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售未来

第七章 出售未来:及时享乐的经济学

我们可以像经济学家一样考察黑猩猩和人类的比赛。尽管黑猩猩的大脑只有人类的1/3,但它们却表现得更加理性。黑猩猩表现出了偏好(6比2好),接下来就按自己的偏好行事。它们只付出了很少的代价(只是120秒的等待),就换来了最大的收获。相反,人类的选择却显得非常不理性。在挑战开始之前,他们清楚地表明了自己更想要6份食物。但当必须等2分钟才能拿3倍数量的零食时,超过80%的人改变了自己的偏好。为了迅速得到瞬间的快感,他们忘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经济学家称之为“延迟折扣”。也就是说,等待奖励的时间越长,奖励对你来说价值越低。很小的延迟就能大幅降低你感知到的价值。加上2分钟的延迟,6颗M&M巧克力豆还比不上2颗能马上获得的巧克力豆。随着巧克力豆离我们越来越远,每颗巧克力豆的价值都缩水了。

“延时折扣”不仅解释了为什么一些大学生选择拿2颗巧克力豆而不是6颗,也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宁愿放弃未来的幸福,也要选择即刻的快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迟迟不去纳税,只为享受今天的安逸。而这么做的代价就是,在4月14号截止日期时担惊受怕,或是到4月16号缴纳罚金。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使用今天的化石燃料时,不去考虑未来的能源危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信用卡负债累累,却不去考虑高昂的利率。如果我们现在想要,我们就会马上去索取。如果我们今天不想面对,我们就把它推到明天。

深入剖析:你给未来的奖励打了几折?

对你的意志力挑战来说,当你屈服于诱惑或拖延的时候,你是把哪些未来的奖励出售了?放弃抗争的即时回报是什么?长期的代价是什么?这是公平交易吗?如果理性的你说“不,那是个叫人讨厌的买卖”,那么,请你试着去捕捉自己改变选择的时刻。是什么想法和感觉让你出售了未来?

被奖励蒙蔽双眼

在这场自控力的公开赛里,人类觉得6份零食比2份零食更有价值,直到研究人员把2份零食放在桌上,说:“你是现在就想要,还是想等等?”超过80%的哈佛和马普研究院的学生改变了主意。他们并不是数学不好,只是被奖励的承诺蒙蔽了双眼。行为经济学家把这种现象称为“有限理性”。也就是说,在变得不理性之前,我们一直是理性的。在理想状态下,我们非常理性。但当诱惑真实存在时,我们的大脑就进入了“搜寻奖励”模式,确保我们不会错过任何奖励。

颇具影响力的行为经济学家乔治·安斯利(George Ainslie)认为,大部分自控力失效的情况(无论是酗酒或上瘾,还是增重或增加债务)背后的原理都是这样的,大多数人从心底想抵抗诱惑。我们想作出选择,获得长期的幸福。我们想保持清醒,不再酗酒。我们想要紧实的臀部,而不是油炸甜甜圈。我们想要经济保障,而不是有趣的新玩具。但当我们和诱惑正面交锋的时候,我们只愿意选择短期的、即时的奖励,这种欲望是无可抵挡的。这就带来了“有限意志力”。也就是说,到我们真的需要自控力之前,我们一直拥有自控力。

我们会这么容易选择即刻的满足感,原因之一在于,我们大脑的奖励系统还没有进化到能对未来的奖励作出回应。食物是奖励系统最原始的目标,这就是为什么人类仍然会在闻到或看到美食时变得特别敏感。当多巴胺最先在人脑中起作用的时候,离你很遥远的奖励与当下的生活还没什么关系,无论那个奖励是离你60英里,还是远在60天之后,都是如此。我们需要一个系统,能在可以获得奖励的时候让我们立刻得手。最起码,我们需要有动力,去追求离现在较近的奖励,比如一个你需要爬树或过河才能拿到的水果,以此来满足自己的欲望。你要工作5年、10年或20年才能得到回报?你要花1000年才能得到大学文凭、奥林匹克金牌或退休金账户?这种对满足感的推迟是无法想象的。为了明天做准备,或许还有可能。但为了几十年以后作准备,那可就太久了。

