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未来的自己

我想介绍两个人给你认识。我想,你一定会和他们相处愉快。第一个人叫“你”。“你”容易拖延,没办法控制冲动,不怎么喜欢运动、完成文书工作或洗衣服。第二个人也叫“你”。为了方便区分,我们称之为“你2.0”。“你2.0”没有拖延症。无论面对多无聊、多困难的任务,他都有源源不绝的能量。“你2.0”有惊人的自控力,面对薯片和家庭购物频道毫不冲动,面对办公室性骚扰行为毫不退缩。

“你”和“你2.0”是谁呢?“你”就是正在读这一章的你。你或许会因为缺乏睡眠而觉得疲惫和烦躁,或是一想到今天还有10件事没做就感到无力。“你2.0”就是未来的你。不,不是你读完这本书就会奇迹般变成的那个人。未来的你是那个会整理衣橱的人,那个比现在更热爱锻炼的人。未来的你是那个会在速食店点健康菜品的人,所以,现在的你可以尽情享受会让自己血管堵塞的汉堡——就算你点它的时候必须签署法律弃权书

未来的你总是比现在的你有更多的时间、更多的能量和更强的意志力。至少,我们在想到未来的自己时会这么告诉自己。未来的你不会感到焦虑,比现在的你更能忍受痛苦——这使得未来的你在结肠镜检查中不会有任何问题。未来的你能更好地管理自己,更有动力。所以,把所有困难的事都扔给未来的你去做,是最合理不过的事了。

我们会把未来的自己想象成完全不同的一个人——这是个令人费解但却不难预测的错误。我们把未来的自己理想化了,希望未来的自己可以做到现在的自己做不了的事。我们有时会虐待他们,让他们承担现在的自己犯下的错误。有时候,我们只是误解了他们,没有意识到未来和现在的自己有相同的想法和感觉。但是,无论我们怎么看待未来的自己,我们都不会觉得他们和现在的自己是一样的人。

普林斯顿大学心理学家艾米丽·普罗宁(Emily Pronin)证明了,这种错误的想象让我们像对待陌生人一样对待未来的自己。在她的实验中,学生们要作出一系列关于自控力的选择。有些学生要选择他们今天想做的事情,其他学生则要选择他们未来想做的事。与此同时,学生们还要决定排在他们后面的那个人要做什么。虽然你觉得现在的自己和未来的自己会自然而然结成联盟,但实际上,我们更可能解救现在的自己,不让他受到太大的压力。我们会给未来的自己增加负担,就好像那时的自己是个陌生人一样。

在一项实验中,研究人员要求学生们喝一种用番茄酱和酱油兑成的恶心液体。学生们要选择,自己为了这个科学实验愿意喝下多少。他们喝得越多,对研究人员就越有帮助。这是一个典型的“我想要”的意志力挑战。研究人员告诉一些学生,试喝会在几分钟后开始。对另外一些学生,他们则表示试喝会安排在下个学期。他们现在是脱身了,但未来的他们需要咽下这种混合物。同样,学生需要决定下一位被试者要喝多少混合物。你会怎么做?未来的你会怎么做?你会对一个陌生人抱什么样的期待呢?

如果你像大多数人一样,未来的你就会比现在的你对科学(和酱油)更感兴趣。学生们让未来的自己和下一个被试者喝的恶心液体(近半杯),比现在的自己愿意喝的(2大匙)多了两倍。当学生们需要花时间做好事的时候,他们也表现出了同样的偏好。他们为未来的自己作出承诺,下学期会用85%的时间辅导其他同学。他们在安排其他被试者的时间时也同样慷慨,保证会花120分钟去辅导别人。但是,当研究人员要求他们这个学期就开始执行的时候,他们只有27分钟可以用来帮助别人。在第三个实验中,学生们需要选择是现在拿到一小笔钱,还是等过一段时间拿到一大笔钱。在为现在的自己做选择时,他们选择的是即时的奖励。但他们希望未来的自己(和接下来的被试者)延迟获得满足感。

如果我们真的指望未来的自己能这么崇高,我们确实可以相信,未来的自己能做好所有的事。但更典型的情况是,当我们到了未来,理想中“未来的自己”却不见了,最后作决定的还是毫无改变的曾经的自己。即便我们现在已经失去了自控力,我们仍然愚蠢地希望未来的自己不会面临冲突。“未来的自己”会被你一直推向未来,就像“天降救星”(deus ex machina)”一样,在最后的时刻出现,拯救那时的自己。

 

深入剖析:你在等待未来的自己吗?

