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九五之争

第二十八章 查抄大丰帮

斗兽场外,有修者围向古海,也有大量修者一直没动!这其中就包括九公子和一众下属!

“咳咳咳咳!”九公子用手帕捂着嘴巴,一阵咳嗽,可一双眼睛却眯了起来。

“九公子,这古海疯了?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拿出了百寿蟠桃,他这是要做什么?他说百寿蟠桃没了,不就行了?”一个下属不解道。

“呵,你懂个屁!”九公子眯着眼睛道。

“呃?”

“你只看到了百寿蟠桃,却看不出他的深层用意,他虽然展示了百寿蟠桃,却调集整个九五岛修者,为他所用,人心啊!人心!他可是操控人心的高手!咳咳咳!”九公子捂着嘴巴咳嗽道。

“啊?调集整个九五岛修者,为他所用?九公子,属下不明白!”。

“他是在保护他的家人,或者说保护他的两个义子,古秦、古汉!”九公子解释道。

“哦?”

“随着古海这么久没出现,那些在古府之外守株待兔的修者,会慢慢失去耐性,可如今,百寿蟠桃出现,他们的耐心将又出现了,他们守株待兔,等待古海自投罗网,所以守株待兔的‘株’必须完好无损,他们不但不会伤害古秦、古汉,反而会全力保护二人,等待古海的自投罗网!”九公子解释道。

“古海这是调集各方修者保护古秦、古汉?而所付出的代价,仅仅是展示一下百寿蟠桃?”那下属面露一阵古怪。

“虽然还没成气候,但却有了枭雄之气,站在那里,四方修者明明非常想上去抢,却一个个不敢上前,举手投足间,就让四方修者束手束脚了。好心计,好魄力啊!”九公子眯着眼睛审视道。

“九公子,我们要不要出手?”

九公子摇了摇头,冷声道:“记住了,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此事,我也不需要出面,通知洛天歌,他不是在附近吗?想做我替身,看看他们谁有那个本事!”

“是!”

---------------

斗兽场,古海带着大批的恶人走了。

四方修者只能看着古海大摇大摆的离去。

这群恶人之中,古海最信任的是高仙芝,因此,将查抄重任交给了高仙芝,高仙芝效率也是极快,先是对大丰帮弟子进行隔离审问,同时派人将大丰帮隔离起来,不让外人靠近,最后开始全面查抄。

上官痕的黄部,一直跟着古海。

从植物人李伟身上,上官痕取出一枚戒指。

“这是储物戒指?”古海看向上官痕。

“是的,大人,内有小空间,不过,这戒指貌似并不是特别好的,最多只有一丈小空间。交给属下,两天后,属下能够解开上面的封印,取出戒指内东西!”上官痕肯定道。

“也好!”古海点了点头。

大雨依旧下着。众恶人暂时落住下来,外围修者却还时刻盯着帮内区域,好似生怕古海一行离开了一般。

同时,一些修者快速奔走四方,传递古海在此的消息。

到了傍晚,四大部长再度汇聚到了古海之处。

却是李伟昔日的居住的大殿,龙龟殿!

龙龟殿外,一众恶人驻扎把守之中,古海盯着高仙芝。

“大人,查抄的东西,都放在旁边大殿里,而这里,是李伟的宝库,属下已经审问出了机关。”高仙芝兴奋道。

“哦?”

“咔咔咔咔!”

高仙芝转动龙龟殿的机关,顿时在墙角处出现一个小门,小门好像通向地底一般。

古海和四大部长彼此看了看,缓缓的,一步一步走了下去。

到了下方,一颗颗夜明珠将四周照射的通亮。

“这是,将这座山掏空了啊?”刀疤瞪大眼睛道。

“山体内部四周,还有着阵法,加固这巨型山洞?防止外人钻进来?”上官痕凝重道。

“灵石,好多的灵石啊!”陈天山却是兴奋道。

却是一个巨大的空间之中,此刻排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灵石,堆砌成了一座小山一般。

“我就知道!”古海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

“大人猜的不错,大丰帮这么多年,肯定积累了大量财富,即便向外进贡,肯定还存留很多!”高仙芝笑道。

“既然灵石足够,那就用来布阵吧!”古海沉声道。

“布阵?”众人看向古海。

“不错,一切以实力为尊,上次在先天残局界布置的灵泉还记得吗?我再布置一个巨型灵泉,供我们三千人用!大家在恶人谷这么多年,多多少少有些暗疾吧,先把身体养好!”古海沉声道。