作为现代人,我们在权衡“即时奖励”和“未来奖励”时,大脑处理选项的方式相当不一样。“即时奖励”会激活更古老、更原始的奖励系统,刺激相应的多巴胺产生欲望。“未来奖励”则不太能激活这个奖励系统。人类最近进化出来的前额皮质更能理解它们的价值。为了延迟满足感,前额皮质需要让奖励的承诺平静下来。这并非不可能做到——毕竟,这正是前额皮质的作用。但是,它必须和一种感觉作斗争。这种感觉能让小白鼠在电网上跑来跑去,能让人在老虎机前花光所有的积蓄。换句话来说,这并非易事。不过,好消息是,诱惑并不总会有机可乘。要战胜我们的前额皮质,我们就必须立刻得到奖励,而且你最好能看到这个奖励。一旦你和诱惑之间有了距离,大脑的自控系统就会重新掌控局面。举例来说,在看到两颗M&M巧克力豆时,哈佛和马普学院学生的自控力就崩溃了。这个实验的另一个版本是,实验人员让学生作出同样的选择,但没有把巧克力豆放到桌上。这一次,学生们更可能选择有延迟的、更大的回报。看不到直接的奖励会让奖励变得抽象起来,对奖励系统的刺激作用也会减少。这能让学生们通过内心的计算,而不是原始的感觉,作出理性的选择。

对那些想延迟快感的人来说,这是个好消息。只要你能创造一点距离,就会让拒绝变得容易起来。比如,一项研究发现,把糖果罐放在桌子的抽屉里,而不是直接放在桌上,会让办公室职员少吃1/3的糖。虽然打开抽屉并不比直接从桌子上拿糖果费多少事,但把糖果收起来确实能减少它们对欲望的刺激。当你知道什么会引起欲望的时候,将它放到视线之外,它就不会再吸引你了。

 

意志力实验:等待10分钟

对你想要的东西来说,10分钟或许看起来不太长。但神经科学家发现,10分钟能在很大程度上改变大脑处理奖励的方式。如果获得即时的满足感之前必须等待10分钟,大脑就会把它看成是未来的奖励。如果没有了选择“即时满足感”的强烈生理冲动,奖励承诺系统就不会如此活跃。但是,当大脑权衡等待10分钟才能得到的曲奇饼干和更长远的奖励(比如减肥)时,它就不会表现出明显的偏好,不会去选择能更快得到的奖励。是“即时满足感”中的“即时”二字劫持了你的大脑,扭转了你的偏好。

想获得一个冷静明智的头脑,我们就需要在所有诱惑面前安排10分钟的等待时间。如果10分钟后你仍旧想要,你就可以拥有它。但在10分钟之内,你一定要时刻想着长远的奖励,以此抵抗诱惑。如果可以的话,你也可以创造一些物理上(或视觉上)的距离。

如果你的意志力挑战需要“我要做”的力量,你仍旧可以使用这个“10分钟法则”,以此来克服诱惑和拖延。你可以把法则改成“坚持做10分钟,然后就可以放弃”。当10分钟结束后,你就可以允许自己停下来。不过你会发现,只要一开始,你就会想继续做下去。

“10分钟法则”帮助烟民减少吸烟

基斯第一次抽烟差不多是20年前的事了。那时,他还是个大一新生。从那以后,他就一直想戒烟。有时候,他不知道戒烟到底有什么意义。他已经抽了这么多年烟了,早就造成了伤害。但是,他看到了一些报道,说戒烟可以扭转烟民心脏和肺部受到的伤害,即便是像基斯这样10年来每天一包烟的烟民也可以。他还没有准备好突然戒烟。即便他有时想要戒烟,但他想象不出自己再也不能抽烟的样子。他决定从减少吸烟做起。

