缝隙递给我。其实哪有那么多的不好,说得那么可怜,不过是天真的心机,想看到他的担心,得到他的宠罢了。

军训快结束的时候各排组织汇报演出,千喜和杨澄作为B大偶像级人物再次绽放光芒。最早拉歌的时候他们俩就火了,千喜的好嗓子只唱王菲,在空旷的排练场上一首清唱的《天与地》技惊四座,那句“也请你,记紧留起,你心直至我再亲你”唱得如痴如醉。而杨澄也不闲着,他不唱当时最火的任贤齐、朴树什么的,他唱许巍的《故乡》,唱到“你是茫茫人海之中我的女人”时,那似乎专注又迷蒙的目光让所有女生晕了一次。后来夜聊的时候也不知谁把千喜和杨澄聊到了一块,他们俩快好上了的传闻就立刻传开了。单从外貌来说,他们的确应该在一起,看看都赏心悦目。反正排练时他们认识了,最后几天,虽然杨澄还是和王莹一起躲训练,晒日光浴,但更多的还是来找千喜。

最后的汇演,杨澄领着男生排几个还稍看得过眼的男生一起跳了H.O.T的《Candy》,张佑赫那段最炫的舞由杨澄一个人来跳,其他人则都成了壁花甲乙,女生们的尖叫声High翻了礼堂,千喜也领着我们排唱了《同一首歌》大合唱。下台时,我眼见杨澄在后台等千喜,他也不说什么,只是等她走过去的时候,冲她笑笑。

舞台灯光朦朦胧胧,映在他们年轻的脸上,倒真像是一部漂亮的爱情电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