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犯错,明天补救

无论取得进步时我们是轻轻拍拍背鼓励自己,还是记起了自己过去是如何抵抗诱惑的,我们很快就会认为,过去的善行应该得到称赞。但“道德许可”并不只计算过去的善行,我们同样可能看到未来,认为我们计划要做的善行也值得称赞。比如,只是“想”去锻炼的人很可能晚餐吃得更多。这种习惯允许我们今天犯错,明天补救——我们就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向明天赊账

想象下面这个场景:现在是午餐时间,你正在赶时间,最方便的事莫过于在快餐店买点吃的。但你正在控制体重,准备改善健康状况,所以,你计划避开菜单上脂肪含量最高的食物。你排队的时候,发现餐厅除了普通的特价菜,还提供一些新的沙拉。这家餐厅离你的办公室很近,所以你经常来这边吃东西——虽然这对你的腰围没什么好处。你很高兴,因为你可以选一些让自己减少负罪感的食物。你排着队,考虑要选哪个,是田园沙拉还是烤鸡肉沙拉。然后,当你真的要点餐的时候,你脱口而出的却是“双层吉士汉堡和薯条”。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你会想,一定是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或者,是炸薯条的美妙香味战胜了你最初的想法。但你相不相信,正是菜单上的健康菜品让你点了吉士汉堡和薯条?

纽约市立大学巴鲁克学院的市场研究员通过很多研究得出了上述结论。研究人员之所以对这个问题产生兴趣,是因为他们看到一些报告指出,麦当劳在菜单上增加健康食品时,反而引起了巨无霸销量暴涨。为了找出原因,这些研究人员自己设计了快餐菜单,模拟开设了一家餐厅。来这里吃饭的人需要从提供的菜单上选择一道菜。所有菜单都有标准的套餐,比如法式炸薯条、炸鸡块和加配菜的烤土豆。有一半的被试者拿到的是特殊的菜单,上面加了一份健康沙拉可供选择。当沙拉成为一个选项时,人们就更有可能选择最不健康、脂肪含量最高的食物。研究人员在自动贩卖机实验中发现了同样的情况。当垃圾食品选项中多了低卡路里饼干时,被试者更可能选择最不健康的零食(比如巧克力夹心饼干奥利奥)。

为什么会这样呢?有时候,大脑会对能完成目标的可能性感到兴奋,它错把可能性当成真正完成了目标。为了能作出健康的选择,那个没有被满足的目标(及时行乐)便成了首选。当你准备点健康食品的时候,你觉得压力小了很多,于是就对不健康的食品产生了强烈的渴望。总而言之,虽然一点都不理智,但你还是允许自己去点那些可能阻塞血管、增加腰围、缩短寿命的食物。这些研究对学校食堂、自动贩卖机和连锁餐厅的做法提出了质疑,因为这些地方为了公共健康至少会推出一种健康食品。除非作出彻底的改变,把所有的食品都变成健康食品,不然人们很可能会作出更糟糕的选择。

也许你觉得自己会是个例外。你当然觉得自己比实验里的失败者更有自控力!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真的有麻烦了。那些认为自己有很强自控力的被试者,最有可能选择不健康的食物。自认为自控力超群的人中,只有10%在菜单中没有沙拉时选择了最不健康的食物,50%在可以选沙拉时选择了最不健康的食物。或许,他们相信自己会在未来选择健康食品,所以今天点炸薯条的时候心情很舒畅。

这很好地解释了,我们想到未来的选择时,就会很容易犯下大错。我们不断期望明天能作出和今天不同的选择,但这种期望是错误的。比如,今天我先抽根烟,但从明天起戒烟;我今天先不去健身了,但我保证明天会去;我先买上一些节日礼物,但之后三个月绝不购物。

这种乐观精神让我们能在今天放纵自己——尤其是当你确信自己下次不会作出同样选择的时候。比如,耶鲁大学的研究人员让学生们从脱脂酸奶和菲尔兹夫人曲奇饼中选一个。当学生们知道下周还会有同样的选择时,83.3%的学生选择了曲奇饼。而那些以为这是一次性选择的同学,只有57%选择了曲奇饼。当学生们要在浅薄的娱乐方式和更有知识性的娱乐方式(“我可以下周再去学知识”)中选一个的时候,情况也是如此。同样的情况适用于在短期的、较少的经济奖励和较多的、长期的经济奖励(“我现在就需要现金,但下周我会有更多的回报”)之间作选择的时候。

实际上,知道自己下周还有一次选择机会的学生中,67%的人心里想的是自己下次会作更好的选择。但当实验人员真的给了他们第二次机会的时候,只有36%的人作了和第一次不同的选择。不过,当他们想到之后能弥补过错时,他们第一次放纵自己时就不会有那么大的负罪感。

 

深入剖析:你是在向明天赊账吗?

当你要作与意志力挑战有关的决定时,注意一下,你脑海中是否闪过了“未来再好好表现”的承诺。你是不是告诉自己,明天会弥补今天的过错?这对你当下的自控有什么影响?一直保持关注,从今天一直关注到明天。你是不是真的做到了你所说的?或者,“今天放纵,明天改变”的循环是不是又开始了?

为什么说,明天总会有时间做

对未来的乐观主义精神,不仅会影响我们自己的决定,还会影响我们究竟会不会按自己所说的去做。心理学家已经证明了,我们错误地认为自己明天会比今天有更多的空闲时间。两位市场营销教授——麦迪逊威斯康辛大学的教授罗宾·坦纳(Robin Tanner)和杜克大学的库尔特·卡尔森(Kurt Carlson)已经很好地证明了大脑这种自欺欺人的手段。他们对消费者犯的错误很感兴趣,因为消费者总是在预测运动器材的使用率时作出过高的估计。事实上,90%的运动器材最终只能在地下室的灰尘里度过余生。他们很好奇,人们在想象未来要用这些杠铃和收腹机做什么时,到底在想些什么。他们想象的未来是和现在一样充满了忙碌的工作和临时发生的状况,每天都让人疲惫不堪,还是另外一个模样?