“10分钟法则”就像是为基斯量身定做的一样。实际上,他知道自己有时候就要屈服于诱惑了。10分钟的延迟有助于他应对抽烟的渴望。它会强迫他记住,自己最大的渴望是降低患心血管疾病和癌症的危险。有时,基斯会等够10分钟再抽烟。有时,还没到10分钟他就点上烟了。但这样的等待让他坚定了戒烟的决心。他也注意到,当他对自己的欲望直截了当地说“不”时,那句“好,但要等10分钟”减少了一部分的恐惧和压力,让他等起来更轻松。几次之后,他就能转移注意力,忘掉吸烟的冲动了。

这样练习几周之后,基斯提高了难度。只要有可能,他就利用10分钟的等待时间,到一个他不能吸烟的地方去,比如到办公室或商店里去。这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冷静下来,或者至少让屈服于诱惑变得更困难。其他时候,他会给妻子打电话,寻求精神上的支持。最终,他决定把“10分钟法则”变成持续性的行为。“如果我能挺过第一个10分钟,我就可以再等10分钟,如果那时候我还想抽烟的话再抽。”很快,他就减少到每两天抽一包烟了。更重要的是,他开始把自己看做“能戒烟的人”,这也增强了他所需的自控力。

当你觉得自己无法做到“不会有下一次”的时候,不妨用“10分钟延迟法则”来增强你的自控力。

你的折扣率是多少?

给“未来的回报”打折是人的天性,但每个人打的折有所不同。有些人打的折很低,就像高级商店从不降价出售最好的商品一样。这些人心里牢记更大的奖励,并会等待它的到来。另一些人打的折则很高。他们不能抵抗“即时满足感”的承诺,就像打1折的清仓大甩卖一样,只为赶快回笼资金。你打的折是多是少,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你长期的健康状况和你获得的成功。

第一个研究折扣率长期影响力的实验是个非常典型的心理学实验,名为“棉花糖测试”。20世纪60年代末,斯坦福心理学家沃特·米歇尔(Walter Mischel)让一群4岁的孩子作出选择,是现在就要1份零食,还是15分钟后要2份零食。解释完选择内容之后,实验人员让每个孩子单独待在房间里,屋子里有2份零食和1个铃铛。如果孩子可以等到研究人员回来,他可以得到2份零食。但如果他等不及,他也可以在任何时候摇铃,然后立刻吃掉1份零食。

大多数4岁的孩子做的,正是我们现在认为最没效果的延迟满足感的方法。他们会盯着奖励看,想象它的滋味。这些孩子才过几秒钟就坚持不住了。而那些成功的孩子大多不会盯着奖励的承诺。记录孩子们独自挣扎的录像是很有意思的。出人意料的是,看这盘录像带也是自控力的绝妙一课。有一个女孩用头发遮住脸,这样她就看不到零食了。有一个男孩虽然盯着零食看,但他把铃铛推得远远的,这样他就够不到了。另一个男孩作出了妥协,他舔了舔零食,但没有真的吃掉它们——这预示着他将来在政界会有出色的表现。

虽然这项研究主要揭示了4岁的孩子如何延迟满足感,但同时它也是预测孩子未来表现的好方法。在“棉花糖测试”中,一个4岁的孩子能等待多久,预示了10年后他在学术界和社会上能否取得成功。等待时间最长的孩子更受人欢迎,学习成绩最好,也很擅长处理压力。他们的高考成绩更好,在测试前额皮质功能的神经心理学实验中表现得也更好。能否花15分钟等待2个棉花糖,能有效地衡量很多更重要的事,比如,一个孩子处理暂时的不适感、实现长期目标的能力如何?他是否知道如何把注意力转移开,不去关注即时奖励的承诺?

