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出路:预先承诺的价值

1519年,西班牙征服者埃尔南·科尔蒂斯(Herman Cortes)为了寻找黄金和白银,从古巴出发,向着墨西哥东南部的尤卡坦半岛进发。他的船队有11条船,随行的是500名士兵和300个居民。科尔蒂斯的目标是进军内陆,征服原住民,占领土地,抢夺所有的金银。

但是,原住民可不会轻易屈服。墨西哥中部是阿芝特克人的故乡,阿芝特克人以血腥的人祭闻名于世,由伟大的莫特祖玛神王领导。科尔蒂斯的队伍只有少量的马匹和火炮,几乎算不上是强大的军队。他们在墨西哥海岸登陆的时候,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向内陆进发。他们不愿意远离海岸带来的安全感,因为在那里他们可以坐船逃跑。科尔蒂斯知道,当他们的队伍遭遇第一场战斗时,如果船员们知道可以选择离开,他们就会在诱惑下投降。所以,根据传说,他命令自己的军官放火烧船。那些西班牙大帆船和快速帆船都是木头制成的,防水涂层则是易燃的沥青。科尔蒂斯点燃了第一个火把,他的人把帆船点着了。当船烧到了水位线以下,它们就沉没了。

这是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例子。它告诉我们,人类如何迫使未来的自己去做现在想做的事。通过烧沉帆船的行为,科尔蒂斯展示了他对人性的深刻理解。踏上征程的时候,我们可能感到无所畏惧,精力充沛。但在未来,我们很可能在恐惧和疲惫的影响下偏离正轨。科尔蒂斯烧掉了那些船,保证了他的队伍不会在恐惧面前退缩。他让船员们(和未来的他们)别无选择,只好前进。

有些行为经济学家认为破釜沉舟才是最佳的自控方法,他们都很喜欢这个例子。行为经济学家托马斯·谢林(Thomas Schelling)是最先支持这种方法的人。2005年,他凭借“冷战中核武器对冲突的影响”的研究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谢林认为,要实现自己的目标,我们就必须限制自己的选择,他把这称为“预先承诺”。谢林从自己对核武器威慑力的研究中借用了“预先承诺”这个概念。他指出,比起那些表示不会报复的国家,预先承诺将立刻采取不断升级的报复措施的国家,使自己的威胁显得更加可信。谢林把理性的自我和受诱惑的自我看做战争的两方。两方有非常不同的目标:理性的自我设定了需要遵守的做法,受诱惑的自我则常常在最后关头决定改变做法。如果受诱惑的自我能为所欲为的话,最终的结果只会伤及自己。

从这个角度来看,受诱惑的自我是无法预料的、不可靠的敌人。正如行为经济学家乔治·安斯利所说,我们需要“像对待另一个人一样,逐步预测并约束那个自我”。这就需要诡计、勇气和创造力。我们必须研究受诱惑的自我,看清它们的弱点,用理性的偏好来束缚它们。著名作家乔纳森·弗兰森(Jonathan Franzen)曾公开讲述过自己“破釜沉舟”坚持写作的故事。和很多作家和白领一样,他也很容易被电脑游戏和网络分心。接受《时代》杂志的采访时,他解释了自己是如何拆掉手提电脑,防止自己因受诱惑而拖着不写东西的。他从硬盘中卸载了所有浪费时间的软件,包括所有作家的天敌——纸牌游戏。他拆掉了电脑的无线网卡,还把网络接口弄坏了。他解释说:“你要做的,就是把强力胶挤进网线里面,然后把接口使劲拧下来。”

你或许不想为了防止分心而把电脑毁掉,但你可以利用科技手段,让未来的自己沿着正确的轨迹前进。比如,一款名为“自由”(macfreedom.com)的程序能让你在预先设定的时间段里关闭电脑的网络连接,另一款名为“反社交”(anti-social. cc)的程序能让你有选择性地远离社交网络和电子邮件。我个人更喜欢“拖延捐献”(procrasdonate.com)这款程序。当我浏览浪费时间的网站时,它会给我记下账来,并把钱捐给慈善机构。如果诱惑你的东西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比如巧克力或香烟,你也可以试试“被捕的原则”(CapturedDiscipline)这种产品。这个脱氧钢制保险箱可以放在任何地方,可以定时锁上2分钟到99小时。如果你想买一盒女童军饼干,但不想一次吃完,那就把它锁起来。如果你想暂停使用信用卡,也可以把它锁进保险箱。未来受到诱惑的你除非用一捆炸药把保险箱炸开,否则别想把信用卡弄出来。如果目标是你不得不做的事,那就试着把钱放在目标附近。比如,如果你想强迫自己去锻炼,你可以先花一大笔钱办健身房的年卡,作出预先的承诺。但正如谢林说,这种方法并不像是一个国家投资扩建核武器工厂。未来的你会知道自己是认真的,那么当你威胁到理智的目标之前,请三思而后行。