你是否在推迟重要的变化或任务,等待自控力更强的未来的自己出现?你是不是乐观地让自己承担过多的责任,最后却被不可能的任务打倒了?你今天有没有不去做什么事,因为明天你会更想去做那件事?

怕看牙医的人不再等待未来爱看牙医的自己出现

45岁的保罗上次看牙医是10年前的事了。他的牙龈很敏感,而且有周期性的牙疼。他妻子一直让他去看牙医,但他总是说,等手头事情没那么忙了就去。实际上,他是害怕发现牙齿出了问题,害怕自己要经历的治牙过程。

当想到“未来的自己”这个问题时,保罗意识到,他一直在告诉自己,他未来会克服恐惧,那时他就能去预约了。但是,当他回想自己实际的行动时,他发现这句话已经说了近10年了。他因为拒绝去看牙医,牙齿和牙龈的状况肯定已经恶化了。为了等待未来无所畏惧的自己出现,他让现在的自己有了真正需要担心的问题。

保罗承认,自己无论何时都不愿意去看牙医。他决定找一个方法,让充满恐惧的自己去看牙医。保罗的同事给他推荐了一位牙医,说他特别善于应付感到害怕的病人,甚至会在检查和治疗时给病人打镇静剂。以前,保罗可能会觉得尴尬,不愿去看这位牙医。但现在他知道,这是让现在的自己关心未来的健康的唯一途径。

为什么未来看起来不一样?

为什么我们会把未来的自己视为另一个人呢?原因在于,我们不知道未来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当我们想到未来的自己时,我们的欲望不会像现在一样紧迫,情绪不会像现在一样真切。直到我们真的需要选择的时候,我们才会知道当下的想法和感受。当学生们决定下个学期的自己要喝多少混合物时,他们作决定时不会觉得肚子疼。在捐献未来自己的时间时,学生们不会想到这个周末的重要比赛或期中考试的压力。如果内心感觉不到厌恶或焦虑,我们就猜不出未来的自己愿意做些什么。

脑成像研究发现,我们在考虑现在的自己和未来的自己时,运用的是大脑中不同的区域。当人们想象着未来的快乐时,大脑中想象自己经历的区域竟然毫无反应,就像是别人在享受日落和佳肴一样。当人们考虑某种品质是形容现在的自己更恰当,还是形容未来的自己更恰当的时候,也会出现相同的现象。当我们考虑未来的自己时,大脑的活动和我们考虑别人的特征时如出一辙。这就像是我们只能通过外表去判断一个人如何,而不是通过内在去判断我们自己如何。大脑会把未来的自己当成别人,这种习惯对自控力影响极大。研究发现,当你想到未来的自己时,大脑中越是想不到自己,你就越可能对未来的自己说“去你的”,也就越可能对即时的满足感说“好”。

资金筹集人巧妙利用未来自己的乐观精神

亚利桑那大学的经济学家安娜·布雷曼(Anna Breman)想知道,人们总觉得未来的自己比现在的自己更慷慨,那么非营利组织能否利用人们的这一倾向。资金筹集人能不能利用这个现象,不是让人们现在立刻捐款,而是把未来自己的钱捐出去呢?她和“迪亚索尼”(Diakonia)一起研究了两种不同的资金筹集策略。“迪亚索尼”是一家瑞典的慈善机构,致力于支持发展中国家的可持续发展项目。在“今天多捐点”实验中,捐助者从下一次捐款开始,自动提高每月的捐助额。在“明天多捐点”实验中,捐助者同样要提高每月的捐助额,但两个月内暂时不变。和“今天多捐点”实验比起来,“明天多捐点”实验中的捐助额提高了32%。当谈到自控力问题时,我们需要仔细考虑一下,我们希望从未来的自己身上得到什么。如果是让其他人承诺奉献他们的金钱、时间或努力,你可以利用他们对未来的想象,让他们提前作出承诺。

未来的自己成了陌生人

和陌生人的幸福比起来,我们都会更关心自己的幸福。这是人类的天性。那么,我们会把现在自己的需求置于未来自己的幸福之上,这是合乎逻辑的。为什么要牺牲掉自己现在的幸福,而给陌生人的未来投资呢?