为了找到答案,他们让很多人作预估:“你下个月每周(平均)会锻炼几次?”然后,他们问另一组被试者同样的问题,但加上一个重要的前提:“在理想状态下,你下个月每周会锻炼几次?”两组被试者在作估计的时候没什么差别,大家默认的答案都是“在理想状态下”,即便研究人员要求他们按实际的而非理想的状态作出回答。我们总是憧憬着未来,却没能看到今天的挑战。这让我们确信,未来我们会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做今天想做的事。我们觉得,推迟到以后再做是理所应当的。我们相信,未来不仅能弥补今天没做的事,还能做到更多。

这种心理倾向是很难动摇的。实验人员试图通过明确的指示,如“请不要作出理想状态下的假设,请根据你的实际情况作出预测”,促使人们作出更切合实际的自我预测。但是,听到这种指示的人更可能对未来盲目乐观,作出了次数更多的预测。实验人员决定检验一下这些乐观主义者。两周后,他们邀请这些被试者回到实验室,报告自己实际的锻炼情况。不出所料,他们实际的锻炼次数低于预估。人们是为理想世界作出预估,却在现实世界生活了两周。

然后,实验人员让被试者预估接下来两周里的锻炼次数。这些人仍然保持了乐观主义精神,甚至作出了比上一回更多的预估。这些预估远远高于过去两周里他们实际锻炼的次数。事情似乎是这样的:他们把预估看得很重,所以安排未来的自己多做点锻炼,弥补自己之前的糟糕表现。他们不觉得过去两周是真实情况,不觉得最初的预估是不切实际的理想,相反,他们会觉得过去两周是特殊情况。

这种乐观主义精神让人很难理解。如果我们预料到自己无法完成设定的目标,那么还不如在开始之前就认输。如果我们现在表现糟糕,却用对未来的乐观期待来掩饰它,那么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设定这个目标。

 

意志力实验:明天和今天毫无区别

行为经济学家霍华德·拉克林(Howard Rachlin)提供了一个有趣的技巧,帮助人们克服这种“明日复明日”的想法。当你想改变某种行为的时候,试着减少行为的变化性,而不是减少那种行为。他已经证明了,如果让烟民每天都抽同样数量的香烟,那么他们的总体吸烟量会呈下降趋势。即便研究人员明确告诉他们,不用试着减少吸烟量,情况也是这样。拉克林认为,这种方法之所以有效,是因为这会打破吸烟者通常会有的“明天会有所改变”的依赖心理。这不仅意味着今天抽了烟,还意味着明天会抽烟,后天会抽烟,以及每天都会抽烟。这就给每根烟增加了意义,也就让人更难否认多吸一根烟带来的危害。

这一周就试着用拉克林的方法迎接自己的意志力挑战吧,试着逐渐减少行为的变化性。把你今天作的每个决定都看成是对今后每天的承诺。因此,不要问自己“我现在想不想吃这块糖?”,而要问自己“我想不想在一年里每天下午都吃一块糖?”或者,你明知道应该做一件事情却拖延不做时,不要问自己“我是想今天做还是明天做?”,而要问自己“我是不是想承担永远拖延下去的恶果?”

晚饭前的素食主义者

30岁的杰夫是一位网络系统分析师,也是个充满矛盾的食肉动物。他一直知道少吃肉对身体有多少好处,还有食品加工工业的可怕之处。但是,早餐如果有牛排玉米饼、香肠和意大利腊香肠比萨、快餐汉堡加培根肉的话,他就觉得是最大的享受了。杰夫知道,如果他能成为一名素食主义者,就能减少自己道德上的焦虑。但当一块比萨触手可及的时候,“成为更好的人”这个想法就消失在奶酪的香气中了。

他最初也试过少吃点肉,但这只会让他吃更多的肉。他发现,自己会用一份素食来抵消一份非素食带来的“坏处”。比如,他会点一份蔬菜辣椒沙拉,用来抵消点牛排玉米煎饼的罪恶感。他还会用早餐吃的东西来判断今天是“好”日子还是“坏”日子。如果他早餐时吃了培根肉和鸡蛋三明治,那就不是个好日子。那就意味着,他中餐和晚餐也可以吃肉了。他告诉自己,明天会是开始改变饮食的好日子。

他再不允许某些天是“好”日子,另外一些天是“坏”日子(这可能导致更多的“坏”日子),而是决定迎接挑战,减少行为的变化性。为此,他制定了“晚餐前做素食主义者”的规定。他在晚上6点前坚决做一名素食主义者,但在晚餐时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有了这个规定,中午的时候他就不能一边告诉自己晚餐只吃西兰花,一边大口吃汉堡了。而且,他也不能再把早餐吃麦片当做午餐吃鸡翅的借口了。

这个方法能有效地终结我们内心的挣扎,让我们不再去想自己是否得到了奖励。当杰夫在火腿、奶酪三明治和鹰嘴土豆泥中选择午餐时,新规定让他的选择变得容易了许多。中午必须吃素食,这没什么可说的。这样的规定还能让你打破一种幻觉,即觉得自己明天要做的会和今天做的完全不同。杰夫知道,只要他有一天打破了规则,他就会(像实验显示的那样)在接下来的一周里都打破规则。即便火腿和奶酪三明治看起来很诱人,但他真的不想放弃整周的目标。把三明治看成新规则的起点,而不是新规则的例外,会让它看起来不是那么诱人。

你的生活里有没有这样一个规则,来帮你结束内心的挣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