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萌芽

第二十二节

我又回到了原来的生活,安静地上学,安静地做功课,安静地放学,安静地走过校门口喧嚣着的秦川身边,然后像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

也有些不一样,比如秦川身边多了刘雯雯,而我身边少了嘲笑声。秦川还是把孙泰打了,打得很严重,鼻青脸肿到老师都要过问的地步,不过据说他坚持说是骑车摔的,可想而知秦川有多么可怕的威慑力。也因此,这回彻底没人敢招惹我了。但我也不感谢他,孙泰也好,刘雯雯也好,他们伤的是我的面子,而秦川,伤的是我的心。

也许是过于安静,于是我多了许多时间思考,而思考得越多,曾经的快乐就越遥远。

繁华也许只是孤独者的错觉。

期末考我从第二名又掉到了第六名,之后起起伏伏,始终徘徊在第三到第十之间,我最高傲的名次随着我最高兴的时间一起到达顶峰,然后再一起一蹶不振。那半年我仍然努力,只不过在努力的空当有些发呆。

临近中考的时候小船哥特意给我写了一封信,信的内容如他一样干净整齐,最后重重的“加油”二字被我小心地剪裁下来,做成了一个小小的护身符挂在身上。那是我仅剩的所有期望和梦想,是让我能仍然仰起头的勇气。

那年正赶上1998年的法国世界杯,当时北京国安的外援冈波斯所在的巴拉圭队入了决赛圈,一时间北京大人小孩全围坐在一块儿看球,想想也挺心酸的,自己国家出不了线,只能靠看外援过过干瘾。我第一次看球是1994年,那年夏天秦叔叔鼓捣了个大彩电回来,半夜全院的人都围在一起看意大利和巴西踢决赛,看到半截我就在我妈怀里睡着了,后来被罚点球时他们一惊一乍的声音弄醒,只模模糊糊看了个背影,长大之后才知道那就是巴乔,那一刻是悲伤透顶的遗憾。后来国内甲A火了,在北京你要不是国安球迷,人都得说你有毛病。我跟着秦川一起看球,当时高峰、高洪波、谢峰、曹限东、谢朝阳、韩旭……所有国安球员的名字都叫得上来,偶尔还能跟他议论议论442、532的排兵布阵,越位这种考验真伪球迷的终极问题早就难不倒我了。

要不是和秦川闹翻了,我们肯定会聚在一起天天聊世界杯。我就能跟他说,我觉得日本的守门员川口能活特别帅,但是后来又喜欢上了克罗地亚的金左脚苏克,贝克汉姆当然帅得惊天地泣鬼神,但是喜欢他的人太多了我就不爱凑热闹,最终还是为英阿大战中少年欧文千里走单骑的一记绝杀倾倒,彻底成了欧文的粉丝,但是现在这些都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开心了。

那时候我就明白了,能分享的快乐,才是真快乐。

我因此想念秦川,但是又更加生他的气。如果一辈子没吃过糖,不知道它有多甜,那么也不会遗憾。难受的是,让你尝到了糖的甜味,却不再给你吃一口。

秦川就是我的糖,他把自己留给了刘雯雯,我吃不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