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九五之争

第四十三章 战书

古府!一间大厅之中!

古海在祭奠亡妻后,再度归来,放空的心灵再度被层层威严包围,穿着锦袍,坐在大厅之中主位。

两边坐着古秦、古汉、高仙芝、刀疤、上官痕和陈天山。

古海喝着清茶,凝眉听着陈天山诉说着一切。

“你们一开始到了清河宗,然后被清河宗弟子引到一个山谷,继而遭到清河宗和宋甲宗弟子的围杀,逃窜之际,看到了宋甲宗主,有着十五个地部弟子死于埋伏?”古海喝着茶,沉声道。

“是,我们有三百多人都受伤了,一路上还遭受到追杀,不过,我地部都是精锐,除非宋平生亲自出手,一般留不住我们,后来逃亡途中,抓了一个清河宗弟子,逼问下,才知道,原来上次宋平生从大丰帮回来,就设谋灭清河宗了!宗主下落不明,一品堂主,都被抓了!”陈天山苦涩道。

“抓的人呢?”古海沉声道。

“押回来了,我没杀,大人稍等!”陈天山马上跑出大厅。

很快,一个青衣男子被几个恶人押解入了大殿。

“放了我,师叔,我也是被逼的!”那青衣男子看着陈天山求饶道。

古海双眼微眯,扭头看向上官痕。

上官痕点了点头,踏步走了出来,走到那青衣男子之处,双眼微眯,陡然探手一点青衣男子的脑袋之上。

“轰!”

陡然,大量猩红之气从那男子身上冒出!青衣男子双目陡然变成通红之色。

“哗啦啦!”

满头长发,陡然化为一条条小蛇。

“啊!”押解他的恶人顿时脸色狂变,差点就脱手了。

“嘭!”

上官痕轰然点在其眉心之地,那青衣男子陡然一颤,满头的小蛇头陡然耷拉了下来。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

“怎么回事?他头上?”陈天山惊骇道。

“此人应该眼看就逃不掉了,即便变身也逃不掉,所以一直隐瞒了下来!呵!”上官痕露出一丝冷笑。

“看来,不只是上次那白长老被妖化,宋甲宗应该很多人都被妖化了,就连投靠他们的人,也被妖化了!”刀疤脸色难看道。

“你们是怎么被妖化的?还有谁?”高仙芝却直接质问了起来。

“我、我、我…………!”那人惊恐的看着众人。

“不说就是死!”高仙芝冷冷道。

“我说,可是,我也不知道啊,师尊要投靠宋甲宗,就带着我们几个一起去了宋甲宗,当时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只是后来我昏迷了,醒来之后,我就发现被改造了,我能变身了,我回不了头了!”那人惊恐道。

“在宋甲宗内被改造?这么说,那个大妖应该在宋甲宗内!”上官痕皱眉道。

“就算里应外合,清河宗也不可能一朝被群灭啊,宗主就没有反抗吗?”陈天山瞪眼叫道。

“我不清楚,那天师尊带着宋平生还有一个黑袍人进入清河宗守山大阵内部,然后给宗主和诸位师叔师伯还有一品堂诸人下毒,他们本来都没感觉,直到黑袍人一挥袖子,滚滚红色雾气笼罩整个清河宗,所有人都被毒倒了!”那人小声道。

“清河宗主和一品堂主都被抓住了?现在关押在清河宗?那流年大师呢?”古海沉声道。

别人可以没有警觉,那流年大师可非等闲之辈,古海可是接触过的,他可不会犯此错误。

“我不知道,没有流年大师,不知道他去哪了,宋平生现在还在逼问被囚禁的清河宗弟子呢!”那人小声说道。

“流年大师离开了?”古海沉声道。

“你是说,清河宗弟子,都还活着?”陈天山眼睛一亮。

那人低着头,不敢看陈天山。

“说啊!”陈天山瞪眼道。

“基本都死了吧,宋平生说,问不出流年大师的下落,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所以……!”那人小声道。

“都杀了?”陈天山陡然跌坐了下来。

“差不多吧!”那人小声道。

上官痕却是双眼微眯道:“是杀了,还是吃了?”

“什么?”一旁陈天山陡然瞪大眼睛,什么意思?

吃了?

那人低着头,不敢说话。

“上官部长,你什么意思?什么吃了?”陈天山瞪眼道。

“回头再给你解释!”上官痕再度看向那人:“一品堂主呢?你们抓一品堂主干什么?”