个体差异会在今后的生活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无论这种差异是在童年时期还是在以后测量出来的。行为经济学家和心理学家得出了一个计算人们折扣率的复杂公式——对你来说,今天的快乐比明天的快乐重要多少?对未来的奖励大打折扣的人,更可能在很多方面出现自控力问题。他们更可能抽烟、酗酒,选择吸毒、赌博或其他癖好的风险也更高。他们不太可能为了养老而存钱,更可能醉酒驾车或在没有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发生性行为。他们也更可能拖延着不做某件事。他们甚至很少戴表——似乎他们只关注当下,时间本身却没那么重要。如果现在比未来更重要,那么就没理由去延迟满足感。想摆脱这种心态,我们就必须找到一种方法,让未来变得更重要。

 

意志力实验:降低你的折扣率

幸运的是,一个人的折扣率不是始终不变的物理法则。通过改变自己对选择的看法,我们就能降低折扣率。

想象一下,我给你一张90天后可以兑换的100美元支票。然后,我试着跟你讨价还价:你愿意用它来交换一张可以即时兑换的50美元支票吗?大多数人都不会这么做。但是,如果人们一开始拿到的是50美元的支票,然后有人问他们,是否愿意拿它来交换一张延迟兑换的100美元支票,大多数人都不会同意。你最初得到的奖励就是你想保留的东西。

原因之一是,大部分人想避免失败。也就是说,我们确实不想失去已经得到的东西。比起得到50美元的快乐,失去50美元的不快对我们影响更大。当你先想到的是未来的大奖励,然后再考虑把它换成一个即时的小回报,这感觉像是损失了。但是,当你一开始想到的是即时的奖励(你手中的50美元支票),然后再考虑延迟满足感能得到更大的奖励,这看起来也像是损失了。

经济学家发现,你会找到更多的理由,解释为什么你先想到的奖励是合理的。那些一开始就问自己“为什么我应该拿50美元支票”的人,会想出更多的理由支持即时的满足感(比如,“我真的需要用这些钱”,“谁知道100美元的支票90天后能不能兑现呢?”)。那些一开始就问自己“为什么我应该拿100美元支票”的人,则会想出更多的理由去支持延迟的满足感(比如,“这可以多买一倍的东西呢”,“90天后我会和现在一样需要用钱”)。当人们首先想到未来的奖励时,未来奖励的折扣率就会大幅下降。

无论面对什么样的诱惑,你都可以利用以下方式抵抗即时的满足感。

  1. 当你受到诱惑要做与长期利益相悖的事时,请想象一下,这个选择就意味着,你为了即时的满足感放弃了更好的长期奖励。
  2. 想象你已经得到了长期的奖励。想象未来的你正在享受自控的成果。
  3. 然后扪心自问:你愿意放弃它,来换取正在诱惑你的短暂快感吗?

梦想比任何网站都值钱

阿米娜是斯坦福大学的大二学生,专业是人体生物学。她目标远大,梦想进入医学院。但是,她承认自己对Facebook上瘾了。上课的时候,她没法不去看这个网站。这就意味着她错过了许多重要的课程信息。本该学习的时候,她在Facebook上花了很多时间。因为在Facebook上总有很多事情可做,比如看朋友们的新鲜事、相册、链接,诱惑是源源不绝的。网站不可能为了她而停止更新,所以她必须找个方法让自己停下来。

为了抵抗Facebook带来的即时快感,阿米娜把这个网站视为对自己成为一名医生这一最大目标的威胁。当她受到诱惑,在网站上浪费时间的时候,她就会问自己:“为了它,我可能成不了医生,这值得吗?”这样一想,她就再也不能否认自己浪费了多少时间。她甚至用图片处理软件,把自己的脑袋“嫁接”在一个外科医生的身体上,并把新照片设置成了笔记本电脑的桌面壁纸。每当她需要记住未来的奖励对于自己意味着什么,或想让未来的奖励看起来更真实的时候,她就会看看这张照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