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中的个人

说到自我控制这个问题,我们已经知道,人类大脑里不是只有一个自我,而是有很多不同的自我在相互竞争,争夺控制权。这里面有想获得即时满足感的自我,有铭记远大目标的自我,有现在的自我,也有未来的自我。他们可能相似,也可能不同。实际上,你会发现自己大脑里还住着几个人,就像脑子里还不够挤似的。我说的可不是多重人格障碍,我指的是你的父母、配偶、孩子、朋友、老板,以及任何出现在你日常生活中的人。

人生来就要和其他人产生联系。我们的大脑已经找到了一种巧妙的方法,确保我们能产生这样的联系。我们有专门的脑细胞管这件事,它名叫“镜像神经元”。它唯一的任务就是注意观察其他人在想什么,感觉如何,在做什么。镜像神经元分布在整个大脑中,帮助我们理解其他人所有的经历。

比如,想象一下你和我待在一个厨房里,你看到我用右手去拿一把刀。你的大脑就会自动把这个动作转化成某种信息,管理你右手运动和感觉的镜像神经元就会被激活。这样,你的大脑就会开始分析我在做什么。镜像神经元会重新创造我的运动,就像一位侦探在重建犯罪现场一样。它会试图找出当时发生了什么,以及发生这件事的原因。这会让你猜测我为什么要拿刀,之后会发什么事。我是要攻击你吗?还是说,我的目标是台面上的胡萝卜蛋糕?

再比如,当我去拿刀子时,一不小心划破了右手的大拇指。噢!当你看到这个的时候,你大脑中管理痛感的镜像神经元就会作出反应。你的脸部肌肉会开始抽搐,你马上就知道了我的感觉。痛感对大脑来说是如此真实,就像疼痛的信号是来自你的右手一样。你脊髓中的神经甚至会试图抑制这种疼痛,就好像实际上是你切到了手!这就是移情的本能,它让我们理解他人,并对他们的感觉作出回应。

等我包扎好拇指,给自己拿了块蛋糕,你大脑奖励系统的镜像神经元就会被激活。即使你自己不喜欢胡萝卜蛋糕,但你知道我最喜欢它(的确如此),你的大脑也会开始期待奖励。当我们的镜像神经元获取了别人奖励承诺的信息时,我们自己也会渴望得到奖励。

镜像意志力失效

通过这个简单的场景,我们发现了三种形式,这三种形式都会使我们的社会脑(social brain)出现意志力失效。第一种形式是无意识的模仿。当镜像神经元探测到其他人的行动时,它会让你的身体也准备做同样的动作。当你看到我去拿刀的时候,你可能会不自觉地想伸手帮我一把。在其他情况下,我们也会无意识地对别人的姿势或动作作出反应。如果你注意一下肢体语言的话,你就会发现,交谈中的人会摆出对方的姿势。一个人交叉着双臂,过了一会儿,和他说话的人也叉起了双臂。她的身子向后倾斜,很快,他的身子也会向后倾斜。这种无意识的身体镜像似乎能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彼此,同时带来相互联系、关系密切的感觉。(这就是为什么销售员、经理和政客都需要经过训练,让他们能有意识地去模仿别人的姿势。因为他们知道,这么做更容易影响他们的模仿对象。)

我们有模仿别人行动的本能,这就意味着,当你看到别人去拿零食、饮料或信用卡的时候,你自己也会无意识地模仿他们的行为。同时,你也会失去自己的意志力。最近,研究人员考察了烟民在看到电影中有人抽烟时,他们大脑中发生的变化。他们控制手部运动的大脑区域变得活跃起来,就像烟民的大脑正在准备掏根烟点上一样。仅仅是看着屏幕上有人抽烟,就会让人下意识地产生吸烟的冲动。对想要控制冲动的烟民来说,这无疑加大了挑战。

大脑让我们误入迷途的第二种形式是传染情绪。我们发现,自己的镜像神经元会对别人的疼痛产生反应,也会对别人的情绪产生反应。正因为如此,同事的坏心情会变成我们的坏心情——这让我们觉得自己才是那个需要喝酒的人!这也就是为什么,电视情景喜剧会添加笑声音轨——他们希望,别人的笑声也能惹你发笑。这种情绪的自动传染同样能解释,为什么社交研究者克里斯塔斯基和福勒发现,快乐和孤独的情绪会在朋友和家庭中传播。那么,这为什么会造成意志力失效呢?当我们感觉不好的时候,我们会用惯用的方法来改善心情。这可能意味着,很快你就会去疯狂购物或者吃下一块巧克力了。

最后,当我们看到别人屈服于诱惑时,我们的大脑也可能受到诱惑。如果你发现别人和你有同样的意志力挑战,你就会很想加入他们。当我们想象别人想要什么的时候,他们的欲望就会引发我们的欲望,他们的食欲也会引发我们的食欲。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我们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要比一个人的时候吃得更多;为什么赌徒看到别人赢了一大笔钱的时候,自己也会提高赌注。这也能解释,为什么我们和朋友一起购物时花的钱更多。

深入剖析:你在模仿谁?