“我不知道,不过一品堂主被那个黑袍人带回宋甲宗了,宋平生留了下来,继续审问清河宗主!”那人小声的说道。

“黑袍人?那个大妖吧!”古海指头轻轻敲击桌子。

“义父,先前宋平生派人来抓我们兄弟俩,就是为了要挟义父的吧,此次又被陈部长他们逃了,或许,不久之后,宋平生会亲自来此!他抓义父,应该不仅仅为了帮大丰帮报仇,或许还为了灭口!”古汉皱眉道。

“不用他来了,我会去的!”古海沉声道。

“古舵主,我该说的都说了,我是被逼的啊,以后一定做个好人,求古舵主放了我!”那人跪下惊恐道。

“呲吟!”

一旁上官痕一剑上前,洞穿了其眉心。

“你!”那人仅仅叫了一声,就没了声息。

“拖下去!焚烧了!”上官痕沉声道。

“是!”押解那怪物的恶人马上将其拖了出去。

“上官部长,或许……!”陈天山有些不忍心道。

“陈部长,你不要听他蛊惑,他妖化之后,就再也无法回头了,吃人,只是迟早的事!”上官痕沉声道。

“吃人?什么意思?”陈天山瞪眼道。

“被妖化之后,会有一些本能,吃人的某个东西,我以前见过,被蝙蝠妖进行妖化的人,他们对人血有一种极度渴望,克制不住的,他们被称为吸血鬼,半人半妖,是受上天所弃的,以人血为享乐,以人血强大自己,他们的存在,就是恶魔。而你眼前之人,是被蛇妖进行妖化的人,他们对人的心肝有着一股强烈的需求,不要信他的话,当看到人的心肝时,他们会马上扑上去,这种恶魔,你说还要放他?”上官痕解释道。

“吃人心肝?那我清河宗弟子……?”陈天山瞪大眼睛。

“你猜的没错,修者的心肝,对他们来说,自然更是大补之物!”上官痕解释道。

陈天山顿时头皮一阵发麻,看着刚被拖走的怪物方向,再没有一丝不忍。

“妖吃人,那是恶!人吃人,那是魔!对于这种魔,必须要杀!”上官痕肯定道。

“大人,宋平生应该不会很快就来吧?毕竟大人的大阵,可是凶名在外。元婴境也讨不到多大的好处?”高仙芝看向古海道。

一旁古秦脸上露出一丝担心。因为只有古秦知道,古府之外的大阵只是空城计。

“古秦!”古海沉声道。

“在!”古秦马上应声道。

“取一张空拜帖过来!”古海沉声道。

“是!”古秦快速离开,很快带了一个精致的拜帖前来。

古汉马上到一旁准备了笔墨。

却看到古海提起毛笔,在拜帖外写了‘战书’二字,打开拜帖,继续写了起来。

----

犯吾一品堂者,一品堂弟子,人人得而诛之!

宋平生,不日,吾将领三千一品堂弟子前往清河宗,与尔一争生死!

一品堂,水舵,古海!

---

“呼!”

轻轻一吹墨迹,待墨迹干了以后。

“啪!”

古海合上了战书。

众人一直在一旁看着,却谁也没有多嘴。

“古汉!”古海沉声道。

“在!”

“知道四方人群中,谁是宋甲宗弟子吧?”古海看向古汉道。

“义父放心,这虎牢关内,都是我们的人,那些修者住在四方酒楼,都有详细描述登记送来的,一共有三个宋甲宗弟子,被派遣在此,监视我古府!”古汉点了点头。

“将这份战书,递给一个宋甲宗弟子,让其交给宋平生!”古海沉声道。

“是!”古汉小心接过,马上跨出大厅,去安排去了。

“大人,我们真要去清河宗?什么时候走?”陈天山却是急切道。

毕竟,清河宗虽然灭宗了,但,清河宗主还被看押,而且灭宗之仇,让陈天山心中充满了无尽的仇恨。

“我们不去清河宗!”古海沉声道。

“啊?”

“去宋甲宗!”古海沉声道。

“宋甲宗?”

“不错,我写这封战书给宋平生,只是为了稳住他而已,让他暂时不能轻举妄动!为我们多拖一点时间。先救龙婉清!”古海沉声道。

“是!”陈天山只能应声道。

“陈宋之战,我帮陈两仪打下了诺大江山,他应该还听你话吧?”古海看向陈天山。

“当然!陈国还是因为我,他才坐稳皇位的。那小崽子敢不听我的!”陈天山眼睛一瞪。

“听就好,马上传信给他,让他准备一百份空白圣旨,需要全部盖上御玺之印,尽快!”古海沉声道。

“百份盖了御玺的空白圣旨?”陈天山茫然道。

“我要暂时接管陈国。以圣旨号令天下,圣旨内容,任我填写,快去!”古海吩咐道。

“啊?是!”陈天山应声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