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巴胺的阴暗面

多巴胺可以有很强的促进作用,而且即便它诱惑我们去买甜点或透支信用卡,我们也很难把这种小小的神经递质叫做“邪恶的东西”。但多巴胺确实有阴暗的一面。如果我们注意观察的话,不难发现这一点。如果我们能够停下来观察一下,自己在有所渴望的时候,大脑和身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就会发现,奖励的承诺带给我们的压力和快乐几乎不分上下。渴望并不是总能让我们感觉良好。有时候,它会让我们觉得自己堕落了。这是因为,多巴胺的首要功能是让我们追求快乐,而不是让我们快乐。它并不介意给我们来点压力,即便这会让我们在追求快乐的时候觉得不快乐。

为了促使你追寻目标,奖励系统有两大武器——胡萝卜和大棒。当然,胡萝卜就是奖励的承诺。大脑中有一部分区域会预见快感和计划行动,释放多巴胺的神经元会刺激这些区域,给人们带来奖励的承诺。当这些区域充满多巴胺的时候,你就会感到欲望——这就是让马向前跑的胡萝卜。但奖励系统还有第二个武器,那更像众所周知的大棒。当你的奖励系统释放多巴胺的时候,它同样也向大脑的压力区域发出了信号。在大脑的这个区域里,多巴胺刺激了压力荷尔蒙的释放。结果是,当你期待目标时,你也感到了焦虑。这时候,我们很需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种感觉就像生死攸关、命悬一线。

研究人员在想吃巧克力的女性身上观察到了这种欲望和压力交织的状态。当这些女性看到巧克力的时候,她们会产生吃惊的反应。这种生理反应与警报、警醒有关,就像在野外看到了捕食者一样。当研究人员询问她们的感觉时,她们说既快乐又焦虑,还会觉得有点失控。处于相似的情况之下时,我们会认为,引起这种反应的东西给我们带来了快乐,暂时无法得到这种东西给我们带来了压力。我们没有意识到,我们渴望的东西既是快乐的源泉,也是压力的源泉。

 

深入剖析:欲望的压力

大部分人会更关注对快乐的承诺,而不关注多巴胺刺激欲望时感觉到的不快乐。这一周,看看你能否发现渴望会引发压力和焦虑。如果你屈服于诱惑的话,你觉得这是自己对奖励承诺的反应?还是在缓解焦虑?

购物者感到焦虑,但仍然遵守承诺

每当伊冯想感觉快乐的时候,她就会去商场。她确信,购物会让自己感到快乐。因为无论她是无聊还是心烦了,她想要的都是购物。她从来没有注意过自己购物时复杂的感受,但她接受了本周的任务,准备观察一下自己。她发现,自己最快乐的时候是在去购物的路上。开车到购物中心去的时候,她充满了希望,非常地兴奋。当她到达商场,从中心区域开始逛街的时候,她感觉非常好。但当她进了商店之后,这种感觉就发生了变化。她觉得很紧张,尤其是商店刚好比较拥挤的时候。她好像被什么催着一样迅速穿过商店,而且总觉得时间很紧张。排队等着结账的时候,她注意到自己非常不耐烦,而且很焦虑。如果在她前面的顾客买了很多东西,或是在退货,她就会开始发怒了。直到走到结算的地方,把信用卡递给收银员之后,她才觉得解脱了,但却没有买东西前的那种快感。伊冯意识到,前往购物中心途中感到的希望和兴奋正是驱使她去那里的胡萝卜,焦虑和气愤则是驱使她排队的大棒。她在回家途中远没有去购物时那么兴奋。

对很多人来说,这个发现会让她们对奖励感到不满,然后远离奖励。吃薯片上瘾的人会带着怀疑的眼光打量一包薯片,晚上不睡觉也要看电视的人会把天线拔掉。但伊冯选择了一种新的策略:为了获得快乐而购物。她最喜欢去购物中心的感觉,但花钱让她觉得有压力。她打定主意不买东西,于是把信用卡放在家里,这样就不会超支了。令人吃惊的是,她从购物中心回家的时候,远比她花了很多钱时更快乐。

当你理解了所谓的“奖励”到底给自己什么感觉时,你就能作出最明智的决定,知道该怎样“奖励”自己了。

误把奖励的承诺当幸福

当奥尔兹看到他的小白鼠拒绝了食物,在电网上跑来跑去的时候,他犯了一个我们都会犯的错误,即误解了多巴胺促使我们做的事。通过观察自己的主要关注点,通过观察自己最常关注的东西、一直想满足的欲望和愿意去做的工作,甚至是折磨自己的东西,我们就能发现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们以为,这就证明了我们渴望的对象一定能让我们觉得快乐。我们看着自己买下第1000块糖、新的厨具、另一杯饮料。我们让自己精疲力竭地追求新伴侣、更好的工作和最多的股票收益。我们误把渴望的感觉当做了快乐的保证。难怪奥尔兹看着那些小白鼠电击自己直到力竭而亡的时候,会认为它们很快乐。人类觉得,不可能把奖励的承诺和我们正在寻找的快乐或回报区分开来。

