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吃了这块饼干,恐怖分子就赢了

昨天晚上,我犯了个错误,看了晚间新闻。第一个报道是恐怖分子在美国制造的一起未遂的爆炸案件,接下来的报道是海外导弹袭击,然后是杀害前女友的年轻男子被捕。在广告时间之前,新闻主播说接下来会介绍“日常饮食中意想不到的致癌物质”。然后便是一个汽车广告。

过去,这常常会让我感到困惑——为什么企业要在这么压抑的节目中间插播广告呢?他们难道真想让观众把自己的产品和晚间新闻里可怕的报道联系在一起吗?在听完一起残忍的谋杀案或恐怖袭击后,谁还会有心情看百货公司的商品呢?但事实证明,我可能会去看,你也可能会去看,这是一种叫做“恐惧管理”的心理现象。

根据“恐惧管理”理论,当人类想到自己的死亡时,很自然会觉得害怕。我们可以暂时避开危险,但终究逃不过宿命。每当我们想起自己不可能永生时(比如,看晚间新闻的时候,每29秒我们就会有一次这样的想法),大脑就会产生恐惧的反应。我们并非总能意识到这一点,因为焦虑可能还没有浮出水面,还没有产生强烈的不适感,或者我们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即使我们意识不到这种恐惧,它还是会让我们立即作出回应,对抗自己的无力感。我们会去寻找保护伞,寻找任何能让自己觉得安全、有力量、得到安慰的东西。(2008年,贝拉克·奥巴马曾指出过这一点,但这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他告诉旧金山的市民,在某些时候,人们需要“依靠枪支或宗教”。)抛开政治问题不谈,“恐惧管理”理论还能为我们解释很多关于意志力失效的问题。当我们感到恐惧时,我们不只依靠枪支和上帝。我们中的很多人还会依靠信用卡、纸杯蛋糕和香烟。研究发现,当我们意识到自己不会永生时,我们会更容易屈服于各种诱惑,就像是在奖励和减压的承诺里寻找希望和安全感一样。

例如,一项关于杂货店购物者的调查发现,当人们想到自己的死亡时,他们就会买更多的东西,更愿意购买给自己安慰的食物,也会吃更多的巧克力和曲奇饼干。(现在,我终于明白超市把殡仪馆宣传册放进购物车的营销策略了。)另一项调查发现,新闻中的死亡报道会让观众对豪华轿车、劳力士手表等彰显身份地位的东西产生更积极的回应。这并不是说,我们认为一块劳力士手表就能让自己不被导弹打中,而是这些商品提升了我们的自我形象,让我们感到充满力量。对很多人来说,购物是让自己更乐观、更有掌控感的快速途径。这就是美国人为什么在“9·11”事件后如此愿意接受小布什总统的提议:“我和我夫人鼓励美国人购物。”

我们不需要用“飞机撞大楼”来按下内心的恐惧按钮。事实上,根本不需要用真实的死亡来威胁我们,让我们开始消费——电视剧和电影就能造成这种效果。一项研究显示,看完1979年催泪大片《舐犊情深》(The Champ)中的死亡场景后,人们会花三倍的价钱购买原本不需要的东西(而且之后肯定会后悔)。更重要的是,这项研究的被试者并没有意识到看电影影响了他们的购物选择。当他们有机会购买隔热水瓶的时候,他们认为只是自己想要这个水瓶而已。(相反,那些看了国家地理频道“大堡礁特辑”的人则对水瓶毫不感冒,牢牢守住了自己的钱包。)毫无疑问,我们家里有一半的东西都是这么买回来的,我们的信用卡账单也是这样累积起来的。我们觉得心情有点糟糕,此时正好有机会购物,脑子就会有个微弱的声音(或许是多巴胺神经元)告诉我们:“买这个吧——你只是不知道自己想要这个!”

