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励的承诺

第五章 大脑的弥天大谎:为什么我们误把渴望当幸福?

奥尔兹和米尔纳发现小白鼠大脑里的“快感”中心后,他们便开始证明,刺激这块区域会带来多大的快感。首先,他们让小白鼠禁食24小时,然后把它放在一根短管的中间,管道两头都有食物。通常情况下,小白鼠会跑到管道一头然后开始咯吱咯吱地吃东西。但如果小白鼠在这之前受到了电击,它便会待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和一份有保证的食物奖励比起来,它更愿意等待可能出现的另一次电击。

科学家还作了测试,如果有可能的话,小白鼠是否会自己寻求电击。他们放置了一根杠杆,当杠杆被按压的时候,小白鼠的快感中心就会受到电击。小白鼠一旦发现了杠杆的作用,就会每5秒钟电击自己一下。获得自我刺激机会的小白鼠显得毫不满足,它们会一直不停地按压杠杆,直到它们力竭而亡。小白鼠发现,如果自我折磨能刺激大脑,那么它就能忍受这种折磨。奥尔兹把自我刺激的杠杆放在一张电网的两端,这样小白鼠每次只能得到来自一根控制杆的一次电击。但小白鼠很乐意在电网上跑来跑去,直到它们烧焦的爪子疼到没法继续跑为止。奥尔兹更加确信,只有一件事能产生这样的行为,那就是极乐的感觉。

没过多久,精神病学家们就觉得,这个实验对人类来说也是可以尝试的。美国杜兰大学的罗伯特·希斯(Robert Heath)在病人的大脑中植入电极,并交给他们一个控制盒。控制盒能让他们刺激自己这个新发现的快感中心。希斯的病人表现得和奥尔兹的小白鼠如出一辙。他们可以自己选择刺激的频率,结果他们平均每分钟会电击自己40次。休息的时候,研究人员给他们端来了食物,病人们虽然承认自己已经很饿了,但仍然不愿意停下电击去吃点东西。在实验人员提出终止这个实验或切断电极的时候,有一个病人提出了强烈的抗议。另外一个被试者在电流切断后仍然按了200多下按钮,直到实验人员要求他停下来为止。无论如何,这些结果让希斯相信,这种大脑自我刺激法可以成为很多精神失常问题的治疗法。(见鬼,他们好像还挺喜欢这个方法的。)他认为,把电极留在病人的大脑里是个不错的想法。这样,病人就可以在腰带上别一个自我刺激控制器,随时随地给自己电击。

这时,我们需要考虑一下这项研究所处的整体环境。那时候,占主导地位的科学范式是行为主义。行为主义者相信,动物或人类身上唯一值得测量的东西就是行为。想法?感觉?那些东西都是浪费时间。如果一名客观的观察者不能观察到、看到某些东西,那么这就不是科学,也就不重要了。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希斯早期的报告缺少详细的第一手资料,没有记录他的病人在自我刺激时有什么感觉。像奥尔兹、米尔纳一样,希斯也推测说,因为他们的被试者不停地刺激自己,为了持续电击忽略了食物,所以他们是把精神上的快感当做了“奖励”。而且病人确实也说电击让他们感觉良好。但是,他们连续不断地自我刺激,夹杂着对切断电流的担忧。这可能暗含着,除了真正的满足感,这里面还有其他的东西。而我们对这些病人的想法和感觉知之甚少,这就是这个看起来很欢乐的实验的另一面。有一名病人有间歇性睡眠症,实验人员给了他一个便携的植入设备,帮助他保持清醒。这位病人描述自我刺激的感觉时说,那“令人非常沮丧”。虽然他“经常性地、有时近乎疯狂地按按钮”,但他一直没能达到实验中那种满足感。自我刺激让他觉得焦虑不安,而不是幸福快乐。他看起来更像是身患强迫症的人,而不是体验快乐的人。

奥尔兹和米尔纳的老鼠真是因为感觉太好而不愿意停下来,最终导致力竭而亡的吗?如果说,受刺激的大脑区域奖励给它们的不是极大的快感,而仅仅是承诺它们会有快感呢?事情有没有可能是这样的:小白鼠之所以刺激自己,是因为大脑告诉它们,只要它们再按一次杠杆,奇妙的事情就会发生。

奥尔兹和米尔纳发现的不是快感中心,而是现在神经科学家称为“奖励”系统的东西(见图5-1)。他们刺激的区域是人脑最原始的动力系统的一部分。这个系统逐步进化,驱使我们采取行动和消耗体能。这就是为什么奥尔兹和米尔纳的第一只小白鼠不停地在第一次受到刺激的角落里跑来跑去,也就是为什么小白鼠宁愿放弃食物或烧焦爪子,也要让大脑再受一次电击。每当这个区域受到刺激的时候,大脑就会说:“再来一次!这会让你感觉良好!”每次刺激都让小白鼠寻求更多的刺激,但刺激本身却不会带来满足感。

正如我们将要看到的,并非只有大脑中的电极能激活这个系统。世界上充满了能带来刺激的东西。从饭店的菜单和直邮广告,到乐透彩票和电视广告,都能让我们变成真人版的奥尔兹和米尔纳的小白鼠,去追寻对快乐的承诺。这时候,我们的大脑就会对“我想要”的东西深深着迷,而说“我不要”就会变得更加困难。

中脑的“奖励承诺”系统
图5-1 中脑的“奖励承诺”系统
  1. 虽然这项健康研究比较奇怪,但这绝对不是20世纪60年代心理学实验室里发生的最奇怪的事。那时候,哈佛大学的蒂莫西·李尔利(Timothy Leary)在研究致幻剂LSD和迷幻蘑菇对精神的好处。在布鲁克林的迈蒙尼德医学中心,斯坦利·库皮尼(Stanley Krippner)通过训练一个人向在另一个房间睡觉的人发送心灵感应信息,来进一步推进超感官知觉(ESP)实验。蒙特利尔艾伦研究机构的尤恩·卡梅伦(Ewen Cameron)则试图消除家庭主妇心中与意志相悖的记忆。这是某项关于大脑控制的研究的一部分,该研究受到美国中情局的支持。
  2. 希斯的报告中最有趣的一点是,他如何解释病人在切断电流后仍然按压按钮。希斯认为,这表明该病人精神混乱,不能成为合格的实验对象。他尚未充分了解受刺激的大脑区域。实际上,这种行为就是上瘾和强迫症的最初暗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