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等待的时候,该屈服的时候

我们一直认为最好不要及时享乐。但真的是这样吗?

哥伦比亚大学的市场研究员拉恩·基维茨(Ran Kivetz)发现,一些人没法及时享乐。他们用工作、美德或未来的幸福不断地推迟快感。但最终,他们会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后悔。基维茨把这种情况称为“高瞻远瞩”——其实就是“好高骛远”,不过换了个好听的说法而已。就像我们看到的,大多数人都是目光短浅的。当奖励的承诺摆在眼前的时候,他们没法把承诺当做即时的快感。那些受“高瞻远瞩”折磨的人则习惯于看得更远,而看不到屈服于诱惑时的快感。这个问题其实和“目光短浅”一样严重,最后都会带来失望和不快乐。

对那些无法对诱惑说“好”的人来说,他们屈服诱惑时需要的自控力,和我们抵抗诱惑时需要的意志力一样多。只有用这一章提到的策略才能搞定这些人。那些“高瞻远瞩”的人和大多数“目光短浅”的人不一样,他们必须预先作出放纵自己的承诺。比如,在兑换信用卡奖励积分的时候,你可能会选择换取礼物,而不是返还现金。如此一来,你就会迫使自己花钱购买奢侈品,而不是把钱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但是,你还得保证你拿到的礼品不会被扔进抽屉里积灰——你总觉得还没到用它的时候,所以把它一直放在那儿。)你也可以像那些不想向即时满足感投降的人一样,改变观念,帮助自己作出更好的选择。“高瞻远瞩”的人需要把放纵视为一种投资,而不是只关注这么做的损失。你可以想象一下,你过一段时间能得到多少欢乐。你也可以把放纵当成恢复精力、继续工作的必经之途。(卖家们对人们的这种需求了如指掌,他们乐于把奢侈品设计成减少消费者罪恶感的样子。)当你想到今天的决定会影响自己未来的幸福时,你还得想一想,如果你今天不这么做,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我承认,有时候我也会有点“高瞻远瞩”。当有必要提醒自己去放纵一下的时候,我就会想到那瓶我珍藏了5年的香槟酒。那瓶酒是我拿到奖学金进入研究生院的时候,我的老师作为礼物送给我的。当她把酒和一张贺卡递给我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不应该当场打开这瓶酒。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在研究生阶段取得成功。而且在我看来,入学是我需要跨越的第一个坎。我告诉自己,等我到斯坦福安定下来之后,再来喝这瓶酒。所以,这瓶酒跟着我一起从波士顿来到北加利福尼亚。我在心理学系安定下来了,但总觉得还没到喝这瓶酒的时候。我没有举办任何庆祝活动。或许,合适的时候是我研究生一年级结束的时候,或者是我发表第一篇论文的时候。

后来,那瓶香槟酒又跟着我搬了4次家。每次我把它包起来的时候,我都会想,只要我跨过了下一个障碍,我就会觉得应该打开它了。终于,当我终于提交了博士论文,拿到了学位证书后,我打开了这瓶酒。但那时候,酒已经没法喝了。当我把酒倒进水槽的时候,我发誓以后绝不会再这么浪费酒了,也不会再浪费任何一个庆祝成功的机会了。

深入剖析:为了你自己好,你是不是太“高瞻远瞩”了?

你是否有过这样的感觉:因为总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似乎没办法放下工作休息一下?你是否对花钱产生了太多的罪恶感和焦虑感,以至于除了购买生活必需品,你觉得自己很难再去买别的东西?你有没有回头看过,自己是怎样花费时间和金钱的?你会不会希望当时你能更关注即时的快乐,而不是总去推迟享受?如果是这样的话,试一试本章提到的意志力实验,把它们当做放纵自己的方法。(别再试着推迟了,好不好?)

写在最后的话

当我们思考未来时,我们能预测到未来的自己和想象中有什么不同。未来的奖励似乎并不那么有诱惑力,所以我们选择了即时的满足感。我们无法预测自己会怎么受到诱惑、怎么被分散注意力,所以我们无法坚定自己的目标。如果我们想作出更明智的决定,就要更好地理解和支持未来的自己。我们还需要记住,为现在的行为承担后果的,看似是未来的自己,实际上还是我们自己。未来的自己会对我们现在的付出感激不尽。

 本章总结
  • 核心思想:我们无法明确地预知未来,这为我们带来了诱惑,让我们拖延着不做某些事。
 深入剖析:
  • 你给未来的奖励打了几折?在你的意志力挑战中,每当你屈服于诱惑或拖延的时候,你会出售哪些未来的奖励?
  • 你在等待未来的自己吗?你是否在推迟重要的改变或任务,等待自控力更强的未来的自己出现?
  • 为了你自己好,你是否太“高瞻远瞩”了?你是否觉得放纵自己比抵抗诱惑还困难?
 意志力实验:
  • 等待10分钟。在诱惑面前强制安排10分钟的等待时间。在这10分钟里,一定要时刻想着长远的奖励,抵制住诱惑。
  • 降低你的折扣率。当你受到诱惑,要做和长期利益相悖的事情时,请想一想,这个选择意味着,你为了即时的满足感放弃了更好的长期奖励。
  • 预先对未来的自己作出承诺。作好拒绝诱惑的准备,让改变偏好变得更难,用奖励或威胁来激励未来的自己。
  • 预见未来的自己。创造一个未来的记忆,给未来的自己发条信息,想象一下未来的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