“恐惧管理”的方法能让我们不去想那个不可避免的死亡。但当我们在诱惑中寻找慰藉的时候,我们是在不自觉地加速迈向坟墓的脚步。下面就是一个很恰当的例子——烟盒上的警告会提高烟民抽烟的欲望。200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死亡的警告会让烟民感到压力和恐惧——这正是公共健康司的官员所希望看到的。不幸的是,这种焦虑会让吸烟者用默认的方法缓解压力——吸烟。天啊,这完全不符合逻辑。但根据我们所知的压力对大脑的影响,这却是合理的。压力引发欲望,并使多巴胺神经元在诱惑面前表现得更加兴奋。所以,当烟民看到烟盒上的警告时并不会想到戒烟。即使烟民的脑子里出现了一句话“警告:吸烟会引发癌症”,或是意识到自己在和死神抗争,他们大脑的另一部分也会尖叫“别担心,抽根烟会让你更快乐!”

用令人作呕的肿瘤、尸体的图片和图表来警告烟民,这似乎已经成了一种全球性的趋势。这可能是个好主意,也可能不是。根据“恐惧管理”理论,图片越是吓人,就越会促使烟民用抽烟来缓解焦虑。但这些图片确实能有效防止人们养成吸烟的习惯,也能让烟民下定决心戒烟。虽然我们还无法断定这些警告能否减少吸烟现象,但我们应该对此密切关注,因为它们有可能会带来计划之外的后果。

 

深入剖析意志力:是什么吓到了你?

这一周,请注意观察什么事情会引发你大脑里的“恐惧管理”。是你在媒体或网络上听到或看到的东西吗?你会在社区运动场上感染新型食肉细菌吗?非洲杀人蜂这次会从哪里飞过来?哪栋大楼被炸了?哪里发生了致命车祸?谁惨死在家中?(如果你想再多学点东西的话,还可以看看商家怎么利用你的恐惧宣传他们的产品。它们和你的意志力挑战有关系吗?)别人还可能怎么利用你的恐惧,让你产生对安慰的渴望?

有时候,“恐惧管理”带来的不是诱惑,而是拖延。我们最想拖延的很多事情,都和死亡有或多或少的关联,比如预约看医生,按处方开药,遵医嘱服药,保管法律文件和写遗嘱,存钱养老,甚至是扔掉自己绝不会用到的东西和不合身的衣服。如果你总想推迟或总是“忘记”去做某些事情的话,这是不是因为你无法面对自己的脆弱?如果是这样的话,正视恐惧会帮助你作出理性的选择。因为,改变我们能理解的动机,总是比改变我们看不到的影响要容易。

晚上吃零食的人学会看电视

瓦莱丽每天晚上都会让客厅的电视开上一到两个小时。这时,她会打扫房间或安排孩子明天的各种活动,用电视作为背景音。她一般会打开新闻频道,这个频道主要报道寻人启事、未解之谜和真实的犯罪案件。这些报道引人入胜,尽管她有时候宁愿自己没看见某张犯罪现场照片,但她还是不能移开视线。我们在课上谈到“恐惧管理”时,她才第一次真正意识到,每天听这么多骇人听闻的消息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影响。她开始怀疑,自己晚上想吃咸的或甜的零食(这是她的意志力挑战之一),跟这些绑架女童和杀妻案是否有关。

瓦莱丽开始留意自己看新闻时的感觉,特别是看有关孩子的悲惨故事时的感觉。在第二周的课上,她说:“这太可怕了,我觉得一阵恶心,胃里很不舒服,但我好像不得不继续看下去。情况看起来很危急,但其实这与我无关。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对待自己。”她决定换台,不再看这个充满可怕事件的频道,换一些不会带来太大压力的频道作为背景音,比如音乐、视频或电视剧重播频道。在接下来的一周里,每天晚上,她都不会心头乌云密布了。更妙的是,当她不再看这些恐怖的节目,而是换成了休闲频道,她发现自己不再把给孩子午餐准备的一整袋什锦干果仁吃光了。

请花上24个小时,远离那些会让你产生恐惧的电视新闻、访谈节目、杂志或网页。如果你觉得自己不关注那些正在发生的大事小事,世界末日也不会降临的话,就请别在这些媒体上毫无意义地消磨时光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