奖励的承诺有很大的力量,它会让我们继续追求那些不会带给我们快乐的东西,会让我们消费那些不会带来满足感,只会带来更多痛苦的东西。追求奖励是多巴胺的主要目标,所以,即便你经历的事物和原本承诺的并不相符,它也不会给你释放“停下来”的信号。布莱恩·文森克(Brian Wansink)是康奈尔大学食物和品牌实验室主任,他用常在费城电影院里看电影的人证明了这个观点。电影院提供特别的爆米花,无论是样子还是气味都刺激所有人的多巴胺神经元。消费者像巴甫洛夫的狗一样,排着长队,伸着舌头,流着口水,等着吃到第一口。文森克请电影院的售货摊把14天前生产的爆米花卖给消费者。他想知道这些看电影的人还会不会继续吃。他们是会相信大脑的直觉,认为电影院里的爆米花总是好吃的,还是会发现爆米花的味道不对,进而不愿吃爆米花了。

电影散场后,常来看电影的人都表示两周前的爆米花真的很难吃。它们不新鲜、泡过水、简直让人恶心。但他们有没有痛骂卖爆米花的摊位并要求退款呢?没有。他们照样把爆米花吃掉了。和平常吃新鲜爆米花时比起来,他们吃掉了那个量的60%!他们相信自己的多巴胺神经元,而不是自己的味蕾。

我们肯定会挠着头问,这怎么可能?但没有几个人能对此有免疫力。想一想你最大的“我不要”的意志力挑战吧。那很可能是一件让你觉得快乐的事——或者,如果你能得到足够多的话,它就会让你觉得快乐。但仔细分析一下那种经历和它的后果,你就会发现结果总是事与愿违。最好的情况是,屈服于欲望消除了“奖励承诺”带来的焦虑——这种焦虑会让你想要更多的东西。但是最终,你会非常崩溃,感到不满、失望、羞愧、疲惫、恶心,或者觉得没有刚开始那么快乐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当人们注意到奖励的承诺不过是假象时,魔咒就解开了。如果你强迫你的大脑,让它一边期待着奖励——获得快乐、幸福和满足,结束痛苦和压力,一边真切地感受现实状况,那么大脑最终会调整它的期望值。比如,当暴食者放慢了进食的速度,真正去品尝那些曾让他们产生渴望并狼吞虎咽的东西时,他们通常发现食物看起来、闻上去要比吃起来好得多。即便嘴巴和胃口都满了,他们的大脑仍想要更多。只有他们吃得更多的时候,焦虑感才会增加。有时,他们狼吞虎咽时根本没有尝到食物的味道,因为他们吃得太快了。他们这样做之后又会觉得身上或心里更不舒服了。首先,这让他们很烦恼。毕竟,他们真的认为食物是快乐的源泉。但研究表明,有意识地控制进食的人面对食物时有更强的自控力,更能避免狼吞虎咽。一段时间后,他们不仅体重减轻了,压力、焦虑或抑郁也减少了。当我们把自己从错误的奖励承诺中解放出来时,我们常常发现,我们误以为的快乐源泉,其实正是痛苦的根源。

 

意志力实验:测试奖励的承诺

找一个常常让你放纵自己的诱惑因素,测试一下奖励的承诺。你之所以会受到诱惑,是因为大脑告诉你,你会很快乐。学生们最常见的选择是零食、购物、电视和电子邮件、纸牌游戏等和网络相关的浪费时间的事情。请关注你放纵的过程,不要急着去体验。注意这种奖励的承诺给你什么感觉。期待、希望、兴奋、焦虑、流口水……你的大脑和身体感觉到了什么。然后,允许自己接受诱惑。和你的期望比起来,这种体验怎么样?奖励的承诺有没有消失?它是否仍然促使你吃得更多、花得更多、待得更久?什么时候你会感到满足?你是否达到了一种没法继续的程度,因为你太饱了、太累了、太沮丧了、没时间了,或是无法得到“奖励”了?

进行这项练习的人通常会有两种结果。一些人会发现,当他们真的关注放纵的感受时,他们实际上并不需要自己想象中那么多的东西。另外一些人发现,这种体验完全无法让他们满足。这就暴露了奖励的承诺和实际体验之间的差别。这两种观察都会让你对曾经无法控制的事有更强的自控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