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萌芽

第七节

我度过了入学以来最安静的一天。别说嘲笑声,就连招呼声都没有了。

早上校门口的一幕被很多同学看到了,再加上后一拨人又目睹了男厕所那一幕,事件迅速蔓延,然后被夸大被传播,到最后被演绎成了江湖故事黑帮传说。结论就是:谢乔背后有人罩着,那人是四二一中的老大。

作为被老大罩着的女人,我感受到了高处不胜寒的礼遇与敬畏。课间上厕所的时候,往常我都是被女生围观着窃笑,偶尔还会被“不小心”溅上些水池子里的水,现在则是队都不用排,大家齐齐让开,把最里面唯一一个有门的蹲坑让给我用;到楼道打水的时候,往常都是被一再故意加塞,现在则是只要我站在队伍里,排在我前面的人就会自动消失,我成了永远的第一个,而第二个则跟我保持五米以上距离;中午拿饭的时候,以前都是菜汤洒出来的盒饭才会留给我,现在则是我伸手时其他人都缩回手,我想拿哪盒拿哪盒。

我眼风所到之处,大家都会瑟缩地抖一抖。这感觉真是……又爽又寂寞啊!

放学时我在校门口又见到了秦川,他绷着脸,一边用余光看我一边抽烟,我推着车走到他跟前,直盯着他的眼睛,他还是不理我,直到我实在忍不住咧嘴笑起来,他这才也笑了。

“你丫什么眼光啊!瞧他那样,我都懒得打他。”秦川不屑地说。

“讨厌!不许说脏话!”我踹了他一脚,“为什么他们都说你是四二一中的老大啊?”我从上到下打量他,觉得他除了比搬家时又高了些,没什么太大变化,怎么转眼进了中学就呼风唤雨起来了?

“当然是打出来的啦!”秦川搓了搓额前的头发故意耍帅,本来的刺头被他搓得生生竖起来一块,看上去特别可笑,可他完全没看出我眼里的笑意,自顾自地捅捅身旁的一个小混混,“大龙,给她讲讲。”

大龙比秦川还要多蹿出半个头,以前我就老看见他,离远了看时觉得他人高马大虎着个脸恐怖得不得了,可现在离近了看却觉得他没什么可怕的,尤其看到他衬衫前襟上的油渍和黑黑的袖口时,就更没畏惧感了。

“是的是的!当时老大在食堂打饭,结果被原来的老大强哥——啊,李强——把饭盒撞翻了,结果他也不道歉,结果老大就冲上去把他狠揍了一顿,结果……”

大龙不停地“结果”还是没结果出个所以然来,秦川不耐烦地打断他,“你也知道我最喜欢吃烧茄子了,赶上丫倒霉,那天正巧是这个菜,我们学校食堂就做烧茄子好吃,我好不容易才打上,一口没吃呢,香味儿都没来得及闻就让丫给撞翻了,那我能干么?打呀!打完我才知道,他据说就是我们学校老大,这一架之后他被我打那么惨肯定不能是老大了啊,皇帝轮流坐,今天就到我家啦,哈哈哈。”

秦川一边说一边仰天长笑起来,周围那几个混混也附和着一起笑,我扯着嘴角一点都笑不出来,深深为四二一中学所谓老大和老大兄弟们的低智低能担忧。

“如果那天是青椒炒鸡蛋呢?”

“那就算了呗,反正我也不爱吃。”

秦川无所谓地挥挥手又笑起来,大龙他们继续跟着笑,但明显笑得牵强起来,显然他们也在为自己老大的智商担心。

“我回家了……”我一脸黑线地推起车。

“别别别啊,一起喝个汽水吧!”秦川拉住我的车把,转头吩咐起来,“去买两瓶黑加仑!”

大龙应声而去,既然是我最喜欢的黑加仑,我也就不争气地停在了原地。

从那天起,在灯花中学校门口的四二一小混混聚会中,多了一个穿校服的娇小身影。倒不是我弃明投暗,只是在灯花没人敢惹我,也没人敢和我玩,我这是被逼上梁山罢了。当然,在我看来,秦川他们真不算是绿林好汉,顶多是帮乌合之众。

不过,正因为有了这帮乌合之众,我才总算有了朋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