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九五之争

第七十九章 凶手

丁蕊遭古海暗算,瞬间被吸入棋局世界。

一入这诡异环境,丁蕊脸色一变,就要飞天而起,飞出棋局世界。

但,四周虚空陡然一阵扭曲。

“呼!”

下一刻,丁蕊凭空出现在了大海之上,到了棋局世界底部。

“什么?我怎么到这来了?”丁蕊脸色一变,想要快速飞离此地。

“呼!”

下一刻,身形位置一晃,骤然到了龙脉之处。

“不,怎么会这样?”丁蕊惊叫道。

“昂!”

龙脉一声咆哮,半截龙身轰然撞向丁蕊。

“轰!”

任凭琴音凶军残暴,在万丈龙身面前,瞬间被撞击的支离破碎。

“噗!”

丁蕊一口鲜血喷出,向着外围激射逃遁而去。

“呼!”

陡然,虚空再度一扭曲,刚飞远的丁蕊再度传送到了龙脉面前。

“轰!”

再一次,巨大的碰撞发生了,万千凶军再度遭到龙脉碰撞的摧残,破碎大半。

“古海,有本事放我出去!”丁蕊发狂的吼叫着。

丁蕊想明白了,这一切都是那盘棋,二十九天地纵横棋局,古海掌握那局棋了。

外界,浮岛似乎随时崩溃,但,终究还没有。

古海在棋盘上一次次落子,好似在改变棋局内部构造一般。

龙婉清虽然看不清丁蕊,但,终究有万千凶军,能看出个大概,在古海操纵棋局世界的情况下,一次次将丁蕊送到龙脉之处,让龙脉对其轰击。

龙婉清神情复杂的看看古海:“你居然操纵了棋局世界?”

这不是刚才出来时的场景吗?如今被用来对付丁蕊,却让丁蕊毫无招架之力?

不远处,李浩然缓缓收起了三支黄金箭,冷冷的看了眼古海。

见古海那随意落子的场面,脸色一阵阴沉。

“丁蕊,你如今已是穷途末路,堂主只想知道其母亲的死因,将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我可以向堂主求情,免你死罪!”古海沉声道。

说话之际,声音顺着棋力传遍整个棋局世界。

“不错,我只要知道我娘是怎么死的!”龙婉清捏着拳头道。

“轰隆隆!”

下方,棋局世界早已一片混沌,龙脉在疯狂的扭动。丁蕊疲于挣扎。在一声巨响之下,所有琴音凶军轰然爆碎而开,手中的古琴也瞬间炸开了。

“轰!”

丁蕊满身是血被炸了出去,听到古海的声音。

“哈哈哈哈哈哈,说出来?告诉你们,我就能活吗?”丁蕊倔强的吼叫着。

“冥顽不灵!”古海冷声道。继续扭曲棋局世界的空间。

丁蕊在内部,饱受撞击。

忽然间,古海周围传来一阵咔响。

“咔咔咔咔咔!”

浮岛外围,忽然出现了大量裂纹!棋盘上也陡然出现大量裂纹。

“不好,棋局世界撑不住了!”古海脸色一变。

古海一把抱住龙婉清,猛地一个跃。

“咻!”

古海跳出浮岛。

而与此同时,浮岛下方大地,陡然间拔地而起一座座山峰,山峰凭空而现,雄壮无比。

古海不敢迟疑,抱着龙婉清在众山峰上跳窜。

“昂!”

“轰!”

浮岛轰然爆炸而开,一股碎石风暴直冲四面八方而去。

半截龙身骤然解脱了出来。

此刻,大地之上,忽然浮起另外两段龙身,与棋局世界中的龙身子完美的衔接而起,化为一条长龙身子的一部分。

“昂!”

巨龙翻身之际,向着大地之中沉去。

“不好!”李浩然脸色一变。

探手一掌向着龙身抓去。一个巨大的掌罡轰然抓在了龙身之上。

“轰!轰!轰!”