这一周,仔细观察你是否在模仿别人的行为,尤其是和你的意志力挑战有关的行为。同样放纵自己的行为是不是维持关系的社会黏合剂?当看到周围的人在做同样的事时,你会不会变本加厉地去做这件事?

受社会影响的烟民

马克最近找了个新工作,在咖啡店里做服务员。咖啡店每4个小时换一次班,员工能休息10分钟。马克很快发现,休息时大多数人会去后院抽烟。换班结束的时候,大家通常是从后院走进来的。回家前,大家也是边聊天边抽烟。马克平时不太抽烟,不过聚会时偶尔会抽一两根。他发现,自己休息的时候,如果其他服务员也在后院,他就会抽烟。有时候下班后,他也会和同事们在一起抽烟。

我在课上谈到社会环境对行为的影响时,马克意识到,这就是自己的问题。他一个人的时候从来不抽烟。但在工作的时候,因为大家都在抽烟,甚至咖啡店经理都在休息时抽烟,所以他抽烟比不抽烟要容易得多。马克没有过多考虑这种社会习惯会带来什么后果,但他绝对不想因此不再和同事来往,即使那些人都是大烟鬼,每天的精神支柱就是休息时抽根烟。他决定不再找同事们要烟抽。他的同事对此一点儿也都不生气,因为他们不用再给他烟了。马克仍然认为社交很重要,只是他不用在社交时抽烟了而已。

目标也能传染

人类天生就能洞察别人的思想。当我们观察别人的行动时,我们会用社会脑去猜测他们的目的。为什么那个女人要冲那个男人大喊大叫?为什么服务员要和我调情?这样的猜测可以让我们预测别人的行为,避免社会灾难。我们需要学会保护自己和他人,远离社会威胁。(那个正在尖叫的女人,和与她在一起的男人,谁处在危险之中?谁会需要帮助?)在模棱两可的情况下,我们也需要作出最合适的反应。(那个和我调情的服务员是想多拿点小费,而不是想约我出去。)

但是,这种自动读心术也有一种自控的副作用:它会激活我们心中的共同目标。心理学家称之为“目标传染病”。研究发现,我们很容易感染别人的目标,从而改变自己的行为。比如,在一项研究中,同学们得知了另一位同学在春假里打工的事,大家就都把赚钱视为自己的目标。然后,这些学生就会在实验中更努力、更勤快,以便多赚点钱。年轻人看到男人在酒吧里和女人搭讪的故事时,他们就会把草率的性行为当做目标,也就更可能帮助突然闯进实验中的漂亮年轻女性。(研究人员证实,这位年轻男士相信,帮助这名女性会让他更可能和她上床。这听起来很合理。但我肯定,实际效果可能没有大部分年轻男士想得那么乐观。)另一些调查显示,想着一位吸大麻的朋友,会让大学生更想得到刺激的体验;想着一位不吸大麻的朋友,就会减少他们的兴致。

这些对自控来说意味着什么呢?好消息是,能够传染的目标,仅限于你已经拥有的或是和他人共有的目标。你不会因为短暂暴露在一个目标前面,就感染上这个全新的目标。这和感染流感病毒不是一回事儿。当朋友给你烟时,不抽烟的人不会产生对尼古丁的欲望。但是,别人的行为能激发你大脑中的某个目标,只不过这个目标当时没能控制你的选择而已。正如我们看到的,意志力挑战总是包含了冲突,这种冲突来自两个相互竞争的目标。你现在想要享乐,但你又想要未来的健康。你想要冲老板发脾气,但你又想保住自己的工作。你想要大肆挥霍,但你又想要还清债务。看着其他人追求其中一个目标,你大脑中两方的力量对比就会发生扭转。

目标传染在两个方向上都会起作用——你既可以感染自控,也可能感染自我放纵。但是,我们好像更容易感染上诱惑。如果和你共进午餐的人点了甜品,她“即时满足”的目标便会和你“即时满足”的目标狼狈为奸,一起打倒你减肥的目标。看着别人在买节日礼物时大手大脚,你的欲望就会增加,你就会希望圣诞节早上给自己孩子更多快乐。这会让你暂时忘掉,自己最初的目标是少花点钱。

意志力实验:增强你的免疫系统

我们不总是感染别人的目标。有时,看着别人屈服于诱惑,反而能增强我们的自控力。当你坚定了一个目标时(比如减肥),还要意识到你有一个与之冲突的目标(比如吃个比萨)。当你看到别人的行为和自己最大的目标发生冲突时,你的大脑就会处于高度警惕的状态。它会让你的主要目标更坚定,它还会寻找策略帮你坚守目标。心理学家把这叫做“反抗控制”。但当你的自控力受威胁时,你可以把它看做一种免疫反应。

当你面对别人的目标时,增强免疫系统的最佳途径就是:在每天刚开始的时候花几分钟想想自己的目标,想想你会怎么受到诱惑,想要改变自己的目标。这就像疫苗一样,能保护你不受别人的感染。回想自己的目标能强化这个目标,避免你感染他人的目标。

