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染病的传播

第八章 传染:为什么意志力会传染?

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之所以出名,是因为这里研究H1N1病毒的爆发,更早之前还研究过的艾滋病病毒的爆发。但他们也关注长时期内国民健康的变化,包括美国每个州肥胖率的变化。在1990年,美国没有一个州的肥胖率达到或高于15%。到1999年,有18个州的肥胖率在20%~24%之间,但没有一个州达到或高于25%。到2009年,只有一个州(科罗拉多州)和哥伦比亚地区的肥胖率低于20%,其他33个州的肥胖率都达到或高于25%了。

卫生部官员和媒体是这样形容这个趋势的——肥胖传染病。哈佛医学院的尼古拉斯·克里斯塔斯基(Nicholas Christakis)和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詹姆斯·福勒(James Fowler)这两位科学家被这个形容震惊了。他们想知道,体重的增加是否以和其他传染病(如流感)相同的方式在人群中传播。为了找到答案,他们拿到了弗雷明汉心脏研究所的数据。这家研究所在32年里跟踪调查了马萨诸塞州弗雷明汉1.2万多名居民的状况。调查开始于1948年,当时共有5200名参与者。1971年和2002年又有新一代的居民加入调查。数十年来,该地居民一直汇报自己的个人信息,包括自己体重的变化,以及与研究中其他人的社会关系。

通过一段时间对参与者体重的观察,两位科学家发现了像传染病一样的现象——肥胖是会传染的,它会在家庭内部和朋友之间传染。如果一个人身边有个朋友超重了,那么他变胖的概率就会增加171%。如果一个女性的姐妹超重了,那么她变胖的概率就会增加67%;如果一个男性的兄弟超重了,那么他变胖的概率就会增加45%。

在弗雷明汉社区,不只是肥胖在传染,其他东西也在传染。当一个人开始酗酒,其整个社交圈中泡酒吧的人和宿醉的人都会变多。但是,两位科学家也发现了“自控力可以传染”的证据。如果一个人戒烟了,那么他家人和朋友戒烟的概率也会增加。克里斯塔斯基和福勒在其他社区也发现了这种传染现象。这种现象涵盖了许多种意志力挑战,比如吸毒、失眠和抑郁症。尽管这个情况令人不安,但有一点很明确:坏习惯和积极的改变都能像细菌一样在人群中传播,而且没有人能完全不受其影响。

深入剖析:你的社交

不是每个意志力挑战都是社会“传染”的结果,但大多数挑战都存在社会“传染”的问题。针对你自己的意志力挑战,请考虑以下问题:

在你的社交圈中,有没有其他人有和你一样的意志力挑战?

回想一下,你有没有从朋友或家人身上学到过某种习惯?

和某些人在一起的时候,你会不会更容易放纵自己?

在你的社交圈中,最近有没有其他人也在尝试应对这个意志力问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