掌罡抓着龙身,但,龙身力量太大了,掌罡凶猛,依旧扯不住一般。

“轰!”

掌罡轰然爆开。龙身子轰然钻入大地之中。

大地再度一阵地震,继而慢慢的恢复了平静。

李浩然面露狰狞。

又是差一点,已经抓到龙脉了,居然又让它跑了,又一次?

李浩然面露寒气,扭头向着远处望去。

远处,却是一身是血的丁蕊,咳着血,跌落在了一座山峰之上。

就是丁蕊这老东西,要不然,给自己时间准备,也不至于如此狼狈的又错过了?

四方,躲逃中的修者慢慢从废墟中爬了出来。

“终于不再地震了!”

“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我还以为我要死了!”

……………………

………………

……

无数修者庆幸之后,一起看向古海方向。

却看到古海搂着龙婉清落在了丁蕊面前。

丁蕊已经奄奄一息,全身是血,披头散发,好似一个快死的疯婆子一般。

“堂主,我兑现了对你的承诺?”古海松开怀中的龙婉清苦笑道。

承诺?

古海先前对龙婉清承诺,会光明正大的将龙婉清带出丁龙宗。

是光明正大的带出来了,只是这动静貌似太大了,丁龙宗方圆千里之内,都化为废墟了。山川、河流尽数崩碎了。

龙婉清一阵苦笑,有些复杂的看看古海。

“古舵主,此次多谢!”龙婉清郑重无比道。

“没什么,也多谢你,当初给了我一次机会!”古海摇了摇头:“堂主,先问你母亲死因吧!丁蕊应该没有反抗之力了!”

“嗯!”龙婉清点了点头。

“呼!”

李浩然踏步脱离飞舟,飞了过来,脸色阴沉的看向丁蕊。

“咳咳咳,哈哈哈哈,咳咳咳!古海,我是小看了你,我该早点杀你的,早点的,咳咳咳!”丁蕊无比后悔的看着古海。

“丁舵主,刚才的话,依旧有效,你只要告诉堂主,当年,谁杀了堂主母亲,堂主饶你不死!”古海沉声道。

“不错!我母亲是被谁害死的?”龙婉清盯着丁蕊道。

“说!”李浩然也沉声道。

丁蕊看了看三人,嘴角露出一丝寒笑道:“老堂主的死?咳咳咳,哈哈哈哈,李营主,你不知道吗?”

“嗯?”古海和龙婉清看向李浩然。

“我知道什么?”李浩然冷声道。

“哈哈哈哈哈,不要装了,咳咳咳,李营主,你做的事,就不敢承认吗?当年是谁杀了老堂主?你还假惺惺的干什么?不就是你吗?不就是你杀的吗?哈哈哈哈!”丁蕊瞪着李浩然嘶叫着。

“李营主?”古海眉头一挑,戒备起来。

“疯婆子,你瞎说什么?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李浩然瞪眼吼道。

“疯婆子?咳咳咳,李浩然,我反正都要死了,没什么好瞎说的。你还是承认了吧,就是你,杀了老堂主,你还不承认?龙婉清,你被他伪善的面具骗了。被他骗了,他杀了你母亲。”丁蕊瞪眼看着李浩然。

“轰!”

李浩然怒起,一掌打去,丁蕊脑袋轰然爆炸而开。

“李浩然!你杀人灭口?”古海陡然惊叫道。

“哼,这疯婆子已经疯了,她的话,你也信?”李浩然瞪眼道。

见丁蕊被李浩然杀死,龙婉清也是眼皮一跳,但皱眉了一会,龙婉清摇了摇头道:“不可能的,李营主不可能杀我娘的!丁蕊是疯了!”