“那,那要消耗多少灵石啊?”陈天山顿时惊叫道。

“哈哈哈哈,多少都要消耗!”古海笑道。

“是!”高仙芝顿时兴奋道。

“灵泉?”刀疤和上官痕都露出惊诧之色。

“除了灵泉,我还要布置一个大阵,这期间,你们轮流帮我布阵,尽量今晚布置完全,接下来,我们可有一场恶战!”古海沉声道。

“是!”众人应声道。

“陈天山,蒙泰那边,可有什么动静?”古海看向陈天山凝重道。

“呃,蒙泰?蒙泰倒是没有多少动静,一直在疗伤,我还跟他聊过!他说风铃这些年受苦了,他要好好照顾风铃!”陈天山摇了摇头道。

古海轻轻一笑道:“你是不是,将我们的情况,包括先天残局界的一切,都对蒙泰说了?”

“呃,呃,不能说吗?我也只是提了一点,主要是蒙泰问到了,我就随口一说!”陈天山摇了摇头道。

“蒙泰问到?陈部长还是小觑了蒙泰啊,蒙泰可不是省油的灯啊!他是套你的话,应该全套出来了!”一旁上官痕摇了摇头道。

“不会吧?”陈天山茫然道。

“罢了,那些也不是什么秘密,蒙泰想要打探,应该不难!”古海沉声道。

“大人,我们是不是对蒙泰有偏见啊?我听他说了一切,蒙泰还是一个至情至性的人啊,为了风铃,他被囚禁了二十年,还深深的爱着风铃。如此性情中人,我们是不是……?”陈天山茫然道。

“性情中人?呵!”古海冷笑这摇摇头:“我承认,蒙泰是有能力的人,但,你说他至情至性,那你就错了!”

“哦?不是吗?”

“至情至性,是不可能众叛亲离的,一起长大的月瑶,他说斩就斩,为了所谓的前程,这份师兄妹之情,根本不管不顾。杀月瑶,同样也是不在乎李伟的感受。为了一点前程,你会杀了亲人吗?”古海淡淡道。

“啊?我……!”陈天山脸色一变。

“而且,此人太会演了,我当时还没回恶人谷,他就虚弱的不能动弹了,可我们后来那么长时间,他都还能跟李伟纠缠?在唤醒风铃意识的时候,更是一开始装死,后来还有力气要杀李伟?”古海沉声道。

“或许!”

“没有或许,他是土舵主,是我同僚,我不会针对他什么,只要他不算计我!但,我与他也没什么交情,我帮他获得自由,得他承诺帮我们取回面具拆解办法,他至始至终都忘记了。救命之恩,却能马上忘记,你说他还是至情至性吗?”古海淡淡道。

“啊?”陈天山脸色大变。

“陈部长,这蒙泰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此人心计极深,而且性情凉薄,不要被他外表欺骗了。那或许只是装着可怜而已!那可怜的外表下,或许正对着你露出血腥的獠牙!”高仙芝郑重道。

一旁刀疤、上官痕点了点头。

“是,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陈天山点了点头。

“大人,那我那块令牌呢?”高仙芝看向古海。

土舵主令牌,从假蒙泰处所得,这是一品堂信物。

古海摇了摇头道:“你留着就好!”

“咦?可是,万一被堂主知道……?”陈天山好奇道。

“知道就知道,那又如何?蒙泰自己丢的东西,我们可没有义务帮他找回来,我们自己花了大精力获得的东西,凭什么无偿的给他?大人既然说了,那我就收好了!”高仙芝郑重道。

沉默了一下,古海凝眉道:“我总觉得,蒙泰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哦?”众人微微一愣。

“不错,大人,好像的确不寻常!”上官痕陡然脸色一沉道。

“哦?”刀疤、陈天山看向上官痕。

“先前在斗兽场,大人不说与蒙泰翻脸,最少极为疏远蒙泰了,以蒙泰心计,肯定看的出来,要是寻常情况,蒙泰肯定要带着风铃离开大丰帮了,可他没有,而是选择住了下来?”上官痕沉声道。

“大丰帮,还有蒙泰想要的东西?”高仙芝神色一动。

“是李伟吗?”刀疤惊讶道。

“时刻监视蒙泰,严守李伟!”古海吩咐道。

“是!”众人应声道。

“好了,你们各自从下属中挑选出会布阵之人,我马上设计图纸,按照我的图纸,准备用大批灵石布阵,将帮内区给我全部笼罩在内!”古海沉声道。

“是!”众人应声道。

有着滚滚灵石支撑,古海也开始运作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