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萌芽

第二十四节

中考前五天,我锁骨骨折,左臂脱臼。

我不知道那些电影里善意的英雄们在被伤害之后是怎么做到在人们面前坚定地说:我不后悔,如果再回到当初,我还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从那天起,我至少后悔了一万次!

我不敢跟家里人说实话,只能说是不小心从台阶上滚下来了,结果从我奶奶开始全家人劈头盖脸臭骂了我一顿。刘雯雯丝毫不辜负我的舍命相救,消失得干干净净,那天之后连个慰问电话都没给我打过。而秦川,我真想一边冷笑一边抽自己耳光。我因为担心他难受而出头,但显然,他根本不管我难不难受。

我胆子小,不勇敢,更不是伟大的人。在我心底里,那天之所以会冲上去,并不是想高风亮节地等刘雯雯来跟我说句谢谢,我只期待秦川能像以往一样,揽住我说一句:乔乔,真够哥们儿!

可我什么都没等来,中考前一天,来的是我的小船哥,他从遥远的通州倒了三趟车来看我,给我买了冰淇淋,还告诉我他又考了第一,而我也一定会考第一,会和他考到同一所中学。

这让我更后悔了,我居然为了秦川弄伤了自己,左胳膊只能像个茶壶一样架着,恐怕考试的时候连试卷都按不住,这样的我要是辜负了和小船哥的约定,我肯定会抱憾终生。

考试头一晚,我紧紧攥住小船哥写给我“加油”的那个护身符,却仍然没睡好觉。第二天我昏沉沉地出了门,因为不能骑车,所以我只能叉着腰架着胳膊走去考场,走到胡同小口的时候,我挂在书包上的护身符被花坛里的月季挂住了,要是平时转身摘下来就好了,可我现在却是一只手动不了的残废,转身费劲,摘书包费劲,够护身符费劲,就在我气得几乎将那一丛月季拽出来时,护身符从我身后被轻巧地解救了下来。

我一声谢谢还没说出口,就看到了秦川。

“加油。”他拿着我的护身符看,不知是念上面的字,还是真有良心来跟我说句加油。

我不理他,抢过护身符揣到兜里继续往前走。

秦川追上来,“喂!你还要怎样啊!真不说话了?

“我特意早起过来跟你说加油的!差不多得了啊!

“你叉着腰干吗啊?难看死了,像茶壶似的,右手举起来比个茶壶嘴呗!

“哎哟,逗你呢,好了啊,好了啊。

“谢乔,你没完了!等会儿!”

秦川一把揪住我的左胳膊,我撕心裂肺地“嗷”一声叫起来。

“你……你怎么了?”秦川这才发觉我的不对劲,惴惴地问。

我狠狠瞪着他,“怎么了?!锁骨骨折!你们家刘雯雯没事你就放心了,还顾得上管我死活?现在跑过来说加油,加油个屁!我没被你害死就拜佛了!”

“什么刘雯雯啊?你怎么弄骨折的?你说清楚了,我怎么一句听不懂啊!”秦川死死拦住我。

“她没告诉你?”我不可思议地看着秦川。

“告诉我什么?”秦川一脸纳闷地看着我。

我仰天长叹摆了摆手,“算了算了,这辈子我都不想和刘雯雯扯上关系了,你去问她吧。哦对,她也可能会跟你说是好心为我。嗯,可以,请你也好心为我让让道吧!我可要好好考试呢!”

我推开拦着路的秦川,叉着腰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远了。

我心里稍稍好受了些,因为我低估了刘雯雯的坏,也低估了秦川的蠢。

下午考完试的时候,我在校门口一群等孩子的家长中间看到了秦川,他迎着我走过来,抢过我的书包背在了自己肩上。

“你……你没去考试?”我指着他惊讶地说。

“考了,提前交卷了,反正也不会。”秦川一副我是学渣无所谓的表情。

我往四周看了看,“就你一个人?”

“嗯。”

“大龙呢?”

“也刚考完吧。”

“刘雯雯呢?”我斜着眼看他。

“不知道。”他皱了皱眉答。

看他的表情,我想他一定知道了点什么,我试探着问:“喂,那你不……”

“白痴。”他打断了我。

“你……”

“蠢货。”

“我……”

“缺心眼!”

“喂!”

“弱智。”

“你才……”

“你不会喊人啊!不会一起跑啊!不会告诉我啊!”秦川急吼吼地喊。

“当时哪想得了那么多……”我低下了头,想想这亏确实吃得有点冤。

“二百五!”

“秦始皇!”

这是我第一次骂秦川“秦始皇”而他没有还口。他只是把我拉到了他右边,帮我挡住左边的人流和车。我歪着头眯起眼看他,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脸不耐烦地拎着我的粉红书包的样子实在很可笑,可我又觉得温馨,温馨得驱走了好多的委屈,温馨得让我觉得锁骨骨折的这个茶壶姿势也还不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