“嗯?”古海疑惑道。

“我要是凶手,龙婉清外公早就查到我了,古海,我知道你想在龙婉清面前立功,但,这疯婆子已经彻底疯了,你不要跟着一起疯!”李浩然沉声道。

“不错,李营主要是凶手,外公肯定能查的到!而且,李营主救过我的命。不可能是凶手的。”龙婉清马上为李浩然辩白道。

“可是,那也不能杀了丁蕊啊,或许还能问出别的呢!”古海皱眉道。

龙婉清眼中闪过一股复杂,显然也认可古海的话,但,是李浩然杀的,龙婉清又不想责怪一般。毕竟,李浩然曾经救过自己的命。

“龙婉清,先前你有引龙玉,为何没有将龙脉收取?”李浩然皱眉道。

“引龙玉,可能需要在大地龙脉的龙头处才行,这不是龙头,只是龙身子,所以……!”龙婉清皱眉道。

“龙尾、龙身、龙头?龙头?我知道了!我明白了,这九五岛是观棋老人留下的一个连环局。”李浩然陡然神色一动。

“嗯?”龙婉清疑惑道。

“大丰帮、丁龙宗,都有观棋老人的棋局,这不是他故意留下的吗?这都是八百年了的宗门,镇压龙脉?应该还有一个宗门也是的!”李浩然沉声道。

“牡丹宗?”龙婉清神色一动。

“不错,牡丹宗,和大丰帮、丁龙宗一样古老,而且它的位置在九五岛的最中央,换做棋盘的话,就是天元位置,天元位置镇压龙头?”李浩然神色一动。

“牡丹?牡丹?我想起来了,古海,你好像说过,风铃是进入棋局的钥匙,风铃头上就是因为有一朵牡丹刺青?牡丹对这棋局来说,就是钥匙,牡丹宗,岂不是……!”龙婉清陡然眼中一亮。

“牡丹宗?或许吧!”古海点了点头。

古海其实早就猜到了一点,只是一直没说。

“既然如此,龙婉清,带上你的引龙玉,跟我马上去牡丹宗!”李浩然马上说道。

龙婉清看看丁蕊尸体,又看了看李浩然,点了点头道:“好!”

“等等!”古海陡然叫道。

“嗯?”龙婉清疑惑的看向古海。

“堂主,我想,丁龙宗这么大动静,流年大师很快就会来了,等流年大师来,你再走吧!”古海劝道。

李浩然眯眼看了一下古海,转头对龙婉清道:“龙婉清,时不待我,早点去早好,流年大师过来,会知道我们去牡丹宗的,他很快就会追来的!”

龙婉清点了点头,显然想跟李浩然一起走。

古海却是脸色微沉的看了一眼李浩然。虽然短短接触,但古海敏锐的感觉这李浩然并非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光鲜。

“堂主,你信任流年大师吗?”古海看向龙婉清。

龙婉清沉默了一下道:“这是当然,母亲昔日就是将我托付给流年大师的!”

“那还请再等等流年大师,他很快就要来了!”古海再度说道。

“古海,你一再阻挠龙婉清跟我走,你是什么意思?我还会害龙婉清不成?我也是奉命保护龙婉清的。”李浩然冷声道。

“是啊,古海,你别担心,李营主曾经还救过我的命。我不会有事的。流年大师很快就会追上我们的!”龙婉清马上说道。

龙婉清一意孤行,根本听不进古海的劝说,古海一阵焦急。

“堂主,得罪了!”古海忽然沉声道。

“呲吟!”

陡然,古海将血刀架在了龙婉清的脖子之上,脸上露出一股冷光。

“呃?”龙婉清瞬间瞪大了眼睛。

李浩然也瞪大了眼睛,古海干什么?劫持龙婉清?

“李浩然,你若尽职保护龙婉清,那请你退后。否则,我就对龙婉清出手了!”古海沉声道。

李浩然盯着古海,脸色阴沉的可怕。

“古海,你疯了?”龙婉清陡然怒叫道。

“退!”古海对着李浩然一声大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