 

意志力实验:对未来的自己作预先承诺

你准备好对未来受诱惑的自己施加压力了吗?这一周,为未来某一刻的自己作出承诺。从以下策略中挑选一个,在你的意志力挑战中用上它。

  1. 作好拒绝诱惑的准备。在未来的自我被诱惑蒙蔽之前,提前作出选择。比如,你可以在饿得对外卖菜单流口水之前,先打包一份健康午餐。无论是个人锻炼还是看牙医,你都可以作好计划并预先付款。为了未来的自己按理性偏好行事时更容易些,你能为意志力挑战做些什么?
  2. 让改变偏好变得更难。就像科尔蒂斯“破釜沉舟”一样,不要让自己轻易屈服于诱惑。在家里或办公室里摆脱诱惑。当你购物的时候,不要带信用卡,只带你想花掉的现金。把闹钟放在房间的另一端,你想要关闹钟就必须起床。这些做法都不能保证你绝对不会改变想法,但至少能让作出改变变得很困难。当你受到诱惑的时候,你能不能制造延迟或设置障碍,给自己一些时间来应对诱惑?
  3. 激励未来的自己。如果你在用胡萝卜或大棒督促自己获得健康和快乐,那么你不用觉得羞愧。耶鲁大学经济学家伊恩·艾尔斯(Ian Ayres)就是这么说的。他创立了创新网站stickk.com,帮助人们向未来的自己预先作出承诺,从而实现改变。他的网站特别强调“大棒”——找一个方法,让你得到即时快感时付出更大的代价。你可以给即时的奖励“加税”,比如告诉自己会增加体重(艾尔斯试过了,这个办法很成功),或在没完成预定目标时向慈善机构捐款。(艾尔斯甚至推荐选择了“反慈善”,也就是给你不支持的机构捐款。这样,失败的代价就显得更惨重了。)奖励的价值可能没有变化,但屈服的代价会让即时的快感显得不再诱人。

为受到诱惑的自己理财

对正在戒毒的人来说,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管好自己的钱。很多人没有银行账户,所以必须依靠支票兑现,即用工资支票或社会服务支票兑换现金。那些钱放在口袋显得很烫手,他们很容易为了一个晚上的乐子而花掉两周的薪水。这就让他们没法买吃的,没法付房租,更没法抚养孩子。耶鲁大学医学院的两位精神病学家马克·罗森(Marc Rosen)和罗伯特·劳森汉克(Robert Rosenheck)为正在戒毒的人设计了一个理财项目。(科尔蒂斯和谢林也会很赞成这个项目的。)这个项目名为ATM,即“顾问—出纳理财干涉法”(Advisor-Teller Money Manager Intervention)的缩写。它融合了奖励和预先承诺这两种方法,让明智的支出显得更有吸引力,让不动脑子的支出显得更加困难。

这个项目给每个戒毒者指派一名理财师。他们同意把钱存在一个银行账户里,只有理财师才有账户的使用权。同时,理财师控制委托人的支票簿和银行卡。理财师会和每个委托人谈话,在谈话过程中为他们设定目标,帮他们认清自己想要这些钱做什么,让他们意识到存钱如何有助于实现长期目标。他们一起做每个月的预算,确定在食品、房租和其他事项上的开支,通过写支票来偿还到期的账单。他们还会设定和长期目标相符的每周开支计划。

理财师会给每个委托人一些钱,但这些钱只够他们支付计划好的开支。如果要购买计划外的东西,委托人就要和理财师见面,并提交正式的书面申请。如果理财师认为这和委托人最初的目标和预算不一致,或者怀疑委托人酗酒或吸毒,他就可以延迟48小时再作批示。这种延迟能让委托人恢复理性的偏好,而不会按受诱惑时的冲动行事。当委托人取得进步的时候,比如找到了工作、参加了戒毒互助会、通过了每周药物测试的时候,理财师也可以用委托人自己的钱“奖励”他们。

这种干涉法不仅在帮助戒毒者理财上取得了成功,还减少了他们使用麻醉品的次数。重要的是,这不只是“预先承诺”的功劳。这个项目改变了戒毒者对时间和奖励的看法。研究发现,这个项目降低了他们的“折扣率”,提高了他们心中未来奖励的价值。折扣率减少得最多的戒毒者,最有可能不再故态复萌。

这种方法之所以有效,是因为有人对参与者负责任,支持他们实现目标。有没有这么一个人,你能和他分享你的目标,能在你感觉受诱惑时寻求他的帮助?

  1. 如果你没有出现的话,有些健身房会收取比你正常出勤更多的费用。对受到诱惑、想不锻炼的人来说,这绝对是给自己增加压力的好方法。——作者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