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萌芽

第十七节

在北游门口,我一眼就看见了刘雯雯。

她穿了条粉红色的连衣裙,站在那里亭亭玉立的,走过去的人都禁不住看她几眼,她似乎也习惯了被注视,直到发现我的目光,她才志得意满地露出了微笑。

而那个笑容和她说“走着瞧”时的笑容一模一样。

“生日快乐。”刘雯雯仔细看着我,就像面对一只有趣的猎物,生怕错过它一丝一毫的挣扎。

“谢谢,不过,我不记得我邀请你来呀。”我生硬地说。

“所以谁叫我来的你应该猜到了吧。”刘雯雯眨了眨眼睛。

“我……”

“雯雯!”

我想出的反击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就被身后秦川的呼唤生生挡了回去,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他第一次叫她雯雯,往常都是连名带姓一起喊的。

刘雯雯擦过我的肩膀走向了秦川,两个人一起在我面前站定,我退后三步看了看,默默点点头,勉强算郎才女貌,还挺相配的。

“干吗啊你!”秦川被我从上到下看得不舒服,把我拉回原地。

“是你干吗呀,还跟我玩先斩后奏。”

“谢乔你不损我两句能死呀!”秦川脸红起来。

“对!说吧!到底怎么个情况啊。”我呼了口气,抱着手问。

“我们交往了。”刘雯雯用特别温柔的语气羞涩地说,我浑身狠狠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问你呢。”我只盯着秦川。

“哎哟,问什么呀问,就那么回事呗!”秦川不好意思起来,正巧大龙来了,秦川赶紧转移话题,“大龙,你怎么回回迟到啊!”

大龙一边擦汗一边说:“我这不是给你们买早点去了么,吃个煎饼还那么多要求!老大你的,俩鸡蛋,乔乔的,不要薄脆,我看看……嫂子的,不加葱花!”

大龙对刘雯雯的称呼,让我愣了一下,刘雯雯却一点不觉着别扭,欣然接过了煎饼。

“大龙,你也知道他们……”我指了指秦川和刘雯雯。

“知道啊,老大没回来那几天,还派我保护嫂子来着。”大龙憨憨地说。

“原来就我一个人蒙在鼓里啊。”我冷冷笑着。

“是我不好意思跟你说,所以才没让秦川告诉你,我想反正到生日这天总会知道的。”刘雯雯主动替秦川解围。

而看着她狡黠的目光,只有我才懂得她的潜台词:“怎么样,这个生日礼物够惊喜吧!”

“恕不笑纳!”我用眼神回击。

旁边两个男生根本看不懂我们的内心戏,秦川招呼着大家一起进去,买票的时候,他搭上我的肩膀,“怎么样,你还说没人喜欢我,我想找女朋友,那还不是轻轻松松,手到擒来……”

我扒拉掉他的手,飞给他一记白眼,“蠢死了!”

秦川大呼小叫,刘雯雯走到我身边,得意地小声说:“怎么样?”

“也难为你了,就为了讨厌我,不得不去喜欢个白痴。”我不屑地大步独自往前走,再不理身后那两个人。

那天我玩了很多平时不敢玩的项目,过山车、疯狂老鼠、急流勇进……什么刺激玩什么。急坠时,我敞开了嗓子大声叫,似乎不这样,就吐不出胸口里的那股闷气。

可是刘雯雯充满了我身边的所有空气,只要她在,我就随时有闷气可生。

玩海盗船的时候,秦川刚拉着我好不容易抢了第一排的座,她就眨巴着眼睛走过来说在后面害怕,然后挤在我们中间,怕我看不见似的整个人贴到秦川身上。

买棉花糖的时候,本来一人一个挺好的,刘雯雯非说怕甜,和秦川分一个吃,你举着喂我一口,我举着喂你一口的,好好一个棉花糖被他们俩轮流舔得恶心巴拉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本来想买点什么零食就算了,刘雯雯居然心机满满地从书包里掏出一个大饭盒,里面是她做的吐司煎蛋、炒饭沙拉,吐司上居然还用番茄酱写了个“川”字,我假装看不出来,拿着叉子在那喊写个“三”是什么意思啊,刘雯雯立刻从我手里把那片面包抢走举到秦川面前,说这个“川”是给你的,里面多夹了块肉。秦川吃得得意忘形,我吃得各种想吐。

玩到下午,大龙张罗晚上去哪儿摆生日宴,我心想要让我再面对这两人估计我一辈子都没办法好好吃饭了,赶紧拒绝说要回家吃我奶奶给我做的长寿面。

“我还说给你买蛋糕呢。”秦川遗憾地说。

“不用,真不用!”我一想到指不定切蛋糕的时候刘雯雯再搞出什么肉麻戏码,就浑身恶寒。

“那我送你吧!”秦川说。

“这也不用,你不送你女朋友啊。”我指了指刘雯雯。

可能听说秦川要送我,刘雯雯有些不高兴,不过她马上又换回了懂事的笑脸,“没事,我们可以一起送你。”

她刻意咬字在“一起”上,我连忙摆摆手,“不不不,太谢谢了,真不用。”

“老大,嫂子,你们再玩会儿吧,我去送乔乔。”大龙依旧傻乎乎地热情。

“谁都不用送,你们继续,我要赶紧走了,就这么着,拜拜!”

我挥手跟他们道了别,一个人从北游走出来。可能晒了一天的太阳有些中暑,可能中午没吃好饭有点反胃,走到门口的时候,我难受得不行,一步都不想走,一步都走不动。

我蹲在地上,后背被烤得热烘烘的,我知道这一次再没有人会追过来了。

眼泪落在柏油地面上,不到五秒钟就蒸发了,我终于体会到了刘雯雯的厉害,那天在学校天台上她发出的大招,原来早已把我打成内伤,穿过空气,穿过身体,穿过心脏,最终打碎了我这些年精心守护的透明结界。结界美丽的碎片如同玻璃碴,掉在我心里,生疼生疼的。

我失了魂一样茫然地骑回了家,刚到院门口就闻到了炸酱的味道,果然不管再怎么难吃也还是家人最心疼我,我深呼了口气推开了门,正想跟奶奶起腻说句好听的逗她开心,却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小船哥挺拔地站在院中,好像他就一直在那儿从未走远一样,“乔乔,生日快乐!”

我看到我的太阳,他的温暖光亮驱散了所有的阴暗,破碎的结界瞬间修复,光洁美好如初。

我的世界终究有一块圣土,是刘雯雯永远抵达不了的地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