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九五之争

第五十五章 流年大师归来

“当!”

剑罡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中,被掌罡死死的抓在掌心。

“什么?”宋生平脸色一变。

宋生平用力拖了拖长剑,但,剑罡却是纹丝不动,定在了那里一般。

缓缓的,从那虚空裂缝中走出一个月白色僧袍的男子,正是流年大师。

“杀气好重的剑,若不是耽搁了一下,现在已经刺入我身体了吧?”流年大师语气冰冷道。

“咔嚓!”手中猛地一用劲。

“嘭!”

剑罡轰然爆碎而开,连同宋生平手中的长剑也是出现了大量裂纹。

“流年?”宋生平横手一掌。

一个巨大的掌罡凝聚而出,轰然打来,虚空卷起一股暴风一般。

“哼!”流年大师一声冷哼,右手伸出食指,猛地一戳。虚空凝聚一个指罡。

“轰!”

掌罡轰然被戳爆了,指罡去势不减瞬间到了宋生平面前。

“不好!”宋生平脸色一变,快速用臂肘格挡。

“轰!”

宋生平被轰然撞飞了出去。

“噗!”

半空中一口鲜血喷出,宋生平面露惊骇之色。

猜到流年大师凶悍,可也没想到如此凶悍啊,自己在他面前,根本毫无反抗之力吗?

“走!”宋生平一声大喝。

“咻!”

调头,宋生平向着山下飞去,直冲李清河而去。

“嘭!”

抓起李清河,就向着远处飞去。

“宗主跑了?”

“宗主不是他对手?”

“完了,快走!”

………………

…………

……

一众妖化人顿时惊叫中调头就走。

“想走?哼!”流年大师一声冷哼,探出左手。

左手之上套着一窜佛珠,流年大师对天一挥之际。

“嗡!”

佛珠之上陡然冒出一串串的虚影,好似一瞬间飞出无数串佛珠虚影一般,向着四方所有人笼罩而去。

“啊!”“啊!”“啊!”……………………

一个个妖化人陡然被一串串佛珠套住了,好似捆绑在了原地,动惮不得。

“放开我,放开我!”一众妖化人惊叫道。

远处,数串佛珠陡然涌向飞逃中的宋生平和李清河。

宋生平脸色一变,探手一掌打去。

“轰!”

陡然撞碎一众佛珠虚影,向着远处逃的更快了。

流年大师却是皱眉看向四方。

身旁有着三千石像,不远处,古海周身环绕黑气,倒在地上,显然也受了蛮重的伤,地上一堆枯骨,清河宗一片狼藉。

以流年大师的感知,更是发现一些地方,清河宗弟子的尸体,被开膛破肚,心肝全无。

面前被佛珠套住的妖化人,个个面露狰狞,腥气四射,头上一个个蛇头,看起来邪恶无比。

“出什么事了?堂主呢?”流年大师看向古海。

“快,将他们追回来,堂主被囚,快,别给他们跑了!”古海指着宋生平方向叫道。

流年大师脸色一变,来不及多说,踏步身形一晃向着远处追去。

“咻!”

转眼,流年大师已经追到了天边。

“咳咳咳!”古海却是吐了口血,艰难的站起身来。

地上有着两三百具枯骨。被佛珠困住的有五百多个妖化人。

古海目露冰冷,一步一步的蹒跚着走到一个妖化人处。

“你要干什么?”那妖化人惊怒道。

“咔咔咔咔!”

满头的蛇头都在对着古海露着獠牙吼叫中。

古海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露出一丝狞笑。

“呲!”

一刀,插入妖化人的体内。

“呼!”

黑气陡然钻了进去,滚滚的骷髅头快速撕咬这那妖化人的血肉。

“啊!”

那妖化人痛苦的惨叫之中。

当古海拔出绝生刀之际,那妖化人已经只剩下一堆枯骨了。

啪!

佛珠虚影散去,骷骨架子散落一地。

“什么?师兄他们是被古海那把刀吃了?吃了?”

“不,不,我不要被吃了,我不要!”

“古海,饶命,放过我,我是无辜的,我是奉命行事!”

……………………

………………

……

一众妖化人惊恐的哀求之中。

古海露出一丝狞笑道:“你们若是人,我还不忍心杀你们,可你们还是人吗?你们是吃人的魔鬼,被你们吃的那些人,他们求饶,你们放过他们了吗?

人的心肝,好吃吗?好吃吗?

从你们决定化魔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站在人的对立面了。

人之敌!杀!”

“呲!”“呲!”“呲!”………………

“啊!”

“啊!”

“我不吃人了,不要杀我!”

………………

………

……

妖化人一个接着一个的被古海绝生刀吞吃,魔鬼之身,古海根本不会怜悯。不杀他们,更多的人族会被他们吞吃。

杀、杀、杀、杀!

咔咔咔咔!