纽约大学心理学家豪尔·厄斯纳-赫什菲尔德(Hal Ersner-Hershfield)认为,这种“利己主义”思想正是老龄化社会面对的最大挑战之一。人们的寿命更长了,但退休年龄没变,大多数人还没有为剩下的年岁作好经济上的准备。据估计,“婴儿潮一代”出生的人有2/3没有存够钱,无法在退休后维持生活水平。实际上,2010年的一项调查发现,34%的美国人没有为退休后的生活攒钱,其中53%是33岁以下的人,22%是65岁或以上的人。厄斯纳-荷什费德(他自己年轻时也没什么存款)认为,人们之所以不给未来的自己储蓄,是因为存钱就像把钱给了陌生人。

为了找出原因,他发明了一种名为“未来自我的连续性”测量方法——你在多大的程度上认为,未来的自己在本质上和现在的自己是一样的。不是所有人都会把未来的自己看成彻底的陌生人,有些人会觉得和未来的自己很亲近,联系很紧密。图7-1说明了人们和未来的自己之间各种各样的关系。(看一看这张图,找一找你和哪个情况最相符,然后我们再继续。)厄斯纳-荷什费德发现,那些“未来自我的连续性”比较高的人,也就是两个圆圈重叠得比较多的人,存款更多,信用卡负债更少,未来也会更加宽裕。

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人都会发生变化。
图7-1 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人都会发生变化。
哪对圆圈展示了现在的你和未来20年后的你的相似之处?

如果说,觉得未来的自己很陌生,会让自己现在花更多钱,那么,认识未来的自己会不会让你存下更多钱?厄斯纳-荷什费德决定向大学生介绍退休后的情况,以此来测试这种假设。他和专业的电脑动画设计师一起,用表现年龄推移的软件设计出了被试者退休后的三维模拟像。厄斯纳-荷什费德的目标是,让年轻的被试者感觉这真的是若干年后的自己,而不是自己的某个亲戚(因为学生们最常见的反应是:“这长得真像乔叔叔或莎莉阿姨!”),或是恐怖电影里的生物。认识了未来的自己之后,学生便和他们的老年模拟像在虚拟情景下进行互动。被试者坐在一面镜子前,他们可以在镜子里看到“未来的自己”的后背。如果被试者动了动自己的头,未来的自己也会动一动头。如果他转向一侧,未来的他也会转向一侧。当被试者看着镜子中未来的自己时,研究人员向每个被试者提问:“你叫什么名字?”“你来自哪里?”“你在生活中对什么最感兴趣?”被试者回答问题时,就像未来的他们在说话一样。

在和未来的自己相处一段时间后,被试者离开了虚拟现实实验室,开始进行一个模拟预算项目。他们分别拿到1000美元,需要用这些钱分别支付现在的花费、娱乐消费、活期存款和退休账户。和那些只在真正的镜子里看着年轻的自己的学生比起来,那些与未来的自己有过互动的学生,会多拿两倍的钱放进退休账户。认识未来的自己,让学生们更愿意为未来的自己投资,也就是为他们自己投资。

虽然这项技术还不具有普遍的适用性,但可以想象,会有那么一天,每个新职员在参加公司的退休计划之前,人力资源部都会让他认识一下未来的自己。此外,还有其他方法可以让你认识未来的自己。(请参看意志力实验:“遇见未来的自己”)增加“未来自我的连续性”不仅会增加你的存款,还能帮助你应对各种意志力挑战。较高的“未来自我的连续性”会让人现在就做到最好。比如,厄斯纳-荷什费德注意到,“未来自我的连续性”较强的人更可能按时参加测试,而连续性较弱的人则更容易失约。受这个意外发现的启发,厄斯纳-荷什费德开始研究,未来自我的连续性是如何影响人们的道德判断的。他最近的研究发现,未来自我连续性较弱的人,在商业活动中更可能有不道德行为。他们更可能把在办公室捡到的钱塞进自己的腰包,在泄露可能毁掉别人事业的信息时觉得更舒服。在奖励骗子的游戏中,他们说的谎更多。看起来,如果我们感觉和未来的自己毫无关联,就会忽略自己行为的后果。相反,如果我们觉得和未来的自己联系紧密,就会保护自己不被最糟糕的冲动所伤。

