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萌芽

第十四节

刘雯雯很听秦川的话,从那以后,见到我果然多了一句Hello,可除此之外,她依然和我不多说什么。而我也会礼貌地回一声Hi,其他的话也一句没有。每天放学的那声铃响,就是我和刘雯雯之间的魔法开关,白天的点头之交到了傍晚就会变成亲昵的伙伴。我真不知道她怎么就能如此地华丽转变,我也跟秦川他们抱怨过,可秦川始终认为这只是我小女生的糟心情绪,根本没什么所谓。因此,我也只好不情不愿地充当起刘雯雯的保镖,每天护送她走一段在我看来压根没有危险可言的回家的路。

不管我再怎样不乐意,刘雯雯已经从我那个透明结界的缝隙钻了进来。她跟我们一起放学,一起吃东西,一起切台球,一起在大马路上溜溜达达地度过很多时光。不知不觉地,我似乎慢了刘雯雯一步,在我眼前,慢慢变成了她与秦川并肩的身影,而这身影,竟让我有点小小的忧伤。

放暑假之前我们一起去了北海玩,划鸭子船的时候,刘雯雯和秦川坐在一边,而我和大龙坐在另一边。刘雯雯带了随身听,里面在放张信哲的新歌。那时女生都特喜欢张信哲,要是有谁说不喜欢Jeff,不会哼几句,简直就混不下去了。我嚷着要听,秦川却把耳机抢了过去。

“这个人唱歌娘们唧唧的,我听听有什么好听的呀!”

“给我!不许你骂阿哲!”我站起来够他,船摇晃起来,大龙忙拉着我坐下。

秦川把一只耳机塞到耳朵里,另一只很自然地递给了刘雯雯,刘雯雯接过来,也放在耳朵里。从我这里看过去,一个不羁的少年和一个秀美的少女,被一根长长的耳机线连在了一起。

夏日的熏风轻轻吹过,水面上荡起了微微涟漪,打碎了的阳光散在他们身上,这么望过去,简直可称之为美好。可这样的美好,却突然让我心酸得不得了。

我也不清楚这心酸来自哪里,就像最疼我的奶奶放下我去抱小愉妹妹,就像小时候秦川抢了我最心爱的香味橡皮,就像我攒了好久钱买的梦龙被大龙抢去咬了第一口,就像所有我能想到的不舒服心情的总和,却又好像与那些都不一样。总之,我实在不想让时间就这么停留在这儿,我恶意地撩起水去泼他们,刘雯雯惊叫一声,秦川马上扔掉耳机脱下T恤开始反击,我们的小船在北海中间摇曳起来,船舱里进了不少水。

“等一下,随身听进水了!”刘雯雯的白裙子被水污了一片,样子十分狼狈,她打开随身听的带盒,果然有水流出来。大龙收势不及,又一把水泼过去,秦川却闪身挡在了刘雯雯前面。

“别闹了,不玩了。”秦川半搂着刘雯雯说。

可我根本不想停,即便已经浑身湿透仍不想停,不想停下来被他们发现,我的脸上除了水珠之外,还有泪珠。

我朝那边使劲泼着水,大龙拉着我说乔乔好了好了,我却甩开了他。

渐渐大家都发现了我的不对劲,秦川看刘雯雯都湿透了,一把将她拉到身后,大吼道:“谢乔,你别犯浑啊!”

我终于停了下来。

小船在水面中间漂浮着,而我的心却沉入了最深最深的水底。

“哎哟,你嚷嚷什么啊,乔乔她就是玩疯了,”大龙打岔,“是吧乔乔,我们……”

“靠岸吧……”我打断大龙,“我想回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