感染别人的目标,失去自己的控制

有时候,我们感染的不是某种具体的目标,比如吃零食、花钱、诱惑陌生人,而是和我们的冲动一致的、更普遍的目标。荷兰格罗宁根大学的调研人员在各种真实情景下证明了这一点。他们的研究对象是那些没有疑心的路人。他们找到了很多人们举止恶劣的“证据”,比如,明明旁边有醒目的“不准停车”标志,人们还是把自行车锁在栅栏上;明明杂货店有“购物车使用后请归还店内”的规定,人们还是把购物车留在停车场里。他们的研究显示,“打破规则”也是可以传染的。在研究人员的计划里,那些人受到他人行为的影响,忽略了这些标志。因为别人也把自行车锁在栅栏上,把购物车留在停车场里。

但结果不仅于此。当人们看到“不准停车”的栅栏旁锁着自行车时,他们更可能不遵守规定,跨过栅栏走捷径。当人们看到停车场里的购物车时,他们更可能把垃圾丢在停车场的地上。比起打破某一项规则的目标,能传染的目标范围更广。人们感染的目标是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自己应该做的事。

当我们看到别人忽视规则、受欲望支配的时候,我们更可能在任何冲动面前选择屈服。这就意味着,当我们看到别人举止不良的时候,我们的自控力也会降低。(这对爱看电视真人秀节目的人来说是个坏消息,因为这些节目通常讲的是三件事——酗酒、打架、第三者插足。)听说有人偷税漏税,会让你觉得放松一下节食计划没什么大不了。看到其他司机超速驾驶,你也许会花钱超预算。这样一来,我们就会从别人那里感染上了“意志力薄弱”,即便我们的弱点和我们看到的别人的弱点毫不相同。重要的是,我们甚至不需要直接看到别人行动。就像病人摸过门把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细菌仍会留在把手上面一样,即使我们只看到了其他人屈服于诱惑的证据,我们也会感染上同样的目标。

意志力实验:感染自控力

研究发现,想到自控力强的人可以增强自己的意志力。对你的挑战来说,谁能成为你的意志力榜样呢?是那些经历过同样的挑战并最终成功的人,还是那些自控力的典范?(在我的班上,最常被提名的意志力模范是成功的运动员、精神领袖和政治家。但实际上,家人和朋友能给予我们更多的动力。我们接下来就会发现这个问题。)当你需要多一点意志力的时候,想想你的榜样。问问自己:那个意志力强人会怎么做?

为什么说,你喜欢的人比陌生人更有传染性

在流感肆虐的季节,你可能从任何接触过的人身上感染病毒。比如,收银员咳嗽时不捂嘴,他刷完了你的卡递给你,你的卡上就沾满了细菌。这就是流行病学家所说的“简单传染”。在“简单传染”的情况下,病毒是谁传染给你并不重要。陌生人携带的细菌,和你喜欢的人携带的细菌没什么不同。只要你碰上病毒,就会被传染上。

但是,行为传染的方式则有所不同。社会传染,如肥胖或吸烟的传播,遵循的是“复杂传染”的模式。仅仅接触到行为的“携带者”还不够,重要的是你和这个人的关系。在弗雷明汉社区里,行为的传播不会跨过栅栏和后院。社会传染病在人际网络中传播,那里面都是互相尊重、互相欣赏的人。它不会在街道网络中传播。同事的影响怎么也比不上密友的影响,即便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也比你每天见到却不喜欢的人更有影响力。这种选择性的传染在医学界是闻所未闻的。这就好像是,只有从你不认识或不喜欢的人身上感染病毒时,你的免疫系统才能保护你。但是,行为就是这样传染的。和地理上的亲近程度比起来,社会关系上的亲密程度更重要。

为什么在关系密切的人中间,行为会传染得这么严重呢?我们可以用免疫系统作个类比。只有当免疫系统发现那些人“和我们不同”时,它才会拒绝他们的目标和行为。毕竟,我们体内的免疫系统不会攻击自身的细胞。只要它能辨别出那是自己的东西,它就不会作出任何反应。但是,只要它辨别出那是来自外部的东西,那对它来说就是威胁。它会隔离或摧毁这个病毒或细菌,这样你就不会生病了。事实证明,当我们想到我们喜爱、尊重的人和感觉相似的人时,我们的大脑会像对待自己一样对待他们,而不会把他们视为“别人”。在脑部扫描仪中就能发现这一点。如果你观察一个成年人先想到自己,再想到他的母亲,他想到自己和母亲时大脑活跃的区域几乎一样。这说明,我们认为的“自己”也包括我们关心的人。我们的自我意识取决于我们和他人的关系。在很多时候,只有想到其他人,我们才知道自己是谁。因为,我们的自我意识中包含了其他人,他们的选择影响着我们的选择。

深入剖析:你最可能被谁感染?

花一点时间去想一想,谁是和你关系密切的人。你和谁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你最尊重谁?你觉得谁和自己最像?谁的意见对你来说最重要?你最信任谁,最关心谁?你能不能想到哪些行为(无论是有益的还是有害的)是你从他们身上学来的,或是他们从你身上学到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