 

意志力实验:遇见未来的自己

无须坐上德劳瑞恩轿车,你就可以把自己送到未来,帮助自己作出更明智的选择。下面三种方法能让未来变得真实可信,让你认识未来的自己。选择一种你感兴趣的方法,在这一周尝试一下。

  1. 创造一个未来的记忆。德国汉堡-埃普多夫中心医科大学的神经科学家研究发现,想象未来可以让人延迟满足感。你甚至不需要去想延迟满足感带给未来的回报,只要设想一下未来就行。比如,如果你正面临一个抉择,是现在就开始一个项目,还是推迟一下再开始,那么,想象一下你下周在杂货店里购物,或者想象一下你正在开预定的会议。当你想象未来的图景时,大脑就会更具体、更直接地思考你现在选择的结果。你想象的未来图景越真实、越生动,你做的决定就越不会让你在未来后悔。
  2. 给未来的自己发条信息。FutureMe. org的创始人发明了一种给未来的自己发邮件的方法。从2003年起,他们就收了大量人们写给未来自己的电子邮件。他们会按作者选择的未来的某个时间点,把这些邮件发出去。为什么不利用这个机会想一想未来的自己在做什么,他们会如何看待自己现在作出的选择呢?向未来的自己描述一下自己现在将要做什么,有助于你实现长期目标。你对未来的自己有什么希望?你觉得自己会变成什么样?你也可以想象未来的自己回头看现在的自己。未来的自己会因为现在的自己做了什么而表示感激?心理学家海尔·厄斯纳-荷什费德说,即使你只是想一想要在这封电子邮件里写点什么,你就会觉得和未来的自己联系更紧了。
  3. 想象一下未来的自己。研究发现,想象未来的自己能增强你现在的意志力。在一个实验中,宅男宅女们需要想象两个未来的自己。第一个是他们希望成为的自己。那个人能坚持锻炼,身体健康,充满能量。第二个是他们害怕成为的自己。那个人懒散度日,毫无活力,体弱多病。这两种想象都能让他们离开椅子,和没有想象未来自己的对照组相比,这些人在两个月后提高了锻炼频率。在你的意志力挑战中,你能想象一个你希望成为的自己,一个能承诺改变并获得成果的自己吗?或者,你能想象一个背负不改变带来的恶果的自己吗?让你的白日梦做得更生动,更有细节。想象一下你会有什么样的感觉,你看上去会是什么样的,你会对过去的选择有什么感觉。你是会感到自豪、心怀感激,还是会后悔不迭?
  1. 是的,这件事真的存在,至少在我写这本书的时候还是如此。如果你想点大老板(El Jefe Grande)汉堡,你就必须签署法律弃权书。你可以在得克萨斯州弗里斯科市的肯尼汉堡店点到这个汉堡。它有7磅重,含7000卡路里。——作者注
  2. “天降救星”是希腊悲剧中惯用的剧情。突然之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个神仙(一般来说,是用机械起重机吊着降落到舞台上的),解决了所有角色都解决不了的问题。要是我们在生活中也有这么方便的解决冲突的办法就好了。——作者注
  3. 在这个特定的实验中,研究人员用娜塔莉·波特曼(Natalie Portman)和马特·达蒙(Matt Damon)作为参与者要想的另一个人,因为初步研究发现,这两个人是世界上最广为人知、但争议最少的名人。
  4. 有意思的是,厄斯纳-荷什费德在向妻子求婚之前,向她展示了自己未来的模样。他还向我保证,他现在已经为退休攒够了钱。——作者注
  5. 这个典故解释起来太痛苦了。看不懂的读者可以去看看1985年的经典电影《回到未来》。如果你这么做了,未来的你会对现在的你表示感谢的。——作者注(德劳瑞恩DMC-12是电影中一辆有鸥翼造型车门、能穿梭时光的汽车。——译者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