一地的骷髅架子散落一地。

所有妖化人,尽数被古海斩杀殆尽,随着一股股血肉力量被绝生刀吞噬,千分之一的力量更被绝生刀提炼,涌入古海体内。这是古海最需要的力量。

刚才的伤势,很快就恢复了。大量能量在体内乱窜,直冲丹田之处。

“轰!”

古海周身鼓荡出一股大风,吹散四周枯骨。

“先天境,第八重?”古海眼睛一亮。

吞食了八百妖化人,修为居然借此机会更突破了一重?

冷眼看了一地枯骨,古海冷声道:“吃人者,该杀!”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吧?”陡然一个声音从古海身后响起。

古海扭头望去。

却是流年大师已经回来了,此刻看看满地枯骨,冷冷的盯着古海。

虽然不知道古海怎么做的,但,满地枯骨已经说明了一切,古海也有着某种邪恶的秘法。

流年大师质问古海。

古海却是不惧,手中抓着绝生刀,一边戒备流年大师,一边冷声道:“怎么,流年大师觉得,这群吃人的魔鬼,不该杀?”

流年大师冷冷的盯着古海道:“该杀!不该这种杀法!”

“该杀?你的杀法,和我的杀法不一样而已,道不同,你也要铲除异己?”古海冷声道。

流年大师冷冷的盯着古海,沉默了好一会。

“古海,我和堂主还是很看好你的,你别行差踏错了!”流年大师沉声道。

“呵,行差踏错?我的事,还不劳流年大师费神!”古海冷声道。

流年大师盯着古海,沉默了好一会,似乎还有怒斥要说,但,却生生的忍住了。

“追到他们了?”古海看向流年大师。

流年大师摇了摇头:“宋生平有个定龙环,被他用定龙环跑了!”

“定龙环?”古海微微一愣。

“这是怎么回事?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堂主呢?”流年大师皱眉沉声道。

古海微微一叹,将所知道的一切对流年大师描述了一遍。

“我才离开这一会,宋生平?好,好,好,你还真是好大的胆子!”流年大师面露狰狞道。

“现在,最重要的是堂主安危!”古海皱眉道。

“堂主的安危,短时间应该不会有危险!”流年大师皱眉道。

“哦?”古海疑惑道。

“那条蛟龙,我知道,傅血?他知道堂主身份,抓囚堂主,已经是他极限了,他不敢伤害堂主的。除非他活腻了,否则,就算得到龙脉,天上地下,他也无处可逃!”流年大师肯定道。

“话虽如此,但,难免还有意外,必须救出堂主。”古海沉声道。

流年大师点了点头:“不错!”

“流年大师,我这三千下属此次随我前来,为了你,他们才变成石像的,你可有办法帮他们复原?”古海担心的看着一众石像。

流年大师看着三千石像,眉头皱了皱,微微一叹道:“想要解开他们身上的诅咒,只有一个办法!”

“哦?”

“杀了李清河,李清河死,他们身上的诅咒自动解除!”流年大师郑重道。

古海点了点头:“多谢大师!”

“不用谢我,是我要谢谢你,此次,若不是你,我不知何时才能归来,这九五岛变的不太平了,堂主就算有一点意外,我也难辞其咎!”流年大师摇了摇头。

“你们,在阴间找到了吗?”古海好奇道。

流年大师摇了摇头道:“我们去了附近的鬼城,没有,还没找到,不过,有了一点线索,找到了堂主母亲的一个仆从地魂的线索,他是和堂主母亲一起被杀的,我急着回来,未生人继续去追查了!”

古海眉头微皱,并没有继续追问,毕竟,阳间还有极为棘手的事情。

“流年大师,我这三千下属,可不能放在这风吹雨洒,可否帮我将其带到古府?”古海问道。

“好!”

探手间,流年大师从袖中飞出一个巨大的飞舟。

“轰!”

飞舟极为庞大。流年大师挥手间,一众石像脚下陡然出现一股股白云,托着众石像缓缓的浮了起来,慢慢的落上飞舟。

古海却是奔赴四周宫殿搜查了起来。同时在避开流年大师的目光下,将绝生刀再度化为肋骨,藏于体内。

“古舵主,你还要找什么?”流年大师疑惑道。

古海微微一阵苦笑道:“我可是因为你,欠了一大堆外债,必须找找灵石,还债!”

“哦?”流年大师顿时回想起古海刚才的描述了。

“不用搜了,时间紧迫,你的外债,我来还,毕竟因我而起!”流年大师开口道。

“哦?”古海意外的看向流年大师。

“哗啦啦!”

流年大师一翻手,大量上品灵石凭空而现,显然流年大师也有一个小空间。

古海也不客气,探手就收了起来。

流年大师出手极为阔气,这灵石的数量,居然是自己借贷的十倍之多。土豪啊!

“我们走!”流年大师沉声道。

古海点了点头,和流年大师踏上飞舟,向着古府方向快速飞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