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萌芽

第十六节

暑假前最后一天上课,刘雯雯意外地不仅仅跟我说了一句Hello,她表情严肃地望着我,“跟我来一下。”

在学校的天台上,我们面对面站着,那场景就像之后那部电影《无间道》一样。而我们就像卸掉伪装的美少女战士,她不再骄傲,充满怨毒,我不再迷糊,充满厌恶。此时此刻的场景,应该配上鬼畜音乐那种BGM,如果再有特效的话,必须是每人身后都加上超级赛亚人火焰那种才行。

“谢乔,我讨厌你。”刘雯雯扬起眉毛。

她终于说了实话,我当然不甘示弱,“刘雯雯,我也是。”

“你知道么,你这样不起眼的女生,我本来应该一辈子不跟你说一句话的。”

“你又不是女王,我也没打算捧你臭脚。”

“所以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每天耐着性子跟你说Hello么?”刘雯雯诡笑着,我突然觉得后背紧了紧。

“我不想知……”

我话还没说完,她就打断了我。

她清晰地说:“因为,我喜欢秦川。”

“那……那怎么了!你爱喜欢谁就喜欢谁去,不用跟我报告!再说你喜欢他,他又不一定喜欢你!”我的气势莫名弱了一截。

她盯着我看,似乎看破了我心底隐秘的慌乱,满意地轻笑了声,“走着瞧。”

刘雯雯擦着我的肩膀走了,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天台上站了很久。BGM音乐结束,如果我们之间真的刚发生了一场对决,那么结果就是,她上上下下ABAB发出了大招。

而我没有。

我着急忙慌地回家,扔下书包就给秦川打了电话,他们学校比我们早放假,所以这两天没出现在学校门口,我也不用辛苦上演保镖的戏码。

他家的电话我早就倒背如流,但这次居然按了两次都没按对,第三次倒是拨出去了,可那边却一直占线。我神经质一样地不停拨不停拨,终于在20分钟后,打通了他家的电话。

“喂!”秦川很快就接了电话,语气有点不耐烦。

“跟谁打电话啊,聊这么半天。”我忐忑地问,真怕他脱口说出刘雯雯的名字。

“我爸呗,不是过几天我们就要去广州找他么,有话见面说不得了,啰嗦死了,先找我妈,再找我姐,跟我奶奶聊完,最后还忘不了数落我几句。”

“可见你在你们家的地位!”我松了口气。

“滚!”

“就没别人给你打电话?”我旁敲侧击地问。

“没有啊,谁给我打啊。”

“比如……比如女朋友什么的。”我小声说。

“放屁,我哪有女朋友!”

“你就不打算找一个什么的?”

“那种婆婆妈妈的事有什么意思,我现在只想把一辉从九龙一凤的神坛上拉下来,真正坐上江湖老大的位子。”

“切,你就吹牛吧,肯定是你们四二一中的女生没人看得上你,也就大龙跟你混一混!”

“你故意找碴吵架是不是!有事没事?”

“没事!再见!”

果断挂了电话,我稍稍安下了心,可很快就又心绪不宁起来,现在刘雯雯不给秦川打电话,不代表她一会儿不打,即使今天都没打,明天、后天、大后天……只要她想,她随时都可以联系上秦川跟他表白,我根本拦都拦不住。

可我转念又想,刘雯雯表不表白,秦川跟不跟她好,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就算他们真的交了朋友,每天手拉着手一起跟我说Hello,我又能怎么样,我凭什么怎么样,我就是怎么样了又能怎么样。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我自己也泄了气。说到底,还是不想我讨厌的女生和我最好的朋友有什么交集,站在中间的我白痴得像是老鹰捉小鸡里展开双臂的母鸡。没过两天秦川一家就去广州找在那里做生意的秦叔叔了,临走之前他跟我打了一通电话,急匆匆的,我只记得在有限的时间里罗列要他在那边给我带的粤语专辑的名字,刘雯雯的事也就扔到一边了。我想还是得相信秦川的眼光,他又不是没见过美女,身边有秦茜这种级别的雅典娜,他还能看上刘雯雯这样的美杜莎啊!

没有秦川在的暑假我有点恹恹的,大龙找过我一次,立刻被我奶奶冰冷的目光绝杀,从此之后再也不敢登门。我也懒得出去,每天在家啃玉米、吃西瓜、纠正小愉妹妹的发音,结果不甚理想,她倒是终于不喊我“乔乔仔仔”了,却换成了“乔乔这这”。

我和秦川的生日就差11天,我8月8日,他7月28日,都是狮子座,也难怪我们从小就掐。住院子里的时候,大人图省事,每年都给我俩凑一起过。后来上学搬迁就断了些年,这次他在广州,也就算了。7号一早我奶奶问我明天想吃什么,好去早市买菜,我没精打采地说:“随便,您别再做炸酱面就行,不好吃还非逼着我吃完了。”

“白眼狼!你就不知好歹吧!”

眼看我奶奶又要开始对我革命再教育,电话铃救命般地响起来,我奶奶接了电话,没好气地递给我,“找你的!”

这一暑假我都没接到电话,正纳闷是谁找我,就听见了秦川臭屁的声音:“本大爷我回北京啦!”

“你回来了?!”我激灵一下坐了起来。

“广州那破地儿又闷又热,我和我奶奶都受不了了,就提前一起回来了。”

“那王菲的《自便》买到了吗?”

“买了买了!”

“张学友的《雪狼湖》呢?”

“有。”

“张国荣的《红》,还有范晓萱的……”

“哎呀都买了!你烦不烦啊!你也不问问我光问你的专辑,本来想明天过生日给你,干脆我自己都留下得了!”

“别别别!”我谄笑着,“那明天去哪儿玩呀?”

“北京游乐园吧!”

“行,那九点钟北游门口见。”

“好吧,那个乔乔……”秦川仿佛还有什么话说,却吞吞吐吐的。

“什么事?”

“算了,明天再说吧,你别迟到!”

“知道啦!让大龙带早点!”

一整个夏天的暑伏随着秦川的电话烟消云散,我整个人都清凉起来。想想也难怪大家都说我缺心眼,秦川的古怪我一点都没发现,那时我只顾高兴地以为,我一定会过一个开心的生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